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277、演技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8-02 19:28: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浮空车的后排。

  庆尘看着李长青有些好奇:“是老九说的我想要玩狙击枪吗?”

  李长青笑眯眯的说道:“他都跟我说了,说你是个玩枪械的天才,50米内的标靶,指哪打哪。”

  “那也不用今天如此仓促的去狙击场吧,”庆尘若无其事的问道:“是有人提议了吗?”

  “对,我带着庆一去探望老九的时候,老九说你枪法很神。所以,庆一那小子听说你的事情后,就特别想见识一下,”李长青说道:“老九还说了,什么枪械、弓箭到你手里,最多三次就能上靶。对了,庆一的保镖团里也有神枪手,是他父亲专门从联邦集团军挑选出来的,还开玩笑说要跟你切磋一下呢。”

  庆一。

  庆尘若有所思。

  某一刻,他在想一个问题,这庆一会不会也是一个时间行者?

  毕竟上周回归的时候,行署路刚刚发生过剧烈的枪战,很多知情者都想知道那位狙击手是谁。

  现在,人小鬼大的庆一突然说要见识见识自己的枪法,这个时间点太过巧合了一些。

  但如果庆一也是某位时间行者,那就说得通了。。

  不怪庆尘多疑,实在是他处境比较巧妙,所以需要多想一些……

  可庆一要真的是时间行者,会是何小小群里的哪一位呢?

  最关心庆氏影子之争的李四?

  帮助幻羽提供虚假信息的张三?

  还是……幻羽?

  当然这只是初步猜测。

  何小小群聊里总共二十多人,甚至还有十多个人从来都没说过话,庆尘没办法很武断的揣测身份。

  唯独有一个结论可以肯定:小心这个庆一。

  不是说庆尘已经确定庆一就是时间行者,而是大胆假设,谨慎论证。

  如果庆一这个身份的人成为时间行者,会非常危险。

  因为,这种人甚至可以通过自己家族派系的力量收罗、控制其他时间行者,在表世界形成非常庞大的势力。

  例如昨天张承泽如果承认自己是时间行者,可能就会被偷偷买走。

  浮空车里,庆尘感觉到一阵幽香浮动,是李长青挪到了他的身边。

  他默默的往旁边挪了一下,心里一直提醒自己,这是师父的妹妹……

  这是师父的妹妹……

  却听李长青说道:“老九说你特别想玩狙击枪,但我今天说要带你去狙击场,你好像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庆尘平静道:“上周杀了不少人,到现在还有些无法平复。”

  李长青笑道:“我听说了,你在八角笼里的时候都只杀过一个人,现在好多人都说你是八角笼里的活菩萨来着。没关系的,这世道乱成这样,你早晚都会习惯。今天咱们只是玩枪打靶,不杀人。”

  庆尘今天倒是不需要练习狙击了,但他今天需要演戏。

  因为今天想看看他狙击枪水平的,恐怕还不止是庆一。

  比如小鹰现在就竖着耳朵呢。

  但庆尘不知道,小鹰关心的不是狙击枪,而是在向白昼学习某些先进经验。

  浮空车一路行驶至上三区。

  不过,浮空车到了这里之后,必须严格按照某些路线行驶,且车辆必须具有电子安全协议,不然就会被人从空中给打下来。

  庆尘知道浮空车为何只能按特定线路飞,因为从财团府邸上空飞过,完全可以俯瞰到庄园里的所有情况,方便间谍研究布防情况。

  相比下三区不法之地而,这里或许是整个18号城市最安全的地方。

  李长青给庆尘说道:“过几天等老九伤好了,让他给你那辆车也补办一份电子安全协议,这样你自己也可以自由进出上三区了。不过记住,千万不要从财团的府邸上空飞过。”

