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229、融会贯通!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7-09 17:59: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海棠拳馆人声鼎沸,单单是门票销售就已经比平时高出40%,有工作人员回忆着,这里上一次如此热闹,好像还是一年多前。

  那次是因为拳王阿凡在这里一路定级,一夜之间成为陆地巡航级拳手。

  此时,主持人正在台上跟观众们拉家常,算是赛前的预热环节。

  然而李长青根本不愿意听这种无关轻重的角色聒噪,她对门外喊道:“月儿,你去通知海棠拳馆,让这个主持人滚蛋。”

  李依诺看着这位以雷霆手段闻名的姑姑哭笑不得:“姑姑,这是必要的流程,而且拳手这时候都在各自更衣室里热身,让他们仓促上场的话,拳手可能会因为热身不充分而受伤,拳赛也不一定好看。”

  “嗯,”李长青想了想说道:“有道理,是姑姑欠考虑了,小土还得热身呢,那就等一等吧。”

  这句话让李依诺立马觉得,之前那种奇怪的感觉瞬间清晰起来。。

  对方确实不是来找自己的,对方也不是来单纯看比赛的,而是来看庆小土的!

  李依诺知道庆尘现在有很多妈妈粉,但她怎么也没想到李长青会成为粉丝中的一个。

  等等,李依诺忽然觉得,自己姑姑这种高高在上的人,真的会粉谁吗?不会。

  如果李长青不是庆尘的粉丝,那会不会是另一种可能?

  李依诺试探着说道:“可可爱爱?”

  李长青拍了拍她脑门:“说谁可可爱爱呢,没大没小的。”

  “说错了说错了,”李依诺捂住脑门,她原本猜测是庆尘又通过网络的方式获得了姑姑的欢心,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

  当然,她也不知道1能有那么多马甲。

  正经人谁开那么多马甲啊?

  现在李依诺感觉更加奇怪了,两个可能已经都被否定,那姑姑来海棠拳馆到底是为什么?

  总不会是真的为了看拳吧。

  李彤雲窝在李长青姑姑的怀里忽然问道:“姑姑,你怎么突然来看拳赛了,是关注了哪个拳手吗?庆小土?”

  李依诺心说,小彤雲真是瞌睡的时候递枕头啊,自己作为大人有些话没法问,因为会显得目的性太强,但小孩子问就没事了。

  李长青笑着对李彤雲说道:“姑姑确实是因为庆小土来的。”

  对于李长青来说,她都打算让庆尘到身边当保镖养着了,自然没有瞒的必要。而且,她也不知道庆尘的其他身份,不知道李彤雲等人其实跟庆尘已经很熟悉了。

  一时间,李彤雲、李依诺、南庚辰三人内心里,一石激起千层浪,久久不能平息。

  大家都猜测到了某个方向,但是又都不敢继续往下猜了……

  包间里忽然沉默起来,李长青斜睨了三人一眼便轻描淡写的拿出手机,一副从容的模样给芳心纵火犯发去消息:“小骗子,之前怎么没告诉我你还打黑拳呢。”

  芳心纵火犯:“我担心你不喜欢这样的职业。”

  “喜欢,当然喜欢,”李长青回消息:“如果我告诉你,我现在就在海棠拳馆里等着看你比赛,你会感到惊喜吗?”

  芳心纵火犯:“当然会。八角笼就像是一头择人而食的怪兽,每个人进去以前都很难预知自己的命运,但如果你在现场,我会为你而战。今晚,我一定赢。”

  李长青从来都没听过如此直白露骨的话,以往,就算有男人敢靠近她也都战战兢兢的……

  不知道为什么,李长青心中泛起一阵新鲜感来,仿佛有一只刚从树上新摘的桃子就在自己面前,毛茸茸的却异常可口。

  而正在更衣室里热身的庆尘,还不知道‘自己’跟李长青说了什么。

  他认认真真的做着赛前的热身与拉伸,谨慎的就像是一个高考生检查自己的文具。

  不论任何时候,他都做好应对一切的准备,也从不偷懒。

  更衣室的门忽然打开了,江小棠旁若无人的走了进来。

  庆尘起身套上了上衣,她轻笑道:“怎么,怕姐姐看到?等会儿你上拳台一样只穿着短裤。”

  庆尘想了想认真说道:“不一样,场景不同,着装的要求也不同。现在更衣室里就咱们两个,我衣着得体也是对姐姐你的一种尊重。”

  江小棠赞赏道:“之前我还担心你在这第四区学坏,现在看来不会了,你记住,小心第四区里的男人、女人,包括我在内没一个好东西。”

  庆尘愕然,这位姐姐狠起来竟是连自己都骂。

  却听江小棠继续说道:“今晚我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所以专门来看看你,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庆尘点头说道。

  “如果你想取消今晚的比赛,我随时可以给你取消,”江小棠说道。

  “不用,”庆尘摇摇头。

  江小棠想了想说道:“虽然八角笼关上后,不决胜负不能再打开,但我可以为你破例,拳赛过程中,只要你竖起某只手的大拇指,我会立刻让季豪进去救你,懂了吗?”

