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250、组织名:白昼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7-20 02:41: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刘德柱有没有看过黑匣子里是什么?确实没有。

  他在离开10号监狱的时候,机械狱警将他入狱前被没收保管的物品还给他时,就多了这只黑匣子。

  黑匣子很普通,上面贴着一张纸条:不要打开,交给你的老板。

  黑匣子没锁,连最简单的密码锁都没有,但刘德柱确实没有打开看过里面一眼。

  从他出狱开始便紧紧抱着黑匣子,吃饭睡觉打盹的时候都死死抱着。

  这是壹确认过的。

  事实上,这也是个很简单的考验,如果刘德柱连这点都做不到,那么对方之前所说的忠心耿耿,必然都是假话。

  庆尘需要一件很小的事情来确定,刘德柱是否真的已经听话了。

  这时,刘德柱眼眶红红的说道:“老板,我是认真感谢洛城雨夜的那天晚上,您为了救我妈妈出手,那时候我就知道您是个好人,好老板……这次我也知道,您为了给我洗罪应该非常不容易,我咨询了10号监狱里很多大人物,他们都说进监狱容易出去难,尤其是进了10号监狱……”

  说着说着,刘德柱开始声泪俱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起来十分可怜。

  旁边胡小牛与张天真两人相视一眼,他们这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位老板做了多少事情。。

  洛城雨夜,刘德柱家所在小区起火,王芸父母为了报仇雇佣时间行者与杀手,这件事情他们是知道的。

  他们知道有一位从天而降的女孩力挽狂澜,也知道还有两名神秘人配合女孩为刘德柱杀出一条生路。

  但胡小牛他们不知道这些神秘人是谁,为何帮刘德柱。

  刘德柱本人对此讳莫如深,没跟别人提起过当晚发生的事情。

  现在胡小牛他们才知道,原来是这位老板帮了忙。

  难怪刘德柱改变这么大,对这位老板如此忠诚。

  另外,胡小牛之前也有些疑惑,按理说刘德柱被判了那么多年,一辈子都得在监狱里度过了,他该怎么出来呢?

  如果出不来,就算再有实力也只能在监狱里豪横。

  可是,还没等他们想明白呢,刘德柱就已经洗罪出来了!

  这种能力,在胡小牛他们眼里,已经可以用神通广大来形容。

  换了其他时间行者,谁能把刘德柱从监狱里捞出来?他们虽然穿越时间不长,但也听说过,监狱的管理系统是绝对公正的。

  想到这里,胡小牛与张天真二人用期待的目光看向庆尘,不知道这位老板能带给他们怎样的惊喜。

  要知道,他俩的未来人生还没有着落。

  谁不希望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能得到更多的庇护?

  此时此刻,庆尘从刘德柱手里接过黑匣子,先放在一边,然后询问道:“从10号城市来的路上,有没有碰到什么危险?”

  “没有没有,”刘德柱摇头:“我一出狱,门口就有一辆空无一人的浮空车等待着了,在车上简单的睡一觉,睁眼便已经进入18号城市。”

  其他城市之间的云流塔已经荒废,所以来往之间大多乘坐柴油越野车。

  但10号与18号城市毗邻,又是联邦的双子星,彼此之间自然通行无阻。

  庆尘点点头:“你未来有什么打算?”

  刘德柱擦了擦眼泪:“我没什么打算,老板的打算就是我的打算!以后,刘德柱为您鞍前马后,绝无怨。对了,胡小牛他们这次进来又带了两根金条。”

  说着,他从兜里将金条掏出来递给庆尘。

  这一次,庆尘看着黄澄澄的金条并没有接,而是轻描淡写的说道:“这两根你收着吧,一根里世界用,一根表世界用,先给你自己应应急。”

  “谢谢老板,老板大气!”刘德柱再次感动,他的家庭条件本就不富裕,给恶魔邮票持有者寄信放血,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现在他终于能靠自己获得利益了,说不定还能给父母换套好点的房子。

  一旁,胡小牛立刻意识到庆尘这句话里的重要信息:这位老板已经不是那么缺钱了!两根金条的价格,已经很难打动对方!

  胡小牛有些感谢他父亲了。

  当初胡大成告诉他,‘庆尘’这种人的能力是非常可怕的,现在对方可能很缺钱,但很快就不缺了。

  所以,胡小牛要做的就是在对方不缺钱之前,先留下一个交情,这样才能在未来占得先机。

  胡小牛觉得,他父亲能把生意做大,确实是有远见的。

  这时,张天真想说点什么,却被胡小牛拉住了:“等老板和刘哥先聊完,然后才轮到我们。”

  庆尘看了他一眼,心中已有决定。

  他先是看向刘德柱:“你需要再隐藏一段时间,如今18号城市里鱼龙混杂,所有影子候选者都已经抵达了,而且李氏的权力交替也有玄机,所以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蛰伏。”

  “明白明白,我一定低调,”刘德柱赶忙答应道:“没有老板您的召唤,我就先待在这公寓里。”

  庆尘又看向胡小牛与张天真:“你们二人怎么来的18号城市?”

