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168、又见转校生(万字大章求月票)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6-05 17:53: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深夜。

  庆尘回到自己房间里拿出通讯器:“在?”

  这一次,哪怕是凌晨3点钟,刘德柱也立马回过来消息:“老板!我在!我睡觉的时候就把通讯器放在枕头旁边,一震动我就醒了,随时等待您召唤!老板,我这表现怎么样?”

  庆尘坐在自己卧室的床上,面色有些古怪起来,这刘德柱怎么忽然换了个尿性?

  突如其来的忠心,让他有点不太适应。

  难道是之前一顿刑罚,搞得刘德柱真就改过自新了?

  庆尘发消息:“给昆仑打电话,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尽快传递给他们。”

  隔了几分钟,刘德柱给庆尘回来消息:“老板,昆仑路远的电话又关机了……”

  庆尘无语了,上一次他让江雪给路远打电话,这货的电话就关机了,没想到又遇到这种事情。

  你一个老是联系不上的人,给别人留电话干嘛,对着你电话号码许愿吗?

  放往常就算了,今天这件事情太重要,庆尘必须联系到昆仑。

  此时,刘德柱忽然说道:“老板,该我表现的时候到了,您相信我,我有办法立马找到昆仑!”

  十多分钟后。

  兴隆小区里,两名昆仑成员正默默坐在刘德柱家对面的那栋楼里,小鹰举着望远镜,精神抖擞的观察四周,冰糖则端着一杯咖啡,百无聊赖的坐着。

  有一说一,别的组织成员,花名一个比一个酷炫,要么叫黑狼,要么叫朱雀,反正听起来就有气势。

  反观昆仑,小鹰、山楂、扳手、冰糖、葫芦,听起来就很接地气。

  而小鹰,永远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不知道疲惫,也不知道害怕。

  “你说咱们保护他干嘛啊,”冰糖无奈道:“我并不觉得他有什么保护价值。”

  小鹰一边扫视四周,一边回答:“这你就错了,咱们可不是在保护他,路队让咱们守在这里是为了用他钓不法分子呢。这个刘德柱的价值太高了,很多人都会打他注意。好多时间行者藏在暗处,咱们也发现不了。有了刘德柱以后,他就像是夜里的灯笼,蚊虫会自己扑上去的。”

  “这倒也是,”冰糖想了想说道。

  就在此时,小鹰忽然说道:“咦,刘德柱怎么突然出门了……他在干什么?”

  冰糖扒着窗户朝楼下看去,赫然是刘德柱正在转着圈的对四周疯狂摆手,看起来仿佛像个智障。

  让人不由自主想起那天晚上阿巴阿巴的一幕。

  “他这会不会是想吸引咱们的注意力,让咱们去找他呢?”小鹰疑惑道。

  “找咱们还用这样吗,给路队打电话不就行了,”冰糖说道:“他有路队电话。”

  小鹰觉得好像有道理啊,但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这时,刘德柱见一直没人搭理自己,只能朝外面跑去。

  他来到小区门口,门口停着两辆出租车。

  他想了想坐上其中一辆,因为这一辆的司机看起来比较年轻,更符合昆仑的特点。

  上车后刘德柱便死死盯着司机。

  大半夜的司机心里有些发毛,当他刚想问刘德柱要去哪的时候,刘德柱开口说道:“我是刘德柱。”

  司机:“……啊?”

  顿时间,司机的情绪都不连贯了,两人相对而坐,忽然僵持了起来……

  望远镜里,小鹰看到刘德柱上了一辆出租车,但那出租车好半天都没启动……

  小鹰倒吸一口冷气,转身往楼下冲去。

  冰糖在他身后问道:“你去哪啊?”

  小鹰赶忙说道:“这货就是在找咱们,他以为出租车上的司机是咱们的人,但我出租车还在修理呢,门口根本不是咱们的人!”

