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254、狙击与风速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7-22 02:25: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早点睡吧,”庆尘对南庚辰说道:“这两次回归,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南庚辰好奇:“尘哥,你要做什么?”

  “试验一个心中的想法,”庆尘想了想说道:“如果我成功了,那就意味着,我们将更加有底气的面对这个世界。”

  说完,庆尘没有回屋,反而开门去了隔壁家。

  秧秧曾住过的屋子。

  南庚辰独自一人留在屋里有些惊奇,他心说秧秧姑娘不是已经离开了吗,尘哥去那个屋里干嘛,睹物思人?

  他却不知道,那个房间里还有秧秧留下的重力仓,以及收信地址。

  狭窄昏暗的屋中,庆尘脱掉外套和鞋子走进重力仓,拿起枕头边上的一封信。

  因为距离枕头有些近了,以至于庆尘还闻到了枕头上的淡淡香味。。

  不浓郁,更像是用某种香皂的清爽石榴味。

  庆尘拆开信件,却见信纸上写着:你应该已经发现基因药剂的稀有度,你需要的,我能给你。

  “果然,”庆尘上次穿越前还没见这封信,现在却有了,说明这是刚刚聊天之后寄的。

  那位幻羽已经反应过来,冰眼就是刘德柱的老板。

  所以,在冰眼进行反击之后,对方第一时间便开始了对刘德柱老板的还击。

  还击方式不外乎几种,挖墙脚,埋间谍,然后进行杀伤性打击。

  目前,刘德柱所属组织成员有谁?明面上是庆尘、刘德柱、南庚辰、秧秧,还有一位神秘的老板,暗处还有胡小牛、张天真、江雪、李彤雲。

  那么幻羽能挖谁呢?南庚辰不具备战斗力,身边还有李依诺那样的里世界大人物,似乎最适合挖的人,就是无依无靠的基因战士庆尘。

  庆尘在老君山上已经证明过自己的战斗力,连何今秋都亲自来洛城邀请他加入九州,那位神秘的恶魔邮票持有者怎么可能不动心?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将血液滴在信纸上,然后拿笔写道:“我自己也能想办法获得基因药剂。”

  庆尘将信纸缓缓烧掉。

  很快,秧秧的枕边又快速浮现出一封新的信件。

  庆尘展开信纸,对方回道:既然你回了这封信便说明你已心动,因为你知道002与001这两个序列,财团根本不可能放入市场。

  这时候,庆尘忽然意识到这位幻羽,或许还不知道他的黑拳身份,也不知道他已经成为了李长青身边的红人。

  不然,对方就不会给自己说这种话。

  在里世界,连李依诺都未必能拿到的fde001基因药剂配额,对庆尘来说其实已经近在咫尺,只是他不需要而已,准备留给别人。

  庆尘在黑拳界已经扬名,但这终究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连正规竞技都不算,联邦媒体在明面上也是禁止媒体传播的,所以他的名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庆尘回信:“你怎么把基因药剂给我?”

  幻羽回信:“不用急,你先帮我做件事情当投名状再说。”

  庆尘回信:“需要我做什么,违背做人底线的事情我不做。”

  幻羽回信:“放心,我会再联系你的。”

  庆尘没有再回信,而是干脆果断的在重力仓中修行起来。

  秧秧离开也有一个星期了,但重力仓里的力场却并未有明显改变。

  之前女孩说,重力仓消失之前会回来,现在看来,对方一时半会儿都不会回来了。

  庆尘嘀咕道:“这是知道自己会迷路,所以预留了更多的时间吗?”

  ……

  ……

  修行至凌晨三点,庆尘回到自己家中。

  他按照自己每天的睡前习惯,认真的将记忆宫殿检索了一遍。

  所谓记忆宫殿是一种记忆方式,用来将自己的记忆进行归纳分类,以便自己寻找记忆、利用记忆。

  打开记忆宫殿的每一扇门,里面都是他整理好的记忆。

  不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然而,正当庆尘检索宫殿时,愕然发现自己原本已经建好的巍峨宫殿里面,竟然多了一扇门!

