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275、生死营救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8-01 21:43: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行歌大厦的49层顶楼。

  苏行止拿着电话吩咐着:“你管我要这个人干嘛?我把钱退给你就行了,退1.2倍。”

  电话对面‘人屠’常平说道:“可他的买主都已经找到了呀,人家也付定金了,您要让我把他留下,那我还得退人家定金……”

  苏行止皱起眉头,给小老板办事归办事,但他也不想坏了规矩。

  他在黑市里的人设,可是最讲信用的大贩子,这是一块金字招牌。

  比较奇怪的是,在一个最不讲信用的地方,最讲信用反而最吃香,所以整个18号城市的黑市里,他苏行止的生意一直最好。

  再者说了,他苏行止也不是特别缺钱的人:“定金我帮你赔,另外再退了1.2倍,这样行了吧?”

  “行行行,”电话对面的常平眉开眼笑起来:“不过我很好奇,苏老板要这么一个人干嘛啊?”

  苏行止冷笑起来:“你也学会乱打听了?我留着他给你明年扫墓行不行?”

  常平吓的立马赔罪:“不用不用,我明年应该还死不了,您留着吧……不是,我不会乱打听了,不听不问不多管闲事!”

  “记得不要告诉他获救了,让你的人长点心眼,别特么给我演砸了,”苏行止耐心交代道:“敢演砸,脑袋给你拧了。”

  “没有问题!”常平拍着胸脯保证道。

  隔着手机,都能听到他胸脯的声音。

  挂掉电话之后,留着八字胡、佝偻着背的瘦巴巴老头,又拍了两下身旁打手的胸脯:“他娘的,这苏行止到底抽了什么疯,要留这个一个废物?”

  说着,他走进屋里转悠一圈,看似巡视,其实目光一直都在张承泽身上晃悠。

  只是,常平打量了好一阵子,也没发现这货有什么特殊之处。。

  “难道是什么大人物的棋子,某个大人物要通过苏行止来买他?”常平嘀咕道:“之前好像有人说社团围剿恒社有庆氏四房的手笔,这难道是庆氏四房安插进来的人?”

  他心中暗自嘀咕,那自己有没有可能越过苏行止,直接从庆氏四房赚取好处?

  常平最终还是放弃了,毕竟头只有一个,万一没能搭上庆氏四房的线,那他人就没了。

  最早以前,苏行止‘守信用’的名声,还不是从生意上赚来的。

  而是说拧你头,就一定会拧。

  后来生意做大了,大家以为那是苏行止做生意积累的口碑。

  这人要成功了,说啥都是对的。

  行歌大厦这边,苏行止看向庆尘:“小老板,这边已经安排妥当了……话说我想问一下,你这么安排他,会不会于心不安啊?”

  庆尘知道,苏行止是问故意让张承泽陷入最恐惧的情绪,然后才解救对方。

  这种做法,有点不像是好人会做的。

  然而他确实半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如果没有白昼,张承泽今天晚上的结局便是必死无疑。

  藏起张承泽的人不是他,转卖张承泽的人也不是他。

  他还不知道张承泽打电话给辜霍仔,结果被坑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但就算让他把话说完了,辜霍仔那四个人,也没能力营救。

  庆尘看向苏行止:“故意吓他确实有些恶意,但我本来也没说过自己是一个好人。如果有人因此认定我是个坏人,那我愿意当这个坏人。不过我有点好奇,你是从什么立场问出的这句话?”

  虽然张承泽违约在先,但庆尘不会去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想办法让自己的行为变得正当。

  利益最大化就是利益最大化,没有别的原因。

  苏行止笑了笑:“小老板别误会,我是担心你是一个好人,这样我做的很多事情都会被你唾弃。现在我发现你这么狠,那我就放心了!”

  庆尘默默的打量着苏行止,心说这还真是个性格古怪的人,也不知道对方和李叔同到底什么关系。

  看年龄,应该也是李叔同收养的孤儿。

  可是,江小棠怎么会不知道苏行止与李叔同的关系呢?

  或者说,外界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

  苏行止笑眯眯的问道:“小老板,还有什么需求吗,我这里现在除了基因药剂什么都有!情报也有!”

  庆尘想了想问道:“秦家人现在安顿在哪里了?”

  “第六区,”苏行止似乎有些意外,庆尘竟然会问这个问题,他回答道:“我只是给他们换了更好机械肢体,根据他们的需求,提供了四支基础的基因药剂。他们不想欠老板太多人情,所以还是做着荒野猎人的生意,自给自足。”

  庆尘点点头。

  苏行止看了他一眼:“倒是有一条秦以以的消息……西南那边,有人说遇见了一个姓秦的小姑娘走进雪山,那是火塘所在的地方,她还活着。”

  庆尘说道:“谢了。”

  说完,庆尘往电梯处走去。

  苏行止想了想:“小老板,不留下来吃点什么、喝点什么嘛?我这里好酒不少,楼下就有24小时待命的厨师……”

  “不用了,”庆尘挥挥手。

  “那你不从我这里挑点什么嘛,”苏行止热情道。

  “既然师父都说了让你们尽量不要帮我,肯定是有他的想法,”庆尘回应道:“这次已经算是破例了。”

  苏行止笑起来:“老板都离开18号城市了,还管那么多干嘛呀!”