  这时,车里的刘德柱看着司机说道:“装扮的还挺像那么回事,还有收付款二维码,不过你有破绽。”

  出租车司机疑惑了:“什么破绽?”

  “出租车司机半夜都会听收音机里的小说,但你没听,”刘德柱说道。

  司机懵了:“我收音机坏了……”

  刘德柱压低了声音凑过去说道:“不用解释,我知道你的秘密。”

  出租车司机脑子懵了一下,他颤抖着问道:“兄弟,你是小花的男朋友吗,你怎么找到我的?我跟她就是普通朋友……”

  刘德柱压低声音说道:“别装了,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我有重要的急事找你老板!”

  出租车司机此时哭笑不得:“兄弟,你别这样,我现在有点害怕!”

  忽然间,出租车门被拉开了。

  小鹰将刘德柱扯出了副驾,然后还对司机解释道:“不好意思啊,我这朋友脑子有点问题!”

  刘德柱认出了小鹰:“诶!你是那天晚上拉我去行署路的司机,我认识你!”

  他扯住了小鹰的胳膊:“我要找你们老板,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告诉他,快,一刻都不能耽误,我现在就要当面跟他讲!”

  小鹰愣了一下:“我们老板不在洛城,你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

  ……

  此时此刻,一架飞机刚刚飞抵京城大兴机场。

  黑夜里的机场被橙黄色灯光笼罩着,看起来十分温暖。

  乘客们陆陆续续的下了飞机,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全尺寸越野车。

  那越野车旁,还有两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守护着。

  看起来就仿佛电影里给大人物接机的场景,肃穆、神秘。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越野车看去,大家都忍不住有些好奇对方等待的是谁。

  但是,直到乘客们坐着摆渡车离开时,那辆黑色越野车也没等到他想等的人。

  几分钟之后,身穿黑色中山装的郑远东缓缓从飞机里走出。

  他平静的来到黑色越野车旁,何今秋打开车门跳下来笑眯眯的说道:“老班长大驾光临,竟然坐的还是民航班机,更令人惊讶的是,我让人查了一下,老班长你坐的竟然还是经济舱啊,昆仑已经窘迫到这种地步了吗?”

  郑远东平静的看着何今秋:“好钢自然要用到刀刃上,昆仑没有铺张浪费的习惯,有那个钱不如给成员多买一份商业保险,好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老班长还是一如既往的体恤下属,”穿着一身考究西装的何今秋赞叹道:“不过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事情能惊动你大半夜飞来京城?”

  “有重要的事情,”郑远东说道:“我们的人已经察觉到财团有了新的动作,不少曾关注过的时间行者都行为异常,里世界也找不到他们。目前,这些人已经被财团势力给拘禁起来了。”

  “我九州的两名成员也暴露了,目前被庆氏关押在不知名的地方,”何今秋渐渐收敛了笑容,面色凝重的说道:“但老班长既然大半夜飞到京城,那就最好说点我不知道的信息。”

  郑远东平静说道:“前不久,我的人被李氏隔离关押起来,他猜测与他一起被关押的人还有数百名。我怀疑不久之后李氏就会有大动作。不止是李氏,庆氏、陈氏肯定也有一样的动作。”

  不得不说,财团计划非常缜密,他们没有把时间行者放在一起,就是为了避免这些时间行者回到表世界后串联、预谋。

  何今秋回应道:“我跟老班长想的一样,而且这个动作一定和我们表世界有关。里世界的庞然大物们受到了威胁,不会坐以待毙的。”

  事实证明,相比庆尘这种独狼,大组织也有大组织的优势。

  不过,财团目前并不会把清除计划,告知那些被控制的时间行者。

  只有李彤雲、李依诺这种相对核心的人物才知道。

  所以,郑远东与何今秋也不知道财团到底想干什么,他们只能猜测!