  胡小牛解释道:“7号城市与18号城市之间相距很远,我们从表世界雇佣了7名时间行者护送,找人办了荒野猎人证件,一路开车12天才抵达这里,途经1号城市,但我们并未在那里停留。”

  “你们雇佣的7名时间行者可靠吗?”庆尘问道。

  “嗯,他们在里世界是自由的,但在表世界已经被监视居住了,”胡小牛说道:“而且雇佣关系到他们前往18号城市就结束,路上我们没有透露任何信息,没说来干嘛,没说来找谁。”

  庆尘思索着,胡氏家大业大,在表世界办事确实稳妥许多。

  “你们对未来有何打算?”庆尘问道。

  胡小牛沉思了一秒说道:“首先要感谢您让手下在老君山出手,为昆仑的两位朋友报仇。”

  “这个不用感谢我,那是他自己做的决定,而且,我也敬佩昆仑,”庆尘说道:“现在说说你们自己的打算,我是说,你们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

  胡小牛直接了当的说道:“老板,我和张天真所求不多,只想让老板在里世界给一条路,给一份前程,超凡脱俗的前程。”

  “我知道了,”庆尘点点头:“你们知道恒社吗?”

  胡小牛与张天真相视一眼:“知道,我在7号城市找王芸报仇的时候,李东泽曾出过手,是他亲手杀了王芸,还派人送我们去了医院。”

  “嗯,”庆尘平静说道:“我给你们的路,就在恒社。去李东泽手底下做事吧,至于能不能趟出一条路来,还是得看你们自己。”

  前天晚上,壹就替李东泽传递过一个消息。

  李东泽自己并不想继续执掌恒社,他更喜欢跟着李叔同去浪迹天涯。

  现在,他帮了庆尘一个忙,那庆尘也要帮他一个忙:如果小老板自己不想接手恒社,那小老板就选一个自己能信任的人去恒社,慢慢完成恒社内部的权力交替。

  这个时间可能很长,也可能很短,全看庆尘安排的这个人够不够格。

  目前看来,庆尘寻觅身边一圈人都没有合适的,唯独胡小牛稳重得体,或许能独当一面。

  他不是要胡小牛完成这个交接,而是要把他送去恒社,观察一段时间看看怎么样。

  此时,胡小牛不知道庆尘的想法,但他听到这个安排已经足够惊喜。

  他知道恒社是骑士的嫡系组织,自己被安排到恒社里,自然比现在混日子强。

  “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完了,剩下的各位好自为之,”庆尘说道。

  “等一下老板,”刘德柱问道:“庆尘是您的人,对吗?那天雨夜里是出手的其中一人就是他,昆仑路远告诉我的。”

  庆尘想了想反问道:“怎么了?”

  “我就是想感谢一下他,”刘德柱说道:“还有李光光、林凡,也是您的人吗?”

  庆尘疑惑:“李光光和林凡是谁?”

  “他们在网上也自称是‘刘德柱’的手下……”

  自打秧秧说在雨夜里说她是刘德柱手下后,刘德柱的‘手下’就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

  声称自己是刘德柱手下,这仿佛是一件很有身份的事情,就像在铜锣湾说自己跟陈浩南混一样,就差去学校门口收保护费了。

  一下子拉低了父愁者联盟的逼格。

  而刘德柱自己也是个傀儡,他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老板发展的其他下属,所以一时间没敢否认。

  庆尘寻思,自己这小团体搞的也太不正规了,连自己团体里有谁都不知道。

  要是有人借着他们的名义去为非作歹,那他们就不是小团体了,而是小团伙。

  他平静说道:“李光光和林凡这两人我不认识。”

  胡小牛突然说道:“老板,我们的组织……叫什么名字?”

  庆尘沉思起来,屋中其他三人都屏息凝视,不敢随意打断他的思路。

  屋外是飘摇的大雪,屋内是昏黄的灯光。

  庆尘在这小屋内回忆起师父对他说过的话,我们不能用温柔去应对黑暗,要用火。

  这是一个充满了危机与黑暗的世界,宛如漫长的黑夜。

  庆尘最终说道:“白昼,我们的组织叫做白昼。”

  说完,他拿起黑匣子走进卧室,留下刘德柱、胡小牛、张天真三人面面相觑,眼神中有着藏不住的炙热。

  从穿越事件开始,他们始终忙忙碌碌的,却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如今,大家终于有了目标。

  胡小牛小声对刘德柱说道:“刘哥,等回去之后我再拿出一笔资金贡献给组织,算作日常开销使用。”

  说起来也奇怪,其他组织都是发工资、发钱才有人卖命。

  白昼却不一样,这里是成员主动缴纳会费,不要钱还愿意干活。

  刘德柱挠了挠头问道:“你这又搭钱又搭人,图啥?”

  胡小牛笑了笑:“图一个未来。”

  倒计时归零。

  回归。

  ……

  感谢童越翔同学成为本书新盟,感谢老板,老板大气,老板瞌睡的时候有人递枕头!

  3群已开,欢迎加入!另外,求月票啊!(已加入前两个群的同学尽量不要串群,不要一个人占三个位置,还有很多同学进不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