夜的命名术 281、 龙鱼与龙湖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8-04 22:52: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教习,要不我等会儿再来跟你请教问题吧,”李恪看向地理教习栾峰峰。

  他觉得办公室里气氛有些不对,所以自己还是别在这时候凑热闹了。

  地理教习看着李恪和颜悦色的说道:“嗯,你先回堂屋吧。”

  李恪返身出门,只是他留了个心眼,并没有马上离开。

  却见这位14岁的少年躲在门外的窗户下面,蹲着偷听起来。

  屋里,那四位坐在角落的教习们待到李恪走后,立刻起身活动筋骨。

  地理教习纳闷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都跑那里坐着去了……而且,那位新来的格斗教习庆尘,为什么会坐在老周你的座位上?”

  老周,周行文,数学教习。

  此时,周行文起身说道:“咱们昨天不是商量好了要给他一个下马威吗,所以他来之后,我们就没给他准备办公桌,想看看他是个什么反应。但也不知道李长青从哪里找来的妖孽,刚刚消停了几十分钟,把李氏学堂里的教材全部翻完,就开始对我们展开了攻击。”

  周行文继续说道:“我们先是拿出了高中范围压箱底的考试题,他门门都控制在145分,然后他又反过来给我们出题,我和老刘竟然一道都做不出来。。”

  老刘,刘俊奎,物理教习。

  地理教习栾峰峰听的一愣一愣的,他从周行文手上拿过那道i摸数学竞赛史上最难题之一,看了半天竟然连题都没看明白。

  话说他们虽然教授的课程有不同,但起码都是在青禾大学里面拿到过教育学硕士文凭的高等教育人才,解一道高中数学题应该是轻轻松松的。

  但现在,连题都看不懂是怎么回事。

  蹲在窗户外面的李恪,此时内心里已经被震惊充斥着,宛如海平面下的暗流翻滚。

  说实话,他是真没想到庆尘能在一天时间里,搞了这么多事情。

  先把仆役们打服,然后又统治了教习们的办公室,搞得的教习们连桌子都没得坐。

  豪横!

  年幼的李恪,终于见识到了什么才是豪横!

  难怪刚刚他进办公室的时候,感觉到庆尘的气势镇压着整个教习办公室!

  想到这里,李恪偷偷溜回堂屋,这种喜庆的事情,怎么能不跟其他兄弟姐妹分享一下?

  此时,庆尘走在离开知新别院的小路上。

  半山庄园郁郁葱葱,走在里面,仿佛身处森林迷宫一般。

  简单讲,就是庆尘迷路了。

  以他的记忆力,这辈子都很少迷路。

  然而他是被李长青用浮空车,从后山那边送过来的,以至于知新别院门口的路他压根没有走过。

  庆尘以太阳的位置辨别东西南北,朝着飞云别院大致的方向走去。

  只是,他走了一个小时,连飞云别院的影子都没能看到。

  一路上庆尘遇到了十多次半山庄园里的暗桩,好在李长青提前把电子门禁给了他,不然他现在可能已经被埋在某片花园下面了。

  当他从某条小路拐出,面前豁然开朗起来,面前波光粼粼,竟是一池宽阔的湖水。

  没想到,这半山庄园里,竟还藏着如此庞大的一个人工湖。

  举目望去,还能看见成群的鱼在水中游弋。

  湖边有一支木桥延伸到湖中,一位老叟正披着厚厚的皮草大氅,静静的坐在小马扎上钓鱼。

  湖边无人,湖水如镜。

  这是很有意境的画面,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如果不是老叟手上还拿着高科技设备的话,会更有意境一些。

  庆尘分明看到,那老叟的手边正拿着一块液晶板,里面显示着水下的情况,甚至能看到是否有鱼在咬饵。

  只不过,令庆尘有些好奇的是,荒野上的水域里,鱼类已经变的无比凶残。

  可是这片湖里的鱼,好像还是正常的。

  必然有独到之处。

  他转身就走,这种地方突然出现一位老头子独自钓鱼,必然是李氏非同寻常的大人物。

  只是,庆尘才刚转身,老叟便开口说道:“快来,帮我把鱼拉起来!快点!”

