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167、清除计划(万字大章求月票!)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6-04 17:46: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倒计时1680000.

  当黑暗结束时,庆尘依旧静静的站在绿化带里。

  7天前,他就是站在这里举报的庆国忠,然后亲眼看着对方被警察扶上警车。

  穿越机制真是让人觉得非常奇妙。

  此时此刻警车甚至都还没有开走。

  庆尘在黑暗中默默注视着警车点火发动,然后渐渐远去,他甚至还能看到车里庆国忠正低垂着脑袋,十分沮丧。

  太奇妙了,同一件事,竟然能时隔好几天爽到两次……

  不过,这次举报之后,庆尘再想举报恐怕就有点难了。

  因为庆国忠面对的不再是拘留,而是刑事诉讼。

  在这次举报里,其实有一件事情非常关键:庆尘毫不犹豫的同意对方转让房屋,所以庆国忠当天便办完了过户,并拿到几十万的卖房款。

  这就意味着,庆国忠有足够的赌资,构成刑罚303条聚众赌博,组织三人以上赌博,赌资数额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将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管制、拘役……

  所以当初他在黑暗中击倒庆国忠后,也并没有抢走赌徒们身上的钱财,还专门跟110报案中心的接警小姐姐强调了一下这个事情。

  庆尘如今已经成为时间行者,又是骑士组织下一代继承人,早就不会把五万块钱放在眼里了。

  这几万块钱放在庆国忠身上,明显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只是,待到他目送警车远去,庆尘忽然感觉自己好像也没有那么痛快了。

  不是后悔送庆国忠进去,而是他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像已经不用再考虑这种事情。

  庆尘已经有了新的人生。

  此时,他兜里的通讯器震个不停,刘德柱正疯狂发来消息:“老板,您什么时候回来啊!”

  “老板,您赶紧回来管管林小笑吧,再不管他,我可能就要死了!”

  庆尘有些疑惑:“林小笑要杀你?他为什么要杀你?”

  刘德柱焦急道:“大家说好了白天配合着演戏,结果他晚上就报私仇,天天让我做噩梦啊!”

  庆尘可是体会过梦魇的,他很清楚刘德柱经历了什么。

  但他并不在意,而是问起了其他事情:“监狱里这些天有没有特殊情况?有没有新的时间行者?”

  刘德柱老老实实回答道:“有!而且是大情况!您离开之后18号监狱里突然在七天时间里,陆陆续续从其他监狱转来了三百多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特别恐怖!”

  庆尘皱起眉头:“林小笑有没有说他们是来干嘛的?”

  刘德柱说道:“说了,林小笑说他们是来找死的……”

  庆尘:“……”

  不过,林小笑要是这么说的话,庆尘大概就明白了。

  一定有大势力已经发现李叔同离开消息,然后从其他监狱里转来几百号人准备搞事情。

  而且八成是冲着禁忌物ace-005来的。

  “我知道了,”庆尘说完便将通讯器揣回了兜里。

  他此时已经晋升骑士,接下来便是跟随李叔同回到18号监狱里。

  看样子,下次穿越会有大事发生。

  庆尘想到自己还有一个约定,他拉起兜帽转身走入黑暗中。

  ……

  洛城外国语学校。

  午夜的校园十分安静,没了小摊车,没了熙熙攘攘的学生。

  门口的保安秦大爷,也坐在门卫室里昏昏欲睡。

  一个黑影无声的跃过围墙,手脚轻盈的就像是一只狸花猫。

  庆尘穿过熟悉的小路,在高中部教学楼前,竟是直接手脚并用的顺着墙壁向顶楼爬去。

  教学楼的墙,可比青山绝壁好爬多了。

  坐在楼顶天台的边缘上,没过多久身后天台的小铁门发出嘎吱嘎吱声响,被人硬生生给推开了。

  是瘦瘦小小的南庚辰。

  那小门原本是锁上的,后来学校里情侣们没地方私会,便有人偷偷把这里的锁给撬坏,外面看起来没什么事,锁芯却已经废了。

  说实话,这辈子一直单身到现在的两个苦哈哈少年,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天台上面……

