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230、永远少年(万字更新求月票!)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7-09 19:44: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些来踢馆的人,看着软泥一样摊在担架上被人抬走的第一名拳手,害怕了。

  他们可以为钱来踢馆,他们也可以接受死在八角笼里,但还不想这么人不人、鬼不鬼。

  庆尘没有理会这些,他知道今晚针对自己的杀机已至,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这时,有观众呼唤起苗启丰的名字,这位第四区虎量级拳王的人气高的难以想象,今晚甚至有一半观众都是冲着他来。

  对于这些观众来说年年都有新秀,但苗启丰才是那个在八角笼里始终屹立不倒的人。

  裁判见状,高呼:“现在,有请今晚最后一位踢馆拳手,他是第四区的虎量级王者,他是蝉联八届的虎量级的冠军……”

  庆尘没有去听这一串头衔,而是默默的观察着看台。

  在那些沸腾的人群中,还有上百人平静的打量着自己,这都是带着某种目的而来的,其中甚至还有昆仑路远。。

  某一刻,庆尘在想,九州、恶魔邮票持有者的势力肯定也混在其中。

  他把这上百人的面孔一一记在脑中,静待未来。

  此时此刻,人群中易容乔装过的林小笑、叶晚、李东泽三人窃窃私语着。

  林小笑看向一旁面容寡淡的李东泽:“不是说有人准备围攻恒社吗,你怎么还有心情来看拳赛?我听叶妈说,这次围攻你可有财团在背后做推手。”

  李东泽冷冷回应道:“只要财团一天没有走到台前,那些土鸡瓦狗便不足多虑,我只是来看看比我强的人到底长什么样。”

  林小笑乐了:“还放不下呢?你看我和叶妈都放下了。”

  李东泽斜眼看了他一眼:“男人当如老板那样奋武一生,能放下的都不叫人生。”

  叶晚缓缓开口:“你俩拌嘴,别捎上我,谢谢。”

  李东泽所说庆尘比他强,不是庆尘现在能够打过他,而是当初他没能成为骑士,而庆尘却挺过了问心那一关。

  在他眼中骑士就是信仰,庆尘既然能通过骑士问心那一关,就是比他强。

  没有成为骑士,是李东泽一生的执念。

  他叹息道:“杀同级如屠狗,我年少时不如他,当真惊才绝艳。林小笑,你以后少跟庆尘说话,我怕你这咸鱼影响到他。”

  林小笑面色一变:“你在这跟我扯什么蛋呢,什么叫我以后少跟他说话?我跟庆尘关系好着呢!你算老几!”

  李东泽平静的想了想:“我比你级别高。”

  林小笑勃然大怒:“你麻痹。”

  “我比你级别高。”

  林小笑:“……”

  这句话一下子戳到了林小笑的痛处,他和叶晚时至今日都还停留在b级,无法继续向上觉醒。

  而李东泽,八年前就秘密突破了,当真少年天才。

  这时,叶妈看着刚刚登场的苗启丰忽然说道:“肌肉细节有差异,步伐细节有差异,这个苗启丰确实是偷偷晋升陆地巡航级了。”

  在三人里,李东泽虽然级别最高,但叶晚技术最强,所以他说苗启丰已经晋升陆地巡航级,这绝对不会错。

  “耐心看吧,老板说过不让我们出手,”林小笑说道。

  李东泽不屑道:“不用你提醒。”

  苗启丰身高一米九,足足比庆尘高出半头来,却见他肌肉贲张着,走进八角笼的那扇小铁门甚至需要微微低头。

  当他站在庆尘面前时,不知为何所有观众只觉得原本强大的少年,也显得有些瘦弱了。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庆尘没去理会苗启丰的虎视眈眈,反而自己走到了小铁门旁,把八角笼给锁上了。

  刚刚,庆尘让裁判不要关门,因为浪费时间。

  而现在,他面对强敌,却主动把门锁上。

  少年用平平淡淡的神态,做着骇人听闻的事。

  苗启丰在他对面平静说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别怪我。”

