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193、小人物的江湖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6-20 17:56: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黄子贤有些疑惑:“这才下午3点钟,都是雏量级、羽量级的赛事。”

  庆尘往拳馆里走着,而黄子贤则坐回了轮椅,让助理推着他跟在少年身边。

  走廊里,庆尘压低了自己的鸭舌帽说道:“我来随便看看。”

  这时,黄子贤说道:“其实你是想要旁观着学习技术吧?”

  “为什么这么说,”庆尘平静问道。

  “我能感受到,”黄子贤坐在轮椅上说道:“虽然我被你打的这么惨,但你技术远不如我,这是能感受到的。”

  说完,他抬头看了一眼庆尘的面色,见少年并没有不愉快,这才继续说道:“我在拳台这么久向来以技术流闻名,所以对手技术如何,我只需要出一拳就能感受到,比如我出拳的刹那,你的躲避轨迹与防御姿态都在依靠下意识的反应。你战斗时,是你的下意识在支配身体,而不是你自己在支配身体。”

  庆尘对这种说法很感兴趣,他认真说道:“你继续说。”

  “其实昨天如果不是我莫名其妙的哭了,你赢不了我,”黄子贤也诚恳的说道:“我看你不像是海棠拳馆的常客,而且也不像是专门研究过我,所以应该不知道我最擅长的是绞技。昨天你反击时我看似被打退,其实我是在等机会,只需要再给我十多秒钟,说不定就能抓住你的破绽,把你锁死在地上。”

  庆尘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也正是因为当时他察觉到了危机感,才会思索自己还有什么底牌。

  甚至在黄子贤流泪后,他都没敢贸然靠近。

  那是直觉在向他示警。

  所以,这也是他重新回到这里,认真学习格斗技巧的原因,他要夯实自己的基础,直到他某一天可以毫无取巧的打败黄子贤这种高手。

  现在,黄子贤一眼就能看出他的弱点,说明他要走的路还很远。

  黄子贤看向庆尘:“你的天赋很强,因为你的本能足够强,但如果没有技巧,你是走不远的。”

  “嗯,我这么早过来就是想要学习技术,”庆尘到这时也不用隐瞒了。

  然而黄子贤愣了一下:“学习技术需要请专业的教练,海棠拳馆是不会给你配教练的,他们没这项业务。”

  “我不想请教练,”庆尘摇摇头,因为一节课一节课教的太慢。

  而他要做的就是,观察别人搏杀,然后把所有细节记在脑子里慢慢复盘,最终变成他自己的东西。

  但是,他不能给黄子贤解释自己的天赋。

  这时,忽然有一位拳馆工作人员出现在两人的去路上,他穿着黑色的西装,低声客气道:“庆先生,老板让我问一下您,今天是否打比赛,如果打的话可以临时为您邀请对手,如果有想打的对手也可以告诉我。”

  庆尘愣了一下:“今天不打比赛,我只看。”

  “那我带您去包间,”工作人员说完便在前面领路。

  他领着庆尘来到一间vip包房门前,门上赫然挂着vip001的字样,黄子贤的面色古怪起来。

  黄子贤有些犹豫的看向工作人员:“我能进去吗?”

  庆尘感觉有些奇怪,为何会问能不能进去,不就是一个包间吗?

  可是工作人员并没有直接答复,而是看向庆尘:“您是否邀请黄先生?”

  “邀请,”庆尘还有事情问黄子贤这位老江湖。

  得到庆尘的答复,工作人员看向黄子贤:“黄先生,您可以进去陪庆先生一起。”

  紧接着,工作人员询问完他们需要的饮品与餐点后,才默默的退出了包间。

  庆尘闻着包间里若有若无的幽香,仿佛暗夜里有一朵兰花正在悄然盛开一般,芳香,却又不腻。

  他看向黄子贤:“帮我解释一下刚才的那一幕?”

  “这是江老板平日里自己看比赛的包间,并不对外开放,”黄子贤说道:“整个海棠拳馆都知道这件事情,她一般都会在这个包间里独处,不让人靠近这里。”

  庆尘暗忖,难怪这里香味如此馥郁,原来是那位女士的专用。

  他还不知道,此时黄子贤内心已经复杂起来,因为这位虎量级拳王有些无法确定,面前少年跟那位成名已久的海棠老板是什么关系。

  在黄子贤这种人心里,江小棠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事实上,能面不改色亲手给周墨肠子上洞穿两刀的女人,怎么可能是普通女人?