  上三区没有太多的高楼大厦与现代科技,也没有赛博城市那浓重的光污染,反而亭台楼阁与庭院随处可见。

  到了晚上,红色的灯笼如星河。

  从这里飞过,庆尘宛如穿越到了大唐盛世。

  唯独有一点是,里世界的财团似乎尤其喜欢用朱红色与大红色来装饰宅院,所以这里浓墨重彩,像是最鲜艳的油画。

  李长青认真叮嘱道:“最近回到半山庄园之后你就不要乱跑了哈,想出去玩的话也得跟在我身边……18号城市已经不安全了,该来的、不该来的人,已经全都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庆尘开始听到浮空车下方传来轰鸣声。

  他很熟悉这声音,那是反器材狙击枪的声音。

  浮空车降落在半山庄园的后山山脚下,一座矮矮的山,像是一道防洪堤,将完整的半山庄园切成两半。

  狙击枪的靶子依山体伫立,800米靶,400米靶、200米靶、50米靶,应有尽有。

  准备好的枪械也不止是狙击,还有李氏仆役将全套自动步枪、手枪,用车辆运送过来。

  射击处,也已经聚集了二十多人,其中有一半都是庆一带来的。

  庆尘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矮小的庆一,这个初中生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有些格格不入,却最耀眼。

  对方依旧顶着乖巧的西瓜头,正静静的看着一名年轻男子匍匐在地上扣动扳机。

  不远处,李依诺与南庚辰、李彤雲也在,他们三人则在一旁玩普通枪械。

  却见李依诺从背后半楼着南庚辰,手把手的教他如何射击、如何瞄准。

  待到浮空车停稳,庆一走上前来打招呼:“长青姑姑,庆尘叔叔,上午好呀。”

  庆尘发现这小子也是够隐忍,管自己这么一个只大了三岁的人叫叔叔,脸上半分异样都看不出来。

  庆尘笑眯眯的问道:“这一次,带礼物了吗?”

  此话一出,不远处正在专心射击的南庚辰手腕微抖,心中则佩服尘哥找晚辈要礼物的不要脸劲儿。

  是庆尘本人没错了。

  而且,南庚辰知道一件事情,从庆氏血脉来看,庆一可是和庆尘同辈,而现在,庆尘通过和李长青的关系,已经‘超级加辈’了。

  无形中就占了其他影子候选者的便宜。

  另一边,庆一乖巧说道:“带了带了。”

  说着,他身旁的仆役捧着一支盒子过来,里面赫然是一支银色的手枪,枪身上镌刻着繁复的花纹。

  庆一笑着说道:“这支手枪是庆氏旗下雷火军工的限量纪念款,叫做‘骤停的人生’,黑市上曾经炒到两百万一支。生产至今都还没有开过一枪,听老九说庆尘叔叔是神枪手,所以这支枪赠予你刚刚好。”

  “真乖,”庆尘笑眯眯的接过盒子,顺手便递给了一旁的小鹰。

  这支枪他是不可能用的,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卖去黑市,或者转送给其他人。

  要知道,人有指纹,枪械也有,而枪械的指纹,就是膛线。

  当子弹穿过螺旋纹的枪膛,子弹表面会被膛线摩擦出细微的痕迹,而这个痕迹就是每支枪独一无二的印记。

  所以很多时候,追查膛线在子弹上留下的痕迹,就能追查到凶手使用的枪械。

  这支“骤停的人生”经过庆一之手,对方肯定留下过弹道测试的数据,自己用这支手枪打过的任何一发子弹,都有可能被对方比对出来。

  此时,那位匍匐在地上的狙击手再次扣动扳机。

  反器材狙击步枪侧方的排气口轰出气浪,将周围的烟尘都给激荡起来。

  轰鸣声阻断了所有人的交谈,800米标靶处,一名李氏的靶场工作人员挥旗报靶:9环!

  狙击手再次扣动扳机,9环。

  却见此人连续开了十枪,全都在9环以内,甚至还有五枪十环。

  李长青赞叹道:“800米距离全都9环以内,确实足以称为神枪手了。”

  庆一看向庆尘:“庆尘叔叔,你要不要试试?”

