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279、我身体挺好的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8-03 19:23: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你们摊上大事了。”

  这句话在寂静的人群中,显得如此具有威慑力。

  也让31名学生意识到,这位新来的讲武堂教习,可能有点与众不同。

  毕竟在大家印象里,老师不会如此直白的威胁学生……

  庆尘在喘息,可他虽然看起来很疲惫,身上却一点外伤都没见。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31名仆役里,甚至没人能对这位新教习构成威胁!

  包括李氏大房那位李恪带来的集团军基层比武状元,王广。

  有个胖胖的学生说道:“是e级吗,长青姑姑你别是带来一个d级或者c级高手,然后却通知我们带e级仆役吧……”

  众人反应过来了,小胖子是怀疑庆尘作弊了!

  其实这属于正常反应,毕竟大家在此之前也没听说过哪个e级,能在车轮战里杀掉如此多的同级对手。

  要知道,这31名仆役全都昏厥不醒,这在战场上跟杀了并没什么区别。

  李长青挑挑眉毛,走过去拧住小胖子的耳朵:“怎么跟姑姑说话呢,你姑姑我是这种人?”

  “疼疼疼疼疼!”小胖子喊道:“长青姑姑我错了!”

  一旁又有一名学生嘀咕道:“我们不是故意怀疑姑姑你,实在是这也太骇人听闻了吧,您自己说,一个e级弄倒了31个e级,这科学吗?”

  小彤雲听了忍不住说道:“庆尘哥哥可是18号城市黑拳的虎量级拳王,连陆地巡航级的拳手都打死了!”

  庆小土的名字能瞒住别人,但瞒不住李氏,所以大家已经换回了庆尘这个称呼。

  学生们见李彤雲开口帮忙说话,纷纷愣了一下,这可是他们学堂里的一霸,说话自然管用一些。

  他们也知道黑拳是什么,所以听到李彤雲说庆尘是18号城市的虎量级拳王,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庆尘?是那个庆小土吗?”有人说道:“我听说过这个名字,只是他晋升虎量级拳王的那场比赛,我们没机会去看……”

  这时,李恪从学生人群后方穿过,来到自家那位格斗高手王广身边蹲下,冷静的掐着对方人中。

  庆尘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忽然觉得这少年似乎有点意思。

  却见王广咳嗽了两声,缓缓醒来。

  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回忆着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恪当着庆尘的面,平静问王广:“这位新来的教习先生,真的只有e级吗?”

  王广听到李恪的问话,已然清醒过来:“少爷,是e级,他没有用蛮力,用的纯粹是技巧。而且,他身上有伤,用不了蛮力。”

  王广是高手,自然知道‘技巧碾压’和‘力量碾压’有什么区别。

  说实话王广话语中对庆尘是有些佩服的,同是e级,对方身上有伤的情况下,选择全部用柔术来锁敌窒息。

  这样才不会剧烈运动、加重伤势,也让他们这些人无法触碰到这少年肋骨上的伤势。

  可最诡异的是,大家明知道庆尘只愿意用柔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仿佛不管你打算怎么应对,对方都早就想好如何破解了。

  王广低声对李恪说道:“少爷,他来教你们格斗,够了。”

  李恪明白了,他转头对其他同学说道:“输了就是输了,李氏的人不能输不起,欢迎新的教习先生。”

  一群学生听到这话,看向那个也不比自己大多少岁的庆尘,一个个不管甘不甘心,都低头喊了一声:“先生好。”

  然而,他们这些学生虽然面上已经服软,但庆尘未必就愿意算了。

  学生们贵为李氏的天之骄子,理所应当的认为,他们低头就算是给了别人最大的面子。

  因为他们是这里世界中最高高在上的人。

  这里世界是有阶级的。

  但对于庆尘来说,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他待自己气息喘匀后微微笑道:“等死吧。”

  学生们面面相觑,有些手足无措的看向李长青。

  这位新来的教习先生,好像真的跟别人有点不太一样!

  只是刚才庆尘被仆役们挑战的时候,她选择袖手旁观看一场好戏。

  现在又反过来了,学生们手足无措的时候,她也准备躲在一旁看戏。

  至于这些李氏子弟会遭遇怎样的虐待,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虽然这一切,都是她一手酿成的。

  这时,知新别院深处的钟声再次响起,上课了。

  学生们一窝蜂的往堂屋跑去,李长青看了李彤雲一眼:“你还愣在这里干嘛,上课去!”

  小彤雲不情不愿的走了进去,一步三回头。

  庆尘看向李长青:“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当然可以,你已经过了最重要的那一关,”李长青笑意盈盈的说道:“只有李氏的子弟服你,你才有资格给他们上课。”

  “那我们进去吧,”庆尘说道。

  “奥,不是我们进去,而是你自己进去找学堂的‘山长’报道,”李长青笑了笑:“虽然学生这一关过了,但事情还没彻底结束。”

  说话间,知新别院外面走来一位急匆匆的老者,他腋下夹着一本印刷的纸质书籍,完全无视了门口的庆尘等人,低头便往知新别院里走去。

  “三叔,”李长青打招呼道。

  老者愣了一下,他微微眯眼看向李长青:“奥,是长青啊,你又要回来捣乱了?”

