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221、新王加冕(万字大章为黄金盟加更)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7-04 17:30: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僻静的包间里,几个人都没说话。

  所有人目光一致的看向包间之外,回忆着庆诗刚刚透露出的信息。

  连同李依诺都面露震惊。

  大家似乎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只有李依诺知道,她感慨的层面和其他人并不一样。

  李依诺在意的是,她看到,庆诗看着庆尘的眼神明显已经有些不对劲了。

  她虽然是很结实的女孩子,但也是女孩子,所以她很清楚庆诗目光背后意味着什么……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大家就听说庆氏影子是不择手段的,只要能达成目的,他们愿意用一万种方法付诸行动。

  那时,李依诺觉得自己理解这句话的含义,直到现在她才觉得自己仍有低估。

  她这边还在帮庆尘一个个联系影子候选者的时候,对方竟然就用网恋的方式解决了一个!

  这也太不择手段了吧!

  话说,她以前听说过很多影子候选者之间相互坑杀的故事,手段花样百出。

  但饶是李依诺如此见多识广,仍旧觉得,用网恋这个手段排除异己还是太秀了。

  这时。。

  南庚辰小声嘀咕道:“可可爱爱这个id,是认真的吗?”

  就在他嘲讽id的功夫,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手机里的app,正被一只无形的手偷偷删掉,他每嘲笑一个字,对方就删掉一个app进行报复。

  壹就像是一只躲在网络里的小恐龙,对嘲笑它的人偷偷实施着打击报复。

  说实话庆尘如果知道自己id被人知道,虽然会社死,但内心里不会有太多的羞耻感,毕竟他的id又不是真叫‘可可爱爱’。

  但壹的id真叫‘可可爱爱’。

  庆诗看着大屏幕,突然有些好奇的问李依诺:“原来他的本名叫庆小土啊,依诺姐姐,你们也认识他吗?”

  “啊,认识啊,”李依诺说道:“他是海棠拳馆的拳手,我们经常来看他拳赛来着,不过,我们倒是不知道他的网名。”

  “嗯,”庆诗点点头:“我之前也不知道他是拳手。”

  南庚辰忽然试探道:“你不知道他是拳手吗,那他给你说自己是做什么的?”

  “他说他是一名流浪诗人,”庆诗认真说道:“特别潇洒的那种,居无定所,从第一区流浪到第九区。”

  流浪……诗人……

  南庚辰寻思,这不就是从海城‘青浦区’流浪到‘浦东区’的意思?

  他感慨:“那也没感觉有多潇洒啊。”

  不知不觉间,手机里的app又少了好几个。

  壹有点生气了。

  不过,这时候大家最关心的还是‘诗人’俩字。

  当庆诗说起流浪诗人这个身份时,大家看了看包间外面的大屏幕上,那个面无表情、正杀气腾腾的庆尘。

  又看了看一脸认真的庆诗。

  李彤雲寻思,你说他揍过流浪诗人我信,你说他是流浪诗人,真是很难有说服力……

  不过,她忽闪着大眼睛问道:“庆诗姐姐,能把他写过的诗念念吗?”

  “当然可以呀,”庆诗笑着说道:“我给你们念念他之前写的一首……”

  还没等庆诗念出来,南庚辰的手机却突然响起一段录音:“依诺,我保证有生之年都做你的小可爱……”

  南庚辰脸都绿了,他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关掉,然后面对着李彤雲与庆诗尴尬笑道:“哈哈哈哈,我说那是网上的一段录音你们信吗,不是我说的。”

  他心中疑惑,自己手机为何突然打断庆诗念诗?

  难道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止尘哥社死吗?

  李依诺看向庆诗转移话题道:“你发现庆小土是黑拳拳手,会不会很失望啊?”