  这时,郑远东忽然说道:“我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暴露表世界组织成员的身份,你应该也很清楚,财团不会希望自己的行动计划被我们知道,那样会被我们有组织有计划的进行反击,所以在执行真正计划之前,他们一定会想办法肃清队伍。我的人,也做好了殉职的准备。”

  何今秋想了想说道:“老班长,如果你是想让我一起去营救他们,那我现在就可以拒绝你。代价太大了,昆仑和九州目前都没有与里世界抗衡的资格,我们必须隐忍发展,等待时机。”

  “我没有想过营救他们,”郑远东面色严肃,他虽然很心痛,甚至预见到下属未来的结局,但他依然不能在里世界做什么。

  “那老班长想要做什么呢?”何今秋平静的从怀里取出那枚‘正确金币’,禁忌物ace-099.

  金币在他手背上不停翻转着,灵活跳动间,像是一个在跳舞的精灵。

  黑夜的机场,越野车上衣着考究的年轻人,神秘的金币,让何今秋有一种独特的气质。

  郑远东看着那枚金币说道:“今秋,你从来不信任任何人,所以才希望用金币来判断真相与谎,是吗。”

  何今秋笑了笑:“郑老板,这世界上有谁值得被信任吗?”

  郑远东说道:“没有可以相互信任、相互扶持的战友,如何走到更远的目标?”

  何今秋不置可否:“先说说郑老板你想要我做什么吧,记得说真心话。”

  郑远东面无表情道:“当里世界反扑时,最重要的东西不是你我的性命,而是所有时间行者的性命。我没打算去营救自己的下属,甚至连我都可以随时死去。但有一样东西不能被财团得到,那就是户籍信息库。这是最危险的东西,一旦被他们得到,所有时间行者都会被重新核验一遍。”

  最关键的是,户籍信息库全国联网,随便一个公安局的内网电脑就能找到数据库入口,这太容易被突破了!

  他们总不能派人天天看着成千上万的公安局办公楼吧?

  何今秋想了想说道:“如果你是想让我去关闭户籍信息库,进行物理隔离,那我做不到。郑老板,你我都没有那么大的权限,而且这牵扯事情太大了,申请、上报、审批,怕是几个月就过去了。”

  郑远东说道:“我知道你的12处数据要塞已经建好了,这几天就打算发布群聊平台,好将所有时间行者纳入自己的管理范围。但我希望你先缓一缓,先用数据要塞将户籍信息库保护起来!有了这个东西,财团想要得到户籍信息就必须携带巨大的解码器,那可不是人类用身体能带回来的东西。”

  何今秋皱眉:“郑老板,我有我的计划。你不会是为了拖延我的进程,才专门跑这一趟吧。”

  “孰轻孰重你自己其实也很清楚,我希望你以大局为重,”郑远东说完,便大步流星的朝航站楼走去。

  此时,何今秋手背上的那枚金币戛然而止。

  他轻声问道:“郑老板说的,是真心话吗?”

  金币上的突然如溪水一般流淌起来,当它重新凝固时,朝上的赫然是麦穗圆环图案。

  是真心话。

  他取出一根金条融进了金币之中,并低声说道:“吾债已还。”

  何今秋收起正确金币,然后看着郑远东稍显孤单的背影。

  那个正在走远的人没有同行者,似乎也不需要同行者,就像是一位心存信念的先驱,无所谓自己是否孤独。

  他喊道:“我答应你,数据要塞我先用来保护户籍信息库。”

  郑远东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何今秋又喊道:“老班长,别自己去候机了,九州的私人飞机就在旁边,我让人送你回去啊,时间是你我现在最宝贵的资源。”

  这时,郑远东的电话突然响了。

  他接起电话神情便凝重起来,仿佛电话对面说了很重要的事情。

  挂了电话后,他转身对何今秋说道:“有人得到的信息比我们更加具体,财团已经制定了清除计划,想要对表世界进行反制!而且他们的反扑来了,你我这次必须联手!单单某个财团所控制的时间行者就有数百人,他们打算将这一批时间行者的实力全部提升到某个等级,并给予他们最专业的训练。”

  何今秋惊讶了,他没想到竟然有人获得的消息,比昆仑与九州还详细!

