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170、王家的复仇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6-07 17:26: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黑暗的客厅里,路远坐在沙发上等待着队友的支援,他要走正常程序带走老秦。

  他摸出兜里的手机按下开机键,然后发现不知何时已经停机了。

  几十分钟后,门外传来脚步声,路远开门一看竟是老板郑远东亲自来了:“老板,您怎么来了?”

  郑远东看了一眼地上还在昏迷的老秦:“抓的现行?”

  “嗯,”路远心情有些低落:“老板,我刚入行的时候,有一次破一个特别血腥的案子,老秦在里面尸检,我就在解剖室外面吐。后来他给我倒了杯热水,跟我聊他刚入行的时候,其实也跟我一样。”

  路远继续说道:“他说,我们这一行虽然苦点累点,工资也低,但既然选了就别想那么多。”

  说实话,他这次追查泄密源,真的没想到会追查到老秦身上。

  郑远东看了他一眼:“老秦触犯了法律,自然要接受法律的制裁。但你我都能理解,一个人在面对生死的时候,都会恐惧。我不怪他,你也不用怪他。”

  路远说道:“老秦的女儿还在上学,这下他的孩子也会受到影响吧。”

  这世上本就没有人能像机器一样,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也会聊家长里短,也会嬉笑怒骂。

  强如郑远东这种心怀理想的人,照样会在街边烧烤摊上跟战友们喝酒回忆当年。

  小鹰那种拼命三郎,也会偶尔想想被富婆包养的美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签,可标签背后都是千丝万缕的人情味。

  郑远东说道:“你发个通知让大家填一下表格,家里有重症病人的、家族有遗传病史的,如果里世界有对应的药品或基因药剂,我们就想办法给他们搞到手。”

  路远愕然:“老板,靶向药和修复遗传基因的药剂在里世界也不便宜啊。”

  客厅里,郑远东默默看着还在昏迷的老秦,然后拍了拍路远的肩膀:“没事,我来想办法。”

  “对了老板,”路远说道:“我按照你的吩咐,让他把消息传递出去了,没有阻止。”

  “嗯,”郑远东点点头。

  “不过,我有点想不通,”路远纳闷:“这检测结果也是我们好不容易弄到的,干嘛送给别人啊?”

  “因为我不想让别人也盯上这个叫做庆尘的高中生,”郑远东回答。

  虽然这次还是没能找到幕后之人,但是找到了庆尘这么一个可以发展为组织成员的人,郑远东也觉得没有空手而归。

  他对路远说道:“另外,把反间谍部,刑事侦查部,行为分析部,密码破译部都召集起来,让外出的负责人们订最近一班机票飞来洛城,我有预感,这里将有大事发生。你们特勤行动部也要小心警惕,开始往洛城调派人手吧。”

  ……

  ……

  晚自习下课时,高二3班班主任田海龙来教室里转了一圈。

  当他看到庆尘坐在教室里时,竟然还愣了一下,好像十分意外的样子……

  田海龙感觉,难得见庆尘上一次晚自习,他内心里竟然还有点激动。

  放学时,庆尘与南庚辰往外面走去。

  隔壁班的纨绔子弟们搂着刘德柱的肩膀,说要去洛城的夜场玩个尽兴,结果刘德柱千推万辞的拒绝了,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往家赶去。

  纨绔子弟们有些扫兴,一个个在校门口轰着油门。

  在一辆辆豪车嗡鸣声中,庆尘甚至感觉这才是赛博世界……

  不过庆尘心有所悟,刘德柱这货急着回家,会不会是有什么消息要跟自己沟通?

  很有可能。

  庆尘看向南庚辰:“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看李依诺对你很好,我师父也说她对你是真爱。”

  南庚辰摇摇头说道:“她对我确实很好,但我还是更想学习黑客技术,到时候回了里世界,我也算是有能力帮你了对不对。而且大家都常说,活到老学到老,我希望自己可以尽快有用一点,不拖你的后腿……我也不能总依靠李依诺是不是?”

  庆尘有些感慨:“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学海无涯苦作舟啊。”

  南庚辰:“???”