  却听庆诗笑道:“我不在意,交朋友不需要关心对方的身份地位,长的好看就行。”

  李依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庆诗的三观正,还是不正。

  还没等他们再说什么,拳场里已然响起欢呼声。

  庆诗问道:“他们是要在下面这个黑色的八角笼里比赛吗,这个比赛的规则是什么?”

  “黑拳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李依诺解释道:“不限生死、无限制格斗,当八角笼的铁门打开,就像是在打开一个潘多拉魔盒。”

  “为什么是潘多拉魔盒?”庆诗不解。

  李依诺指了指看台里狂热的赌徒与看客:“对拳手来说,在这八角笼里,你过去付出过多少努力,有多少天赋,每一拳都是一个真相。对看客们来说,你会从他们眼中看到渴望,渴望你像野兽一样在八角笼里决出生死。那是人类最原始的欲望。”

  ……

  ……

  肖太保开始登台放狠话的时候,庆尘还在更衣室里做最后的准备。

  江小棠喊来海棠拳馆里最好的医生给他进行体检,测视力、测听力、检查心率,而他则一不发的接受体检。

  “你接受体检的时候倒是老实,”江小棠笑着说道:“很多拳手对自己的身体极度自信,所以医生要检查的时候,他们都会说不用了。”

  庆尘想了想说道:“身体状况是客观存在的,检查一下是对自己负责,没必要拒绝。而且,这与是否自信无关。”

  医生将检测心跳的仪器贴在他胸口,然后看着数值愣了一下,然后对江小棠点头:“没有问题,非常健康。”

  “我看你愣了一下,难道不是因为检查出问题了吗?”江小棠皱眉:“我要是发现你糊弄我……”

  “不是不是,”医生赶忙说道:“我愣那一下,实在是因为这位拳手的心跳太正常了。”

  江小棠马上就听懂医生的意思了。

  拳手在面临拳赛之前,谁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从八角笼里活着出来,毕竟他们要面对的也是同级别拳手,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会死。

  所以,拳手们在上场之前因为紧张或亢奋,心率都会出现较大波动,突破100次每分钟也是常有的事情。

  而庆尘心率太过正常,这本身就是一种不正常。

  没有紧张、没有恐惧,甚至没有亢奋。

  医生第一次见这种情况,所以才会愣一下。

  江小棠看了他一眼:“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明白吗,这事保密。自己去找季豪签保密协议,然后去找财务支取保密补贴。”

  “明白明白,谢谢老板,祝老板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医生点头。

  “滚蛋,”江小棠翻了个白眼:“敢泄露出去就把你扔进涧河里喂鱼。”

  庆尘心率这个事情之所以要保密,一方面是因为这个消息会直接影响拳馆赔率,另一方面则是她不愿意别人知道自己弟弟的心理素质。

  如果真有人算计庆尘时,这心理素质可能都是一张关键的底牌。

  这时,外面传来主持人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现在有请庆小土选手上场!他是上一轮定级赛里的通关王者,他是把黄子贤打哭了的少年拳王,今晚,他会有怎样的表现呢……”

  庆尘往外走去,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看向江小棠:“姐,我今晚能打几场?”

  这次轮到江小棠诧异了:“我只给你安排了一场……你想打几场?”

  “没事我就问问,”庆尘说道。

  江小棠认真说道:“你知不知道打连场很危险,不然也不会那么多人栽倒在定级赛上。自信是好事,但不能盲目自信。”

  “嗯,我知道,”庆尘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感受到对方情真意切的关心,他笑了笑说道:“谢谢姐。”

  说着,庆尘走出了更衣室。

  当他出现在场馆里那一刻,全场都欢呼起来。

  只是所有人都在等待他去放狠话的时候,却发现庆尘并未停留,竟是直接走进了八角笼,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看台上的看客们全都愣住了,这和以往的环节不同啊。

  要知道,以前就算拳手再怂,在放狠话这个环节都不会示弱的。

  只不过,庆尘并没有理会这一切。

  肖太保冷冷的看着他,一不发。

  裁判说道:“你们双方是否已经清楚,这场比赛将没有任何限制,生死自负?”