  庆尘平静回应道:“我听人说,八角笼里,每一拳都是真相,都是答案,回应你过往的努力。在这里,只有击败对手才能证明你比昨天更强。”

  “什么意思,”苗启丰疑惑。

  庆尘说道:“在这八角笼里不要去想金钱名利,杂念太多。”

  下一刻苗启丰如猛虎般朝庆尘扑来,一拳挥出。

  而庆尘双臂突然合成一扇门,紧紧挡住头颅。

  这一幕让观众们看到无比熟悉,刚刚那一场便是这样开始的,但是现在角色互换了。

  当双方接触的刹那间,庆尘整个人向后飞起,后背狠狠撞在了铁丝网上!

  苗启丰展现出的力量惊人,甚至有些观众都发现了这更像是陆地巡航级之间的战斗。

  包间里,南庚辰等人一下捏紧了拳头,他们现在确认李长青没有骗人,这苗启丰确实偷偷打了一针基因药剂!

  李依诺豁然回头看向李长青:“姑姑,你安排的人呢,何时出手救他?”

  李长青面色也冷峻下来,因为他们都看出庆尘与苗启丰的力量对比,庆尘随时都有可能会死。

  她冷冷说道:“现在。”

  看台里,一名坡脚的青年快速动身想要朝八角笼走去,她是李长青麾下的高手老六,今晚要保庆尘一命。

  然而他才刚刚想要动身,背后却有人将两根手指轻轻搭在他肩上,一名身穿白色运动服的中年人笑着说道:“不要动,不要回头,不然你会死。”

  老六浑身僵硬着,他不敢回头去看对方什么身份,只感觉搭在他肩膀上的那两根手指重若千钧,让他动弹不得!

  他想不明白,身后之人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实力,才能给自己这样的压迫感,仿佛身后有一座高山压制,山顶飘落着积雪,随时都会雪崩。

  是那少年的仇家吗,不想让自己出手营救?

  可对方是怎么发现混在人群中的自己呢?

  老六想不明白。

  李叔同乐呵呵笑道:“我不想杀你,咱们俩就在这里安安静静把拳赛看完。”

  说完,李叔同的注意力便不再老六身上了,专心致志的看着八角笼,他要看着自己徒弟再次破茧蜕变。

  所有人都以为庆尘可能会死的时候,只有这位最了解的徒弟师父,挡住了所有想施以援手的人。

  因为没必要。

  就算真要救庆尘,有师父在场也轮不着外人出手。

  包间里的里李长青等人等待着有人出手救援,但等了半天也没等到。

  那位气焰彪炳的二代长公主面色铁青起来,她知道一定是有人拖住了老六。

  南庚辰、李彤雲刚刚放下来的心,突然提了起来。

  与此同时,江小棠坐在隔壁vip001号包间里,她一直等着庆尘竖起某只手的大拇指示意她救援,但她始终没有等到。

  ……

  ……

  八角笼内,相似的一幕重新上演,但庆尘却并不像他曾经的对手一样狼狈。

  当他后背刚刚撞上铁丝网的刹那,背部肌肉已经完全鼓起,肌肉包裹着骨骼与筋脉丝毫没有受损。

  最多也不过是背后肌肉酸胀而已。

  苗启丰有些诧异,他想到少年竟是硬抗自己全力一击都能安然无恙。

  就在刚刚彼此接触的一刹那,他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传递到庆尘双臂上,但并未停留,那双臂犹如海绵一般向后泄着力道,从双臂到腰,再到双腿,层层化解。

  这种技巧,让人惊艳,但可惜苗启丰是庆尘的对手,他在这分生死的八角笼里很难敬佩一名对手。

  庆尘已经离开了八角笼边缘,他必须避免自己被挤在角落里。

  一开始黄子贤提醒他的时候,庆尘心中已经有猜测下一次的对手有可能作弊,而现在他已经非常确定了,面前的对手绝对比他高出一个级别。

  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不难判断,因为他就是e级巅峰的临界值,比他强的就是一定是d级!