  庆尘愣了一下,回头间发现老叟面前已经有鱼咬钩,对方身体孱弱,甚至有些拉不住鱼竿了。

  那老叟回头看向他:“说你呢,愣着干嘛?”

  “奥,”庆尘走到老叟身边扯住鱼线,奋力一拉便将挣扎的大鱼给扯出水面。

  “还是年轻好啊,手上有劲,”老叟坐在旁边的马扎上纹丝不动,并笑着问道:“你是哪家的小子,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庆尘想了想说道:“我是李长青请来知新别院的新教习,不是李家的人。”

  “哦?”老叟愣了一下:“我就说嘛,老李家也没这么好的基因,能生出你这么好看的小子来。”

  庆尘也愣了一下,听对方的语气,他有点不确定对方是不是李氏的人了:“您不是李氏的人吗,为何这样说李氏。”

  老叟乐呵呵笑道:“我给李氏卖了一辈子的命,说老李家两句怎么了?”

  庆尘皱眉,他看了一眼远处的某个檐角,还有檐角下面用红绳挂着禁忌物ace-020无心铜铃。

  “怎么?怕我说李氏坏话,会让那个铜铃会响?”老叟笑道:“那玩意是假的!”

  “啊?”庆尘迷茫了:“半山庄园里挂了那么多铜铃,都是假的吗?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老叟摇摇头说道:“这世界上的事情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连兄弟间的血缘情谊都可能假,更何况是一个禁忌物?”

  “我不信,”庆尘摇摇头。

  “嘿,连我的话都不信,”老叟瞪了瞪眼睛:“我给你说,真正的无心铜铃只有一对儿,所以现在只有挂在抱朴楼上东侧的那两只才是真的。李氏从骑士手中获赠无心铜铃后,李氏家主嫌送的太少,表示自己半山庄园那么大,就两只无心铜铃哪够?跟骑士起了争执。”

  庆尘迷惑了,这李氏家主是什么迷惑性为,有人送禁忌物竟然还觉得少……

  奥,他换位思考了一下,禁忌物这种东西谁也不会嫌多倒是真的。

  老叟继续说道:“骑士说,那特么无心铜铃就两只,爱要不要。不过,对方最终纠缠不过李氏家主,就出了个主意:无心铜铃到底有多少只,外界也不知道,你再打造几百只,我们骑士对外也说几百只,这样起码能防小人。”

  庆尘无语,这倒是真像骑士们能干出来的事情。

  他之前走在半山庄园里,还担心自己不小心做了什么事情,导致整个庄园的无心铜铃响成一片。

  结果,全都是假的!

  只是老叟说这些秘辛的时候,仿佛当初李氏受赠无心铜铃的时候就在现场似的,那么老叟是谁呢?

  “您是谁,为何知道这种秘辛?而且,您为什么要把这种机密的事情告诉我?”庆尘一边把硕大肥美的鱼摘下鱼钩,一边平淡的问道:“难道是有什么图谋。”

  老叟挑了挑眉毛:“我一个踏踏实实钓鱼的老人家,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行吧,”庆尘淡然道:“鱼也给您抓上来了,我这就离开。您给我说过什么,我全当没有听见。”

  “咦,你把故事听完了就像撇干净走人?”老叟乐了:“那你不想知道,骑士为什么要送李氏家主无心铜铃吗?”

  庆尘想了想:“因为当代骑士领袖李叔同就是李家的人?这个不是什么大秘密,您不说我也知道啊。”

  “放屁,”老叟说道:“他李叔同当上骑士的时候,这无心铜铃在这里都已经挂了二十多年了!”