  “谢谢,不用了,”庆尘笑着按下电梯。

  “小老板,你跟李东泽打交道一定要小心啊,他这个人,恶贯满盈,可恶至极!”苏行止临别时,都还不忘给李东泽挖坑。

  待到电梯门合上,苏行止忽然长长的松了口气:“也不知道小老板对我的第一印象怎么样……应该非常不错吧,毕竟我这么热情!小老板对李东泽的印象肯定没我好,毕竟他都不会笑的!”

  ……

  ……

  第8区,那间软禁着张承泽的小屋里,只剩下4个人。

  他们分别缩在角落里,彼此都离得很远。

  仿佛生怕抓别人的时候,也把自己抓走。

  今天晚上,张承泽彻底感受到了里世界的危险程度,感受到当人类被当做商品后,那种歇斯底里的恐惧。

  与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他在和平年代里所经历的大风大浪,似乎都有些不值一提了,毕竟表世界还有法律。

  眼看着屋里的人越来越少,所有人都没了侥幸心理。

  一名男子悄悄移到张承泽身旁说道:“承泽,要不咱们跟他们拼了吧,起码死也死的痛快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变成货物……我听说过人屠常平,都说他取器官的时候是活取,给你某个部位打上麻药,然后让你看着他把你的器官摘走,满足他的恶趣味。”

  张承泽眼神已经麻木。

  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脱困了。

  记忆中,刘德柱对他提出的那些条件:不准联系外界,不准交朋友,不准去下三区。

  这些像是在约束他人身自由的条件,此时听起来,确实是在为他好。

  里世界底层社会的恶,比他想的更恶。

  张承泽陷入悔恨之中,若是他当初选择刘德柱,或者好好记住刘德柱的号码,也许他现在已经没事了吧。

  这时,那名拖走屋里每个人的打手,再次走进屋中。

  他环顾四周后目光便锁定在了张承泽身上,张承泽迎着那道目光,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打手走向他时,脚步声沉重且有压迫感。

  张承泽开始向后缩去,然而他背后就是冰冷的墙,还能缩到哪里?

  打手弯腰抓住他的脚踝,硬生生往外拖曳,就像是拖着一头待宰的猪。

  张承泽奋力挣扎,却无济于事。

  打手把他拖入长长的走廊,又拖进一间小屋。

  这小屋里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屋里摆放着琳琅满目的手术工具,还有穿着白大褂的壮汉,正在用不知名的透明液体对手术床冲刷消毒。

  还有人正用喷壶对全屋消毒。

  这手术室按常理来说根本达不到无菌要求,这样摘取出来的器官恐怕也有问题。

  但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壮汉们并不在意。

  打手将他拖上了手术床,用皮带固定好他的四肢,还有脑袋。

  一名壮汉平淡的说道:“眼角膜、心脏、肝脏、肾脏,先取这些。”

  说着,他还拿着手术刀在张承泽眼睛旁边比划起来。

  这时,一直在隔壁屋子里看着监视器的常平,忽然说道:“演快了啊,正主都还没到呢……王志,再比划一会儿,拖延一下时间。”

  声音传到了那位主刀的壮汉耳朵里,他耳朵中的塞着一颗耳麦。

  如外界传的那样,‘人屠’常平确实有着独特的癖好,喜欢看活取器官,所以他每次都会在手术室隔壁的监控实里,操控一切。

  这时,躺在床上的张承泽惊恐的看着,那柄在他脸上比划的手术刀,又移走了,然后又在自己心口比划了半天……

  心口上比划完之后,又在自己肝脏的位置比划了半天。

  张承泽内心挣扎了半晌。

  他想说,给个痛快吧,别比划了。

  但他又没有勇气说出口。

  然而就在此时,门外传来说话声:“谁是主事的?滚出来回话。”

  张承泽愣了一下,这声音他很熟悉。

  却听门外之人继续说道:“我们找到线索,这里藏着我们通缉的犯人,你们是不是活腻了?”

  门外,一个人瓮声瓮气的说道:“你搞错了吧,我们这里可没什么犯人。”

  张承泽这时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力气来,他哭喊着说道:“小牛!天真!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快救我!”

  已经关闭的门再次被人打开,三名少年冷冷的站在门口,朝屋里扫视过来。

  张承泽看见真是他们三人,激动的眼泪与鼻涕全都流淌出来:“快救救我,之前是我的错,我不该出尔反尔,我不该听信别人的谣,快救救我啊!”

  胡小牛与张天真相视一眼,对门外的守卫平静说道:“把他从手术床上带下来,这个人我们要带走。”

  手术室里的壮汉皱起眉头:“你们仨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想救人就救人?你们以为你们是谁?”