  南庚辰推门时,还显得有些扭捏。

  庆尘说道:“把手机的卡扣了。”

  “哦……”南庚辰照做。

  庆尘说道:“以后再说里世界的事情,咱俩就找类似这种没人的地方,直到我弄到数据要塞来保护隐私。”

  南庚辰看了一眼坐在天台边缘的庆尘,原本也想坐上去,但他又往楼下看了一眼,顿时打了个寒战。

  “咳咳,尘哥,”南庚辰犹豫了半天说道:“我先说说我这边的事情吧,首先李依诺已经知道我是时间行者了……”

  庆尘面无表情问道:“你之前不是说她不知道嘛。”

  南庚辰回忆着,李依诺好几次问他是不是时间行者,自己都说不是。

  然后对方都会用宠爱智障似的眼神看着他说:嗯嗯,好的,你不是。

  当时他还没细想,现在却有些臊得慌……

  庆尘想了想问道:“她有没有让你跟我说什么,或者有没有跟你提起我。”

  “没啊,”南庚辰愣了一下。

  “那看来她还不知道咱俩的关系,也不知道我是时间行者,”庆尘推测道。

  他刚才那么问,是担心南庚辰口风不严,走漏了这方面的消息。

  如果李依诺猜到他和南庚辰的关系,而他又拥有李叔同的学生、骑士的下一代继承者的身份,那对方肯定会想通过南庚辰说点什么,做点什么,起码会试探南庚辰。

  现在,问南庚辰一些事情,绝对不能直接问,你也不知道对方在迷之自信的状态下,会给你什么答案。

  所以庆尘必须从侧面问问题,然后自己判断……

  庆尘问道:“她知道你是时间行者后,没什么反应吗?”

  南庚辰说道:“她让我千万隐瞒好不要声张,因为财团内部如今都先后制定了清除计划。”

  “清除计划?!”庆尘怔了一下:“这是干什么的。”

  “反向影响里世界的计划,”南庚辰解释道:“其实里世界的人还挺反感时间行者的,尤其是那些大人物们。如今他们已经确定一点,被替代掉的里世界人类,跟死亡几乎没有区别,整个意识都消散的不知道去了哪里,这种事情想想就觉得恐怖。尘哥,我是能理解他们的,如果咱们所处的世界才是里世界,突然有一天我爸被人顶替了,想想就觉得……好像还挺好的?”

  庆尘:“……”

  “举例不对哈,”南庚辰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我就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如果尘哥你有一天突然被顶替了,你也不认识我了,也不把我当朋友了,我得多害怕?在里世界中,很多人都面临这种情况:朋友变的陌生,儿子消失不见,父亲变成了其他人,这跟咱们以前看的科幻片里外星人控制地球人,好像没什么区别。”

  所以,时间行者与里世界土著,其实是一种天然敌对的状态。

  没人愿意被外来物种控制。

  然后便有了“清除计划”。

  “我听李依诺说,如今里世界的各个势力,已经控制了不少时间行者,”南庚辰继续说道:“按照她计算,光李氏就已经控制了三百多名时间行者,而这些人就是清除计划的关键。”

  “他们控制这些时间行者要做什么?”庆尘皱眉。

  “他们要控制着这些时间行者,回到表世界后,帮他们猎杀所有与他们同名同姓的表世界人类,”南庚辰说道。

  “这就是清除计划。”

  一阵寒风吹来,庆尘忽然感觉深秋的夜晚有点冷了。

  ……

  时间行者的穿越机制:同名同姓者,相貌一致者,出现在大致对应的位置,就会获得“公测资格”。

  这个规则其实并不复杂,所以里世界的人也很容易审问出来。

  那些大人物们辛辛苦苦奋斗半生,怎么会容忍自己正享受生命的时候,却被别人顶替?

  于是,他们纷纷制定了清除计划,打算从根源上清除自己被顶替的可能:杀掉同名同姓者。

  这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方式。

  只要表世界这边没有了可替代他们的人,自然就可以高枕无忧。

  穿越是单向的,里世界的人虽然看起来处在被动挨打的状态,可他们想做的事情,未必要自己去做。

  那些聪明大人物们发现时间行者后,并没有直接杀死他们为家人、亲人报仇,而是选择了利用。

  庆尘问道:“他们打算什么时候执行清除计划?”