  就在此时,庆尘无意间回头发现,那位叫做秧秧的女孩竟是一直跟在他们的身后。

  他想了想对南庚辰说道:“我先回家了,明天见。”

  说完,庆尘走进了人群之中。

  他无声的横穿过行署路,进入4号院。

  可直到此时,他身后隐约的脚步声仍旧在跟着。

  庆尘拐进了一条黑暗的小路上,他忽然回头看着身后的女孩:“为什么跟着我?”

  秧秧沉默几秒问道:“请问,12号楼怎么走……”

  庆尘皱眉,12号楼,这不是自己家所在的那栋楼吗?

  等等,早上江雪才说过,隔壁的房子已经有了新的住户,别不是这位秧秧吧!

  庆尘试探问道:“101室的新房东?”

  “嗯,”秧秧拿出钥匙:“昨天晚上刚搬进去,有点找不到路。”

  “那你跟着我走,”庆尘说完便在前面带路。

  “你也住在这里吗?”秧秧好奇道。

  “嗯,”庆尘说道:“我住这里好几年了。”

  “那正好,我以后跟着你就行,”秧秧说道。

  听到这句话时,庆尘有些疑惑了:什么叫以后跟着自己就行?

  难道是自己不认识家门吗。

  白天的时候,胡小牛和张天真都把秧秧给吹上天了,又是使用枪械,又是独自横渡印度洋,这种人怎么会找不到家门呢?

  这不合常理啊。

  庆尘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再次试探着问道:“路痴?”

  秧秧这次沉默了更久:“嗯。”

  庆尘内心里突然掀起轩然大波,这样一个天才少女竟然还是路痴?

  上午的时候,他记得胡小牛说对方原本在近海区域玩帆船游艇,然后临时兴起去横渡印度洋。

  对方在海上先是打退了海盗,接着在海上迷失了航线,最终漂泊很久于巴基斯坦登陆。

  某一刻庆尘在回忆这段关于少女的线索时,会忍不住猜测,这所谓的临时兴起去横渡印度洋……

  怕不是在海上迷路了吧?!

  然后莫名其妙的创造了一段传奇?!

  还有,后来所谓的迷失航线,迫不得已在巴基斯坦登陆,也是又迷路了吧!

  庆尘忽然感觉,自己的这个猜测好像要更加靠谱一点。

  到家门口时,庆尘看着秧秧掏出钥匙打开家门,然后对自己说了声谢谢。

  他往屋里看去,里面家具虽然都换了新的,但剥落的墙皮还在,看样子对方也没有重新装修的打算。

  庆尘忍不住问道:“你刚搬到这里,不用重新装修一下吗。”

  秧秧摇头:“我不讲究这个,能住就行。”

  “那以你这种性格直接住在酒店多好,为啥要住在这里,”庆尘又问。

  秧秧看了他一眼:“酒店离学校太远了。”

  庆尘明白对方的意思了,因为酒店离的远,所以更容易迷路。

  而这里距离学校只有5分钟路程,多走几次怎么也能记下了。

  在此之前他还以为这位新住户是冲着自己、江雪、胡小牛、张天真来的,现在看来,对方住到这里的理由更加简单而纯粹:就是因为离学校近。

  忽然间,庆尘兜里的通讯器震了起来,他与秧秧告别后回到自己家里。

  桌上有做好的饭菜,还有江雪留下的纸条说她带着李彤雲回家去住了,这两天小彤雲的姥姥、姥爷要从郑城过来,她得打扫一下卫生。

  庆尘坐在餐桌旁拿出通讯器,是刘德柱发来消息:“老板,有新的信件了。对方在信上写:今天没能找到你,好失望呀,嘻嘻。”

  他暗自皱眉,这恶魔邮票的持有者怎么阴魂不散似的,这么快的时间里,就已经知道了自己今天的采血化验结果?

  对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好消息是,自己放出去的防火墙信息,看样子确实迷惑到了不少人。

  这让庆尘稍稍松了口气,他不介意别人把他当做棋子,越低估他反倒越好。

  这时,刘德柱发消息:“老板,这封信傍晚的时候出现在我枕头边上,那时候我还没下晚自习,所以被我爸爸看到了……没事吧?”

