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179、师父帮你提亲?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6-13 17:40: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倒计时1680000.

  黑暗中的18号监狱里,忽然从某间囚室里传递出温热的气息。

  渐渐的,温热气息又变成了灼热。

  那一股股热浪正从那间囚室向外翻涌着,犹如赤道地带傍晚的海潮。

  这间囚室隔壁的两间囚室里,有犯人疯狂的拍打着合金闸门,大声呼救。

  他们的呼救声越来越小,身体内的水份也在被高温快速蒸发,仅仅两分钟过去便进入了脱水状态。

  一楼正在睡觉的林小笑忽然起身,他来到广场上抬头望去,又与同样察觉不对的叶晚相视一眼:“元素系的觉醒?”

  “嗯,”叶晚点点头:“是刘德柱的囚室。”

  林小笑错愕莫名:“这小子在表世界经历了什么,竟然觉醒了?!”

  广场上的合金闸门打开,六架机器狱警排列成两队整齐进场,苍穹之上的蜂巢无人机也向下坠落着,朝那间异常的囚室飞梭而去。

  “先救人,”叶晚双腿微屈,纵身一跃便如一头猛虎般稳稳落在三楼走廊上,他打开隔壁的两间合金闸门,将里面已经虚脱的囚犯扔到很远的地方。

  囚室里的热浪正透过合金闸门向外倾泻,叶晚前额的头发也开始有了焦枯感。

  下一刻,一扇半透明的力场骤然在他面前聚拢,热量席卷时,还能看到那座如钟形的力场上,排列着严密的蜂窝状结构。

  叶晚站在囚室门前,他所在的走廊两侧分别伫立着三名机械狱警,身后则是在半空中悬停的无人机。

  他在等待着,直到里面温度开始降低,叶晚才示意机械狱警打开合金闸门。

  咔的一声,合金闸门洞开,刘德柱正虚弱的跌坐在地上,屋子里的生活用品全都烧成了黑色或白色的灰。

  奇怪的是,刘德柱身上的衣服竟然还完好无损。

  这货状态萎靡,却神色异常亢奋的喃喃道:“我是觉醒者了!我真的成为觉醒者了!”

  “出来吧,”叶晚说道:“给你换间囚室。”

  刘德柱豁然回头:“老板呢?我老板回来了没,我得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啊,我成功了!”

  叶晚面色奇怪起来,他没想到这货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要把觉醒的消息告诉庆尘。

  他还不知道,在刘德柱看来若不是老板指点他要保持愤怒,说不定现在就觉醒不了了……

  这时,林小笑来到门口笑眯眯的说道:“你老板现在可没空搭理你。”

  “那我现在是什么等级?”刘德柱问道。

  “c级,”林小笑百无聊赖的靠在门上:“别高兴那么早,你往后的路还长着呢。”

  ……

  ……

  荒野上,孤零零的篝火旁,李叔同笑吟吟的看着庆尘:“这次回去,还有没有坚持修行?”

  “有,”庆尘点头脱下了上衣,露出自己身上的肌肉群。

  李叔同有些意外:“我故意没有提醒你要修行,就是想看看你偶尔不自律的样子,却没想到你竟然还是坚持了。奇怪,成为骑士之后获得了那么多力量,你还能看上自己修行的缓慢增长吗?”

  就像很多人骤然暴富、身价上亿之后,如果地上有人掉了十块钱,这位暴富者可能都不愿意弯腰去捡。

  别说十块钱了,几千块他们也看不上。

  而李叔同此时感觉,如果庆尘成为亿万富豪后,走路上哪怕看见一分钱硬币嵌在混凝土路面里,自己这位学生也会想办法把硬币抠出来。

  这让李叔同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别的老师都期盼着学生能自律一些,他却期盼着自己的学生能够偶尔放松放松。

  这种感觉不太对劲啊!

