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200、想骗我第二次?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6-23 18:07: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能被徒手撕碎的禁忌物,肯定不是禁忌物。

  近千人争夺一本书,最后争了一场寂寞。

  只见那本被硬生生撕碎的书籍纸页,宛如天女散花般飘摇落下,有些飘落在囚犯身上,另他们纷纷不由自主的念着纸页上的文字。

  他们认真的样子,仿佛在认真学习着中年养生知识,为自己未来的人生做打算。

  原本紧张而又肃杀的气氛,突然荒诞且滑稽起来。

  “谁能告诉我,刚刚发生了什么?”纷乱里,有囚犯茫然说道。

  一名囚犯蹲在人群中,从地上捡起了一张被人撕扯碎裂的纸片,只见上面写着‘多吃蔬菜,可有效防止中老年人便秘’。

  这都什么跟什么?

  在这场争夺里,有近千人是听命于财团的,但还有三千多人毫不知情。

  争夺开始时,他们眼瞅着人群中忽然有数百人冲了出去,好像要抢夺很重要的东西。

  紧接着下一幕就让他们看傻了,合着财团安排了数百人到18号监狱,就为了抢这么一本中年养生手册?

  刚才不是有人口口声声说要抢夺禁忌物ace-002吗,这抢的是个啥?!

  杜浩和谢应庚这两位财团高手骤然看向郭虎禅:“你敢耍我们?禁忌物呢?”

  郭虎禅面对那数百双虎视眈眈的眼睛,忽然认真的看着自己手里剩下的纸页:“你们看,书里说中年人如果早早秃顶,可适当补充牛奶、鱼类、瘦肉……这不比禁忌物有用?”

  一边说,他一边向外面挪动着。

  还没挪几步,光头大汉就又被重新围住。

  “禁忌物呢?”杜浩冷声道:“今天这事不说清楚,过不去了!”

  郭虎禅无奈的扔掉纸页道:“我从屋里跑出来的时候,也没说自己拿的是禁忌物ace-002吧?难道不是你们自己搞错了?”

  杜浩回忆了一下,郭虎禅确实没有说对方拿的是禁忌物ace-002!

  谢应庚痛心疾首的说道:“那你捂那么紧干嘛?!”

  “我特么也快到中年了,想要好好学习一下不行吗,”郭虎禅一句实话都没有。

  “肯定是徐林森用他来转移大家的视线,然后偷偷把禁忌物给带走了,”杜浩分析道。

  “徐林森呢?”谢应庚也没找到徐林森的踪迹。

  一时间,所有人向光头大汉缓缓逼去,似乎要弄死他一样。

  郭虎禅诚恳说道:“在18号监狱里杀人,你们不怕头顶的金属风暴吗。而且我要说,连我也被耍了,你们信吗?”

  “什么意思?”谢应庚皱眉道,他们停下了继续逼近的脚步,现在确实还没到最后时刻,所以还不能提前触动18号监狱的镇压机制。

  他们在等待入夜。

  但也不仅是等待入夜这么简单,想要动手,还需要等待一个信号,不然大家都得死。

  杜浩看向郭虎禅:“你说你也被耍了?”

  “有人在冒充我老板,”郭虎禅说道:“刚刚虽然混乱,但这18号监狱进出都只有这合金闸门,可现在闸门还好好的从未开启过,你要说我们是商量好了声东击西,那他如何离开?我老板的能力大家都知道,不可能悄无声息的离开这里。”

  “而且,”郭虎禅继续道:“我黑桃向来重情重义,徐老板也是出了名的重情重义,你觉得如果那个人真是徐林森,会让我来吸引注意力送死吗。如果我们真在玩声东击西,事实应该是反过来:他来吸引你们的火力,我悄悄带着禁忌物ace-002离开!”

  谢应庚骂骂咧咧说道:“你就没发现那人有问题吗?既然你知道徐林森不会让你送死,那你当时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我当时感觉是有点奇怪来着,”郭虎禅说道:“但气氛都烘到那了……”

  “神特么气氛烘到那了,”杜浩气的破口大骂。

  “我特么也很生气好吗,”郭虎禅说道。

  当他想起自己竟然还问过对方人类什么时候长头发,就感觉臊的慌!

  就在此时,监狱广场的合金闸门竟然又打开了。

  却见门外一名中年囚犯被六名机械狱警押解进来。

  许多人愣住了,因为他们认出这中年人的身份:陈氏,陈宇!