  庆尘诚恳道:“懂了。”

  他不知道江小棠为何做这一手准备,只觉得对方不应该对自己这么好。

  “姐,”庆尘问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江小棠平静的笑了笑:“因为你师父曾经对我有养育之恩,当年他们被捕的那个夜晚,本该我秘密保护某些人,结果我因为害怕没有去做。这是我欠他的,既然还不上他,那就干脆还给你。”

  其实,当李叔同领着庆尘来这里的第一次,她就知道庆尘身份了。

  而庆尘这时也明白,难怪林小笑一直对江小棠怀有愤恨,原来是因为一些陈年往事。

  他想了想说道:“姐,你当年应该年纪还小吧?”

  “我知道你想安慰什么,我那年19岁,但这并不是胆怯的理由,”江小棠说道:“在我很小的时候他把我从人贩子手里救下来,如果没有你师父,我可能会和第四区的很多女人一样在街头招揽客人,而不是坐在这海棠拳馆里享受生活。我、林小笑、叶晚、李东泽,我们的命都是他给的,八年前那天晚上我本该把命还回去的,但是我害怕了。”

  江小棠还记得很清楚,李叔同救下她的那天黄昏,就曾问过她,如果有一天需要她把这条命还回去,是否愿意,如果愿意的话,就给她一段崭新的人生,如果不愿意的话,可以找人寄养她。

  江小棠回答的是愿意,然后李叔同给她买了好吃的糖果,给她买了好多新衣服,还给了她一个家,和兄弟姐妹。

  时至今日她都记得,那天的新衣服上印着红色的小碎花,糖果是18号城市第五区长鸣巷的林记糖果。

  但八年前她没有遵守承诺。

  出事之后,江小棠一直等着李东泽来杀自己,但也一直没有等来。

  这八年时间她一步都没迈出过第四区,她知道李东泽很想杀了自己,一定是李叔同没同意,对方才没有动手。

  李叔同还是那个骨子里重感情的李叔同,不论何时都没有变过。

  庆尘摇摇头:“姐,我没有立场去替谁原谅你,但师父既然领我来了这里,还让你知道了我的身份,就代表着有些事情已经过去。”

  江小棠笑着摸了摸庆尘的脸颊:“可能吧。”

  庆尘原本想躲开这只手,但最终还是没有,因为他感觉到这只手里的温度不掺杂一丝杂念。

  ……

  ……

  包间里。

  “对了,”李长青忽然说道:“你们认识那个叫做庆小土的拳手吗?”

  李依诺回答道:“看过他的拳赛,但不认识。”

  “是吗,我听人说,依诺你们三个人常常来这里,而且当这位庆小土拳手出现后,来的格外勤了,”李长青笑眯眯的问道:“以前都是每周末来一次,现在是天天来一次。”

  李依诺内心一凛,她知道自己这位姑姑是李氏二代里,真正的实权人物之一。

  李氏是一个庞然大物,所以即便李长青只是掌管着一小部分权力,但也足以让人心惊。

  要知道,在1号城市的权力争夺中,李长青即便面对陈氏老一辈大人物都不落下风。

  如今1号城市里,支持李家的市议员已经占了半数以上。

  这种人物,绝对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糊弄,对方在来之前,就把调查做足了!

  李依诺思索着该如何回答,却听李彤雲甜甜道:“姑姑,是我求着依诺姐姐带我来的,我喜欢那个叫做庆小土的拳手,我是他的粉丝呢!他第一场打法凶猛,还把一个虎量级拳手给打哭了,后来还连打六场,所有虎量级拳手都不是他的对手,我感觉他好厉害!”

  “原来如此,”李长青笑着摸了摸小彤雲的脑袋:“你喜欢他也很正常,不过记得别耽误家族内的功课,我可是听说了,你最近在家族学堂内上课的时候经常打瞌睡,而且还欺负别的男生。”

  李依诺没想到,李长青竟是连小彤雲都调查了。

  而小彤雲今天面对强势的李长青,非但没有紧张到不敢说话,反而表现的处处得体且机智。

  每句话都说的恰到好处。

  “打瞌睡这个我认,我以后会改的,”小彤雲说道:“但如果有人说我欺负男生就不对了,这难道不是咱们家的某些男生太软弱了吗。”

  这句话似乎正好说中了李长青的心意,这位年轻的姑姑笑道:“我今天下午才刚跟学堂的负责人聊过,家族学堂必须开设格斗课程,培养家族子弟的阳刚之气。依诺你看看你的那些兄弟,有一半人都娘炮兮兮的,不务正业也就算了,我稍微训他们两句就哭哭啼啼的。”

  李长青立足于李氏之中非常强势,所以从来都见不得后辈软弱。

  当她得知庆尘还是个黑市拳手的时候,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好,反倒是增添了几分喜欢。

  这时,李依诺从李长青的话语里抓住了一个细节,开设格斗课程……总得有老师吧?

