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192、弥补庆尘的短板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6-19 17:48: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黄子贤被打哭,是因为你的骑士真气吧?”李叔同问道。

  “嗯,”庆尘点点头。

  李叔同感慨道:“那你这真气有点辣眼睛啊。”

  庆尘说道:“还好您在我开打之前提醒了一下,我才想到自己还有这方面的优势。师父,我想知道其他骑士的真气都有什么效果?有跟我一样的吗。”

  李叔同说道:“骑士真气五花八门,但还真没有重复的,你师伯的是让人呕吐,你师爷的是让人有触电感,你二师爷……是让人产生喜欢他的错觉。”

  “等等!”庆尘震惊莫名的看着师父:“为何二师爷的骑士真气如此霸道?”

  “这我也不知道,”李叔同叹息道:“在实战过程里他那骑士真气还挺好使的,能让人士气下降。本身跟他正生死搏杀呢,打着打着忽然就下不去手了。”

  “这样看来,师父你的真气,已经算是相对正经的了,”庆尘感慨道。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的骑士真气都有益于战斗,”李叔同说道:“有一位骑士前辈的真气能让人产生亢奋的错觉,所以前辈第一次把骑士真气灌注在敌人身上时,挨打挨的特别狠。”

  庆尘听了目瞪口呆。

  然而这时李叔同说道:“骑士组织中,从未有人真气跟别人的效果重复过,但你的除外。”

  庆尘疑惑:“我?难道骑士组织出现过同样能让人流泪的真气吗?”

  “对,”李叔同点点头。

  “还有哪位前辈是这样的?”

  “骑士组织的创始人,就是在青山绝壁上面刻下永远少年这四个字的人,”李叔同说完站起身来:“早点休息吧,师父出去办点事情,接下来一天的时间你可能都看不见我了,后天周日早上,我带你回18号监狱。”

  “嗯,”庆尘问道:“师父,我能独自去拳馆吗?”

  “当然可以,而且那里也是你现在最应该去的地方,”李叔同说道:“待到你什么时候不用骑士真气打败虎量级对手,就可以去考虑下一次生死关了。”

  ……

  ……

  倒计时400000.

  早晨八点钟,门外传来敲门声。

  庆尘脑子懵懵的从床上爬起来,起身时,浑身的伤势都开始撕扯般疼痛,仿佛整个人都要裂开似的。

  但他一声都没吭,只是缓缓移动到门边:“谁啊?”

  秧秧的声音响起:“我呀,一起上学啦!”

  “那个……”庆尘犹豫了一下:“我今天有点事情先不去上学了,你们去吧。”

  门外的秧秧与郑忆相视一眼,感觉有些奇怪。

  秧秧问道:“你这声音怎么了?听起来有些不太对劲。”

  此时此刻庆尘半边脸都肿的跟面包一样,说话都有点漏风,听起来当然不太对劲。

  他之所以不去上学,也是担心被同学看见自己这副鬼样子。

  而且,他今天确实行动不便,稍微一动就疼。

  庆尘是个很坚强的人,这会儿哪怕再疼他都没出一声。

  但坚强也不意味着他要顶着伤势去上学啊,那不是坚强,是傻。

  庆尘想了想说道:“我没事,你们赶紧上学去吧,不然就要迟到了。”

  “好吧,”秧秧拉着郑忆的手往电梯走去。

  两个女孩到66楼坐上轻轨列车,郑忆小声说道:“你不担心庆尘同学吗,我感觉他好像出问题了。”

  “没事的,”秧秧帮庆尘圆了一句:“他可能就是没睡醒,这人以前就喜欢逃课。”

  秧秧已经判断出庆尘受伤了,但她没想明白,对方是如何受的伤。

  两个少女站在拥挤的列车里,秧秧身旁始终有一层力场笼罩着两人,所有想要靠近过来的人都会被无形的滑开,就像是两块同极的磁铁永远无法靠近。

  银发少女郑忆一只手拉着轻轨的吊环,一只手拉扯着自己的小挎包,她看着轻轨从空中驶过,从一栋又一栋大楼里穿梭,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便格外愉悦。

  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生活负担小了很多,也可能是因为稍显孤僻的她多了个朋友。

  这时,秧秧问道:“郑忆,我昨天看到你包里有一支民用的电击棍,你平时身上都带着这个吗?”

  “嗯,”郑忆点点头:“我家在第九区,每次周末回去的时候都要小心一点,在那里如果出事了,就算报警的话,等警察到现场也都两小时之后了。”

  “这么慢?”秧秧皱眉。

  “嗯,”郑忆点点头:“妈妈说,那些联邦警察是怕犯罪现场有枪,如果去的太及时,他们也可能被枪击。如果去的晚一些,等案件结束后他们收尾就好了。九区的人命,不值钱的。”

  秧秧看向窗外,明明是一座看起来就非常美丽的城市,一座座建筑仿佛矗立在仙境之中,但底层的生活却如此艰辛。

  她昨晚无意中拉开郑忆的冰箱,却发现里面只有最便宜的蛋白棒,桌上还有最廉价的复合维生素。

  那一刻秧秧就明白郑忆为何要努力学习了,那是底层人民能做的最后努力,他们只能通过知识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到了学校之后,秧秧忽然发现高二3班的同学们正交头接耳,待到她和郑忆进班后,大家的讨论却停止了,纷纷朝她看来。

  她好奇的问了一位男同学:“怎么了这是?”