  “哦?”庆尘来了兴趣。

  “李氏世代与骑士交好,那是因为李氏的老祖宗,也出身骑士,叫做李应允,”老叟见庆尘不知道这秘辛,立马来了八卦的兴趣。

  李应允,这是庆尘在青山绝壁上见过的名字。

  他像是带着庆尘吃瓜一样说道:“这个你不知道吧,李应允本身没有经商天赋,但他儿子却是商界奇才。那时候西北还没被禁忌之地阻断,这位李氏奇才就靠着走西北、走中原,将李氏的生意一点点做大。所以,李氏与骑士是有渊源的。”

  庆尘忽然觉得,老叟今天给他说了这么多,似乎到这里才开始点题:对方有意无意间,都在告诉他,李氏和骑士的关系很好。

  这让庆尘心生警惕,对方怕不是知道他的身份?!

  可这老叟到底是谁啊。

  “我走了,您慢慢钓鱼吧,”庆尘转身就走。

  却被老叟扯住了胳膊:“这尾龙鱼送你,晚上回去红烧吃,很好吃的。”

  庆尘奇怪了:“您自己钓的,自己不吃?”

  “钓鱼最快乐是鱼咬钩的那一刻,不是吃鱼的过程,拿走吧,”老叟乐呵呵笑道:“对了,你要还想听八卦,以后就下午来这里找我。我可是知道很多秘密的,足够年轻人受用一生。”

  庆尘看了一眼对方手上的显示器,心说你这高科技钓鱼有特么什么乐趣。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从对方手上接过了龙鱼:“谢谢了,有缘再见。”

  回去路上,他一直在思索着对方的身份。

  首先有两个线索,其一,老叟知道李氏的很多秘辛,连无心铜铃都知道。

  其二,老叟提起李氏的时候,并没有多么尊重。

  最初的时候庆尘以为对方是李氏的家主,可后来他想了想,这会儿李氏家主不是已经多次病危了吗?应该不是。

  那么,对方可能是李氏家主的哥哥或者弟弟吧?因为争夺家主之位失败,然后被幽禁在了半山庄园里。

  然后因为对李氏心生怨恨,才会把重要的秘密告诉外人,说不定是想借自己的口破除无心铜铃的谣,让外界对无心铜铃这个禁忌物没那么忌惮?

  想不通。

  然而他才刚走出去没两公里,就被人拦住了。

  拦住他的暗桩从树林里走出,并朝着自己的通讯耳麦说道:“组长,这里发现不明人员盗取龙鱼,请求支援。”

  庆尘:“???”

  他回头看了看湖的方向,心说这特么也太坑了吧。

  那老叟不会是在故意坑自己吧,对方肯定明知道自己提着龙鱼招摇过市会出问题,所以才非要把鱼送给自己。

  老头,你摊上大事了。

  庆尘看着对方黑洞洞的枪口,十分明智的双手举高:“你好,我是知新别院的新教习庆尘,这龙鱼是别人送的,不是我自己偷的。”

  暗桩没有贸然靠近,他一边等待着支援一边问道:“谁送的?”

  “我不知道名字,”庆尘叹息道:“但我没说谎话。”

  却见暗桩拿了一个不知名仪器对准庆尘按了一下,紧接着,庆尘手机里的电子门禁便将他的身份信息反馈至仪器上。

  暗桩松了口气,起码知新别院新教习的身份没有假。

  庆尘认真道:“我认识李长青,麻烦你们请她来一下,她能帮我解释。”

  这种时候,反抗整个半山庄园的安保体系是最愚蠢的,有关系就赶紧把关系说出来,别闲着没事制造矛盾事件。

  没多大一会儿,十多名安保包围过来,然后将庆尘押送至卫戍处的小楼里。

  对方见他配合也没有刁难,就等李长青过来处理。

  卫戍处甚至还有人认识他:“庆尘?你就上午打翻一片仆役的那个庆尘?”

  “是我,”庆尘叹息,他手里还拎着龙鱼。

  卫戍处的安保人员好奇道:“你这龙鱼真是别人送的?”