  看台上的观众忽然发现,庆尘从这场拳赛开始一改往日的霸道,变成了始终被动防守。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攻守双方的态势没有丝毫转变,所有人只感觉苗启丰在完完全全的压着庆小土打。

  虎量级拳手之间,实力差距如此之大吗?

  这些观众并不是专业人士,所以一时间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一条条消息发至在场所有观众的手机上:虎量级拳王苗启丰七日前购买过一支李氏基因药剂,不出意外的话,该拳王已经晋升陆地巡航级。

  在这条消息后面,还附带着十多张苗启丰购买基因药剂的照片,发消息的人是海棠拳馆官方订阅号码。

  在这条消息发出后,拳场里一开始只有少数人关注到,慢慢的越传越广。

  看台上一时间哗然,难怪苗启丰会以完全碾压的态势压着庆尘打,原来这位虎量级拳王已经晋升陆地巡航级!

  大家心里跟明镜似的,庆小土之前展现出来的技巧与力量,本身就已经是虎量级巅峰了,很难遇到对手。

  所有人都认为他是最有希望挑战拳王的人选,与苗启丰是势均力敌的。

  就因为大家觉得这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世纪之战,海棠拳馆今晚才会有这么多观众!

  所以,当这条消息把真相点出来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明白消息是真的,不然解释不了庆小土为何会这么被动。

  有些押了庆尘的赌徒开始叫骂起来,大喊苗启丰无耻。

  而某些少数人看着八角笼里内心一惊,就算苗启丰作弊,庆小土都能硬抗十分钟不倒?

  此时此刻,庆尘感觉浑身都在疼痛,就像他第一天面对黄子贤一样。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站在一场倾盆大雨中,随着雨滴落下,渐渐浇灭了他身上的火。

  李叔同在人群里静静的看着,无动于衷。

  他身前的老六不敢动弹分毫,只不过,老六感觉搭在自己肩上的两根手指渐渐用力。

  这一刻他心有明悟,身后之人并不是庆尘的仇家,而是护道者。

  可他还是想不明白,对方为何还不出手救人?

  包间里江小棠在通讯频道里大声说道:“打开八角笼!”

  季豪在一旁说道:“老板,江湖规矩……”

  “去他妈的规矩,是他们先违反规矩的,”江小棠骂了一声:“打开八角笼!”

  裁判听到耳机里的命令,立马往小铁门处走去,想要终止这场拳赛。

  然而就在下一刻,却听庆尘的声音在八角笼内响起:“不许开!”

  裁判愣住了!

  前排能听见庆尘声音的观众也愣住了!

  就在他们所有人都以为庆尘要死在八角笼里的时候,对方竟然还有余力观察四周。

  少年看到裁判要来终止比赛的时候,竟然还出声阻止!

  没人看到,少年虽然疲惫且疼痛,但他的目光依然清澈,气息依然平稳。

  他已经将自我感知的痛觉摒弃掉了,只想做一个理智且冰冷的猎人。

  如果放在往日,庆尘可能已经放弃了,毕竟面对高出一个级别的对手,非要硬撑下去只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但是他今天不能放弃。

  因为师父在看着。

  庆尘很清楚,师父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做,师父还有很重要的人想救。

  而对方假死之后,之所以还留在这里的唯一原因,就是想看看庆尘是否能独自上路,那是李叔同作为师父决然奔向理想前的最后心愿。

  庆尘午夜梦回时寻找记忆,上一次拳赛时对方分明也在。

  师父一直都在。

  所以,这一次庆尘坚持着没用骑士真气,没用秋叶刀,他要以绝对的技巧与实力告诉师父,他已经可以独自远行了。

  他已经可以自己去走,人世间所有捷径里最远的那条路。

  庆尘眼神低垂着,汗液从下巴滑落着,他的身体宛如机器一般,固执的执行着他的意志。

  分毫不差的,一点点尽力防御苗启丰的攻击。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人生当如蜡烛一样,从头燃到尾,始终光明!

