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204、秘密监狱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6-25 17:46: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某座大楼的地下,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还有一座秘密监狱。

  这里空旷无比,满眼望去没有任何装饰,只有混凝土与数根承重柱。

  偌大的圆形空间里只有35间囚室依墙而建,80名腰间配有手枪的警卫,在35个囚室之间来回巡逻着,一南一北两个入口还有十多条机械警犬静静伫立着。

  奇怪的是,这些人的枪械上都带着消音器材,而且警卫穿的也都是便服,没人穿制服。

  囚室里安静无声,外面则有一名中年人坐在空地的中间闭目养神。

  忽然间,他兜里的电话声响起,中年人抬眼看了一下信息笑道:“各位,快到约定时间了,但是李叔同并没有按照我们提供的线索去救你们,那边连个人影都没看见呢。”

  35间囚室里安安静静的,没人回应他。。

  或许这八年以来彼此长久的沉默中,大家有点不太习惯开口说话了。

  那名中年人走到一间囚室,透过铁窗望向里面戏谑道:“这就是你们口中的朋友吗?”

  囚室里,一名形销骨瘦的身影,披头散发的靠坐在墙边,那蓬乱的头发与胡须让人看不清他表情。

  “程啸,”中年人笑道:“你有没有想过,当年跟你一起为了理想并肩战斗的朋友,八年后会放弃你?”

  “你们给他的消息本身就是假的,他不去也很正常,”程啸沙哑的声音传来。

  他已经太久没说过话了,所以语调显得有些生硬。

  就在这间昏暗的囚室墙壁上,被程啸密密麻麻的用指甲刻着文字,因为文字太过密集以至于根本看不清写了什么。

  只能看出一个人在如何用意志去和孤独抗争。

  中年人笑着说道:“不不不,按照他过去的性格,就算只是一个假线索,也一定会去看看的。程啸,他也被囚禁了八年,这八年时间足以磨平一个人的棱角,磨掉一个人的锐气。”

  程啸艰难的笑了笑:“你错了。”

  “我错哪了?”

  “若他锐气被磨平,若他不在乎我们,那他早就离开那座监狱了,”程啸冷静说道:“如果他不是顾忌我们的生命,你以为那座监狱真能困住他?”

  中年人神情一滞,他知道程啸说的是事实。

  中年人语气冷峻道:“他在监狱里面待着不过是为了自保,若他不遵守约定、私自走出监狱,财团自然有很多种办法杀死他。如今是什么时代了,半神也不是无敌的。”

  程啸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囚室的铁门处,与中年人隔着铁窗对视着:“你害怕他,所以你总是强调,半神不是无敌的。”

  中年人看着程啸浓密的头发与胡须下,却炯炯有神的盯着自己。

  中年人冷笑道:“我没兴趣跟你讨论这种事情,我只知道如果今晚李叔同不去救你们,那你们就没有价值了,所以都会死。”

  “你敢杀我们?”程啸微笑着说道:“陈氏想好要承受一位半神的愤怒了吗。”

  “这世间也不止他李叔同一个s级,”中年人冷声道:“而且只要秦家那位还在我们手里,李叔同就依然不敢鱼死网破。现在是最后40分钟,如果40分钟后李叔同还没有去我们提供线索的地方现身,我就会奉命将你们35人秘密处决。”

  “死亡威胁不了我们,你早就知道这件事情,”程啸平静道。

  中年人冷淡道:“这几年相处下来我知道你们硬气,我现在只是替你们感到悲哀,自己心心念念的朋友,竟然就这么丢下自己不管了。如果是我,我会非常伤心。”

  程啸笑了起来:“你这种人,不配拥有朋友。另外,我现在非常高兴。”

  “高兴?”中年人冷笑:“你怕不是失心疯了吧,为什么要高兴?”

  “我高兴,正因为李叔同没有去救我们,”程啸双手抓住铁窗上的铁条,直勾勾的盯着中年人:“这说明他终于学会了狠心,学会了不再仁慈。这八年以来我一直在思索着自己错在哪里,最后我想明白了,就是我们过去太软弱了只想和平解决问题,我们相信了政客的承诺,相信了议会的虚伪,最终落得这副处境。现在,李叔同没有被你们耍的团团转,没有妇人之仁,他终于成为了一名合格的领袖。”

  程啸的声音在空荡荡的秘密监狱里回响着。

  其余34间囚室里的囚犯也都缓缓站起来,来到铁窗前面默默的盯着中年人。

  这位军官被盯的内心有些发毛,忽然对周围士兵说道:“把囚室都给我打开,将他们给我集中到中间的空地上,时间一到立即执行处决!”

  ……

  ……

  倒计时:51500.

