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232、一场远行和一些血债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7-11 17:56: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李叔同在把禁忌物ace-005交给庆尘的时候,其实已经把它的功能说得非常详细了。

  如何收容,如何改变容貌,如何心中呼唤大福变成大猫的形态。

  但是,对方并没有告诉庆尘,禁忌物ace-005还有面部防御作用这事。

  庆尘回忆着,师父说得到这个禁忌物的时候,对方已经是a级了,而且很快又晋升了半神。

  所以也不是李叔同故意不告诉他,而是那时候李叔同太强,已经没机会发现ace-005的这方面作用了。

  毕竟,谁能打到一位半神的面部呢……

  “等等,师父说ace-005是a级禁忌物,但他始终无法研究出它进阶的形态,”庆尘沉思琢磨着:“这会不会也是跟师父太强有关?以至于出现了某种灯下黑的状况。”

  1在车内说道:“先别琢磨这个事情了,说个好消息,今晚拳赛分红比你以往任何一次都高,足有2100万,而且我已经帮你处理过了。。”

  “怎么处理的?”庆尘眼睛一亮,他感觉自己身上的伤势都不疼了。

  在此之前他还专门搜了一下联邦的法律法规,然后又查询了一下关于联邦税务管理委员会的信息。

  有一点1没骗他,想要蒙混联邦税务管理委员会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他们这种打黑拳的也确实在重点监管之中。

  所以,1说帮他处理好了,庆尘才会额外惊喜。

  “怎么处理的你就别管了,”1说道:“最近你就好好养伤吧,李长青那边暂时也不用去见面。”

  庆尘忽然摇摇头,并冷静分析道:“不行,之前我判断她的语气,李长青应该会插手社团围攻恒社的事情。我对这件事情的信息掌握几乎为零,所以要想获得足够的信息,就得从李长青那里获取,这样才能不错过这件事情。”

  1似乎有些意外,这一次她主动帮庆尘推掉了杂七杂八的事情,想让庆尘好好养伤,结果庆尘反而不愿意了。

  她迟疑了一下问道:“你伤势很严重,不该好好休息吗?”

  庆尘在车里吃力的挪动了一下身子:“不碍事,除了两个肋骨以外都是皮外伤,真打起来了我也可以用提线木偶来操控别人战斗。倒是这次机会如果错过,刘德柱怕是真要在10号监狱里孤独终老了。”

  “终老是有可能,但孤独倒也不会,”1说道:“我昨天才监测到一件事情,安委会那边刚刚对一群年轻人发起公诉,那群年轻人在公诉前也没有找律师给自己辩护,反而试图贿赂一名安委会探长,想要集体去10号监狱。经我初步判断,他们应该也是时间行者,还认识刘德柱,如果刘德柱洗罪失败,那这些年轻人可以进去赔他十多年。”

  庆尘震惊了,这特么不会是高二4班的那群纨绔子弟吧?!

  之前他就听说纨绔子弟们要进监狱找刘德柱来着,这群人不会真的付诸行动了吧?!

  可是,刘德柱马上就要出狱了啊!

  庆尘想象着纨绔子弟们进入监狱后的绝望神情,他甚至还有些期待……

  事实已经无数次证明,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数万人穿越奇景中,如果你自身没有实力还想取巧,一定会陷入万劫不复。

  庆尘感受着自己身体内的疼痛,一边用呼吸术刺激着体内的内啡肽,一边平静的窗外。

  他在想,师父看完今天晚上的拳赛,应该就准备远行了吧。

  庆尘忽然说道:“这次去获取情报,你不要再给我闹出什么幺蛾子了啊。”

  1赶忙回答道:“放心,放心!”

  ……

  ……

  回归倒计时1210000.

  夜里11点钟。

  18号城市,第1区这里没有太多的高楼,除了十几栋高端的高层住宅以外,反倒多是一些宅院,宅院内的建筑也都不高。

  事实上,其他区之所以那么多高楼,完全是因为人口密度太大,而这里从来都不存在人口密度的问题。

  半山庄园外。

  联邦第一集团军127团正在执行换防,士兵们的脚步声如擂鼓,整齐又肃杀。

  就在几个月以前,半山庄园的戒备还未如此森严,直到李氏家主突然病倒,李氏大房便立刻调动部队护住了这里。

  以防有人趁乱图谋不轨。

  外界也就是因为这支127团的异动,发现了李氏即将权力交替的端倪。

  相比财团顶端的权力交替,连影子之争的光芒都被掩盖了,如今媒体铺天盖地的新闻都与李氏有关。

  半山庄园很幽静,庄园内数不清的明桩、暗桩,布防之严密,仿佛这里即将开始一场战争。

  李氏家主此时正在庄园内的‘抱朴楼’里静静修养,他所在的房间里摆满了医疗仪器,隔空监测着他的生命体征。

  不过与表世界不同的是,他身上并没有插上各种各样的管子与电线,那些仪器只需要在他身周五米内就可以自动监测。

  下一刻,老人在黑夜中缓缓睁开眼睛,他看向窗户旁的某处黑暗里,轻声说道:“来了?”