  庆尘恍然,原来刘德柱推辞了纨绔子弟们的邀请,果然是有了新的情况。

  照目前状态来看,这货被敲打一番后,确实比一开始老实了许多啊。

  他回复消息:“没事,给那个人回信:你没找到我,但我快找到你了。”

  刘德柱看到消息一惊:“老板厉害啊,我这就回他!”

  他心想,等老板找到这货,自己是不是就不用放血了?

  但刘德柱把事情想的太美好了。

  其实庆尘一点线索都没有,他只是觉得,对方都已经骚扰自己好几次了,不吓吓对方怎么行?不能老让对方吓自己啊!

  毕竟,对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也根本没法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了线索。

  一句话就能让敌人陷入惊慌,还让对方浪费时间审视自己身上有没有漏洞,何乐而不为?

  刘德柱发来消息:“老板,他又写了一封信:我觉得这个庆尘好像比刘德柱强多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兴趣为我做事,嘻嘻。”

  对方没有回应自己“找到对方线索”的那封信,这反倒说明:这位恶魔邮票持有者不愿意继续谈论此事,担心多说多错。

  不过,对方这当着庆尘的面,打算把庆尘从庆尘身边挖走的操作,真是令人大为震撼。

  当然,最受震撼的还是刘德柱。

  这种被人当面骑脸辱骂的方式,他还是头一次遇见……

  对方难道忘了自己是传递信息的人吗,这样当着自己面做比较,真的好吗?!

  不过,刘德柱也是第一次关注庆尘这个名字,难道这是大佬的另一个手下?

  听起来好像有点耳熟啊!

  会不会就是那个在老君山救了自己的杀手,如果是,那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可以多亲近亲近嘛。

  这时,庆尘发消息:“回他:想挖庆尘恐怕没那么容易。”

  然而还没等他开始吃饭,刘德柱又发来消息:“老板,他又寄来一封信:不要那么自信,你似乎并不知道我给庆尘写过信呀,看来他也没那么听你的话嘛,嘻嘻。”

  庆尘愕然抬头,给自己的信?自己怎么没收到!

  卧槽。

  庆尘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林小笑说恶魔邮票寄信是需要地址的。

  所以,当这位持有者盯上自己后,顺理成章的查到了自己的住址,给自己写了封信。

  但是,自己搬家了呀!

  对方能查到的那个地址,现在的住户不是他,而是秧秧!

  所以对方所说的那封信,现在大概率就在秧秧的枕头边上!

  庆尘甚至能想象到,当秧秧看着那封信时,满脸疑惑的表情!

  他思索着,自己现在去要回那封信吗,该怎么跟秧秧解释呢?

  这乌龙也闹的太大了……

  就在庆尘纠结时,门外敲门声传来,庆尘开门一看赫然是秧秧。

  女孩抬手亮起手中的信件:“应该是给你的。”

  说完她把信放在庆尘手里便转身回了自己家,没有询问,甚至没有疑惑,这避免了庆尘许多的尴尬。

  正当秧秧将要关门时,忽然回头对庆尘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你记得王芸吧。”

  庆尘愣了一下:“记得。”

  “她在里世界被恒社李东泽杀掉了,死法非常惨烈,”秧秧说道:“她还有个很宠她的哥哥,也是她父母的掌上明珠,所以这件事情王家不会善罢甘休的。白婉儿回到海城之后,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了刘德柱、胡小牛、张天真身上。”

  庆尘问道:“为什么跟我说这个?”

  “王家在里世界的影响力微乎其微,所以他们现在不可能去找李东泽、李叔同报仇,胡小牛和张天真最多算是次要责任,他们也不会为此跟胡家、张家开战,”秧秧解释道:“所以他们现在能找到的,就是那个刘德柱。别忘了,这里是表世界,是王家的主场,他们要来复仇了。”

  庆尘皱起眉头,他也猜测到王家会为王芸报仇,而且是以不择手段的方式。

  但是,他没想到这王家如此欺软怕硬啊。

  而且,秧秧为什么要跟自己说?

  庆尘问道:“王芸不是你们圈子里的吗,你为何不帮王家?”

  女孩平静道:“我的圈子里,容不下绿茶。”

  这时,庆尘问道:“我其实很想知道,你为何会来洛城,而且转学到了高二3班?你的目标又是什么呢?”