  他想了想问道:“郑老板不怕我借着这次插手国内事务吗?”

  郑远东看向他说道:“以大局为重,这是你我共同的使命,有分歧,未来再谈也不迟。”

  何今秋笑眯眯的答应了:“好,我曾设想过有一天会再次跟老班长并肩作战,但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然而此时何今秋有一个疑惑:这个提供情报的人,所提供的情报过于准确了,起码比九州和昆仑的消息都要准确。

  他们只能靠猜测,对方却仿佛参与其中。

  何今秋意识到,如今恐怕有一个躲在幕后的时间行者,在这场时间赛跑的游戏里,领先了所有人。

  他必须找到这个时间行者。

  何今秋若无其事的看了一眼郑远东,对方恐怕也有相同的想法。

  不管任何一个组织里拥有这样的超凡者,都能占尽先机。

  而且比较急迫的是,他们现在需要更详细的“清除计划”。

  ……

  ……

  倒计时1610000.

  早晨7点。

  庆尘还没睡多久便要从床上爬起来上学,他看了一眼微博,闯王的那条已经快速爬到热搜第一。

  评论区三分之一的人都在讨论影子之争,所有人都被这九龙夺嫡的戏码吸引,仿佛在看一场宫斗大戏似的。

  还有人搜集着某些时间行者发布过的只片语,汇总出了影子候选者的资料。

  庆尘看了一样,那些资料竟然比他知道的还多一些……

  比如庆怀是庆氏四房三代长子,是影子之争的最热门人选。

  比如庆闻喜好观看斗兽,12号城市最有名的斗兽场里,最豪华的包间永远给他留着,他还自己养了一头禁忌之地捉回来的白虎,异常凶猛。

  比如庆诗是影子之争里的唯一一个女孩,很少抛头露面。

  比如庆一是候选者里年纪最小的,据说还在上初中。

  当然,都是一些大众能知道的信息,并不算重要。

  这也是很久以前的信息了,如今时间行者担心自身安危,也都选择了销声匿迹。

  不过,也就是大家整理资料的时候才发现。

  他们竟然只总结出了八位候选者的信息,最后一名影子候选者就孤零零的待在表格里,所有人都对他一无所知。

  表格里,其他候选者名字后面都跟着一连串花边新闻。

  唯独第九个,大家连名字都不知道,这太突兀了。

  评论区里,还有三分之一在讨论闯王的身份,大家很好奇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知道这么多事情。

  剩下三分之一,在讨论汪老师是不是又要开演唱会了,所以闯王跳出来发了如此重磅的消息……

  就在此时,他身旁的通讯器震了起来。

  庆尘拿起一看,赫然是刘德柱发来消息:“老板,我又收到奇怪的信了。早晨一睡醒,它就在我的枕头边上了,老板,我好害怕啊。”

  那位恶魔邮票的持有者,又忽然出现了。

  “不用害怕,他的目标并不是你,”庆尘回答:“信上是什么内容?”

  刘德柱将内容原封不动的发在通讯器里:“你所掌握的信息竟然比我还多,我对你更感兴趣了,嘻嘻。”