  肖太保:“清楚。”

  庆尘:“清楚。”

  裁判:“开始。”

  说着他走出八角笼准备把铁门锁上,这是八角笼的惯例。

  只是,还没等裁判走出去,双方没有握手便直接摆出攻击姿态。

  肖太保伸出右手想要试探庆尘的攻击半径,当他伸出手的瞬间……

  却见庆尘闪电般探出左手,后发先至。

  他手掌握住对方小臂关节,随意一拧便逼着肖太保跪在了地上。

  开场第一秒,原本应该血腥、热烈的拳赛便进入柔术角斗的环节,这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

  肖太保翻身想要跃起,以巧力与自身旋转来挣脱庆尘的钳制,并意图以双腿卡住庆尘的脖颈。

  庆尘会柔术,他也会!

  可是,当他跪在地上的腿部开始发力时,却愕然发现钳住他的手掌竟已提前松开。

  仿佛少年早就知道他要做什么,然后静静的等待着猎物上钩。

  还没等肖太保反应过来,他的腿部再次被人抱住向后方贯去。

  在看客眼中,肖太保不像是在反击,而是故意把腿送到了庆尘的怀里,然后任由庆尘把他从空中抡出了一个半圆。

  咚的一声,肖太保浑身跟散架了似的,他想要挣扎起身,却发现庆尘不知何时已经骑到他背上,双臂在他脖颈处交叉,紧紧锁住!

  一秒,两秒,三秒。

  肖太保用力拍击地面想要认输,他很清楚被人卡住颈部两侧大动脉,就算是超凡者也会很快死亡。

  然而庆尘并没有理会对手的认输,他只是眼神冷静的等待着对方因大脑缺血、缺氧导致昏迷,才终于松开了双臂。

  这是八角笼里的法则,永远不要相信对手。

  此时此刻,裁判都没能将八角笼锁上,战斗就已经结束。

  看台上一片哗然。

  上次定级赛里,虽然庆尘通关了,但那次战斗里少年并没有展示格斗技巧,与黄子贤打的那场也更多是以命搏命,活像是一个莽夫。

  然而这一次不同,庆尘所展现出的技巧与预判,堪称完美。

  这次拳赛,就仿佛是少年早就与肖太保商量好之后的表演赛。

  看台上渐渐沸腾,庆尘看向八角笼外的001号包间,他知道江小棠应该就在里面。

  拳赛结束后,他没有离开八角笼,而是就这么等待着。

  下一秒,裁判耳机里响起江小棠的声音:“告诉观众,今天的虎量级拳赛打到拳馆里没人能打了为止,再开一个盘口,赌他今天能打几场。季豪,让拳馆里在场的虎量级拳手都开始热身吧。”

  看台最前排,黄子贤坐在轮椅上,默默的看着八角笼里的少年。

  对方还在等待着新的对手进笼,似乎周遭的喧嚣都与八角笼内无关。

  八角笼外是一个世界,里面则是另一个独立的世界。

  在场之人里,感触最深的必然还是黄子贤,因为他曾势均力敌的与庆尘交手过。

  他知道,前几日的时候对方根本没有技巧可,有技巧的话,也不至于被自己前期压着打,后期还得用上搏命的招数。

  而此时不同了,黄子贤已经意识到,此刻,庆尘的技巧之娴熟已经超乎想象。

  他不理解少年是如何做到的。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寻常观众里有一半都觉得莫名其妙,肖太保怎么就输了呢?