  庆尘想了想说道:“我只玩过手枪和自动步枪,也没打过这么远的靶子。”

  那名狙击手缓缓起身:“比手枪也行。”

  这次庆尘没有犹豫:“可以,依诺帮我拿支手枪。”

  “哪一支?”李依诺问道。

  “都行,”庆尘平静说道。

  “给,”旁边的李依诺从面前摆满了枪械的桌子上,随意拿出一支手枪扔给庆尘。

  庆尘接到手中随手一拎:“刚刚有人用过这支手枪了吗,只剩七枚子弹了。”

  说话间,他抬手便将弹匣里剩下的7枚全部打完。

  咔哒一声,子弹全部击发后,枪身卡在了枪身的前端。

  确实只有七枚子弹。

  这一幕给周围所有人都看愣住了:神了!

  大家见过射击精准的,但这一上手就知道弹匣里有几枚子弹的操作,就跟玄学一样。

  要知道,这还是李依诺随手给庆尘选的手枪,不是庆尘自己选的!

  下一刻,靶场工作人员确认靶纸后挥旗:10环,7发全部10环。

  那名狙击手皱眉,庆尘打的是50米靶,全部十环不算什么,他也能做到。

  但关键是,不用熟悉枪械,随手开枪就能有这种成绩。

  而且,后坐力完全没有对射击的稳定性造成影响。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狙击手知道庆尘甚至都没有刻意瞄准。

  这是绝对的枪感。

  李长青在一旁鼓掌笑道:“老九没有说谎,你的枪法确实很好。”

  庆尘没有说话,而是走到桌旁,随手拿了一支自动步枪,朝着200米标靶随手开枪,一弹匣打完,依旧全是十环。

  无比稳定。

  他又换了一支自动步枪,还是枪枪十环。

  这下,庆一带来的那位狙击手凝重起来。

  庆尘看向他说道:“试试?”

  狙击手摇摇头:“不用试了,你是绝对枪感,这些我不如你。”

  庆尘丝毫没有藏拙的意思,出手便起到了震慑的作用。

  庆一在一旁笑着说道:“庆尘叔叔,你再试试狙击枪。”

  “行,”庆尘没有矫情。

  他挑选了一支反器材狙击枪,回忆着自己第一次使用‘以德服人’时的反应,对准400米标靶扣动了扳机。

  “十环!”

  只是,庆尘像是完全没有适应这巨大的后坐力一样,整个身子都出现了轻微的位移,狙击枪的枪口也偏离了标靶。

  这一切,都与他第一次开枪时的反应一般无二,连肌肉的反应都完美复刻。

  庆一无声的看向狙击手,而狙击手则低声说道:“确实是第一次开反器材狙击枪时的反应,这个一般人装不出来。而且,你看他填装子弹的时候,非常生涩,这个也不好伪装。”

  说起装弹,庆尘确实不是装的。

  他真没给反器材狙击步枪填装过子弹!

  因为‘以德服人’压根不用装弹啊,连装弹口都找不到!

  “但他打了十环,”庆一看着庆尘匍匐在地上的身影,轻声说道。

  “他玩手枪和自动步枪都有绝对枪感,用狙击枪打400米标靶,出十环才是正常的,”狙击手低声说道:“重要的还是看600米和800米。到了600米,这时候纯凭光学16倍瞄准器已经不可能看清标靶了,到了800米,当弹道开始出现轻微抛物线的时候,再看他会打出什么成绩来。”

  交谈中,庆尘已经瞄准600米标靶扣动扳机。

  工作人员挥旗:6环!

  在场所有人,全都觉得这很正常,而且能打六环就已经非常厉害了。

  只有南庚辰在内心狂呼,演起来了,尘哥演起来了!

  一开始他还在想,前面射击时毫无藏拙的展示,不太符合庆尘性格。

  但现在想想,只有真真假假的展示才更有说服力。

  这样,大家见识过了庆尘的狂,才会相信后面的藏拙。

  以他的认知,就冲庆尘在血染行署路那一晚展现的枪法来看,1000米枪枪十环都是正常的。

  如果庆尘做不到这一点,绝对不会让子弹从他腿缝中穿过,庆尘不会拿他的人身安全冒险!