  这是第四区里最出名的蛇蝎,对方美貌的外表、妖娆的身姿之下,是令人胆寒的冷酷与狠毒。

  这时,黄子贤迟疑了一下再次说道:“昨天拒绝与你比赛的中量级拳王周墨,江老板亲手捅了他两刀,现在人还在隔壁医院里躺着。不过这是江湖规矩了,我想周墨也有心理准备。”

  “江湖规矩?”庆尘再次听到这个词汇,之前黄子贤说要还自己一命的时候,也说了江湖规矩。

  他一直以为这是个很模糊的概念,但现在好像是一些墨守成规的实质性规矩。

  黄子贤解释道:“地下世界里必须重情重义重信重诺,周墨收了海棠拳馆的钱却畏战不出,还让江老板折了面子,这算是犯了信义的规矩,所以要穿肠两刀。还有就是,在这地下世界跟了哪个社团就不能背叛,不然就会变成丧家之犬,如果谁收留叛徒,那社团都可以群起而攻。”

  庆尘点点头,这他理解。

  规矩就是掌权者定给自己的有利条件,有了这个规矩,所有人想要背叛社团的时候、违背信义的时候都需要掂量一下。

  不过,里世界的地下江湖竟然还能有这种规矩,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这时,黄子贤说道:“就像你饶我一命,我要还你一命,这也同样是江湖规矩。你饶我一命,让我有时间去安排妻儿,料理好身后事,待我全都安排好之后,这时你就是让我去死,我也不能拒绝。但如果你危机关头我替你把事情扛了,那接下来如果我能熬过这一关,命我就算是自己挣回来了,不再欠你什么。”

  庆尘有些感慨:真特么中二的规矩啊。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骨子里还讲江湖规矩的这些人,反而让这个冰冷的里世界有了些独属于江湖的人情味。

  这恐怕是那些大人物们身上见不到的东西。

  原本庆尘还有些不理解,为何林小笑、叶晚、李东泽三人会对李叔同那么忠诚,到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

  江湖。

  这是一个让庆尘感觉与赛博朋克世界格格不入的东西,但它就这么存在了。

  当然,庆尘也很清楚这个江湖也没那么纯粹,黄子贤这样的人也不会太多。

  这时,黄子贤想了想突然补充一句:“当然,江湖规矩是江湖规矩,江老板逼着周墨必须独自走去医院也有些过分了。周墨背后的经纪公司很厉害,但他们也不敢找江老板说什么,只能认栽。”

  庆尘明白,黄子贤是想暗示自己,这位江老板并不好惹,但又不敢明说。

  恐怕黄子贤也有些琢磨不透自己跟江老板是什么关系,所以不好乱说话。

  说实话,就连庆尘也有些迷惑,自己跟这位江小棠只见过一面,对方竟然就给自己开了这么多特例?

  有点古怪。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庆尘在包间里坦然坐下,目光则锁定在八角笼里两位雏量级选手身上。

  虎量级对应的是e级超凡者,中量级对应着f级超凡者,所以,羽量级、雏量级都还在普通人的范畴。

  放在以往,黄子贤对这种级别的拳赛都不屑一顾,可是他却发现庆尘看的津津有味。

  这位曾经的虎量级拳王思索着,按照昨天晚上的力量对比来看,这位庆小土怎么也得是e级中的佼佼者了,怎么看个雏量级都能看得进去?

  然而他不知道,庆尘看的只是技巧而已。

  对于拳手来说,雏量级没有超凡脱俗的力量,反而要在技巧上不断打磨。

  这些人在八角笼里经历过几十场、上百场厮杀,每天还要经历高强度的训练,那些技巧都可谓是千锤百炼了,一个个对于时机与节奏的把控,都炉火纯青。

  黄子贤忽然试探着在一旁说道:“台下那两个雏量级,一个叫李雨哲,一个叫常乐乐,两个人技术都挺好,只是一直都没注射基因药剂。李雨哲是买不到基因药剂,而常乐乐则是已经买到了基因药剂,但他想生完孩子再注射,结果一直都没找到老婆……”

  庆尘一边看着比赛一边问道:“雏量级拳手这么惨吗,老婆都找不到?”

