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182、里世界的重逢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6-14 17:49: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中年人语重心长的劝道:“你们这些年轻孩子也是不知道轻重,游行活动是需要上报的,到时候你们所有人身份id都被记录下来,想要找一个财团体制内的工作就难了。”

  一名男同学笑道:“叔叔,我们也没打算进财团工作。资本来到这世上就带着肮脏的血液,我们要抵制它!”

  中年人叹了声气,却没再说什么。

  庆尘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学生们洋溢着热情,热情包裹着理想与稚嫩的冲动。

  这些学生应该是高中生,却想要通过组织合法游行的方式来改变世界了。

  不管这举动是对还是错,一名高中生能做到这个份上本身就不容易。

  此时此刻,四名学生被人嘲讽之后并未气馁,而是重新打起精神来,给其他乘客介绍周日的游行活动。

  庆尘思考着,教育机构无序扩张在表世界也有,只不过表世界刚刚出台政策,已经有人来管理这些状况了,但里世界的无序扩张却没有人来管理。

  资本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就像人造子宫一样,本身是个好事可以减轻女性的痛苦,结果被资本利用后却给一个个家庭制造了新的痛苦。

  这时,四名同学朝庆尘走过来,而他则低下头,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同学,你也看看传单吧,”男同学说道。

  庆尘摇摇头:“不用了,谢谢。”

  话音刚落,那位隔壁家的银发少女挤了过来,她对几位同学说道:“我是6区第一高中的,我要参加你们的活动,在哪里报名?”

  男同学见有人响应,立马激动的拿出一块平板电脑道:“告诉我学号和姓名就可以,这次活动不光咱们6区举行,连带着5区、4区都有人组织,到时候大家在云上广场集合,然后一起往上三区出发!而且我们也拉来赞助了,这次游行会有免费的早餐、午餐、晚餐供应。”

  “你们的游行手续审批了吗?”银发少女问道。

  “当然,”男同学热情道:“早上7点开始,晚上10点结束,这都是合法游行时间,不过同学你千万别带武器,这个是不允许的。”

  “嗯我明白,你记一下我的学号、姓名,我叫郑忆,学号是192……”银发少女说道。

  四名男同学兴高采烈的奔赴下一个车厢了,不知疲倦的分发着传单。

  银发少女郑忆拉着车厢横梁上的拉环,站在庆尘面前摇摇摆摆的拨出一个电话:“喂,妈妈,我这个周末不回去了,我要去参加游行……”

  挂了电话,她若有若无的打量着庆尘。

  却见面前少年手里摆弄着庆氏旗下橙子品牌的最新款透明手机,光这一款手机就足够她半年的生活费了。

  郑忆暗自想着,昨天晚上的那个中年人,应该就是这少年的父亲吧?对方说自己以前还有司机来着。

  其实她仔细想过,那中年人和少年确实都气度不凡,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第六区的人。

  可有钱人怎么会跑到第六区来呢,不应该在上三区吗。

  还是说,对方家道中落,生意破产了?

  轻轨列车抵达“第一高中站”,郑忆转身下车,然而这时她忽然发现,那少年竟也跟在她后面。

  等等,这是他们学校的同学吗,自己为何从来都没有见过?

  “同学,教务处怎么走?”庆尘看向郑忆问道。

  银发女孩愣了一下指着一个方向:“那栋楼的三楼。”

  “谢谢,”庆尘点点头便转身离开。

  郑忆心说,这少年连教务处都不知道在哪,看样子好像是第一次来。

  难道是转校生?

  ……

  ……

  郑忆独自穿过郁郁葱葱的校园,走向自己的教室。

  如今联邦里,每个城市的上三区以外,似乎只有公立学校还能保持着一片独立场地,不用像城市里其他地方一样拥挤。

  据说这也是游行后的成果,是一家叫做希望传媒的公司顶着压力争取来的。

  郑忆进班之后默默坐下,她带上耳机开始预习今天的功课。

  预习时,她时不时把目光飘向左边,那边窗户下坐着一个安静的女孩,瘦瘦高高的有些特立独行。

  那是学校里最出名的女孩了,漂亮,学习好,身材也好,还多才多艺。

  这样的女孩在学校里做什么都备受瞩目,据说这次盛大的学生游行,对方就是发起人之一。

  还有人说,对方在高二就已经接到10号城市公立大学的邀请了。

  真让人羡慕。

  就在此时,年级主任忽然来到班里……身后还跟着她的新邻居。

  年级主任走到讲台上说道:“同学们,这位是你们高二3班的新同学,大家欢迎一下。”

  郑忆愣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位新邻居竟然会是自己的同班同学!