  18号城市密林大街上,游行队伍正缓缓向北方行进着。

  从早上7点到晚上6点45分,他们除了中午稍作休息以外,其余时间全都在徒步前进。

  苍穹之上飘落的大雪让整座城市变的肃穆。

  一开始大雪飘下时,落在地面便融化成了冰与水混合的泥。

  一名学生低头看去,他的鞋子不知何时已经浸湿了,冰冷的雪水让袜子凉的刺骨。

  他抬头望去,赫然发现其他同学也是这样,有些人裤管都湿透了。

  这让游行变的更加艰难了一些。

  空气中的温度降得很快,地面慢慢结起了冰。

  到了这时,雪花再落下便堆积出了一片银色的国度。

  游行者们小心翼翼的踩着积雪,时不时还会有人滑倒在地。

  清晨时游行者有上万人,到了大雪纷飞后,人数便开始慢慢减少。

  这游行队伍里,起码有三分之一的人只是想混三顿饭而已,他们不愿意陪着学生们继续走下去了。

  于是,这些想要混饭的人最先离开了。

  他们悄无声息的在街口扔掉标语,撕掉脸上的贴纸,离开了游行。

  离开之前,他们甚至还洗劫了一辆辆装载着食物的小推车,弄的一片狼藉。

  再后来,一些被学生们热情感染的游行者,也开始有些扛不住了。

  长时间的跋涉,以及低温让人备受煎熬。

  他们找到发起游行的学生,斟酌着语气说道:“今天天气实在太不凑巧了,我觉得咱们可能应该换个晴朗一些的天气,要不今天就先算了?”

  学生迟疑了一下说道:“可我们都已经走到这里了,马上就到上3区了,我们必须要那里的大人物们看看,我们真的可以走到那里!”

  那些动摇的游行者摇摇头说道:“我们真的没法跟着走下去了,太冷了,人都冻透了……下次一定跟你们走到最后。”

  于是,这些人也离开了。

  发起游行的学生们站在雪中手足无措,他们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些人拦下来,也不知道拦下他们是否有意义。

  大雪中,学生们鼻头冻的通红,他们眼看着身后的人群越来越少,他们也越来越孤独。

  这场突如其来的秋雪就像是一场考验,那头顶的浩瀚苍穹也想看看学生们是否坚定。

  最后,一些主动参加游行的学生也离开了。

  一万多人的队伍,只剩下几百人,他们孤独的行走着,固执的、倔强的喊着教育改革的口号,把嗓子都喊哑了。

  一名女同学回头看了眼身后寂寥的长街,转身继续往前走时便忍不住哭了,她觉得有点委屈,那些人口口声声说要一起发起教育改革的,怎么走着走着就丢了呢。

  她悄悄的抹了抹眼泪,生怕被其他同学看见。

  这时,一旁有位银发少女伸出手来,从自己小小的斜挎包里取出一只手绢递了过去。

  女同学抬头怔然:“郑忆……”

  银发少女笑道:“别哭,咱们又没做错什么。”

  女同学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

  郑忆说道:“你看,咱们已经按照计划走了这么久,眼看着已经快要抵达上三区了,这就是一种成功啊。辉煌迎来虚伪的看客,黄昏见证真正的信徒,那些人走了也好。”

  女同学点点头:“对,我们快要成功了。”

  “你饿吗,”郑忆问道:“我这里还有吃的。”

  说着,她小手通红的从斜挎包里翻出一只蛋白棒来。

  女同学小声道:“谢谢。”

  这时,队伍忽然停了下来。

  就在他们即将沿着密林大街进入上三区时,一队治安管理委员会探员驱车拦在了游行队伍前方:“我们是第3区的安委会探员,需要检查你们的审批手续。”

  最前面的男同学面色铁青的看着他们,所有人都知道这些人是在故意刁难游行队伍。

  这一路上若不是对方层层检查,他们游行队伍也不至于站在冰天雪地里挨冻那么久。

  但是,他们必须接受检查。

  男同学一直将审批手续贴身保管着,他从怀里抽出那份带着温度的文件递给对方。

  结果这一次安委会的探员并没有翻开检查,而是突然向后方递去。

  紧接着,一名探员接过文件开车便走。

  “等等!”男同学错愕无比:“你们要把文件拿去哪里?!”

  “什么文件?我没看到文件,”探员面无表情的回应道:“我现在怀疑你们违法游行,你们谁是发起者,跟我们去接受调查。当然,如果你们现在及时离开,我们可以不追究。”

  当游行队伍真的要进入上3区时,对方开始使用最无耻的手段。

  学生们愤怒的朝前方冲去,想要跟这些安委会的探员撕扯。

  结果,数十名安委会探员硬是用警棍朝他们劈头盖脸的砸去,学生慌乱之中后退跌倒在雪泥中,狼狈至极。

  这下,不仅是鞋湿了,连衣服也湿了。

  一名探员冷声道:“不要给脸不要脸,如果再不散去的话就把你们全抓起来了,让你们的父母一个个过来赎人。到时候,我还要问问他们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s..book314381893592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