  那些

  恢宏的。

  磅礴的。

  生命的声音,在交响。

  呼吸……

  庆尘不再有杂念。

  永远少年!

  当庆尘察觉到苗启丰因持续攻击而渐渐消耗体力后,某一次呼吸节奏的紊乱。

  所有人都觉得八角笼里比拼的是力量与技巧,但是人类的范畴。

  野兽与野兽之间,比拼的是耐心,与时机。

  如果想要反击,那么就是现在!

  就在苗启丰一拳朝庆尘肋间重重挥来时,庆尘忽然矮身:“碎!”

  却见庆尘鼓足了全身的力量,拳眼精准的落在了苗启丰的膝盖内侧,他坚硬的手指骨骼与膝盖内的软骨零距离碰撞,脆弱的软骨与血肉瞬间变形。

  咔嚓一声对手应声歪倒。

  然而庆尘没有再纠缠,只是快速拉开距离给自己调整的时间。

  刚刚苗启丰那一拳,最少打断了他两根肋骨。

  只不过,与肋骨断裂相比,明显断腿更加惨烈。

  这时,所有人才想起来庆尘第一次出现在这八角笼时,与黄子贤那以命换命的凶狠打法。

  很多拳手在技巧提升之后就没那么拼命了,这好像是八角笼里的魔咒一样,技巧与勇气难以平衡。

  仿佛在研究技巧的过程里,每个人都会丢掉自己的血性。

  然而许多人这时才意识到,虽然少年技巧无双,力量也在虎量级巅峰,但对方从来都是一个凶狠的人,不曾改变过。

  原本应该沸腾的拳馆,却忽然寂静了。

  胜负就在这一瞬间易手,以至于大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苗启丰右腿膝盖碎裂,不管从哪个角度讲都没有赢的可能了。

  但问题是,庆尘打败了原先的苗启丰,就是直接晋升虎量级拳王。

  可现在苗启丰已经是陆地巡航级了,那么庆尘以虎量级身份打败了他,该怎么判定啊?

  以前也从来没有人在八角笼里越级打赢过!

  庆尘这是在创造历史!

  看台里,一直僵硬着身子的老六,只听身后那人冷哼一声:“废物一样的苗启丰。”

  李叔同演起来了,毕竟他不能让人知道,庆尘身边还有个这么厉害的人在保护,而他演的也合情合理。

  之前老六认为,身后这人可能是庆尘的护道者,但现在他又迷茫了,原来对方真的是想阻止自己救人啊。

  老六一时间有些迷茫……

  包间里,李依诺忽然对李长青说道:“姑姑,你觉得他来当咱们李氏家族学堂的格斗老师怎么样?好像没人比他更合适了吧。”

  李长青轻笑道:“我也正有此意。”

  她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五大财团之间暗地里的厮杀从未停止过,1号位于联邦副中心,三江交汇之地,被人誉为间谍之城。

  她代替李氏执掌哪里,什么样的争斗没见过?

  然而,即便如此她看着八角笼里战斗,依然感觉惊心动魄。

  那少年的魅力不止于技巧和实力,还有对方在战斗中始终坚韧的人格。

  此时,庆尘犹如一头猛兽般,伫立在苗启丰不远处。

  他知道对手还有绝地反击的能力,说不定会以命相搏。

  苗启丰没有哀嚎,他顶着额头的冷汗,扒着铁丝网缓缓站了起来,右腿无力的垂在地上,膝盖明显是粉碎性骨折。

  他看着对面浑身是伤的庆尘惨笑了一声:“你比我有耐心,我攻击了那么多次,也不如这一击来的致命。”

  庆尘没有说话。

  苗启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这右腿以前伤到过。”

  庆尘依旧没有说话,因为八角笼里不需要废话。

  “我认输,”苗启丰高声说道:“我认输了!我从此以后退出拳台,永不再回,给我一条活路!”