  这个老师,不会已经内定了庆尘吧?

  这典型的因人设岗啊,是专门为这个人才设立了这么一个岗位!

  包间外面忽然传来了欢呼声,下一刻,拳场观众站起身来,注视着庆尘走进八角笼里。

  南庚辰和李彤雲也起身走到了玻璃前,聚精会神的看着。

  李长青忽然笑着说道:“你们可能还不知道,苗启丰7天前忽然在黑市商人苏行止那里买到了一支基因药剂,那是我早先放出去的。所以,苗启丰现在大概率已经不是e级了,而是d级。有拳馆眼红海棠的生意,想要断了江小棠的财路,把庆小土打死在八角笼里。”

  李依诺骤然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情,苗启丰要在所有人眼皮子底下作弊!

  一般是没有拳手隐藏级别的,因为虎量级、陆地巡航级的分红差异很大,你隐藏级别就意味着每场都要少赚几十万。

  而且,以这种方式踢馆,就是要跟江小棠结死仇了,只要苗启丰还想在18号城市生活,必然会面临海棠拳馆的追杀,其他拳手也会唾弃他。

  这是江湖规矩,到时候不会有人帮他的。

  但现在看来,利益已经大到足以使苗启丰铤而走险了!

  李长青笑着说道:“这件事情,由四家拳馆一起合谋,今天晚上如果苗启丰赢了,那么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车辆,准备送苗启丰前往神代家族的23号城市生活。而且,他们会给苗启丰一大笔安家费,包括今晚的彩头在内也归苗启丰所有。苗启丰已经过了当打之年,三十七岁,已经打不动了,他想隐退。”

  “如果他输了呢?”李依诺问道。

  “自然是四家拳馆杀人灭口,”李长青笑眯眯的说道:“不过他们应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是了,陆地巡航级怎么可能打不过虎量级呢?差着级别呢!

  下一秒,南庚辰想要往包间外面跑,他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在比赛开始前警示庆尘,一旦八角笼关上,那说什么都没用了。

  然而他身旁有一只小手偷偷拉了一下他的裤腿,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在李依诺和李长青的认知里,李彤雲和南庚辰不过是喜欢看庆尘比赛而已,并没有时间行者之间的关联。

  如果这时候南庚辰暴露了认识庆尘的事实,那么很快就会被人联想到,庆尘可能也是一位时间行者!

  这种信息暴露,在里世界如今憎恨时间行者的环境下,是非常致命的。

  李长青看着包间里的三个人,感觉有些奇怪道:“咦,你们怎么没有跑出去救他,按照我的推断,你们应该赶紧去警示他才对嘛。小彤雲,你是他的粉丝难道就不担心他吗,你是假粉丝啊!”

  小彤雲乖巧笑道:“姑姑,您都打算聘任他做您的保镖,还有咱们家学堂的格斗老师了,肯定是知道他今天死不了的。所以您都不急,我们还急什么。”

  李长青眼睛一亮,立刻把小姑娘搂进怀里揉搓起来:“以前听人说你聪明我还不信,现在我是信了,你跟姑姑一样打小就聪明,以后就跟着姑姑多学多看!”

  李依诺愣了一下,李长青这怕不是把小彤雲当做自己接班人来培养了吧?

  她凑趣道:“姑姑,以前我说要跟着你的,你也没同意啊。”

  李长青嫌弃道:“你十岁的时候有小彤雲聪明吗?你小时候笨死了,带在身边都是累赘!”

  李依诺:“……”

  其实李依诺不笨,只是面相看起来有点笨。

  李彤雲能想到的细节,她自然也能想到,所以她刚才没动。

  李依诺不想让姑姑知道太多线索,以免猜测到七叔李叔同的某些事情。

  在整个包间里,想要跑出包间提醒庆尘的只有南庚辰一人。

  准确讲,包间里三个女人都精的跟鬼一样,只有南庚辰还傻乎乎的没看清真相。

  然而,这世上本身似乎也只有傻子的感情最纯粹最直接。

  即便李彤雲和李长青都说庆尘不会有事,他依然止不住的担心。

  “要开始了,”南庚辰说道。

  拳赛即将开始,包间里陷入安静,所有人都很认真的看向八角笼里。

  ……

  ……

  庆尘站在八角笼中央,黑色铁笼之外是广阔却喧嚣的世界,人们呐喊着,就像是一团团火焰。

  明明是初冬,却让人感觉像是炎炎灼夏,树上数不清的蝉在聒噪着。

  少年的瞳孔骤然收窄,记录、分析着眼前的一切。

  身穿燕尾服的主持人站在八角笼外,并摘下自己的礼帽,宛如小丑一般向四方看台观众鞠躬致意。

  一名赌徒挥舞着手里的票券,声嘶力竭的怒吼,面部因缺氧泛起潮红,脖子上青筋暴起。

  就在这些人群里,一名中年人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对方面容已改,可白色的运动服却格外醒目。