  “你都不坦诚,我自然也不能坦诚,”秧秧说道:“等你想坦诚的时候,可以再来问我。”

  说完,女孩关上了门。

  直到这时,庆尘才有空看了一眼信上的内容:你想要的,我都拥有,但是,凡有获得,必会失去,嘻嘻。

  庆尘叹息,这广告词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啊,你都没说你有什么!

  他头一次觉得,在于恶魔邮票持有者的博弈回合中,自己占尽了上风。

  这一局,是他赢了。

  不得不说,庆尘这第二道防火墙放出去的很及时。

  对方明显已经盯上了“庆尘”这个身份,如果没有迷惑信息放出去,那么对方很快就会针对自己展开一系列阴谋。

  而现在,自己成了小人物、成了一枚棋子。

  这就安全多了。

  庆尘没打算用“庆尘”的身份去回应什么。

  毕竟他直接回消息的话,那特么还得割自己的手指放血。

  现在,由刘德柱放血,就挺合适的。

  这时,对方又给刘德柱寄来信件:“我很好奇呀,为什么你能藏的这么好呢?”

  这是恶魔邮票持有者最真实的疑惑,郑远东收集了那么多线索,又兴师动众的进行了化验,持有者自己也思考、关注了那么久。

  但大家谁都没有找到那个“幕后之人”,只找到了两枚棋子。

  这种感觉,真是让这位持有者太不开心了。

  刘德柱问道:“老板,怎么回复他。”

  庆尘沉默片刻:“嘻嘻。”

  某座城市的某个角落里,一个瘦削的人影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手里的信件以及嘻嘻二字,陷入了沉思……

  恶魔邮票的持有者被这反手一个嘻嘻,整的情绪都有点不连贯了……

  庆尘没有再搭理这位恶魔邮票的持有者,而是开始了他中断已久的训练。

  按照李叔同所说,虽然他已经打开了基因锁,但他本身的身体潜力并没有被提升到极致,所以训练依旧会有效果。

  虽然这点提升相对于超凡力量来说不算什么,但庆尘向来喜欢“极致”。

  而且他始终坚信。

  自律才是人类最大的自由。

  ……

  ……

  倒计时1370000.

  周末的早上7点钟,无课。

  刘德柱一大早便起床洗漱,他的父亲刘有才看着儿子,心中满是欣慰。

  若放在穿越事件发生以前,每个周末前的晚上,刘德柱要么玩游戏玩到凌晨,要么就是通宵看电影追剧,然后第二天睡的昏天暗地,全无自律。

  但现在不同了,昨天夜里刘德柱早早便睡下,今天又早早起来。

  刘有才瞬间有种感觉:自己儿子长大了啊!

  一开始他觉得穿越可能是件坏事,毕竟儿子还遭遇了绑架事件。

  但现在看起来,坏事竟变成了好事,儿子不仅成了最知名的时间行者之一,还拥有了良好的习惯……

  这让当父亲的刘有才,越发觉得自己应该努力去了解儿子的“机遇”与“事业”。

  只是,刘有才忽然觉得,他儿子的脸色好像苍白了许多。

  身上也有种腥甜的味道。

  “柱子,你这么早起来是要出门吗?我给你做了饭,吃完再出去啊,”刘有才系着围裙说道。

  “不吃了,”刘德柱说道:“爸你做好饭之后放桌子上就行,我一会儿回来吃。”

  说完,刘德柱给自己围好围巾,又戴上了一顶帽子,甚至还把他很久以前买来装酷用的墨镜找了出来。

  这从头到脚全副武装的模样,愣是把刘有才给看愣住了。

  这要是在外面遇上了,他都不一定能认出自己儿子!

  刘有才迟疑了一下问道:“你这是……”

  “爸,别问了,秘密,”刘德柱说完转身出门。

  待到儿子出门之后。

  刘有才赶忙找到自己老婆王淑芬嘀咕道:“老婆,你觉不觉得咱儿子有些古怪?”

  此时此刻,刘德柱正在某处无偿献血站点附近,悄无声息的打量着四周。

  有点奇怪的是,他总觉得有一对儿穿着长长黑色风衣的情侣,在偷偷观察着自己。

  但转头看去的时候,却发现那对情侣并没有看自己,而是在嬉笑着聊天打闹。

  应该是多虑了吧。

  刘德柱观察了好一会儿,这才默默走向站点:“你好,我能买血吗。”

  护士小姐姐震惊了,她还是头一次见到,来献血点买血的人:“我们这是献血的地方,不卖血!”

