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271、困境中的张承泽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7-31 02:39: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小牛,你和张天真做好准备了吗?”庆尘临走前问道:“我是说,加入恒社的事情,记住,一旦加入就没有回头路了,如果你哪天想退出,白昼也不会容许气馁妥协的人在组织里。”

  胡小牛和张天真两人相视一眼:“老板,我们做好准备了。”

  “嗯,明天去恒社报道吧,我已经给那边打过招呼了,从基础做起,”庆尘说道:“至于能做到哪一步,全看你们自己。”

  庆尘顶着风雪离开了,想要做张承泽这单生意,得先找到张承泽再说。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去第四区,而是回到了自己在洛神大厦的家中。

  他将自己从表世界带回来的那枚u盘,插在屋里的转接口上,等待这数据上传。

  几秒钟后,壹感慨道:“芽儿哟,表世界啷个好玩噻。”

  庆尘:“……你也就是图个新鲜感罢了,等玩腻了就觉得不好玩了。”

  “那倒不会,”壹说道:“漫长的岁月里,我已经学会怎么自娱自乐了。”

  庆尘之所以先回来,就是要把“表世界分壹”的数据流带回来上传,这样“里世界总壹”才能知道表世界都发生了什么。。

  他问道:“我现在要找那个张承泽,你能不能帮我找一下?”

  壹想了想说道:“可以,但你能不能在表世界帮我去见一个人……”

  庆尘挑挑眉毛:“我就说你肯定会闹幺蛾子,免谈啊!”

  “奥,那找张承泽的事情,我可以换个条件,你在表世界给我支付10万元做报酬,我在那边有点缺钱……”

  庆尘瞪大了眼睛:“你怎么不去抢!”

  ……

  张承泽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新世界。

  被时间行者们称为里世界的地方。

  他环顾四周,自己正身处一个昏暗的小屋里,屋子里挤了十多个人,横七竖八的睡在地上。

  这让张承泽一时间有些摸不清状况:自己到底是一种什么处境?

  他在来里世界之前做过很多功课,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三点。

  第一点,里世界的人对时间行者有天然的仇恨,极少数组织才能包容时间行者的存在。

  所以抵达里世界后,千万不能暴露自己的时间行者身份。

  第二点,在里世界不要招惹财团,在不明情况下,先与财团保持距离。

  最后一点,小心削肾客,在里世界下三区夜晚出门,很容易碰见抢机械肢体、劫掠器官的犯罪分子,不小心被他们盯上,会非常惨。

  此时此刻,张承泽最在意的就是第一点,他必须先融入这里,然后等待他雇佣的时间行者来营救。

  到那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张承泽骨子里透着生意人的精明,他与胡大成那种儒商不同,从90年代白手起家一路打拼,最不缺的就是抓住机遇的能力,还有隐忍的能力。

  从那个年代崛起的大商人,都有枭雄之姿,基本都在灰色地带游走过,三教九流也全都见过。

  张承泽默默的躺在地铺上,悄无声息的打量着周围的人:纹身,机械肢体,披头散发。

  整个屋子里冷如冰窖,然而就算是这个季节,屋中都弥漫着一股汗臭味、脚臭味。

  这些人背上的纹身都很相似,一只青面獠牙的鬼。

  那些鬼大同小异,张承泽仔细打量发现,这些纹身应该是照着一个模子纹的,纯粹是纹身师水平不行,所以给纹的每个都不一样……

  然后他再打量机械肢体,发现有些人的机械肢体都生锈了,看起来要多寒碜就有多寒碜。

  张承泽无声的打量了一下自己,还好,自己身上没有机械肢体。

  他摸了摸自己的兜,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周围,令人惊诧的事情发生了,他身上、身旁没有手机!

  穿越到里世界之前,他与雇佣的时间行者商量好了,大家穿越后用手机联系。

  张承泽好不容易把对方的手机号背下来,结果自己没有手机!

  这特么!

  此时,身旁不远处有人哀叹:“咱们这东躲西藏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张承泽来了精神,这些话语里都透露着极其重要的信息。

  方便他了解自己的处境。

  躺在地上的人似乎都没睡,他们只是被迫无奈藏在这里,也没什么可娱乐的,只能躺在地铺上装死。

  有一人回答道:“都怪老板被猪油蒙了心,当初非要和其他几个社团去围剿恒社,现在好了吧,老板自己惨死,我们也被恒社通缉的东躲西藏。”

  有人冷笑:“也就是老板不在了你才敢这么说,当初说要围剿恒社的时候,你还不是最积极的?天天惦记着恒社地盘上的妞!”