  庆尘愣住了,大家都没想到这位蝉联八年的虎量级拳王,竟然选择以认输来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

  紧接着,押了庆尘的观众们开始欢呼,押了苗启丰的观众开始怒骂!

  输家手里的票券如雨般被人扔上天空,然后随着气息的流动飘入八角笼。

  有人高声呼喊着:“杀了苗启丰!”

  “杀了苗启丰!”

  新王要用旧王的鲜血来加冕才行。

  但庆尘没有去动手杀苗启丰,他第一时间竟往看台上的望去,似乎这场胜利本身并没有什么值得喜悦的,他只想告诉师父,对方可以放心了。

  他确实可以开始自己的人生了。

  可就在此时,苗启丰趁着他一扭头的功夫,竟是突然单腿发力扑了上来!

  要知道,这八角笼里从来都没有认输这一说法,赢者生,输者死。

  除非输者倒地丧失战斗能力,不然赢家决不能放手,至于输家能不能留条命,那得看赢家的心情。

  苗启丰知道自己断了一条腿不可能用正常方法取胜,他也知道庆尘是拳台新人,未必知道这个规则!

  他要赌,赌庆尘胜利后会分神,他赌对了。

  这一变故惊呆了所有人,那些观众看到庆尘已经望向看台,全都以为比赛结束了,却没想到苗启丰并未放弃。

  这样做虽然无耻,但赢了依然有效!

  苗启丰先是隐藏级别作弊,后面又假装认输,他今天若不立刻离开18号城市,恐怕全家人都会死掉。

  可是……

  苗启丰屏息扑在空中的那一瞬间,他惊愕的看到庆尘不知何时已经转头朝自己看来,就好像那少年早就在等着自己似的。

  某一刻,苗启丰心中明悟了。

  他知道自己没法胜利,于是诈降,而这少年是担心自己绝地搏命,于是故意装作大意,勾引自己做出莽撞举动。

  此时此刻,他飞扑在空中已经全然无法变换方向,宛如一头待宰的羔羊。

  却见庆尘向右小撤一步,任由苗启丰从身边飞过。

  少年收拳如挽弓,雷霆间,这一拳再次砸出,狠狠击打在苗启丰左方侧肋上,将对方的肋骨打断,生生从肺腑里插进了心脏!

  咚的一声,苗启丰重重的摔在地上再无声息。

  庆尘吐出一口浊气。

  这是他第一次在八角笼里杀人,但这不是他第一次杀人。

  对于少年将远行的长路而,苗启丰也不过是一个不足为道的风景罢了。

  八角笼里少年独自伫立着,看台上观众再次爆发喝彩,甚至连那些押了苗启丰的赌徒都发自内心赞叹着庆尘的冷静与机智!

  李叔同在看台里骄傲的看着,他看着庆尘年轻的身影,有些感谢对方走这一程帮自己回忆那落子无悔的勇气。

  他看着八角笼,仿佛自己还是年少时,也跟庆尘一样刚刚走上拳台。

  一切都仿佛还在昨天,永远少年。

  李叔同在奔向理想之前的最后一个心愿,了结。

  老六感觉自己肩上按着的手指终于消失了,但他依然不敢回头。

  ……

  这章六千字。

  今日一万两千字更新求月票!

  简单说一下,从业以来我每天的更新量就是六千,按照每天八小时工作的话,我的能力到这里就是极限了,有时候还要写10小时。

  今天一万两千字从昨天晚上开始写,一直写到现在,疲惫,亢奋,什么情绪都有。

  之前我说一万字加更,很多读者朋友们说这不是才一章吗,我很无奈,因为作者是按字数来的,其实分几章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

  一万字真的是加更了。

  最后说一句,求月票!求订阅!

  s..book314381910066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