  “嗯,”李叔同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打扰到您睡觉了?”

  “没有,”老人虚弱的笑了笑:“只是年纪大了,本身睡眠就浅。不过我感觉有点奇怪,半山庄园布防如此严密,你也敢只身一人进来?就不怕你大哥抓你回监狱吗。”

  “这布防里留了一个几分钟的缺口,不就是您留给我的吗,”李叔同笑了笑,他在老人身边坐下,两只手指轻轻的搭在了老人的手腕脉搏上,然后又不动声色的撤了回去。

  老人借着窗外的月色,认真的打量着自己的儿子:“八年过去了,你的模样竟是一点没变。以前我就总听你师父说什么‘永远少年’来气我,说他活的肯定比我长,那明明是你们创始人留下的一句诫勉,却没想到,你们真的是永远少年……”

  李叔同笑了笑:“我师父估计也没想到,竟然死在您前面了。”

  “他是为情所困,我是太上无情,”老人笑了笑:“无情的老东西总归能活的更久一些。”

  “您也没真的做到无情,”李叔同摇摇头:“真要无情的话,我八年前早就该死在权杖号的电磁炮下了。”

  李叔同说的不是那支来自太空的动能武器,而是那座空中堡垒的主火力武器。

  老人想了想狡黠道:“我总不能看着你被杀死吧,虽然你是骑士的人,但全世界也都知道你是我的儿子,如果就看着你被庆氏杀死,那我多没面子。”

  “有道理,”李叔同点点头。

  “你这次来,是来告别的吧,”老人叹息问道:“距离18号监狱被摧毁已经好些日子了,我一直在等你过来,结果也不知道你又去哪鬼混了,人也见不着。”

  李叔同苦笑,似乎在父母的眼里,孩子只要不在身边就一定是去外面鬼混,哪怕孩子已经是全联邦都敬畏的半神。

  不过,这也有些历史遗留因素,主要是李叔同年轻的时候跟着师叔四处坑蒙拐骗、打架杀人,确实做了不少混事。

  一开始,第四区被搅的天翻地覆时大家并不知道他是李氏老七,当大家知情后,所有人都懵了。

  “嗯,我是来告别的,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回18号城市了,我要先去一趟北方,收点血债,”李叔同平静说道。

  他抬眼看向老人,却发现对方的目光投向窗外,眼中尽是迟暮对朝阳的向往:“当年你师父一直想说服我也去跟他一起攀青山绝壁,但那时候你的叔叔伯伯们一个成器的都没有,谁都不想接位置。你爷爷说,我要敢脱离李氏,就把我从族谱中划掉。”

  李叔同分明知道这段往事,他轻声说道:“其实成为骑士也没那么快乐,也就只比您快乐亿点点而已。”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亿’字,”老人叹息道:“我都快死了,你还来气我,跟你师父一个鸟样子。”

  李叔同笑道:“我看您还硬朗的很,不会有事的。”

  老人看着窗外忽然说道:“最近常常做梦,梦见我并没有接掌李氏这偌大的权力,而是与你师父一起,跟着你师爷去遍访群山,走遍所有禁忌之地,看一看那些神奇的世界。有一次我听你师父说,他曾在002号禁忌之地里看到一只五彩羽翼的凤凰,我当时不信,后来他给我寄来了一支五彩的羽毛……”

  老人继续感慨:“人生太短暂了,一眨眼苍苍老矣,真是让人觉得遗憾啊。”

  “没什么好遗憾的,”李叔同握住了对方的手掌说道:“您这一辈子睡过那么多女人,吃过那么多山珍海味,接受着万人敬仰,挥手间联邦翻云覆雨,还有什么好遗憾的。”

  老人想了想说道:“这倒也是。”

  “我该走了,”李叔同说道:“我来看您一眼,就得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说着,李叔同便松开了老人的手。

  只是,老人忽然又反握住李叔同的手,目光矍铄的看着他:“给我留个小孙子或者小孙女再走,你要愿意,我今晚就能给你安排。”

  李叔同哭笑不得:“您的孙子、孙女都那么多了,也不差我这七房一脉的。”

  “不一样,”老人摇摇头:“你这一去可能会死,得留下点血脉才行。”

  李叔同愣了一下,他在月光下轻声笑道:“我对血脉没有念想,传承倒是已经后继有人。”

  “哦?”老人来了兴趣:“骑士后继有人?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李叔同说道。

  “哦……”老人有些失望:“那估计跟你一样气人,怎么不收个女孩?”

  李叔同一脸的无语:“您就这么重女轻男?长青都被您惯坏了。”

  “算了算了,男孩也好,”老人又问:“这小子怎么样?”

  “很好,”李叔同认真道:“非常好,骑士下一代领袖非他莫属,或许他能为骑士这一脉带来新的变革。”

  ……

  求月票!老板们可怜可怜我这个勤劳的码字民工吧!

  s..book314381911630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