  押注肖太保的赌徒们纷纷骂他打假赛,要求海棠拳馆取消他的虎量级拳手资格。

  但黄子贤知道,肖太保之所以会把自己的腿送到庆尘怀里,不是因为他蠢、他演,而是因为庆尘提前做了预判。

  就仿佛那八角笼里的少年能够预知未来一般,步步克敌机先。

  这才是最可怕之处。

  黄子贤思索着,如果放到今天让自己再跟对方打一场,就算自己没有莫名其妙的流泪,恐怕也未必能赢。

  因为他最自信的地面柔术技巧,对方也会了。

  黄子贤在想,自己欠对方的那条命,是不是没机会还了?

  “等等,比赛结束了庆小土为何没有下台?”有观众疑惑道。

  “他在等什么?”

  下一刻,主持人面对全场观众高声喊道:“诸位,海棠拳馆今晚将迎来虎量级比赛的历史性时刻,庆小土拳手今晚不仅要挑战肖太保,还要在八角笼内展开一场真正的无限制格斗!”

  “今晚,他将继续迎战拳馆里,在场的其他五名虎量级拳手,直到他通关,或者死亡!”

  “新的盘口已开,诸位可以参与押注了!”

  看台上的观众与赌徒都没想到,八角笼里又迎来了新的变故。

  他们还从没见过哪个拳手敢在同级别里,一晚上挑战多名拳手!

  大家都觉得庆小土太狂了。

  可是,大家想到刚刚庆小土干脆利落解决肖太保的一幕,又迟疑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就在主持人宣布新赛事的十分钟后,第四区的各个拳场里都出现了奇怪的现象,原本正观看比赛的观众们好像收到了朋友的消息,然后纷纷往外面走去,赶往海棠拳馆。

  这一走,就是五分之一的观众,以至于各家拳馆里都显得有些零落了。

  各家拳馆的老板们有些纳闷,这都怎么了?

  天寿拳馆里,一名下属从外面跑进来给老板汇报道:“海棠拳馆那边出了个虎量级拳手,说要今晚一口气挑战6名虎量级,打完才离开八角笼,不然就死在里面!”

  天寿拳馆的老板张天寿愣住了:“你是特么的喝住假酒了吧,哪有虎量级能应付六轮车轮战?”

  “真的啊老板,”下属急的口干舌燥:“现在整个第四区的观众都往那边跑呢,对方刚刚把肖太保捶趴下了,马上要开始第二场。”

  “肖太保我知道啊,他被捶趴下有什么好稀罕的,他不是每周都被捶趴下一次吗……他也就是e级才能继续评虎量级,不然早就掉级了,”张天寿说道。

  “我感觉有点不一样啊老板,我听人说,他的对手打他就跟玩一样,”下属说道。

  听到这话,张天寿认真了起来。

  肖太保虽然是虎量级里最差的,但好歹也是个正经八百的基因战士,身体素质在那摆着,还是相当抗揍的。

  所以下属说对手打肖太保跟玩一样,张天寿就要认真思考一下了:“打肖太保的拳手叫什么?”

  “叫庆小土,据说是个新人,”下属说道。

  张天寿好奇道:“等等,这庆小土不是那个把黄子贤打哭的新人吗?新人都这么狂?”

  “老板,他都把黄子贤打哭了,狂一下也很正常吧,”下属说道。

  “你特么说的好有道理,”张天寿一脸晦气道:“这种天赋拳手怎么被江小棠这蛇蝎女人给弄到手了?!”

  第四区所有拳馆都是竞争关系,谁家打的精彩,谁家知名拳手多,谁家生意就最好,所以生意都是轮流做的,每家拳馆都在辛辛苦苦挖掘新人。

  有时候,如果遇到了雏量级的好苗子,拳馆甚至会和对方签长期服务协议,然后免费提供基因药剂。

  想把一个雏量级拳手提升到虎量级,需要两支基因药剂,但一个好的虎量级拳手,几年时间绝对足以帮拳馆赚回这个成本。

  而且培养自己的拳手还可以防着别人踢馆,这属于心腹嫡系。

  这时,下属低声说道:“老板,我跟海棠拳馆里当服务生的表弟打听到了,据说江小棠认了庆小土当弟弟,还把自己的001vip包间让给对方使用,给了陆地巡航级拳王的分红。”

  “给虎量级这么高的分红?”张天寿皱眉:“坏规矩啊!”