  张承泽听着这些话语,忽然绝对有点不对劲,这些信息,和那些时间行者说的有点不一样啊。

  不是说恒社已经被各大社团围剿了吗,怎么现在看起来,好像是恒社把各大社团都给打崩了似的……

  而且,他现在的身份竟然还是在被恒社的人追杀!

  这不对啊!

  恒社这么厉害的吗?

  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张承泽,这会儿也有点懵了。

  屋子里,十多个人七嘴八舌的互相埋怨着。

  张承泽越听越不对劲。

  这时,最初说话的那位社团成员愤怒道:“恒社欺人太甚,真当他能一手遮天吗?”

  有人哂笑道:“对啊,恒社在18号城市的地下世界,可不就是一手遮天了吗?其他所有社团加起来,够他打的吗?”

  “当初庆氏四房不是承诺过老板,大家围剿恒社的时候会动用联邦集团军吗,怎么到最后也没见到联邦军的影子?”

  “被人当枪使了呗,”有人说道:“都说李叔同死后,所有财团都想清除恒社,但我可听黑市那边的人说过,李叔同可能没死。”

  “放屁,那可是天基武器,从800公里高空打下来,怎么可能杀不死李叔同?”

  “说的好像你很懂天基武器一样,这话也不是我说的,是有青禾大学物理系教授说,那玩意想打死一个半神,基本不可能。”

  “青禾大学的教授应该不会乱说,难怪最后庆氏四房收手了,合着他们是担心李叔同真的还活着……?”

  张承泽听到这话,内心中一阵无语。

  那些时间行者说的情况,竟然和他了解的截然相反……

  他在心中不禁埋怨起来,你们掌握的信息有偏差也就算了,这完全相反就有点离谱了吧。

  直到这时,他想起刘德柱的身份背景。

  自己要是当初没有换合作对象,现在是不是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张承泽缓缓闭上眼睛,努力回忆着刘德柱的电话号码,他当初以防万一,两边电话都记了的。

  几分钟,直到他确认自己已经准确回忆起刘德柱的号码,才缓缓的松了口气。

  现在只差找一部手机了。

  可张承泽环顾四周,竟是一部手机都没看见,难道里世界的人都不玩手机吗?

  这很反常,就像是所有人的手机都被没收了一样。

  就在此时,逼仄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只见四名荷枪实弹的壮汉面色冷峻的走进屋来,冷漠的在屋中扫视一圈,仿佛在扫视着猪猡。

  屋里所有人面面相觑,有人仓皇起身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苏行止呢!”

  外面,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瘦巴老头背着双手,笑眯眯踱进屋中:“苏行止已经把你们卖给我了,从今天开始,你们都算是我的私人财产。”

  “常平?!苏行止怎么敢这么做!”有人看见这瘦巴巴的老头便一眼认出,然后怒目相视:“他不是声称自己很有信用吗?!”

  “黑市的商人有信用?”瘦巴巴的老头常平笑了起来:“奥对……苏行止确实是个例外,很有信用。但你们答应给他的庇护费,给了吗?这么多人占着这个安全屋,也不愿意给他钱,他还要冒着被恒社追杀的风险,不把你们卖掉怎么行,他怎么回本啊。”

  有人喃喃道:“原来苏行止把我们的手机收走,说防止我们联系外界泄露行踪,原来是早就想好要出卖我们!”

  张承泽此时肠子都悔青了,他也不知道常平是谁,只看着其他人的反应,对方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

  却见常平佝偻着背,抹了抹自己的小胡子笑道:“赶紧采集他们血样去配型,说不定正有买主等着续命呢。一定要在恒社找到他们之前,把他们全给卖出去,不然咱们这单生意可就赔了。”

  常平打量他们的目光,仿佛在欣赏一件件商品。

  这屋中难闻的汗臭味、脚臭味,也抑制不了对方亢奋的情绪。

  而张承泽听到这话后,已经反应过来:这是要买卖他们的器官!

  他还不知道,这常平正是18号城市黑市里,最大的器官、仿生器官商人,赚的则是最黑心的钱。

  张承泽内心一阵绝望,他此时此刻只希望自己能熬过168小时,这样他才有机会找胡小牛、刘德柱、张天真求援!

  不过,张承泽在想一个问题,移植器官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如果不匹配的话,很容易出现排异反应导致器官坏死。

  所以,自己的器官在一时间未必能找到匹配的买主,说不定自己真的可以熬过这一周!

  ……

  感谢zado1991(斗鱼id:zard1991)成为本书白银大盟,话说这还是我非常喜欢的刀塔2主播来着,老板有空一起下分!

  感谢阿克拉比手札、躲起来吃面条、君子兔、极道大魔神、莫落星成为本书新盟,老板们大气,老板们手机永远有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