  李长青愣了一下,她看了庆尘一眼,赶忙对老者说道:“您看您说的这叫什么话,我怎么就捣乱了。”

  老者抬头看着天空,思索了很久说道:“奥,你已经结业很久了。行了先不跟你说这些,我还得赶紧去备课呢。”

  “您等等,这是我新带来的教习,以后在三叔您手底下干活,”李长青对老者说道。

  老者眼睛一亮:“教什么的?”

  李长青解释道:“教格斗,今日知新别院的讲武堂要重开了。”

  老者愣了一下:“晦气。”

  庆尘:“???”

  说着,老者转身就进了知新别院,没再多说一句话。

  南庚辰目瞪口呆,这老者怎么看起来有些痴傻,好像完全不在意人情世故似的。

  李长青对庆尘解释道:“这就是学堂的‘山长’,是我三叔。他这辈子无心追求名利,一心只想看书,这学堂的山长他也只是兼任,平日里没事的时候,他就只看书,不过问俗事。”

  庆尘感慨,在里世界中恐怕也就财团里能养出这种不问世事的人了。

  但问题是,老者为什么会说晦气……?

  李长青想了想耐心解释道:“当初我七哥开讲武堂的时候,他也是山长。然后知新别院被闹的天翻地覆,我七哥去街头跟社团打架,甚至拉了一整个学堂的学生去帮忙。所以,三叔对讲武堂一直抱有成见,对骑士也抱有成见。虽然讲武堂后来是我亲手关闭的,但他才是最讨厌讲武堂的人……”

  庆尘心说,这样就好理解了。

  如果是他来当这个山长,手下有师父那样擅长闹幺蛾子的人在,他也会很闹心。

  只不过风水轮流转,估计这位山长也没想到,这风水转着转着,又把另一名骑士给转回来了……

  如果这位山长知道庆尘的骑士身份,恐怕说的就不止是‘晦气’俩字了。

  而且,这个时候庆尘也明白,为何李长青会说学生只是第一关。

  看样子,第二关是知新别院里的老师们。

  师父造的孽,最终还是要徒弟来承受。

  “好了,你进去吧,我们在飞云别院等你,”说完,李长青竟带着李依诺、南庚辰他们坐上浮空车,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庆尘若有所思,他站在门口看了一眼知新别院,然后轻轻的跨了进去。

  知新别院内部比想象中还大一些,从堂屋绕到后面之后,他赫然发现学堂后面另有风景。

  亭台、假山、鱼池,一样不缺。

  再往里面走,才是教习先生们的备课、办公场所。

  李长青来的路上就说了,知新别院加上山长,总共7名教习先生,分别教着不同的科目:语文、数学、地理、物理、政治历史、化学、生物。

  这些科目与表世界相差无几,唯独少了外语,还把政治历史合并在了一起。

  因为联邦历史太单薄了,单单做一门基础学科有些薄弱。

  而且,政治与历史从来都是不分家的。

  政治,本身就是要去历史中学习,不然毫无意义。

  李长青给庆尘说过,李氏学堂只教基础知识,如果要深造的话,还是得去联邦内部的“青禾大学”才行,军校的话则是“火种军校”。

  走到知新别院最后方的院落里,正有一名中年人坐在里屋的一张竹制躺椅上,悠闲自在的翻着手里的阅读器,像是在看新闻。

  庆尘走过去客气问道:“你好,我是新来的教习,请问办公室是哪一间,我该坐哪张桌子?”

  这名中年教习抬眼看了一下庆尘,语气有些懒散:“办公室呢就在隔壁屋里,不过你是教格斗的,应该不需要办公桌吧。”

  庆尘想了想:“需不需要的另说,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

  中年教习平静道:“自己去隔壁屋随意找个位置坐吧。”

  庆尘发现,这知新别院里的教习,好像对讲武堂都不太感兴趣啊,山长是觉得晦气,而眼前这位中年教习,分明是有些看不起教格斗的人。

  正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不过,庆尘来知新别院也不是找麻烦的,刚进来就大闹学堂,传出去了不太好。

  所以他也没再理会这位中年教习,转身去了隔壁屋。

  屋内,却见刚刚见过的山长,还有其余4名教习先生都在里面。

  办公桌也占满了,一张空桌子都没有。

  屋里几人像是商量好了似的,压根没人多看他一眼。

  庆尘笑了笑,随手找了一张椅子拉到角落,然后从书架上先将政治历史课的教材全都拿出来,快速翻阅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有教习先生偷偷打量庆尘了。

  他们想要给这位教格斗的年轻人一个下马威,等对方闹办公位的时候,奚落一下。

  但现在看起来,这位少年好像并不打算闹什么,有一张椅子就够了。

  教习先生们心想,这少年或许并不爱惹事?