  “老板,咱们现在怎么办?”下属问道。

  “庆小土接下来要打的都是谁?”

  “林宇辉、李麟、戚贺、陆威、李子明。”

  “咦,”张天寿愣了一下:“我还以为江小棠会再拉五个弱茬来给庆小土铺路,但这剩下的五个都是狠茬子啊。而且李子明不是海棠拳馆里的虎量级拳王吗,还是海棠的头牌打手,忠心耿耿,江小棠那女人竟然舍得用李子明给庆小土做垫脚石?!”

  这下,张天寿有点想不明白了,江小棠要干什么?

  不对劲啊,江小棠是虽然蛇蝎,却最懂规矩。

  庆小土和她是什么关系,才能让她破坏规矩?

  此时此刻海棠拳馆包间里,李依诺也正默默的看着八角笼,怔怔道:“太疯狂了。”

  她完全没想到,骑士里竟然出了这么一个狠角色。

  骑士虽强,还是同级别身体素质的天花板,但这种优势只有到了b级才能拉开明显差距,而且b级还有了秋叶刀。

  所以,以往的骑士们在没有达到b级前,都是很低调的。

  她看向包间里其他人,却发现李彤雲、南庚辰、庆氏三人并排趴在玻璃上,聚精会神的看着,场面异常诡异。

  “你们看的这么起劲吗?这就是一场碾压局而已,”李依诺问道。

  李彤雲甜甜道:“我就喜欢看小土哥哥碾压别人。”

  庆诗也笑眯眯的说道:“‘可可爱爱’又能写诗,又能打八角笼,简直是个文武双全的全才!”

  李依诺嘀咕道:“喂,我怎么感觉你陷进去了呢,庆氏会同意你和一个黑拳拳手在一起?”

  “没有要在一起啊,”庆诗脸红红的:“就是普通朋友!对了依诺姐姐,我听说你是为了不跟别人联姻,才把自己练成这么结实的,是这样吗?”

  李依诺斜了她一眼:“是。”

  庆诗想了想:“那你能教教我吗,我也不想跟别人联姻……”

  南庚辰忽然说道:“我出去喊服务员弄点食物和酒,你们先聊着。”

  ……

  ……

  第二场打林宇辉。

  不再有放狠话环节,主持人就像是赶时间似的宣布第二位虎量级拳手林宇辉上场。

  上场之前,他的教练专门叮嘱他防备庆尘的柔术,彼此之间一定要拉开安全距离,不要让对方把战斗推至地面技术,不要被对方放倒。

  柔术高手最擅长的就是把对手拉至地面,然后用灵活且有力的身躯将敌人牢牢锁住。

  只是,林宇辉感觉有些奇怪,当拳赛开始的时候,对面的少年似乎并没有打算冲过来放倒自己,而是跟自己的选择一样,保持着安全距离相互试探。

  而且,少年的姿势也很奇怪,移动时重心总在左脚、左腿上。

  少年腰背微微弯曲着,双臂若有若无的挡在面前。

  杀拳?!林宇辉心里想着,对方怎么换了一种战斗方式?

  事实上,这种格斗技巧在里世界叫杀拳,在表世界却有另一个名字,泰拳。

  双方在八角笼里相互周旋着,彼此位置不断交换,但谁也没有轻举妄动。

  庆尘试探着用右脚去扫林宇辉小腿,却见林宇辉抬腿躲避的刹那,双臂不由自主向外开阖。

  就是现在!

  却见雷霆之间,庆尘浑身的重心都凝聚在左腿、左脚之上,地面给予的支撑力瞬间传导全身,他那佯攻低扫的右腿骤然向上抬起!

  泰拳蹬腿!