  “应该暂时还不急,”南庚辰说道:“李依诺说,李氏所图很大。他们甚至把时间行者当做宝贵的工具来使用。不光有清除计划,他们还有穿越计划!”

  “啥玩意?”庆尘迷茫了:“他们还想主动穿越?”

  “嗯,”南庚辰点点头:“这还只是个构思,我举例子来说明吧,比如鹿岛家族的家主叫李秉哲,他常年居住在鹿岛家族的某个城市里,对应着首尔。这时候,表世界其实是有一个跟他同名同姓、相貌一致的人存在,但他没有居住在首尔,所以两个李秉哲的穿越机制并没被触发。如果李氏能找到这个住在乡下的李秉哲,然后在表世界把他送去首尔,对应着里世界的地方。那么,鹿岛家的家主可能就突然变成一个时间行者了!”

  庆尘震惊了:“他们图啥?”

  “奥,李氏跟鹿岛、神代家族关系不是太好,纯粹就是故意恶心他们。如果在里世界暗杀李秉哲,肯定很困难,而且会出现未知的结果。但如果是李秉哲自己被替代,那就没办法了,天灾人祸嘛!李依诺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老兴奋了,”南庚辰说道。

  如果说之前的清除计划,庆尘还有过猜想,那么这个主动穿越计划,他确实是从未想到过的。

  确实太恶心人了。

  以最小的代价,去恶心一个最牛逼的人?!

  庆尘有些感慨,别看他在几次战斗中表现的多么机智、聪明,但跟这些玩了一辈子战术的人相比,心还是没那些人脏。

  他有些庆幸自己一穿越过去就在监狱,又遇到了李叔同。

  如果他是穿越到庆氏内部,恐怕现在也被控制了。

  南庚辰补充道:“我这也就是举个例子啊,李秉哲年纪好像都一百多岁了,表世界是不可能找到顶替者的,但这个方法可以用在其他人身上。”

  等等,庆尘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李叔同和林小笑他们会被穿越吗?!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若是表世界也有一个李叔同,而里世界的势力也故意找到他,并送来洛城,那是不是李叔同也危险了?

  某一刻,甚至连庆尘都想执行清除计划了,自己好不容易遇见一位好师父,结果对方却被人穿越,他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但问题又回来了,如果表世界真的也有一个李叔同,那对方有什么错呢?只是因为同名同姓、长的一样,就要被杀掉吗?

  他忽然问南庚辰:“那些被李氏控制住的时间行者,有超凡者吗?超凡者会被顶替吗?”

  “还真有一个超凡者,”南庚辰说道:“李依诺抱怨过,那个超凡者的能力好像不太靠谱……”

  庆尘一听超凡者也能被穿越,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这不就意味着,李叔同真的会被顶替掉?

  而且以后自己在里世界交的朋友,也可能会被顶替掉!

  他再问:“那这些人里,有没有注射过基因药剂的?”

  “没有注射过基因药剂的,”南庚辰说道:“李依诺还抱怨过,她说这些时间行者里,连一个注射过基因药剂的人都没有。她怀疑,基因药剂注射者已经改变了基因,所以双方无法达成穿越条件。”

  庆尘松了口气,不过他马上又想到另一件事:“等等,那李氏的人全都注射基因药剂不就好了吗,还搞清除计划干嘛?”

  南庚辰看向庆尘:“尘哥你不知道吗,基因药剂是有后遗症的……”

  “后遗症?”庆尘愣住:“什么意思?”