  但更让她惊讶的是,当这位新同学走进教室时,郑忆忽然发现余光里那位她仰慕的女同学,忽然坐直了。

  银发少女转头看去,赫然发现那位女同学神情里充斥着惊讶与不解。

  她又望向那位转校生,对方的目光也紧紧锁定在那位女同学身上。

  这两人认识。

  郑忆在心里做出判断。

  “大家好我叫庆尘,请大家多多关照,”庆尘说完,便继续盯着台下的那位女同学……

  说实话,他心里的惊讶不亚于任何人。

  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在里世界中,这么快与秧秧相遇!

  某一刻,庆尘甚至以为这是李叔同刻意安排的,但那位师父明明不知道秧秧的存在,所以这真的是个巧合。

  在表世界,秧秧是转校生。

  在里世界,转校生却变成了他。

  这种感觉太神奇了。

  庆尘的目光又扫过郑忆,他也没想到这位邻居也会在班级里。

  “好了,庆尘同学自己找个位置坐下吧,”年级主任和蔼道:“新同学来了以后,大家多多帮助他熟悉环境!”

  郑忆敢发誓,她从来都没见过如此和蔼可亲的年级主任,而且转校生来了应该是班主任带着进班啊,怎么会是年级主任亲自带来呢。

  此时此刻,庆尘慢慢走到秧秧身旁的空位坐下,漫不经心的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个举目无亲的荒野少女?”

  秧秧面无表情的说道:“据我所知,你也应该是个漂泊无依的荒野猎人?”

  两人相视之间各自诡异一笑,大家都清楚对方没有说真话,彼此的身份再次成了谜题!

  果然,穿越事件之后,时间行者之间就没有真话了啊!

  按理说这应该是个大型双方社死现场,但问题是彼此都暴露了谎,于是两两相抵,谁也别说谁了。

  秧秧若无其事的说道:“你是从哪个学校转过来的啊?”

  庆尘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猜?”

  秧秧内心思忖着,看年级主任的态度,似乎庆尘在里世界的身份起码是个富裕家庭吧?

  不过这倒是排除了她内心里的某些怀疑,她一直猜测对方可能就是18号监狱里那位幕后之人来着。

  不,如今有些组织还给那位18号监狱里的时间行者起了一个专门的代号,执棋者。

  意为幕后下棋之人,手中棋子众多。

  甚至在那些组织的视角里,连秧秧也被算作对方手里的棋子了。

  秧秧思考着,看来庆尘真的不是那位执棋者?不然那位执棋者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突然从18号监狱跑出来上学啊。

  就算是有能力偷跑出来,服刑人员怎么可能轻轻松松改了学籍?

  奇怪了,执棋者到底是谁呢。

  两个人突然沉默下来,庆尘内心也在思索着:首先能肯定的是秧秧之前并没有说实话,当然,这个他从一开始就有预料,所以也并不意外。

  其次,秧秧应该原本就生活在第六区,家世并不显赫。

  再次,对方还能安安静静的坐在学校里上课,说明对方的觉醒者身份并未暴露。

  不然的话,财团怎么可能允许对方踏踏实实的坐在教室里?

  两人各自想到此处,忽然相视一笑,笑容里都藏着很多东西。

  秧秧忽然说道:“你生活在第六区,那应该也听说周末的游行活动了吧。”

  “嗯,”庆尘说道:“在轻轨上见到有学生发传单。”

  “这游行活动是我发起的,要不你也来参加?”秧秧鼓动道。

  庆尘心说果然……

  难怪那些学生介绍他们的倡议书时,熟悉感是那么的强烈。

  比如学校重新承担起教学义务,不要把学生的时间推给社会。

  比如阻止资本在教育领域的无序扩张。

  比如严禁教师校外办学,把本该在课堂上教的内容给放到课外去教。

  合着,这就是秧秧从表世界搬过来的!

  “我不参加,”庆尘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有点好奇,难道你就不怕自己太过张扬,引起别人注意么。”

  秧秧看了庆尘一眼:“你倒是依旧谨慎……对了,你住在哪啊,我看看离我家近不近。”

  这时,不远处的银发少女郑忆,悄悄打量着这两位同学。

  她看着对方交谈的神色,忽然觉得他们应该不仅仅是认识。

  s..book314381881570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