  就在林宇辉双臂开阖之时,庆尘右腿宛如长矛般从中穿过,硬生生的以右脚跟蹬在了对方的下颌骨上。

  林宇辉双臂想要回防,但手臂的力量哪里挡得住这一蹬?

  咔嚓两声,手臂与下颌骨一起骨裂了!

  虎量级拳手的腿部力量已经足以忽视彼此体重,林宇辉在这一蹬之力下全身失去平衡,向后倒飞出去!

  狠狠的砸在了黑色的八角笼上!

  “下一个,”庆尘说道。

  少年站在八角笼里,轻微喘息着。

  看台里赌徒怒骂:“林宇辉太蠢了,这么直白的一脚都防不住吗?!”

  “这还不是假赛!”

  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作废的票券在天上飘荡着,反倒像是为胜者庆祝的礼花。

  看台前方黄子贤默默的看着,皱眉思索着。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这场战斗的前两分钟庆尘一直都没有真的出手。

  不是庆尘畏惧失败,而是这少年在通过位移来观察林宇辉身上的肌肉线条。

  是的,黄子贤回忆着对方的目光:他的判断没错。

  所以,当庆尘观察结束之后,便决定使用佯攻与蹬腿这足以致命的连招。

  这是庆尘深思熟虑后选择的攻击方式,不是林宇辉太蠢,是林宇辉被人看穿了。

  不过,黄子贤仍旧有点想不明白的是,庆尘为何临场换格斗风格?

  每个格斗派系之间的差别那么大,想要练精一项都是非常不容易的。

  ……

  ……

  第三场打李麟。

  已经展现过技术的庆尘,似乎又放弃了柔道与泰拳。

  他仅以双臂进行攻击,完美的谋划着攻击半径,每次对手蓄势出拳,却发现自己的拳锋距离庆尘,永远都有一厘米之隔。

  这位拳手比赛时甚至有某种错觉,仿佛自己永远也无法触碰到庆尘一般。

  这种感觉让人无力,也让人愤怒,就像是自己被戏耍了一样。

  在观众眼里,李麟像是疯了一样,不断尝试着拉近他和庆尘的距离。

  他的脑海里,渐渐只剩下一个念头:他要打中庆小土!

  然而在拳台上,一旦失去理智就意味着的失败。

  终于,李麟将庆尘逼至八角笼边缘,一拳击中了庆尘的左肘,他感觉到自己手指因为与坚硬的肘部碰撞,继而粉碎开来。

  这是最经典的防御姿态,以肘御拳。

  下一秒,庆尘冷冷向李麟挥出一拳,硬生生击打在对方面部,观众似乎都能看到李麟脸部皮肤与肌肉颤抖的画面。

  暴力且残酷。

  李麟倒地不起,而庆尘则站在拳台上剧烈喘息,挥汗如雨。

  海棠拳馆里的观众越来越多,以至于过道上都站满了人。

  就在这深秋季节,近万人的呼吸让拳馆里的空气也湿润起来,如果有人刚刚从外面的冰天雪地里走进拳馆,潮湿温热的空气会在他们机械肢体上结出薄雾,最后汇成水珠。

  拳馆的赌池越攒越高,资金流动滚动数额极为巨大。

  第四场打戚贺。

  庆尘脸上开始出现疲惫的神色,但他不再拘泥于格斗种类,开始将所有攻击套路都糅合在一起。

  他就像是一个灵活的机器,在八角笼里快速腾挪,以高速移动的方式,拉扯着对方出现破绽。

  第五场打陆威。

  庆尘神情中疲惫之色更加严重,汗水止不住的涌出。

  这一次,他又使用了柔术,这是对自己身体损伤最小的一种格斗技巧。

  001号vip包间里,季豪问江小棠:“老板,要不要停止,我看他体力负荷似乎很大,不适合再继续打了。”

  江小棠面上也出现犹豫的神色。

  季豪继续说道:“老板,我知道停下比赛会导致赌徒愤怒,但赌徒是健忘的,只要接下来庆小土能带他们赚钱,他们就还会来到海棠。而庆小土这样的拳手,废掉一个,十年内都难找了。”

  江小棠看向他:“季豪,你是打陆地巡航级的,从你的眼光看,他的实力怎么样?”