  “和成为超凡者还不太一样,注射基因药剂者很难再有后代了,”南庚辰说道:“生育过程中,婴儿胚胎很难成型。所以财团内部都是搜寻各种传承,想办法让财团子弟成为超凡者,而不是直接注射基因药剂。比如李依诺就有一个老师专门教她修行。”

  南庚辰继续说道:“李依诺说,目前只有禁忌裁判所的某一种基因药剂序列不会影响生育,但提升实力的效果不怎么样,而且市面上也很难见到。而且财团会担心,万一有人真的找到了与自己相同的人,然后专门给表世界的那个‘顶替者’注射相同的基因药剂,会不会依旧能穿越。所以,还是清除计划更加靠谱一些。”

  庆尘震惊了,他还真不知道基因药剂竟然有这种后遗症。

  那特么自己的基因也改变了,是不是也没法有后代了?!

  师父没提到过这种事情啊!

  不对,如果是这么严重的事情,李叔同一定会告诉他的,对方没提,那就是不会有那么大的后遗症。

  下次穿越,他一定得问问师父才行……

  毕竟还挺重要的……

  当然还有个好消息,按照目前的这个逻辑,老师应该不会被顶替了,因为晋升骑士的那一刻,基因就改变了。

  只是林小笑、叶晚这种超凡者依旧有风险!

  南庚辰说道:“尘哥,你有没有什么办法阻止穿越啊,李依诺对我挺好的,万一她被顶替,那岂不是跟死了一样?”

  说实话,不光是里世界的人会担心自己被顶替。

  连庆尘、南庚辰这样表世界的人,也一样会担心里世界的朋友被顶替。

  庆尘想了想说道:“我可能想到了一个办法,等我确认一下再告诉你。”

  这时,他忽然想到另外一件事情:

  昆仑组织几乎每个人的身体素质都超远常人,这肯定是跟基因药剂有关吧,难道他们就不担心这个后遗症吗?

  又或者,他们知道后遗症,但依然做了这个选择。

  “李氏打算什么时候执行清除计划?”庆尘问道。

  南庚辰说道:“我只知道李氏目前并不急,他们想让那些时间行者更强大一些,等他们没那么容易折损时再做打算。”

  如今寻找时间行者越来越难,更多的时间行者已经学会了隐藏,所以在李氏有了更骚的计划之后,他们已经将时间行者当做了一种珍惜战略资源。

  财团是人世间最懂利益的那帮人,他们会将一切不利因素,都想办法变成有利条件。

  南庚辰说道:“尘哥,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我不过是李依诺……的朋友,所以没办法知道那么多。想了解更多的话,恐怕得问李氏的核心成员才行,咱们在表世界也不认识这种人啊。”

  南庚辰不认识,庆尘却真的还认识一个李氏核心成员!

  李彤雲!

  看来,这件事情可以回去找小姑娘问问,就算对方现在不知道,也可以在下次穿越时留心一下。

  当然,前提得是不暴露小姑娘的时间行者身份才行。

  庆尘在心中暂时按下此时,他问道:“你在禁忌之地怎么样了?是否安全?”

  南庚辰回忆着那场有点费人的审讯,回答道:“我们现在知道的规则有,不能随地大小便,不能跟着别人唱歌,不能杀人,不能说脏话……尘哥,你一定知道很多规则吧,能不能跟我所说?”

  庆尘摇摇头:“不能,如果换做别的禁忌之地,我就告诉你了,但002号禁忌之地的规则,我向师父发誓保密。不过师父说过,你只要跟紧李依诺,就不会有什么事情。”

  南庚辰想了想说道:“尘哥,禁忌之地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他们说有个少年,单凭一己之力就杀了一整个野战连。不过我觉得那些人也没什么值得同情的,毕竟他们用活生生的人去实验规则。”

  “嗯,”庆尘平静回应。

  “还有,他们说有个c级高手去追杀少年了,也没回来。”

  “嗯。”

  “还有还有,那个少年逼的庆怀都跑路了,李依诺以前说过,庆怀是影子之争里,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被寄予厚望,前途不可限量。结果,还是被那个少年耍的团团转。”

  庆尘笑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尘哥,”南庚辰忽然看着庆尘问道:“他们所说的那个少年就是你吧,你才是李叔同的学生吧。”

  庆尘笑了笑:“为什么这么说?”