  11年前陈宇犯了谋杀罪,当年本能脱罪的,结果被庆氏找到证据坐实了罪名,硬生生给按进了监狱判刑170年。

  这是少数被关在监狱里的财团成员,也在为陈氏掌管着7号监狱内的秩序,算是财团里专门干脏活的人。

  也是陈氏有数的高手之一。

  有人曾说,联邦也正是因为还有五家财团相互制衡,每一家都无时无刻想要将其他几家置于死地,这才给了联邦人民在夹缝中喘息的机会。

  五家财团无处不在的渗透着整个社会,但只要还有竞争对手在,他们就依然会有所忌惮。

  如果这联邦里只剩下一家财团,那恐怕联邦法律都会被财团大人物拿来擦屁股。

  却见陈宇被押送进来后,先是神情淡定的打量着四周,最终在谢应庚身上停下,然后随意招呼道:“小谢,过来汇报情况。”

  陈宇在监狱里的神情,就仿佛在自己家里一样轻松写意,哪怕是从7号监狱换到这里也一样。

  机械狱警给他摘掉了手脚上的镣铐,中年人活动着自己的手脚,紧接着便发现谢应庚竟站在原地,并没有过来听候差遣!

  “怎么了,”陈宇皱起眉头:“不认识我了?”

  “您这会儿不该在7号监狱里吗?”谢应庚迟疑了一下问道。

  “今天18号监狱不太平,家里人怕你应付不来,就让我来看一眼,”陈宇淡然道。

  郭虎禅在谢应庚旁边小声说道:“之前那假冒我老板的人,也是这么说的……我要是你就去捏捏他的脸,防着他带人皮面具。”

  就在这时,人群里忽然有人喊道:“他可能也是假的,小心!”

  说话间,谢应庚缓缓走向陈宇,然后突然伸出手去,想要捏捏对方的脸颊:“还想骗我第二次!?”

  却见陈宇平静抬起右腿,闪电般弹踢出去,饶是谢应庚已经做好防备,还是被这一脚给踹出了二十多米远!

  “活腻了?”陈宇冷笑道。

  “呕!”谢应庚呕出一口鲜血来:“真是陈老板,搞错了搞错了!”

  这一刻谢应庚骂娘的心思都有了,自己因为那冒充者,竟是遭了两次罪!

  陈宇淡定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杜浩在一旁落井下石道:“谢应庚在7号监狱里跟了您那么久,竟然都认不出您是不是被冒充,要我我忍不了。”

  杜浩服务于李家大房,陈宇、谢应庚服务于陈家三房,这种时候他自然乐得看热闹。

  谢应庚还没将嘴角的血擦干净,一听到这话立马就急眼了:“杜浩你这小人!”

  “我看你们陈氏才是小人行径,”杜浩冷笑道:“李氏大房与陈氏三房约定好不派顶尖高手,结果你们而无信。陈宇应该早就被押解到附近了吧,结果为了瞒住我李家,到这最后要动手的一天,才把他偷偷调进来。”

  “不用说话这么难听,”陈宇轻描淡写的瞥了他一眼:“我进来只是以防万一,并不参与争夺。”

  杜浩冷笑一声,这话只能用来骗鬼,真到最后关头这陈宇必定会出手的。

  “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陈宇平静问道。

  谢应庚的手下在一旁帮忙解释道:“就在您进来的前一会儿,有人冒充黑桃的徐林森,对方一进来就把监狱搞得乱哄哄的,紧接着您就进来了,谢应庚可能是以为对方又冒充了您。而且,我们之前确实不知道您今天会来……”

  “原来如此,那刚才是谁在喊着提醒谢应庚小心?”陈宇皱起眉头看向囚犯们:“自己站出来。”

  可是,他们等了半天也没见有人敢出来,有一名囚犯说声音来自自己身边,但等他转头看去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

  众人忽然在想,不会是之前那个假冒徐林森之人喊的吧?

  “等等,”郭虎禅忽然说道:“那个人,应该还在监狱里!刚刚那句提醒,就是他藏在人群中说的!”

  话音刚落,杜浩便高声吼道:“发现陌生人者,奖励10万!”

  可是,他们找了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陌生人突然混进来。

  中间倒是有几个人举报线索,但后来发现都是闹的乌龙。

  事情渐渐诡异起来……

  几千人找来找去,人群中竟一个陌生人都没有?!

  其实,别说杜浩等人没找到庆尘了,就连林小笑、叶晚都没找到!

  就在刚刚发生闹剧的时候,两个人藏在暗处都快笑吐了,结果等他们笑完就发现庆尘不见了。

  “老板,庆尘他人呢?”林小笑目光在人群里逡巡着,眼都快找瞎了也没找到。

  李叔同淡定的指了一个方向说道:“他换成自己同学的样貌了。”

  在场所有人里,只有这位师父在一直关注着自己的徒弟,眼睛都没离开过一刻。

  林小笑顺着手指看过去,赫然发现已经被转移去其他监狱的‘虞俊逸’,竟一脸迷茫的站在人群之中。

  s..book314381891733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