  手术床上,涕泪横流的张承泽见守卫并不买账,顿时急了:“小牛、天真,快救我!再不救我,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下一刻,瘦巴巴的常平摸着自己的两撇八字胡匆忙赶来:“哎呦,我不知道是恒社的老板们过来了,有失远迎……”

  张承泽愣住了。

  “废话就不用说了,这个人我现在就要带走,还有一些事情审问他,”胡小牛平静说道:“你是‘人屠常平’吧,敢截我恒社通缉的人,胆子不小。”

  常平赶忙赔笑,半点人屠的阴冷模样都没有了:“您看您这话说的,人都是苏行止卖给我的,我买过来的时候也不知道他们是您这边通缉的人啊。您要有什么事情,找苏行止就行。”

  说着,常平对屋内的壮汉们挥手:“快快快,快把床上这个人放下来,给恒社的老板们。”

  壮汉们听到恒社二字的时候,已经有些手足无措了。

  前几天各大社团覆灭的事情历历在目,这时候谁敢触恒社的霉头?

  张承泽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那些凶神恶煞的人,在遇到刘德柱、张天真、胡小牛三人后,便宛如彻骨的寒冰遇到烈日,瞬间融化。

  那位号称‘人屠’的常平,像是卑微的蚂蚁,在恒社面前低下了头颅。

  而他张承泽,也像是从深渊炼狱里,重新回到了温暖的人间。

  这种极端的感官,来的太突然,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幸福感。

  原来,18号城市的地下世界,真的是恒社说了算!

  原来,胡小牛、刘德柱他们地位真的这么高。

  张承泽爬下手术床,然而他腿都是软的。

  只见刘德柱走进手术室,单手提着他的领子往外走去,临走前还对常平说道:“这件事情,你最好给恒社一个交代。”

  说完,三人便扬长而去。

  直到走出那栋仿佛鬼屋般的大楼,刘德柱才稍稍松了口气。

  只不过,这松气的神态还不能被张承泽看见,演戏要演到底才行。

  老板打电话说他们只管提人,不用害怕,已经打好招呼了。

  其实,张承泽对他们的社会地位产生敬仰的时候,刘德柱他们也在对庆尘产生敬仰,颇有种18号城市已经可以平趟的感觉……

  白昼的未来,绝对是光明的!

  刘德柱、胡小牛、张天真他们升起了无限的信心。

  如今表世界有几个时间行者组织能混到这种程度?这才穿越过来一个多月而已啊!

  寒风一吹,被刘德柱提在手里的张承泽已经清醒许多:“谢谢你们,没有你们的话,我今天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刘德柱跟张承泽没什么交情,索性撇撇嘴说道:“你是得感谢我们,来之前还挑三拣四的,觉得我们规矩多。现在知道轻重了吧,不是谁来到里世界都能成为主角的。像你这种,当炮灰还差不多。”

  刘德柱想起自己遇到老板的前后经过,非常感同身受……

  “张叔叔,今天也多亏了我们老板惦记着你的事情,不然我们也不会深更半夜来救你,”胡小牛感慨道:“刘德柱虽然说话难听,但希望你听进心里去,如今死掉的时间行者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们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

  刘德柱与胡小牛,一个当坏人,一个当好人,这是张天真制定的策略,目的就是为了击穿张承泽的防线,让他领情。

  而他自己,半天也没说一句话。

  张承泽说道:“太感谢你们了,经历过这事,我该怎么报答你们才好啊?!”

  刘德柱冷笑道:“报答的话等会儿再说。”

  “现在咱们去哪?”胡小牛问道。

  “去澡堂子,”刘德柱一脸嫌弃的说道:“这人都臭了,要是拎回家,咱们家都得臭了。”

  半个小时后,第八区碧海云天浴场里,四个人下半身围着雪白的毛巾,坐在热气腾腾的水池子里。

  澡堂如今是社团最喜欢的谈事场地,因为大家赤裸相见,没法隐藏监听、监控设备。

  说过的话,也不会留下证据。

  张承泽刮掉了胡须,洗掉了身上的那些污秽,这才感觉自己重新活了过来。

  然而,今晚那惊险四小时里的恐惧,可能会伴随他很长一段时间了。

  张承泽看向水池里另外三人,感激道:“真的很抱歉,之前我听信其他人的谣,拒绝跟你们合作……想到我竟然还嫌你们管得多,现在都想扇自己一耳光,这次是我错了。”

  刘德柱撇撇嘴:“现在知道错了有点晚啊。”

  胡小牛对刘德柱说道:“刘哥,主要是张叔确实不知道里世界有多危险,好多时间行者把里世界描述的太好了。”

  这两人,再次开始一个当坏人,一个当好人。

  “对对,”张承泽说道:“我保证,咱们以后的合作绝对不会再受外界干扰!”

  “以后的合作?没有以后了,”刘德柱冷笑道:“老板这次救下你只是出于好心,他不打算跟你这种出尔反尔的人继续合作,省得以后再闹出点什么幺蛾子,拖累我们的组织。”

  张承泽内心一惊:“这可不行啊,没有你们的保护,我会死的!”

  ……

  五千字章节,晚上还有一章,求保底月票!

  感谢幻羽的两个白银!感谢当下不杂、书友202103011006487088602、妖疯成为本书新盟,老板们大气,老板们出门就捡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