  季豪想了想说道:“我会不想和他打。”

  “为什么?你可比他整整高出一个级别,”江小棠疑惑。

  “老板,我们这些拳手对力量感知是很敏锐的,庆小土的身体素质无限接近e级巅峰,如果把e级与d级的临界数值比作9,那么他现在就是8.9999,”季豪说道:“事实上这其实是一个理论数值,大部分e级在7或者8的时候就停滞了,天赋越好,这个停滞的数值越高。这时候,e级就需要打下一针基因药剂,才能跨越进9。所以,您现在说他是伪d级,问题也不大。”

  这是更加精准的数字区别,一个正常人数值是3,f是6,e级是9。

  所以e级是正常成年人3倍身体素质。

  之前庆尘判断自己有五倍成年人标准,那是因为他对比的都是表世界亚健康男性,扛袋米都气喘吁吁的那种。

  而季豪所说的这个标准,是按照雏量级拳手来的……

  江小棠想了想:“就算这样,季豪你也不用畏战吧,你是d级,是真正的陆地巡航级。”

  “老板,不是畏战,”季豪摇摇头:“是我无法确定自己能不能战胜他,所以通常不会选择冒险。”

  “你一个陆地巡航级,说没把握打赢他?”江小棠纳闷了,她知道庆尘厉害,她知道庆尘是骑士,但也不至于离谱到越级挑战啊。

  季豪想了想说道:“老板,他的手段太多了,格斗技术已经炉火纯青。我杀拳技巧可能跟他差不多,但柔术绝对没有他这么多变化。所以,我是有可能阴沟里翻船的。”

  技术这种东西与级别无关,雏量级的技术有时候可能比陆地巡航级更好,这并不稀奇。

  而某些时候,这些技术便是致胜的关键。

  这也是庆尘要夯实根基的原因。

  “老板,需要停止比赛吗?”季豪问道。

  江小棠看着八角笼,她突然摇摇头:“我相信他,这是他自己选的路,他一定能走完。”

  季豪犹豫了一下说道:“老板,这是他选的路没错,但他只说想再打一场来着,没说要连打六场……”

  “是吗?”

  第六场打李子明。

  这一次,庆尘主动要求了15分钟的休息时间。

  这个要求合情合理,裁判答应了。

  事实上,每场拳赛之间本身就应该有15分钟的休息时间。

  所有人看着疲惫到腰背有些佝偻的庆尘,突然觉得他可能过不去这一关了。

  李子明是虎量级拳王,是海棠拳馆的金牌打手,不知道有多少踢馆的人都折在他手上了。

  如果是庆尘全盛时期,恐怕还真不好说,大家对他都有信心,知道他非常强。

  但现在,这少年明显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一时间,很多赌徒都去押注他会在第六关倒下,无法通关。

  然而就在这些押注的人群中,刚刚离开了包间的南庚辰,走在看台里小声说道:“回收押注庆小土的通关票券了啊……一折回收……他现在已经力竭了,李子明可是虎量级拳王,他不可能赢的。”

  下一刻,茫茫多的人涌到南庚辰身边,以至于他必须脱下外套来装载那些快速收来的一折票券。

  事实证明,赌徒是没有记忆的。

  这时,南庚辰忽然看到一位中年人手里拿着押注通关的票券,上面写着2000的字样。

  拳场里,1代表1千,2000可是代表着通关押注上限200万啊,南庚辰心跳开始加速了,这是头肥羊!

  他问道:“大叔,你手里的票券卖不卖?一折回收,现在要卖的话赶紧,不然等会儿血本无归!”