  那反器材狙击枪子弹足有巴掌长,打在腿上,腿直接就没了。

  庆尘不会做这种豪赌的。

  南庚辰隐蔽的环顾四周,他发现在场似乎只有他意识到庆尘开始演戏了,连小彤雲都不知道庆尘的枪法有多么凶狠。

  “六环吗?”庆尘得知自己的成绩后,似乎略有些不服气。

  他再次扣动扳机,结果这次比上次还差,只有2环了,差点脱靶。

  再次射击,10环。

  看到十环的时候,大家都愣了一下,有人心想,难道三枪上靶的神技又要上演了?

  庆尘再次射击,7环。

  庆一看向自己身旁的狙击手,眼神中有询问的意思。

  狙击手轻声道:“10环不过是运气而已,瞄准标靶开枪,只要你能上靶,总能碰巧打到10环。打到10环,才是真实的,如果每一枪都围绕着靶心打,却始终打不到靶心,才有问题。老板,再看看800米,这是一个坎儿,当不了狙击手的人过不去这个坎儿的。”

  庆一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这时,李长青对庆尘笑道:“不要气馁,第一次摸狙击枪,600米能上靶都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了。”

  “这个确实,”一名狙击手说道:“我第一次摸狙击枪,一枪都没上靶,换800米标靶试一下吧。”

  庆尘想了想摇摇头:“算了吧,打600米都这么勉强,就不自取其辱了。”

  “重在尝试嘛庆尘叔叔,”庆一鼓动道:“反正是李氏的靶场,子弹也不收咱们钱。”

  “那就试试,”庆尘匍匐在地上,将枪口调转去800米标靶。

  这一次,他直直的瞄准着靶纸,扣动扳机后,子弹竟然连靶子都没上!

  庆尘略微调高枪口,试图计算抛物线的弧度,让子弹上靶,但还是落空了!

  这下连负责确认靶纸的工作人员,都走的更远了一些,生怕自己被流弹打中……

  庆一身旁的狙击手低声解释道:“当他无法上靶的时候,甚至无法知道自己为什么没上靶,也就没法调整自己的弹道。全凭直觉去调整枪口,不过是徒劳。到了这时,风速、重力,都会拉扯子弹偏移,他后续开枪怕是都没法上靶了。我第一次练习800米标靶,也是足足用了两天才掌握到射击的技巧。”

  刚说完,像是印证狙击手的想法一样。

  庆尘不信邪似的再次射击十五次,只有一枪打在了靶纸边缘,其他全部落空。

  南庚辰在一旁看着他那不信邪、不服气的表情,心说这要不去拿个奥斯卡小金人,都有点亏了。

  以后没有尘哥的电影,他都不想看了!

  李长青轻轻的蹲在庆尘旁边,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好了好了,等有空再过来练习吧,你已经做的非常好了。”

  “好吧,”庆尘叹息着起身。

  “走吧,今天我还要带你去一个地方呢,”李长青见他放弃,便笑着说道:“李依诺、小彤雲,你们也跟着一起吧,今天是李氏学堂开设讲武堂的日子,咱们带新的格斗教官过去。庆一,你去吗?”

  庆一摇摇头,乖巧笑道:“姑姑,我最讨厌上学了,这次好不容易出来,就让我放个假吧。你们去吧,我还想玩玩枪呢。”

  “那你注意安全,”李长青说完便带着庆尘离开了。

  留在靶场的庆一看着车辆远去,于是平静的对身旁仆役说道:“去靶纸后面看看弹痕,我要知道他的子弹都打到哪里了。”

  “老板,您这是……”狙击手有些疑惑。

  庆一平淡道:“真正的高手都喜欢藏拙,但再喜欢藏拙的人,也会忍不住炫技。比如造赝品的高手在图案里留自己的落款,不是细心去找的人,根本找不到。如果他是狙击手,又是少年心性,就算故意落靶也会无意中想要证明点什么,证明他不是真正的失败者。当然,这也只是多余的检验步骤而已,也可能他真的只是第一次摸狙击枪。”

  庆一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褪去了少年的稚嫩,少年老成。

  ……

  五千字章节,晚上还有一章。

  感谢书友20180409174416031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老板吃鱼不卡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