  庆尘看着这条消息皱起眉头,对方所说的信息,明显就是关于“清除计划”的。

  因为信来的非常“及时”。

  他昨晚专门交代刘德柱,此事必须保密,而且一定要直接跟昆仑的那位负责人说。

  因为没人知道,昆仑、九州里是否有里世界的“间谍”,刘德柱所交代的信息一旦被里世界“间谍”知道,那么财团一定会有更加激烈的反应。

  比如排查是谁向表世界走漏了消息。

  比如改变现有的清除计划,让事情更加复杂。

  表里世界如今犬牙交错着,彼此之间就像是在发动一场“间谍”战争,彼此身边都有对方的卧底。

  谁先暴露,谁就输了。

  庆尘无法确认这个恶魔邮票持有者是怎么知道的信息,但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

  要么昆仑、九州没有做好保密工作。

  要么这位持有者,比想象中还要厉害。

  总之,都很危险。

  就在此时,刘德柱又发来消息:“老板,又有两封信凭空出现在我枕头旁,他原话是:不用担心泄密的事情,昆仑和九州的保密措施比想象中严密,里世界财团掌控的时间行者也没我厉害,嘻嘻;不如我们来比一比,谁找出来的间谍更多吧,嘻嘻。”

  庆尘看到这一个又一个的嘻嘻,头都疼了。

  然后他想到,对面可能还是个抠脚大汉在嘻嘻,庆尘的头就更疼了。

  不过好消息是:对方应该不会把秘密泄露给里世界,而且其他人也很难再获取这个信息。

  庆尘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喜还是该忧。

  等等,对方这次寄了两封信?

  那就说明恶魔邮票的内容字数确实有限,不然对方一封信就把话说完了啊。

  这时,刘德柱说道:“老板,又一封信:可以让你的奴隶将血滴在邮票上,然后烧掉,我将收到你的回信。”

  庆尘诧异了,林小笑可没说禁忌物ace-017恶魔邮票竟然还能回信!

  想想也是,禁忌物太过神秘,就连持有者也未必能知道它们的所有能力,其他人也只能猜测。

  庆尘斟酌了一下说道:“问他,找我干嘛。”

  刘德柱在家拿来水果刀,咬牙割破了手指,将血挤到了邮票上。

  当血液滴上去的瞬间,那紫红色的血液竟缓缓的自行蠕动起来,在邮票上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圆形邮戳,邮戳内圈则是一行看不懂的字符。

  刘德柱在信上写道:找我干嘛。

  然后又去厨房拿来一只不锈钢盘子,将信件放在里面点火烧掉。

  对方回信:“当然是找到你,让你做我的奴隶呀,嘻嘻。”

  庆尘对刘德柱说道:“写信:你不怕最后做了我的奴隶吗?”

  刘德柱哭丧着脸再次挤出几滴血来照做。

  对方回信:“好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嘻嘻。”

  庆尘愣住了,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竟然会觉得给自己做奴隶也不错?!

  他回复:“恶魔邮票寄出的信里只能有一句话,下次胡小牛交易的金条你自己留一根,去买些补品,这是对你的补偿。”

  刘德柱将原话发给庆尘后,忽然补了一句请求:“老板,咱们不能一次把话说完,这么一句一句的聊,我怕我有点扛不住啊……”

  这世上没人会一直无偿为别人提供服务,庆尘也不会让刘德柱白忙活。

  而且,他在这里所说的补偿,其实还有补偿基因药剂的事情,毕竟一不小心就给人家绝育了,这一点确实让庆尘有亏良心。

  不管怎么说刘德柱也不过是个高中生,罪不至绝育……

  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什么办法挽回一下?

  不过,对此毫不知情的刘德柱听说可以留下一根金条,顿时眉开眼笑起来:“谢谢老板!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跟老板的事业相比,我刘德柱的一点血算什么?”

  庆尘想了想说道:“你回信问他,老君山的事情,他是不是主使者?”

  对方回信:如果你非要找一个主谋,那可以是我,嘻嘻。

  庆尘感到疑惑,这算是什么回答。

  按照对方的性格,应该不怕承认自己做过的坏事,毕竟这位持有者毫无羞耻心与道德标准。

  但这个回答里,对方并没有直接承认。

  庆尘发消息:“你问他,做坏事不怕睡不着,不怕下地狱吗?”

  对方回信:“我们不就在地狱里吗?”

