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264、夜幕,枪声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7-27 20:24: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这次危机的起因是,‘白昼’的老板在何小小群聊中,两次利用‘一只小鸭子’、“刘德柱”一起演戏,给恶魔邮票持有者幻羽拉了巨大的仇恨。

  最终导致幻羽的id暴露,以及所有人对幻羽的防备之心增加。

  外界虽然还不知道‘白昼’这个名字,但已然确定这是一个组织。

  庆尘多次在想,如果他是幻羽的话会怎么做呢?

  当然是绑架白昼成员,然后审讯出关于白昼“老板”的信息。

  对于幻羽来说,直接重创白昼并不符合他的游戏规则和行事准则,找到这位白昼的老板,让白昼的老板成为他的奴隶,这才是最迫切的事情。

  庆尘平静的从围墙处翻出学校。

  不出意外的是,当他刚走出学校两分钟,便已经在视野中发现了那名中年人的踪迹。。

  算上这一次,对方已经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四次。

  夕阳余晖中,庆尘穿着校服在前面走着,而中年人则悄无声息的在后面跟着,始终保持着上百米的距离。

  中年人右侧耳朵上带着蓝牙耳机,他一边跟踪着庆尘,一边汇报着去向。

  当庆尘走进行署路4号院家中时,中年人在外面低声说道:“目标已经回到家中,他家是一楼,前后窗户都有防盗窗,只能从大门出来。小区里还算安静,如果有人拆卸防盗窗,我肯定能听见动静。”

  “附近待命,”蓝牙耳机里传来声音。

  “明白,”中年人说道

  此时此刻,庆尘在屋中慢条斯理的换上一身,买了却从未穿过的衣服。

  待到遥远的西方,太阳的最后一丝余晖熄灭在天际,他轻轻打开家门,当右脚从门里迈出的那一刻起,脸上已经变换了模样。

  庆尘往外走去,他与中年人擦肩而过,而对方毫无察觉、毫无防备。

  中年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条狭窄的楼道出口。

  就在双方身影交错的刹那,天色从昏黄转为灰暗的瞬间,庆尘骤然伸手,右手精准的摘掉了对方耳朵上的蓝牙耳机,大拇指捂在了耳机的收音口上。

  左手则如雷霆,敲击在中年人的脖颈大动脉上。

  这位中年人身体缓缓软倒,而庆尘则在对方身体刚刚倾斜的时候,便轻轻拖住了他,将他扶回家中。

  庆尘一边警惕着周围,一边缓缓关上家门。

  没人注意到这里发生了什么,就算有过往的行人,也因为庆尘动作太快,根本没发现什么异常。

  庆尘静静的站在黑暗里,看了一眼处于关闭通话状态的蓝牙耳机。

  他现在需要知道这个中年人的名字。

  这时,壹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你没有杀他,是想对他使用提线木偶吗?”

  “嗯,”庆尘回应道。

  “但你想这么快就审讯出他的名字,可能不太容易,”壹说道。

  “可能不用审讯,”庆尘说着,便在中年人身上搜寻起来,然后从对方身上找到了一张身份证……

  就像里世界的身份id一样,表世界没有身份证简直寸步难行,没法坐长途车,没法住酒店,庆尘怀疑这中年人根本就不是洛城人,而且也不是职业杀手。

  对方身上没有枪械,只有刀具,庆尘觉得,这不过是被幻羽控制住的普通时间行者罢了。

  所以,对方的身份证有一定概率是直接带在身上。

  当然,如果搜不到身份证,那就只能使用审讯手段了。

  提线木偶的前置条件是知道人名才行,庆尘一边翻看中年人的其他口袋,一边嘀咕道:“壹,有没有什么禁忌物是可以直接知道别人名字的?”

  “没有,你想多了,”壹回答道。

  庆尘打量起对方的身份证来:陈思恒,37岁,户籍所在地,咸城文艺南路荣城小区。

  果然是从外地赶过来的。

  庆尘默默的猜测着,幻羽极有可能不是洛城居民,对方在洛城的力量根系并不强大,所以才需要从外地调人过来。

  也不知道对方还有多少人。

  他轻轻抖动手腕,却见提线木偶透明的丝线甩出,紧紧缠在了陈思恒的左手手腕上。

  黑暗里,中年人缓缓站起,眼睛却毫无焦点。

  庆尘将耳机重新给对方带上,然后操控着中年人走出家门,站在对方原本监视自己的位置上。

  隔了30分钟,耳机里有声音响起:“陈思恒,汇报情况。”

  中年人说道:“无异常,对方还在家中。”

  “继续待命。”

  庆尘通过提线木偶分辨着电话里的声音。

  是的,是他曾在老君山上听到过的声音。

  年轻男人,声线偏阴柔,中气不足,像是有一些虚弱。

  幻羽出现了。

  这一次,对方依然藏在暗处遥控着一切。

  不过庆尘并没有急于去把对方找出来,他现在需要耐心的等待。

  ……

  ……

  洛城外国语学校晚上9点40分放学。

  刘德柱独自一人与同学们告别,然后骑着自己破旧的自行车驶入夜色。

  他骑的不紧不慢,目光始终在四周逡巡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警惕着什么。

  就在他不远处的后方,还有一辆出租车在远远跟着。

  小鹰坐在车里遥遥看去,他对通讯频道说道:“奇怪了,这刘德柱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一直东张西望着,他在找什么?”