  “奇怪了,”庆尘的意识进入那扇门里,却发现自己再次来到那个神秘的世界。

  禁忌物ace011以德服人的世界!

  庆尘看着这熟悉的旷野,连他之前匍匐在地上留下的痕迹都还存在。

  而漆黑如墨的以德服人,那支长达1.4米的反器材狙击枪,此时正静静的放置在地上。

  “原来,以德服人收容在体内,就是存放在这里,”庆尘若有所思:“而这里,是一个天然的靶场!”

  他如今已经是以德服人的新主人了,随着他心念一动,灰色苍穹上突然晴朗起来,不再乌云密布。

  旷野上刮起一阵暖暖的风,宛如来到春季。

  庆尘心念再动,他周围原本空无一物的荒野上,竟有数万颗树木拔地而起,将这方世界变成了一座巨大的热带雨林。

  “这是真正的模拟靶场啊,”庆尘感慨道。

  禁忌物的神奇,直到这一刻他才体会的淋漓尽致!

  他看向黑色的长狙,上一次他收容以德服人时,这神秘的世界给他用的是普通型号,这一次,则是直接允许他使用以德服人来进行训练。

  庆尘心想,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以后也不用去什么李氏狙击场了,自己在这个神秘世界,就可以无限的进行练习。

  要知道,反器材狙击枪的后坐力是非常恐怖的,若是在真实世界训练,噪音会引起别人注意不说,肩膀也抗不了多少次射击。

  然而在这里不一样了,不论他如何硬抗后坐力,出了这个神秘世界,都不会对他自己的身体造成什么影响。

  而且,还不会让人知道他手里的这张底牌!

  庆尘思索片刻,他并没有急于去再次尝试1600米的目标,甚至没有开枪,而是先召唤出那枚作为靶子的硬币,出现在距离他一米的地方。

  硬币出现,然后消失。

  当硬币再次出现的时候,距离庆尘2米。

  他就这么不断的将硬币与自己之间的距离拉远,直到以德服人的有效射程2600米时才停下。

  然后,他又换了山地、沙漠、荒野、丛林四种地形,不断的测试着数据,知道他看一眼银币的位置,就知道自己距离硬币有多少米!

  换做其他刚刚摸狙击枪的新人,恐怕早就忍不住去开枪过瘾了。

  但庆尘格外的克制,克制的不像是一个少年人。

  对于一名狙击手来说,了解自己与目标距离是非常关键的,因为子弹在空中穿梭的时间太长了,在这个过程里目标会移动,会变换。

  所以,一名想要进行超远距离射击的狙击手,首先要知道自己距离目标多远,子弹多久后才能抵达。

  一般情况下,狙击手都会配一名观察员,这位观察员的主要职责,便是用专业仪器测距、测风速、测空气湿度,给狙击手提供各种参数。

  然而庆尘是一头独狼,他始终坚信在战场上,超凡者只有独行才是最高效的。

  南庚辰倒是可以当他的观察员,但南庚辰太弱了,跟不上他转移射击阵地的脚步。

  刘德柱倒是能跟上,但他需要刘德柱去战斗,而不是当一个观察员。

  下一刻,庆尘轻轻的匍匐在地上,他心念一动,让硬币出现在400米的距离上,然后扣动了黑狙的扳机。

  轰然一枪,硬币应声击飞。

  下一秒,400米位置再次出现硬币,与刚才毫无区别。

  但是,这神秘世界里的风,却渐渐大了起来。

  一开始是微风,吹的草地也只是轻轻晃动。

  后来则是狂风,仿佛连大树都会吹倒。

  庆尘一枪又一枪的机械式射击,但所有数据都在他内心中总结与归纳。

  他发现,当风速超过7级之后,哪怕射程只有400米,弹道也会略微偏移。

  到了8级时,庆尘甚至需要用左手来寻找固定物,才能保持自己身形不会晃动,准星不偏移。

  就在这8级强风中,庆尘一次又一次扣动扳机。

  某一刻,当扣动扳机次数超过上百次后,庆尘心中忽然多了某种感觉。

  他在神秘世界中开始调整呼吸,再次扣动扳机!