  还没等庆尘回信,对方又发来一封信:“我哥哥要醒了,下次再聊,嘻嘻。”

  庆尘松了口气,终于结束了。

  跟这种人相处,连简单的交谈都会令人疲惫。

  如今出现这么一个时间行者,他很难有安全感,对方就像是在黑暗里盯着自己的恶鬼,随时准备吸他的血液与骨髓。

  夺走他的灵魂。

  不过,这场双方的勾心斗角中,庆尘是有些小优势的:起码他不用割破自己的手指挤血……

  另一边刘德柱家中,他的父母闻着家里纸张燃烧的气味寻了过来。

  自打刘德柱成为时间行者后,他的父母也关注着舆论,所以父母也知道自己儿子是时间行者里最厉害的人之一。

  虽然他们还是很难搞懂里世界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但儿子既然是最厉害的,那他们就尝试着去理解、包容。

  并尝试着跟刘德柱建立共同话题。

  这会儿,刘德柱父亲小心翼翼的推开卧室门,他看看烟雾缭绕的屋内,看看刘德柱割破的手指,再看看不锈钢盘子里烧完的灰烬。

  刘德柱父亲憋了半天问道:“额……在做法事呢?”

  刘德柱:“???”

  他父亲赶忙说道:“做完法事了赶紧来吃早饭吧……”

  ……

  ……

  江雪已经做好了早餐,她系着棕色的围裙,将袖子随意的挽在小臂处。

  将盘子端上餐桌时,她嘴里还哼着曲子。

  与曾经糟心的日子不同,如今的她已经没了压力,没了畏惧,身心完全放松。

  整个人的气质也变了,就像是一颗蒙尘的珍珠,突然擦拭干净了。

  江雪见庆尘从房间里走出来便笑道:“小尘,这次在里世界没什么危险吧?”

  “没有,”庆尘笑了笑:“江雪阿姨,感觉你今天特别开心。”

  “嗯,”江雪笑眯眯的说道:“我在黑市上又买到了两小瓶特效的药膏,治疗外伤的那种。以后你再训练的话,尽管拿去用。阿姨以后每次往返里世界,都给你带。”

  李彤雲小姑娘在一旁抬起头来:“我妈妈昨天晚上从里世界回来的时候,两个腮帮子鼓鼓的就像一只仓鼠。”

  江雪笑着拍了拍李彤雲的脑袋:“吃你的饭吧。”

  这时,江雪又对庆尘说道:“我早上去买菜的时候,发现隔壁好像已经住人了啊。门口停着一辆摩托车应该也是这个人的,我还以为要过段日子才会有人住进去呢,起码也重新装修一下啊。”

  庆尘想了想:“这么急着住进来,不会也是时间行者吧?江雪阿姨,你看到新房主长什么样子了吗?”

  他那个屋子在卖掉之前已经破旧不堪了,墙皮脱落、墙角发霉,屋里的灯泡都坏了一个,庆尘都懒得修。

  对方竟然也不装修,直接就住了进去。

  而且他们谁也没听到搬家的声音,对方该不会是直接睡在庆尘的床上了吧?

  出门时,庆尘还悄无声息的打量了一下门口的摩托车,但好像也没什么奇怪之处。

  到学校时,他赫然发现门口停着好多辆豪车,随便一辆都是百万级以上的,把老师们的停车位都给占用了。

  庆尘有些纳闷,学校里出什么事情了吗?

  他身旁,有不少人从他身边经过时讨论着:“学校里新来了好多转校生啊,之前咱们猜过会有转校生来,但没想到一口气来了这么多!”

  有人说道:“我姑父是学校团委的,他说突然有好多学生转学过来,而且家中都是达官显贵,甚至是一方巨富。门口的豪车,全是那些转校生的,而且大部分都是自己开车上学呢。”

  “我也听说了,亚丁半岛酒店的行政套房已经全被人包下来了,而且一包就是一年!”