  “会不会跟何小小说的那个危险事件有关?”通讯频道里有人回应道。

  耳机里,路远的声音响起:“大概率有关。”

  “可是,”小鹰疑惑道:“何小小不是预警的明天吗?对方的计划是在明天吧,而且也不确定是冲着谁来的啊。”

  “计划是会变的,尤其是已经被人知晓的计划,”路远说道:“或许刘德柱已经提前知道了什么,又或者是他的老板已经知道了什么。小鹰,好好盯住刘德柱,今晚可能会有收获。”

  “收到,”小鹰回应。

  然而就在此时,小鹰忽然看到刘德柱停下了自行车,看了一眼手机。

  紧接着,对方转头朝他所在的出租车骑来。

  小鹰一脚刹车踩了下去,却见刘德柱在他车旁停下,透过车窗往里面看来:“你是昆仑的人对吧,我们见过好几次了?”

  “啊?什么?什么昆仑,”小鹰暴露后依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别墨迹了,跟我来,呼叫支援!”刘德柱骑着自行车飞驰出去,风驰电车闯入洛城夜幕中。

  “路队路队,”小鹰一边挂挡一边说道:“刘德柱这边有情况,对方的目标好像不是他,目标另有其人!呼叫增援!”

  是的,恶魔邮票的持有者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拿刘德柱当做目标。

  幻羽虽然不知道刘德柱已经晋升c级,可问题是,刘德柱所属组织的已知成员并不是只有刘德柱,为何要去动一个被昆仑全天候保护着的刘德柱呢?

  他有更好的目标。

  此时此刻,行署路旁,南庚辰正背着书包打算穿过马路回家。

  今晚,他是独自一人放学,所以显得格外孤单。

  好在住处离学校近,穿过行署路就是小区了。

  南庚辰看了一眼手机,庆尘一晚上都没有发来消息,自己发的消息对方也没有回。

  肯定是有什么危险的事情要发生吧,不然怎么会如此反常。

  就在下一刻,一辆黑色商务车竟旁若无人的超速驶来,狠狠地停在南庚辰身边。

  一时间,行署路上的人都能听见轮胎抓地的声响,刺耳且具有压迫感。

  哗啦一声,后排车门打开,里面正有两名头戴黑头套的歹徒冷冷看着他。

  南庚辰怔怔的看着这两人,转身便朝身后的学校跑去。

  可是,他才锻炼几天,哪里跑得过这些训练有素的歹徒?

  “草,”南庚辰大吼一声,他对着不远处一起放学的同学喊道:“帮我报警!”

  话音一落,他的双臂已经被歹徒牢牢抓住。

  南庚辰内心一暗,心说完了,尘哥你在哪呢啊,怎么偏偏这种关键时刻不在身边啊!

  不对,不对!

  南庚辰忽然有着某种信心,这种关键时刻,庆尘怎么可能不在?

  这些歹徒会死。

  这是一种莫名的直觉。

  刹那间,南庚辰看到自己左后方爆出一蓬血雾来,那血雾沾染在他脸上,把脸颊都给染上了一层红色。

  他呆呆的站着,与此同时,巨大的轰鸣声从远方传来。

  枪声比子弹慢上一线,说明狙击者扣动扳机的位置,要在几百米开外。

  这种子弹已至、枪声后到的感官,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参差感。

  黑色商务车驾驶位上的歹徒怒吼:“狙击手!草,快带他上车,是狙……”

  歹徒的声音戛然而止,伴随着的还有车窗玻璃的破碎声。

  南庚辰转头看去,却看到那名司机已经暴毙在车中,同样被狙击枪打中。

  短短两枪之后,来绑架南庚辰的三名歹徒只剩一人。

  行署路上的人群已经开始惊呼起来,四散逃窜。

  最后一名歹徒伸手去腰间取武器,并死死拉扯着南庚辰的胳膊,用南庚辰挡在自己的面前,阻挡狙击手的弹道。

  他想不明白,洛城这种地方,怎么会有狙击手提前等待着他们。

  而且,这远远传来的狙击枪声,跟炮声有什么区别?!

  可还没等他继续思考,歹徒愕然看到与什么东西从南庚辰双腿中穿过,击打在他的小腿上。

  粗壮的小腿应声断裂,他整个人也因为突然失去平衡向左侧歪倒。

  下一枚狙击子弹如约而至,击穿了他不再被南庚辰遮挡着的胸口!

  狙击子弹带着巨大偏转力与惯性,径直的将歹徒轰飞出去。

  这两枪非常冒险,几百米外的距离,但凡偏差一点都会直接打在南庚辰身上,但这名狙击手好像拥有着绝对的自信,根本不相信子弹会歪斜哪怕一公分!

  南庚辰这会儿脑子有点蒙,不过他想起庆尘交代的话,丝毫没有停顿的寻找掩体,等待救援。

  夜幕中,他发现行署路的人群里有好些人动了,正朝着狙击枪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

  晚上还有一章,稍晚。

  感谢跑路蚂蚱、华汉魂、cheungwa2002、misslsq4ever、不会编程的猫、南宫元语成为本书盟主,感谢老板们,老板们好人一生平安!

  昨天虽然请假,但大家发的评论令人感动,一定努力码字回报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