  这当然是最好的结果,学堂里说不定还能多一个端茶倒水的人。

  李氏学堂规定,学生进来之后必须事事亲力亲为,这规则也同样适用于教习,教习们要起到带头作用。

  这时,偷偷打量庆尘的教习在心里嘀咕,这讲武堂的教习也太年轻了吧,差不多也就是学堂里结业的年纪,十七八岁的样子。

  这种人来李氏学堂,怕不是李长青走后门进来的?

  他们可都听说了,李长青身边最近出现了一个小白脸,不会就是这个少年吧?

  李氏这样的深宅大院里,别的新闻传得都不快,唯独绯闻与八卦传的最快。

  不过,这跟教习们也没啥关系,只要这个叫庆尘的不闹事,安安心心低调做人,那大家也无所谓。

  下一刻,打量庆尘的教习先生发现异样了。

  他发现庆尘正在快速的翻阅着政治历史教材,一副努力融入办公室气氛的样子。

  但这翻阅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根本就不像是正常看书的模样。

  教习先生摇摇头,武夫就是武夫,做样子都不会。

  其实不光是这一位教习发现庆尘在假翻书,其他人也发现了,却都没说什么。

  庆尘大概用20分钟把六本政治历史教材看完,又闭眼消化了20分钟。

  不得不说,李氏学堂内部使用的政治历史教材确实凶狠,很多外面都无法得知的历史事件秘辛,在这些教材里全都得以记载。

  什么都敢写。

  是了,财团掌控的世界里,对外的教材是用来糊弄联邦百姓的,但他们不能忽悠内部子弟。

  骗别人可以,不能骗自家孩子啊!

  庆尘也曾去过第六区公立高中,看过那里的教材。

  例如人类新文明纪元以前的历史,公立高中的教材对此只字不提,而李氏学堂内的教材里,却详细讲述了新文明纪元以前,人类曾因人工智能而陷入灾难的过程。

  直到这时,庆尘才清晰意识到,壹的创造者“零”,到底做了什么。

  也正是因此,财团历代才没有人去大力开发‘人工智能’吧,因为他们都很清楚,人工智能文明一旦出现,会带来怎样的灾难。

  忽然间,庆尘想到李氏学堂里还有那么多内部书籍,一时间如获至宝。

  这才是最方便他了解里世界的地方啊!

  财团在培养自家幼崽的时候,把世界的真相,血淋淋的揭示在了每个人面前。

  确认自己已经记住了六本政治历史教材,庆尘缓缓睁眼。

  他把政治历史教材重新放回书架,又取了语文教材下来,快速翻阅起来。

  这一次,他10分钟便翻完了,相对于表世界的文学底蕴来说,里世界根本没什么看头,少数璀璨的作品确实很好,但数量实在太少。

  庆尘看完语文教材,又换了数学、物理、生物、化学。

  这次看的更快了,每门五分钟,看完所有才花了他20分钟时间。

  不是庆尘敷衍,而是没必要认真……

  李氏学堂在数、理、化、生方面的基础教育,完全不及表世界应试教育那么变态。

  跟表世界的竞赛难度相比,更是天差地别。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边把高难度的内容,全都放在了大学里面。

  也可能是李氏学堂觉得,在少年教育阶段,并不需要那么繁重的课业。

  毕竟,各个财团每年都是有‘青禾大学’‘火种大学’保送名额的,每个大学的教育经费,60%都来自于财团的捐赠。

  所以,学堂里大部分人都不需要跟外面的那些学生竞争。

  这也是财团对教育资源的侵占,剥夺了很多平民子弟的升学机会。

  此时,办公室里其他教习先生看到,庆尘只用了20分钟就快速翻完了数理化生四门教材,心想这小子应该是看不懂的,所以看得快也正常吧。

  最后,庆尘拿出了地理教材,另他意外的是,这些教材中竟然还专门划了一个单独的部分,用来讲述禁忌之地!

  这倒是让庆尘来了兴趣。

  然而还没等他细看呢,之前他在外面遇见的那位中年教习走进屋里,并看向庆尘:“额……你叫什么来着?”

  “庆尘,”庆尘自我介绍道。

  “庆尘,明天下午你的格斗课,我占用一下,”中年教习说道:“到时候你上课的时候就说自己身体不舒服,然后换我的数学课,有没有问题?”

  “有,”庆尘认真说道:“我身体挺好的。”

  虽然他身上有伤,但只要不剧烈运动,确实挺好的,而且他从江小棠那里拿了药,恢复的比想象中还快一些。

  中年教习愣了一下:“我让你说身体不舒服,只是一个托词,重点是我这边要给学生们赶一下数学的进度。”

  庆尘平静道:“李氏学堂教的数学课程如此简单,我觉得应该不需要赶什么进度吧。”

  办公室里,忽然寂静了。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更。

  感谢佛系人渣、公子缺月两位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们大气,老板们好人一生平安!

  解释一下昨天一些书友的质疑,我说滴滴车司机更新还欠两章,是单指欠这一位老板的更新还有两章,还完他的,还会继续还别人的。所有大盟的债都会还,没打算赖账……大家放心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