  “对了,我姑父说他们全都转去了隔壁高二4班……”

  洛城这个三线小城市里,家里有个资产几千万的公司,就已经是顶级富二代了。

  但这种地方的富二代,在上学时看起来和普通学生没什么太大差别,就是衣服穿的好些、球鞋穿的贵一些、抽烟抽的贵一些,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

  大家何时见过这种豪车云集的阵仗?

  有同学纳闷:“为啥转校生全是这种土豪啊,太夸张了。”

  然而庆尘觉得这不是夸张,而是一种幸存者偏差:就好像有人调侃降落伞制造公司是零差评的,因为想给差评的人,最后都死了,所以给不了差评。

  所以,大家看降落伞的销售评论里,只有好评。

  这个道理放在当下也是一样的

  只有土豪才能如此随意的转学转校,普通家庭的学生就算成为了时间行者,也未必能随心所欲的转学到“大佬”身边。

  所以大家看到的转校生便只有“土豪”。

  学生们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的朝学校里走去。

  人群之中,似乎只有庆尘在平静的走着,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然而当他经过高二4班门口的走廊时,饶是庆尘这种见过大世面的时间行者也差点愣住了。

  只见那间不大的教室里,正聚着乌央乌央的学生,而且那群学生里有人穿着奇奇怪怪略显时尚的衣服,还有人竟然梳着脏辫。

  最关键的是,一个班级里,竟然堆了一百多号人!

  那些转校生们一个个把刘德柱给围得水泄不通,七嘴八舌的报着需求:“那个……大佬,我在里世界有俩仇人啊,你能让李东泽帮我杀了吗?我给你地址。”

  “大佬啊,我想搞两支基因药剂,你那有货吗?”

  “大佬,我这边的需求是……”

  人群中传来刘德柱无力的声音:“大家不要急,一个一个说,而且我也没大家想象的那么万能……”

  庆尘暗自思忖,这班级还能保持教学秩序吗?

  这哪是高二4班啊,分明就是个传说中的黑市交易市场,而刘德柱则被他们给当成了“黑市商人”这样的npc。

  不过,他听到那个让李东泽帮忙杀人的需求时,忽然意识到为何会有转校生突然结伴前来了。

  因为王芸的死亡。

  李东泽出手杀掉王芸的事情已经不胫而走,在所有人看来这都是刘德柱的能力、地位体现。

  一个顶级富二代,如此轻易的死在里世界之中。

  寻常人感到的是恐惧,可这些人却认为是刺激。

  那是一个真正能刺激肾上腺素的世界!

  这时,庆尘正好撞上南庚辰。

  对方凑到他身边压低了声音,得意洋洋的说道:“尘哥,他们全都是冲着刘德柱来的啊,但他们恐怕想不到真神根本不在高二4班,而是在隔壁啊!”

  南庚辰一脸兴奋的模样,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难以喻。

  庆尘看了他一眼:“别嘚瑟了,很危险。”

  “尘哥放心,我不会泄密的!”南庚辰又看了一眼高二4班的教室,心说自己才是真正抱到大腿的那一个啊。

  回到自己教室里时。

  教室里的胡小牛与张天真忽然扭头对庆尘笑道:“你好啊同学,以后咱们接触的时间就更多了。”

  庆尘有些意外:“你们两个不应该在隔壁班吗?”

  胡小牛笑了笑:“你应该也看到隔壁班那个样子了,在那种环境里太浮躁,所以我俩昨天晚上就打了申请,换到你们班。你也猜得到我们是时间行者,本身也是为刘德柱而来。但现在他身边围着的人太多了,我们留在那边也没什么意义,不如放弃完全依赖别人的想法,好好在里世界中寻条出路。”