  却见那枚子弹在空中飞速穿行,稳稳的落在了400米外的那枚硬币上!

  “终于掌握这个距离的所有风速了,”庆尘松了口气,他没有再尝试8级以上的风速,因为没有必要。

  当风速到了9级,连地面的木屋都会被摧毁。

  当风速到了10级,大树也会连根拔起。

  再往上的风速级别,陆地上基本就遇不到了。

  庆尘没必要给自己假设那种极端环境,真要是在那种风速里也不用考虑什么狙击不狙击了,人能不被刮飞都算是万幸。

  测试完400米目标,庆尘又开始尝试450米目标,然后一点一点把硬币的距离向后推移。

  而风速,则从1级到8级循环往复着。

  庆尘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只是一点一点扎实着自己的根基。

  就像当初他学习格斗一样,试图用自己付出的努力,将所有变化记在心里。

  按照庆尘大概估算,光是熟悉12600米距离、18级所有风速的弹道,他恐怕就要用去7天时间。

  这是一个必须用时间去堆的数据。

  不过,庆尘一点也不觉得枯燥,反而兴趣始终浓厚。

  他喜欢这种全身心投入的感觉,复杂的世界变成了单一的训练场,他只需要不断的射击,然后补齐自己的短板。

  “尘哥,尘哥,该上学了,”南庚辰的声音在神秘世界中响起。

  庆尘睁开眼睛,他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确定神秘世界的训练不会影响到现实身体,终于放下心来。

  看了一眼时间,倒计时1603000.

  早晨7点半,庆尘颇有种山中无岁月的感觉,时间在毫无意识中便流逝了。

  他一夜未眠,可是,他一点都不困。

  反倒像是经历了一次深度睡眠似的。

  以德服人给庆尘的惊喜,远远超出想象。

  “壹,在吗?”庆尘在卧室里问道,结果壹并没有回应。

  庆尘有些失望,他还想问问这位朋友,其他几座监狱下面,是否也藏着其他禁忌物……

  虽然壹说没有了,但他不是太信……

  现在看来,壹似乎是溜出去玩了。

  但愿她别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

  ……

  洛城兴隆小区,刘德柱家中。

  刘有才一大早就起来,给自己儿子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生怕刘德柱吃不饱似的。

  “孩子你受苦了啊,”刘有才心疼道:“一去里世界就得蹲监狱,监狱里的伙食肯定很不好吧。”

  刘德柱想了想说道:“爸,我已经转移监狱了,现在到了10号监狱。”

  刘有才愁眉苦脸的,什么10号监狱、18号监狱,他也不知道有什么区别。

  刘德柱解释道:“10号监狱是联邦专门关押大人物的地方,所以伙食很好,以后你和我妈也不用半夜等着我回归,给我做夜宵。”

  他没说自己已经出狱。

  这件事情,庆尘专门交代过他不要外传。

  因为,给刘德柱甩锅的真凶虽然已经伏法,但壹提前释放他违反了正规的司法流程,如果让外界知道了,可能会增加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如果所有人都以为他还在监狱,反而更方便行动。

  就在此时,楼下忽然传来跑车的引擎轰鸣声,还不止一辆。

  刘德柱皱起眉头,这一大早的小区里哪来这么多超跑的声浪?

  可是下一秒他便张大了嘴巴,意识到了什么。

  几分钟后,刘德柱家门口传来敲门声,一群人在门外叽叽喳喳的嘈杂着,似乎非常兴奋。

  刘德柱放下了手中的牛肉包子,迟疑中走去开门。

  门外,那群洛城外国语学校高二4班的纨绔子弟们,看见刘德柱便兴高采烈的说道:“刘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刘德柱沉默了片刻:“什么好消息。”

  那名纨绔子弟笑着指了指自己身后:“我们17个人,咨询了里世界律师之后,实施了精准犯罪,而且还利用表世界带过去的金条,贿赂了pce安委会的一个探长。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就可以去10号监狱找你了!”

  ……

  今天两章都是4000字,不是加更。

  是我开始尝试着把每天常规更新增加一些,当然这也完全看状态。

  感谢小定海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老板下雨天不踩水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