  “不是找不到,”黄子贤说道:“他前一阵子还谈了个女朋友,结果被中量级的一个拳手给绿了。我怀疑他可能会忍不住注射基因药剂,直接找那个拳手报仇。”

  “贵圈真乱,”庆尘叹息道。

  这时,场中常乐乐忽然一个转身,竟死死以腰胯与手臂钳制住对手,生生带偏了对手的重心。

  黄子贤在一旁见庆尘眼睛一亮,便讲解道:“这是北方摔跤的技法,腰胯是人体最重要的轴心之一,常常能在近身格斗和绞技里,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庆尘复盘着刚刚常乐乐以腰胯为轴的技巧,瞬间又想到了好几种腰胯为轴的格斗方式。

  他忽然觉得,有人在一旁分析也很不错啊。

  庆尘看向黄子贤:“反正你现在也受伤了,要不然你之后每天下午来给我讲解讲解?”

  黄子贤愣了一下:“用这个还你那个人情?”

  庆尘认真说道:“这是让你先还一点利息。”

  黄子贤乐了:“行。”

  其实庆尘还有一个目的,他想通过黄子贤这个老江湖,了解一下里世界底层人民中的那个江湖。

  ……

  ……

  此时此刻某个隐蔽的房间里,这里挂着一套套女性的衣服,里间还有巨大的浴室与浴缸,这很明显是江小棠自己的私人空间。

  江小棠正撑着下巴坐在一张桌子前,而她面前立着一处动态的全息投影,投影里赫然是正在交谈的庆尘与黄子贤。

  她有些疑惑的自自语:“真是来看比赛学技术的?可是看雏量级比赛能学什么技术?”

  说话间,她裙摆下白皙的小腿搭在了面前的软塌上,脚上的绣花平底鞋分外鲜艳,衬托着脚背格外白皙,仿佛连脚背上的骨骼纹路与青色血管都有了一种独特的美感。

  江小棠默默的看着全息里的少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她按下桌上的一个按键说道:“换一下赛程,让郭若超和钟鸣远打下一场,找他们补一下赛事合同,出场费加10%。”

  桌子的内嵌音箱传来下属迟疑的声音:“老板,原计划要比赛的两人都准备出场了。”

  江小棠没有说话,仅仅三秒过去,下属马上改口说道:“我这就去安排。”

  包间里庆尘在比赛间隙问道:“八角笼里经常分出生死吗?”

  “经常,”黄子贤说道:“海棠拳馆还好些,江老板不会刻意追求血腥与刺激。但很多小拳馆就不一样了,他们为了吸引一些心理压抑的观众和赌徒,每天都会刻意弄死一两个拳手。”

  庆尘不理解了:“不是说海棠拳馆四五个月才有新人来定级吗,新人这么少,不就全都打死完了?!”

  黄子贤一下子笑了出来:“看来你对第四区的拳馆真不了解,整个18号城市总共一百多家黑拳馆,第四区则聚集了十六家最大的。拳手想要定级的话,只有在第四区这十六家拳馆里定级才算数。一般情况下,大家会去整体水平最差的宏兴拳馆定,那里强度最低,死人最少,一晚上都能定十多个出来。说实话,宏兴拳馆做的就是这门生意,卖拳手的通行证。”

  待到持证以后,拳手可以自由选择比赛,去哪家拳馆打比赛都行。

  像海棠拳馆这种规模大的,会养着自己的专属拳手。

  一般出门说是海棠的人,拳手会比同级其他场馆选手高出一头,这是天然的优越感。

  庆尘点头表示明白了,这第四区的十六家拳馆等于是把持着拳手‘发证’的权力,整个18号城市的拳馆都需要仰仗他们。

  而海棠拳馆向来水平属于最高的那一批,所以一般情况下,敢来这里定级的都是天才。

  只有真正的天才,教练才会带着他们来这里图个一炮走红。

  在海棠拳馆定级固然危险,但在这里定级才最有含金量,路子也走的最扎实。

  这时候,庆尘才知道自己师傅有多坑……

  或者说是,骑士组织的传统有多坑……

  “咦,赛程变了,”黄子贤说道:“等等,怎么是郭若超和钟鸣远打?”

  “有什么问题吗?”庆尘问道。

  黄子贤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两人是羽量级里技术最好的,海棠拳馆一般会避免让他们俩一起比赛,因为两个技术流打起来不好看,观众未必能看懂。奇怪了,这是谁排的赛事?”

  他看了庆尘一眼,心说这种安排不会是专门给这少年学习技术用的吧?

  就在黄子贤思索时,包间外面传来敲门声,江小棠在门外慵懒的问道:“我可以进来吗?”

  黄子贤默默的看向庆尘,他没想到江小棠推门而入之前,竟然还会先问一声。

  s..book314381889058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