  刘德柱想了想:“那你们的储血袋和抽血的器械,能不能卖我一套?”

  小姐姐无奈了:“这个也不卖!”

  “那我献血,”刘德柱说道。

  无偿献血车上的护士小姐姐,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好的,我先给你做个检测。”

  说着,先拿来试纸检测刘德柱的血型,以及血色素、乙肝表面抗原,又拿来设备给他检查了心率、血压……

  确认没事之后,护士小姐姐才给刘德柱手臂进行了消毒,将针管扎了进去。

  刘德柱看着自己的血液流进血袋里,默默的等待着。

  就在这等待的时间里,刚才偷偷观察着刘德柱的那对情侣相视一眼,开始默不作声的向无偿献血车靠近过去。

  他们拢在袖子中的右手伸向黑色风衣内,摸在了腋下的枪柄上,枪械也装好了消音器材。

  然而还没等他们完全接近。

  就在护士小姐姐抽满300cc拔针的那一刻,异变突生。

  却见刘德柱竟然起身抢过血袋就跑,转眼间就跑远了。

  车外正靠近过来的情侣面面相觑,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打乱了计划,他们见车上的护士追了出来,赶忙松开握住枪械的手。

  这时,车上的护士小姐姐们看着刘德柱的背影都懵了,这什么情况?!

  她们还是头一次见到来无偿献血站点抢血的人呢,关键是,对方抢的还是自己的血啊!

  图啥啊?

  这时,护士小姐姐狐疑的看向车门口那对可疑的情侣:“你们……是来献血的么?”

  这对情侣看着对方狐疑的眼神,相视一眼:“嗯,我们是来献血的。”

  “来,赶紧进来吧,”护士小姐姐说道。

  这对情侣深深的看了一眼刘德柱的背影……

  人没杀成也就算了,竟然还一人献了300cc的血……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刘德柱心里也苦啊,抢血更是无奈之举,他自己又不会抽血!

  自打昨天晚上开始,他就发现一个问题:那个恶魔邮票的持有者,似乎跟他老板聊上瘾了!

  而这俩人的聊天,还必须用他的血来当做传递方式。

  刘德柱偷偷试过用猪血、鸭血、鸡血,全都没用。

  结果他十分痛苦的发现,这邮戳还真是必须用人血才行,说不定还必须用收件人的血。

  而且用人血也就算了,关键是他的伤口每天都会愈合啊。

  这就意味着老板每次跟那个持有者聊天的时候,他都得重新割开伤口!

  被老板与恶魔邮票持有者折磨几次之后,他痛定思痛决定寻找新的办法,如果没法用别人的血,那他就一次多抽点出来,然后放冰箱里慢慢用。

  起码这样,他就不用每天添一个新的伤口了吧。

  半小时后,他拿着血袋蹑手蹑脚的回到家里,然后趁着父母都在卧室里的时候,又悄悄把血袋藏在了冰箱的最下面。

  直到这时,他才终于放下心来回到自己卧室,拿出了通讯器给庆尘发去消息:“老板,我怀疑有人想杀我!”

  刘德柱不知道的是,当他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他的父母悄悄走出卧室打开冰箱。

  刘有才看着儿子藏好的血袋,伫立良久。

  他面带心疼的神色说道:“老婆,看来我们判断的没错。”

  王淑芬低声道:“要不要把家里的银器都收起来,还有玄关的观音菩萨?”

  刘有才犹豫了一下:“吸血鬼应该不归观音菩萨管吧。”

  中午,刘德柱补觉醒来后感觉到自己饥肠辘辘。

  当他打开冰箱想要看看有什么食物时,结果却看到,自己藏着血袋的地方,竟然又多了两袋……

  ……

  感谢滴滴车司机同学成为本书新白银大盟,感谢老板,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

  今天只有这6800字了,参加完盛典回家,作息一直调整不回来,我这人手速又慢,今天算是小小休息一天,抱歉了大家。

  s..book314381874471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