  庆尘重新穿回上衣,他往篝火里添了几根柴木说道:“师父,也不是我有多么自律,是我想起一个事情。林小笑曾给我说要以普通人身份去经历生死关,所以我觉得继续修行一定能派上用场。”

  李叔同叹息:“你倒是挺聪明。”

  “那骑士在晋升之后已经是超凡者了,该如何回到普通人的状态呢?”庆尘疑惑。

  “我还想着让你成为超凡者后好好放松一下再告诉你,”李叔同说道:“你把呼吸术的频率逆过来试试。”

  庆尘回忆着呼吸术的频率,刹那间,他脸颊两侧顿时有冰蓝色的纹路绽放出来,与之前的火焰纹截然不同。

  只听体内咔的一声,庆尘竟感觉自己身体里已经打开的基因锁,重新锁上了!

  身体里奔腾的力量,也在这一瞬之后被抽离到了某个角落。

  他豁然看向李叔同:“老师,之后经历每次生死关,都要逆行呼吸术吗?”

  “是的,”李叔同点点头:“而且呼吸术不能中断,哪怕中断一秒就得重新开始。”

  “原来如此,”庆尘点点头。

  他收起了呼吸术,但基因锁并未重新打开。

  李叔同在一旁解释道:“不用担心,逆呼吸术结束之后,基因锁一个小时后才会重新开启。这也算是一种使用呼吸术的代价吧,如果你经历生死关失败后随时都能重启基因锁,那生死关也就没有意义了。”

  “这样一来,骑士经历生死关的时候岂不是非常危险,有人刻意阻挠的话,原本九死一生的生死关,就变成十死无生了,”庆尘问道。

  “所以,骑士在经历生死关时必须保守秘密,”李叔同说道。

  “难道就没有强行重新打开基因锁的办法吗?”庆尘疑惑:“总不至于任人宰割吧。”

  “有,但我希望你永远不会用到,”李叔同说道:“当你逆呼吸术之后,再强行施展正向呼吸术就能重新打开枷锁,但代价就是,你这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当下的境界里。”

  庆尘沉默片刻:“一定有某位前辈为此付出过代价吧。”

  “当然有,”李叔同感慨道:“你师伯陈家章的境界,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停滞的。当时他在完成力之涌现时被人埋伏阻击,那时候他已经没有选择了,只能将境界永远停留在a级。”

  原来,骑士在经历生死关时要面对的危险,不仅仅来自大自然,还有险恶的人心。

  这时,庆尘感受着自己成为普通人后的力量,分明又比他攀青山绝壁之前大了许多:“老师,我在表世界找了个能够控制力场的朋友,为我制造重力仓修行。我怎么感觉,重力仓与呼吸术搭配后,进境快了好几倍。”

  “控制力场?”李叔同想了想:“里世界已经很久没出现过能够控制力场的觉醒者了,你确定是控制力场而不是空气?”

  “确定,”庆尘点头:“有什么说法吗?”

  “能够控制四大基本力的觉醒者,生来就是璀璨的,”李叔同说道:“他们的上限很高,战斗能力也极强。新文明纪元历史上,几乎每一个这样的觉醒者,都有过举足轻重的地位。”

  庆尘愕然,他没想到秧秧的能力,竟然如此生猛。

  这时,李叔同问道:“你这位朋友是男孩还是女孩啊?能够帮你制造重力仓修行,关系应该不错才对。”

  “女孩,”庆尘诚实回答。

  李叔同陷入沉思。

  “怎么了师父?”庆尘问道。

  “知道她在里世界哪里吗,有没有家人?”李叔同看向庆尘:“需不需要师父去帮你提亲?”

  庆尘:“……师父,我和那个女孩没什么感情啊,而且我现在也很笃定,她突然出现也是因为有着自己的目的,您就别想那么多了。”

  “行吧,”李叔同说道。

  “师父,咱们接下来去哪,回18号监狱吗?”庆尘问道。

  “回肯定是要回,但回之前得先在18号城市里办点事情,”李叔同笑着解释道:“你这次倒计时是多久?”

  “7天。”

  “回18号城市就得四天时间,剩下三天的话……足够了!”李叔同笃定道。

  庆尘有些疑惑,这位师父要带自己去干嘛?

  ……

  ……

  倒计时720000.