  “昨晚有两位同学跟着他们表哥去看拳赛,结果发现跟你很熟悉的那位转校生,竟然就在拳台上,”男同学低声说道:“他们说庆尘同学在海棠拳馆还有个花名叫庆小土,昨晚第一次以新人身份定级,定了虎量级。”

  八角笼里可分生死的黑拳上不了台面,然而很多联邦人就喜欢看这个,尤其是青少年。

  那位男同学好奇的看向秧秧:“昨天你们俩不是放学一起走的吗,你不知道?”

  “还真不知道,”秧秧答道。

  那位现场看过拳赛的同学亢奋道:“我昨天亲眼看到庆尘同学上了定级赛,一开始还挨打呢,后来变的特别生猛。不过到了虎量级之后,庆尘好像就有点应付不来了,他被那个黄子贤按着打了十多分钟,才绝地翻盘。”

  秧秧点点头,那她知道庆尘今天为啥没来上学了。

  说实话她也去看过黑拳,整座18号城市里光是黑拳场馆就上百家,一家打的比一家凶狠,庆尘现在肯定身上挂着彩呢。

  只听另一位昨晚在现场的男同学继续说着:“庆尘同学并没有应付不来好吗,我觉得昨天晚上最精彩的拳赛就是那一场。你们都不知道,庆尘同学刚开始有点适应不了虎量级的节奏,被人挤到八角笼边缘,结果后来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爆发血性,跟对方用以伤换伤、以命换命的打法,逼的那位老拳王束手束脚,最后竟然还把对方给打哭了!”

  ……

  ……

  此时此刻,庆尘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他还不知道班级里正展开着一场关于他的讨论。

  庆尘知道李叔同带他上拳台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在实战中消化自己获得的力量。

  每位骑士晋升都是跳段式,所以他们必须有一个熟悉自己的过程。

  就像一个小孩子忽然拿到了一千万,但他只知道一千万可以买棒棒糖,却不知道一千万还可以用来买房、买车、买房车。

  而且,庆尘跟那些久经训练的人不同,他所得到的训练就只是叶晚仓促教授的那段时间。

  所以他需要不断的复盘、观察、学习,这也是他最擅长的事情。

  拳馆里每天都在发生着殊死搏杀,拳手们也是最精于格斗技巧的那批人,所以历代骑士才会在那里磨砺。

  也正如李叔同临走前说:待到你不用骑士真气打败虎量级拳手,就可以开始考虑下一次生死关。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让庆尘在第四区最好的拳馆里,从最好的黑拳拳手身上,学习到最好的格斗技巧。

  到了那个时候,他才不是一个只空有力量的傻子。

  想到这里,庆尘结束了今天的复盘,并拿手机拨出一个电话:“喂,你好,我是庆小土,能让保姆车来接我吗?”

  电话对面传来江小棠的笑声:“好的,这就给你安排,你现在是咱们拳馆里正当红的拳手,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我看看啊,你父亲留的地址是洛神大厦,对吗?”

  “嗯,是洛神大厦,谢谢,”庆尘挂了电话。

  他有些疑惑,按道理说这种电话打过去难道不该是拳馆的工作人员接吗,怎么会是直接打到了拳馆老板的手机上?

  很快保姆车便到了,庆尘坐在豪华的保姆车上,并发现座椅旁边的桌板上早就给他备好了水果与茶点。

  黑色的保姆车穿过庞大而又错综复杂的城市,仿佛行走在迷宫之间。

  几十分钟后,保姆车直接开进了拳馆的后门,但是当庆尘打开车门的刹那便愣住了。

  只见黄子贤坐在轮椅上静静等待着,他见庆尘下车便艰难的站起身来。

  庆尘打量着。

  对方身上的伤比他还严重,左臂悬吊着,看样子是骨骼有了损伤。

  只是庆尘有些奇怪,对方受了这么重的伤,不安心养伤就算了,竟然还跑来专程等着自己。

  却见黄子贤用右手推开了想要搀扶他的助理,然后对庆尘鞠了一躬:“江老板告诉我你要来,所以我从隔壁医院里出来等在这里,就想说一声谢谢。”

  庆尘摇摇头说道:“其实不必,当时你已经没有战斗能力了,我没必要杀你。”

  黄子贤摇摇头:“八角笼里的其他人可未必像你一样善良,可能你以前不常来拳馆这种地方,也不常看黑拳,所以不知道八角笼有多么残酷。但我很清楚这是个什么地方,也代替我的妻子和孩子感谢你,如果我昨天死了,他们下场会很惨。”

  还没等庆尘说什么,黄子贤便继续说道:“我的感谢真心实意,现在我可能无法有更加实质的诚意,但时间会证明一切,我欠你一条命。我会尽快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到时候这条命随时都可以还给你。”

  庆尘看着黄子贤,对方眼神无比认真。

  拳台之上大家是对手,然而拳台之下,彼此也都是活生生的人。有妻子、有孩子、有亲人,会开玩笑会喝酒。

  之前庆尘并没有探究过对方是个怎样的人,但到了这一刻,他也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虎量级拳王的魄力与人格。

  庆尘沉默片刻:“好,你欠的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

  感谢四哥、十篾丶两位成为本书新盟,感谢老板,老板大气。

  在这里解释一下今天只有这一章,任小粟这两天夜里做噩梦,每天都害怕的睡不着,昨天夜里我被折腾醒了七八次,今天确实是有些不在状态,写了很多但删了一大半,所以今天只有这么多。

  我会在明天补上今天的更新。

  s..book314381887133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