  在不理智的人海中,对方淡定且理智的微笑像是一缕清泉。

  正如对方所说,风雪艳阳我只陪你这一程,从此千里路途我都不再过问。但我还会偷偷看。

  八角笼里的庆尘笑了,拳馆里仿佛安静下来,主持人和观众的呐喊声一同寂灭。

  庆尘心中明悟,他知道这是师父远行之前最后一次看自己比赛了。

  李叔同清晰的意识到庆尘缺乏根基,所以这才亲手把自己的宝贝徒弟送上拳台,任凭对方在八角笼里经历风吹雨打。

  如今,宝贝徒弟要在这拳台上证明自己了,他怎么可能不来看看。

  看完之后,他才能放心。

  李叔同发现,八角笼里的庆尘一点没有一点惧色。

  所有知情者其实都知道今晚的凶险,但他真的从庆尘脸上看不到一点惧色。

  这样很好。

  能够徒手攀上青山绝壁的人,早就已经把人生里的‘懦弱’丢弃在山崖下,一切‘退缩’都消散在那天际的朝阳里。

  只剩下永远少年四个字,还有少年人该有的,落子无悔的勇气。

  这时,第一名拳手缓缓走进八角笼里,庆尘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对裁判说道:“不用关门。”

  裁判诧异了一秒,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理解庆尘这句话的意思,便看到少年已经闪身至那名虎量级拳手面前。

  庆尘雷霆般挥拳,对手当即在面门前竖起双臂阻挡,以臂骨为堡垒。

  可是,还没等对手想好怎么应对接下来的攻击,少年就已经变了姿态,他的手臂骤然收回,箭步之中以臂肘轰在对方的堡垒上。

  哪怕是表世界的人恐怕都很难认出,这脱胎于八极拳的豁打顶肘。

  所有技巧,他都已经融会贯通。

  这一顶肘的力量,仿佛荒野上落单的蛮牛,一往无前的打开了对方的防御,对手双臂尽碎。

  再跨一步,少年拧腰转身右脚向上前蹬在对方下颌骨上,泰拳的杀气宛如实质。

  只见那名拳手向后飞起,狠狠撞在八角笼上停滞了顷刻,才往地面落去。

  在上一场拳赛中,庆尘展现了自己无与伦比的技巧天赋,那是当代格斗技巧中所有精粹的集合,所有基于计算的变化,让那一晚的技巧宛如艺术。

  而现在,庆尘毫不留情的展示自己强大力量,骑士在同阶无敌的力量,无限接近d级的力量。

  所以,当这力量展露的那一刻,毫无准备的对手感觉自己就像是麦田里的稻草人,被轻轻松松打穿了。

  直到这时裁判才明白对方为什么不让关门,因为确实是多此一举。

  包间里众人看着这一幕怔住了,尤其是南庚辰、李彤雲两人感觉格外震撼。

  要知道,在两个月以前这位少年还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而已。

  李彤雲实在很难将眼前这个人,与那位给自己做蛋炒饭的少年联系在一起,对方在里世界经历的事情,比自己要多得多。

  而李长青稳稳的坐在沙发上,笑意盈盈的看着八角笼,眼睛闪闪亮亮。

  她之前只知道庆尘厉害,没想到这么厉害。

  在场的,似乎只有李叔同这个半神闭起了眼睛沉思着什么,刚刚落败拳手撞在八角笼上的刹那,已经是打人如挂画的雏形了。

  打人如挂画不是骑士独有的发力技巧,那是受击打者被打上障碍物后,自身骨骼血肉如泥般累积着冲击力无法立刻消散的表现,此时那名拳手恐怕身上已经多处骨折了,韧带也伴随着撕裂伤,这辈子再也无法重新走进八角笼。

  换句话讲,庆尘刚刚利用发力技巧,硬生生把十分的力气打出了十二分的效果。

  以腰为轴,以大地为根基,撬动一切。

  人类的身体,被庆尘利用成了一座冰冷机器。

  “下一个,”八角笼里的庆尘看向门边上的裁判。

  “奥奥,”裁判回过神来:“现在有请下一位拳手成德……成德弃赛了!现在有请……第三位拳手也弃赛了!”

  ……

  这是今天更新的6200字,我去吃口饭再把这个剧情写完,今天万字更新保底

  s..book314381909327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