  18号城市第6区,夜晚。

  一个银发女孩带着白色的耳机,听着溪水般流淌的轻音乐,走进洛神大厦的玻璃电梯里。

  她抬起纤细的手腕按下132楼的电梯按钮,然后转过身去准备欣赏电梯爬升时,透明玻璃外的城市夜色。

  女孩背着一个斜斜的挎包,里面装着自己的阅读器与随身物品。

  包有些磨痕了,朋友总是劝她换个新的,但她总是回答说自己喜欢包面上的小熊图案,所以不舍得换。

  其实是,女孩初中毕业后就没收到过家里一分钱,她必须自己兼职赚取高昂的辅导班费用,这样才有希望考一个好些的大学。

  而且上大学也只是个新的开始,要知道除非她考进火种军校或者西北军校,不然就得承担更加高昂的大学学费。

  每个大学都有奖学金,可问题是她没有那么好看的履历去支撑她获得奖学金。

  想到这里女孩也有些迷茫,她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出路在哪里。

  就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刹那,一只手挡住了电梯门。

  女孩从玻璃上的倒影看见,一位中年人和一位少年走进电梯,这两人都穿着白色的崭新运动服,还带着黑色的崭新鸭舌帽。

  帽檐压的很低,银发女孩看不清这两位的长相。

  这两人进来后并没有按电梯的按钮,而是也静静的站在女孩背后,同样看着电梯的玻璃窗外。

  她想起89楼住户被入室抢劫的传闻,渐渐抠紧了自己的挎包背带,干净的指甲也在皮带上抠出了印子。

  只是,女孩在倒影里打量着对方,她总觉得这两位也不太像是那些目无法纪的社团成员啊。

  起码她没见过社团成员穿的如此干净过。

  对,女孩对这两位第一印象,其实是干净。

  电梯快速爬升着,女孩的耳膜感觉有些不适,这是电梯太快、楼层太高的缘故,就像飞机起飞时一样。

  这时,电梯已经到了91层,窗外是错综复杂的立交桥横贯在天际,覆盖着整座城市,连接着一栋栋高楼和天上的广场。

  路灯亮起时,立交桥就像是一座星云在城市间缭绕。

  她背后的少年看着窗外说道:“这么复杂的城市交通,不会迷路吗?”

  “不知道啊,”中年人回答道:“老师以前出门都是有司机的。”

  女孩暗自撇嘴,现在都自动驾驶时代了,谁闲着没事配司机啊。

  还有这立交桥虽然复杂,但驾车时只需要告诉人工智能目的地就好了啊。

  叮的一声,电梯抵达132层。

  银发女孩紧张的没敢动弹,那中年人和少年却先一步走出了电梯,直奔走廊深处。

  她在对方出了电梯后,缓缓转过身来,却见对方在一扇门前按下了密码,咔哒一声,门锁开了。

  银发女孩直到这时才敢松一口气,原来是邻居啊,而且就住在她家对面!

  刚刚这两人进来后没按电梯,吓的她有点魂不守舍的。

  只是这时候银发女孩有些好奇,她家对面已经很久没人住了,前一段突然重新装修后也一直没住进新房东,怎么这深夜突然到访了。

  奇怪。

  另一边,进屋之后的庆尘摘下帽子:“刚才那个女孩好像很害怕的样子,18号城市里的治安是不是也太差了。表世界倒是没这种情况,女孩大半夜走在街上也不用太过担心……起码大都市里是这样的。”

  李叔同说道:“这算是历史遗留问题了,联邦曾因为一件事情裁撤了三分之一警力,于是就搞得犯罪率频频增加。”

  “裁撤警力?”庆尘难以想象。

  “不光是裁撤警力,你甚至很难想象到,除了上三区以外,其他几个区的交通摄像都大多年久失修,”李叔同平静说道:“没事,你以后生活在这里才能切实感受到,这是个多么病态的国度。”

  “师父,你想做的事情,就是改变它么?”庆尘问道。

  李叔同笑了笑:“别问那么多了,先参观一下自己的新房子吧。”

  庆尘四处看了看,80多平米的一室一厅一卫一厨,因为房间卧室只有一个的缘故,所以每间屋子都显得很大。

  客厅尽头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窗外就是城市的第六区全景。

  客厅里摆放好了沙发与家电,一切都看起来是崭新的。

  s..book314381880660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