  胡小牛说的很坦然,也很坦诚。

  他们已经和刘德柱认识了,也建立了交易关系,在刘德柱背后的幕后大佬那里挂过号,这就有了敲门砖。

  这个时候,他要做的不是继续接近刘德柱,而是提高自身的价值,这样才能有继续交易的资格。

  胡小牛判断过那位幕后大佬的行为逻辑,对方低调且谨慎,睿智冷静却有血性。

  这种人应该看不上那群纨绔子弟。

  若是自己跟那群暴发户纨绔子弟混在一起,恐怕反而会被大佬看贬。

  胡小牛、张天真愿意摒弃、忘记自己的家世,跟同学们交朋友、打成一片,但他们也有自己的骄傲。

  这时,张天真补充道:“而且,隔壁班现在也确实太挤了……”

  南庚辰面色古怪,心说你们这一步,恰好走到了真神身边啊……牛批。

  这两人收拾着自己的桌子,恰好是王芸与白婉儿空出来的那两张,倒是不用再去搬新的桌子了。

  最后这一排四张桌子,依次是南庚辰、庆尘、张天真、胡小牛一字排开。

  南庚辰忽然有种感觉:这怕不是铁打的庆尘与南庚辰,流水的同学?

  下一刻,班主任田海龙走进班里,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极其高挑的女孩,对方双手插在卫衣的兜里,神情格外的平静。

  对方原本带着兜帽,进班之后便若无其事的将帽子摘了下来,一头黑直顺滑的长发散落在背后。

  那标准的瓜子脸上,却藏着一股隐秘的锐气。

  田海龙站在讲台上说道:“同学们,这是咱们班新转来的同学。这位同学……”

  台上老师在做着介绍,台下庆尘面无表情的打量着那个女孩,老师的话他一个字也没在意,因为他见过这个女孩。

  这是老君山曾帮他解决过歹徒的那位。

  庆尘仿佛回到了那天夜里的停车场,一切记忆都与此刻重叠。

  他甚至能想象到,那一刻对方抬起手掌,以无匹的重力按着歹徒下跪时,那兜帽下阴影里的表情,也是这般平静。

  然而,正当庆尘看着女孩的时候,女孩目光也扫过了庆尘。

  女孩的目光从庆尘身上掠过,落在了张天真身上,然后很快又转回到庆尘这里。

  眼神中有一丝疑惑。

  她认真打量着。

  不,与其说是打量。

  不如说是毫无情绪波动的审视。

  直到讲台上田海龙说道:“请新来的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吧。”

  那女孩看着庆尘说道:“叫我秧秧就可以,谢谢。”

  庆尘余光里发现胡小牛和张天真俩人都怔怔的看着女孩,他转头问道:“你们认识?”

  张天真解释道:“我们是世交,很早就认识了,她也是我们海城高中的传奇人物。你们有没有看过一个视频……就是一个十岁的外国小女孩在树林里移动持枪射击,干脆利落的换枪、换弹匣,枪枪命中靶心……我们小时候跟随父母去国外的野外靶场时,她比那个小女孩还要凶悍……”

  庆尘愣住了,他看过那个视频,但他没想到国内也有如此凶悍的女孩。

  胡小牛补充道:“秧秧16岁的时候就驾驶帆船游艇横渡过印度洋,在海上还遇到了劫掠渔民的小海盗,我爸说她那次用自动步枪隔着上百米点杀了三个海盗,竟是把海盗给打退了。”

  庆尘与南庚辰二人面面相觑,对于他们这两个小城市的学生来说,这种事迹听起来就像是在听魔幻故事。

  此时,秧秧从讲台上走下来,她站在张天真的桌子前面,无声的看着对方。

  一秒、两秒、三秒……

  张天真怂怂的收拾书本起身,给她腾出了位置。

  ……

  日更过万的我,简直是从业以来最勤奋的时刻了……

  如果大家对我的工作态度还满意,请给个全订(上架后每章都订阅下载一下嗯)……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感谢飞灰黑度一、得到宽恕的光两位同学成为本书新盟,感谢老板,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

  另外希望有经济条件的同学可以来app支持正版阅读,我辛辛苦苦的码字,各位千字5分钱、甚至3分钱就能买走,简直没法更划算!

  s..book314381872569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