  “对啊,”庆尘解释道:“一位老者在湖边钓鱼,我从那里路过,他刚好钓到,然后就送了我一条。我现在怀疑,是有人趁我初来乍到不懂规矩,故意陷害我!半山庄园里到处都是监控,你们看一眼监控!”

  “龙湖那里是没有监控的,你是新来的不知道,龙湖对面可就是家主的抱朴楼了,连我们都没资格靠近,”安保人员愣了一下:“那里有真正的高手镇守,不需要我们这些卫戍处的人。也不知道今天那位高手去哪了,不然你别说偷鱼,能活下来都该觉得庆幸。”

  “真正的高手?我也没见啊,”庆尘已经起了疑心:“这龙鱼很珍贵吗?”

  “当然了,这龙鱼是家主最宝贝的东西,还是当年某位骑士从禁忌之地取回来的珍贵物种,就算钓起来了也得放生,”卫戍处的人解释道。

  庆尘拎了拎手里的龙鱼:“它?禁忌之地捉回来的?珍贵在哪啊?”

  “听说龙鱼不会主动咬人的,”安保人员说道:“所以它天生就有灵性。”

  庆尘心说鱼不会咬人多新鲜啊,表世界大部分鱼都不主动咬人!

  然而他又想到,如果这龙鱼真是禁忌之地物种繁衍的后代,那它不咬人确实有点新奇。

  就在此时,卫戍处外面有浮空车停靠下来,李长青刚下车便看到庆尘手里的龙鱼:“你怎么连龙鱼都捞,我说你怎么被抓来卫戍处了。”

  卫戍处的人说道:“长青小姐……这个您也知道,盗取龙鱼的事情非同小可,我们也不敢私自放人,要不您给上面说一声吧,得枢密处那边下令,我们才敢放他离开。”

  话音刚落,卫戍处里的电话响了,是枢密处的内线电话。

  卫戍处的人接起电话,下意识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喂,您好?”

  “放人,”电话那边简单的说了两个字,便挂了电话。

  “谁?”李长青问道。

  “枢密处,”卫戍处的人好奇道:“长青小姐你提前跟枢密处打过招呼了?”

  李长青没回答,而是领了庆尘走人。

  坐在浮空车里,李长青忽然凝重问道:“我听说,是一个老者亲手把鱼给你的?”

  “对,”庆尘点点头,他想了想突然说道:“对方还告诉我,半山庄园里只有两只无心铜铃是真的,连是谁送的无心铜铃都说了,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李长青若有所思的看了庆尘一眼:“他还说什么了?”

  “他还说,让我没事了去陪他钓鱼,我帮他抓鱼,他告诉我秘辛,”庆尘坦然说道。

  “那你就按他说的做,”李长青说道:“学堂那边没课了,你就有事没事的去龙湖旁边逛逛,应该不会有人拦你了。”

  庆尘陷入沉思,李长青似乎猜到了什么,但并不打算告诉他。

  此时,只有李长青知道,她来之前压根就没找过枢密处,枢密处按道理也不该提前知道有人偷龙鱼的事情。

  要知道,在李氏内部枢密处是家主之下最具权柄的中枢机构,从那里出来的很多行政命令连李长青都无权过问。

  李氏的情报机构,一半在李长青手里,还有一半就在这枢密处。

  谁能让枢密处直接给卫戍处打电话呢?李氏内部,有这种权势的人物,不超过三个。

  “对了,老者送你龙鱼干嘛?”李长青奇怪道:“他有告诉它的作用吗?”

  “没啊,”庆尘回答道:“他就说让我红烧了吃,很好吃。”

  李长青愣了一下,然后哭笑不得:“红烧了吃?”

  “对啊,”庆尘想起002号禁忌之地那些老家伙们送的白果,心说禁忌之地奇物多,也不知道这龙鱼吃了会不会也有什么神奇的作用。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章

  感谢在書山中尋覓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老板吃葡萄不吐葡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