  那位中年人表情似乎有一些诧异,还有一些哭笑不得:“不卖不卖,赶紧滚蛋,等会这些赌徒发现了要打死你的。”

  “好的好的,”南庚辰低声道:“感谢提醒。”

  等一切就绪后,他走到普通看台,右手偷偷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转身就跑。

  看台里人太多了,没人注意到他,但南庚辰知道,庆尘一直在等着这个信号。

  下一刻,所有观众忽然发现,庆尘竟是不再粗重喘息了,连佝偻的背部也挺拔起来仿佛没事人似的。

  眼神也恢复了冷静。

  这一变故惊呆了所有人。

  那些刚刚卖掉票券的赌徒怒骂起来,他们回头寻找着南庚辰,却发现对方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特么还是人吗?这是狗吧!我要举报,举报庆小土假赛!”

  可是,黑拳里假赛的定义是故意输掉比赛,而庆小土并没有故意输,他只是示弱而已。

  这一次庆尘不再拖沓战斗节奏。

  李子明才刚刚展开攻击,却发现自己的每一次攻击都落在对方预料之中。

  庆尘仅用了9秒,便将他压制在地面。

  李子明还不知道,神明权杖落下的那天夜里,庆尘来到拳馆时,拳馆里正好就是他的比赛。

  所以,庆尘这段时间里回忆、分析最多的比赛,就是他的。

  第六场拳赛结束的异常平静,没有热血,没有激烈的你来我往,有的只是单边碾压。

  黄子贤看完了整整六场拳赛,庆尘在每一场里的战斗风格都完全不同,这让他的对手根本无迹可寻。

  只有黄子贤才明白,这少年六场换六个风格,就是要在实践中,将自己掌握的技巧融会贯通。

  这些技巧,对方原本是不会的!

  起码在跟他比赛的时候,是绝对不会的!

  “到底是什么人才能短时间掌握这么多技巧,而且还都变成了自己的东西?”黄子贤在心里叹息道。

  他都能想到接下来人们会说什么:难怪能把黄子贤打哭,这是真的厉害啊。

  原本黄子贤还想伤好之后再跟庆尘练练的,但他现在已经断了这个心思。

  他打算今晚结束后找庆尘私下商量下,请对方再打哭几个,这样自己就没那么孤单了……

  海棠拳馆里已经没有虎量级拳手可打,主持人笑意盈盈的说道:“恭喜今晚押注通关的朋友,你们将获得丰厚的奖金,与庆小土拳手一起庆祝这场胜利!”

  “当然,海棠拳馆在此宣布一个新的消息:我们将设立两千万奖金,欢迎所有虎量级拳手来挑战庆小土拳手,挑战时间为15天,赢者通吃,可带走所有奖金!”

  黄子贤倒吸一口冷气。

  今晚庆尘疯狂也就算了。

  现在更疯狂的事情来了,江小棠不仅要捧庆尘当海棠拳馆的虎量级拳王,还要捧对方当整个18号城市的虎量级拳王!

  一场比赛就能赢两千万奖金,所有人都会心动的。

  只要庆尘能够顺利的扛过15天,然后依然站在拳台上,那么他就是当之无愧的虎量级拳王,最有含金量的虎量级拳王!

  黄子贤看向八角笼里的少年,却发现对方脸上并没有胜利之后的欣喜之色。

  他不知道的是,对于庆尘来说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这一切只意味着,他可以去着手准备第二项生死关,可以去开始新的人生了。

  庆尘环顾四周看台,他想要看看,自己那位假死的师父是否在偷偷观看比赛,但拳馆里的人实在太多了,观众与赌徒摩肩接踵、相互遮挡,他根本没法看清每个人的模样。

  ……

  之前跟老板们约定的是,一个黄金加6更,这虽然是万字大章但还包括日常更新量,所以还需要加11次,我会记着的……

  另外,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