  “我从认识李依诺开始,她就常说自己的梦想是成为一名骑士,最敬佩的人就是她七叔李叔同,”南庚辰说道:“她这个人很少尊敬谁的,但她对你师父的称呼用了‘您’。小时候抱过她、能让她如此尊敬、又那么厉害的人,我想了想,也只能想到李叔同了。”

  “这还不足以支撑你的猜测,我觉得李依诺肯定不止尊敬李叔同一人,”庆尘说道。

  南庚辰挠了挠头:“老君山那天夜里,刘德柱说他手下就在附近,然后尘哥你就出现了,杀掉了所有歹徒。我总觉得,刘德柱那么贪生怕死的人,凭什么成为李叔同身边的红人啊,竟然还能指挥你。结果我后来想了想,如果你俩身份互换,我反而觉得一切都合理了。我也没啥逻辑和证据,反正就是直觉。”

  庆尘乐了,他还以为南庚辰这脑子会忽略老君山那一夜的事情,却没想到对方记在心里了。

  “我猜的对吗尘哥?你的师父就是李叔同?”南庚辰问道:“你放心,当初你是因为救我才暴露的线索,我南庚辰就算把命还给你也不会泄露出去的!”

  天台上,原本呼啸的秋风突然停下了,世界也突然安静,像是在等一个回答。

  “嗯,我的师父就是李叔同。”

  ……

  校园夜晚的天台上。

  一个秘密忽然被揭开了。

  南庚辰骤然兴奋起来:“我就说嘛,刘德柱他凭什么指挥你啊,你那么聪明怎么可能给那种人当手下!而且,你这种人到了里世界肯定会特别厉害啊,怎么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荒野猎人!”

  庆尘回头看着这位同桌,看着对方手舞足蹈。

  而南庚辰这么高兴,也只是因为自己真的在里世界中,获得了前途无量的人生。

  学生时代的友谊最纯洁,很多人其实不明白这个道理,直到大家离开校门,走入人心险恶的社会时才能意识到,原来过去的旧时光里,自己曾拥有过友谊这种世间最宝贵的东西。

  朋友会为你高兴,为你拼命,在那个肆无忌惮的年代,一起追风,一起做梦。

  没有什么比这更美好了。

  “尘哥,你已经成为骑士了吧?”

  “嗯。”

  “尘哥,你竟然能控制那个叫王强的士兵,逼的庆怀触发规则,太酷了吧!你是怎么控制他的?算了算了这是你的底牌,我不问我不问!”

  “嗯。”

  庆尘坐在天台的边缘,单手撑着回头看向那位同桌,夜晚的风又吹了起来,却没那么冷了。

  这时,南庚辰说道:“尘哥,还有一件事情。我们后来遇到了联邦集团军,他们在审问庆怀的士兵时,李依诺帮你把矛头转向火塘了。现在我估摸着,所有人都以为是火塘在狩猎庆怀,跟你没什么关系。”

  庆尘眼睛一亮,他之前还有过这方面的担心,却没想到李依诺帮他解除了后顾之忧。

  他当时在填埋坑旁故意留下了一枚秋叶刀,确实是想让李依诺当内应来着。

  但他考虑的只是,别让王丙戌来追杀自己。

  却没想到,李依诺竟然还给了自己一个惊喜,这弟妹真不错啊!

  “给,”庆尘把南庚辰的电话卡还给他:“记住一点,在我弄到数据要塞之前,千万别在微信上再聊什么有关时间行者的东西。”

  南庚辰打开手机,随手翻看着新闻。

  毕竟刚刚回归没几个小时,肯定还有人匿名发一些关于里世界的事件。

  他和庆尘二人都在荒野上,补一补联邦里发生的大事也很有必要。

  然而就在此时,南庚辰愣住了:“尘哥你看,闯王发微博了,还跟咱们有关系!”

  庆尘皱眉看去,只见那条微博赫然说的就是002号禁忌之地。

  “截止上一次穿越时间结束,何小小同学所公布的影子之争资料片有了新进展:最热门候选者庆怀在002号禁忌之地执行任务却惨遭截杀,任务失败后准备撤离禁忌之地的路上,未能幸免。”

  “目前,联邦集团军已找到庆怀尸体,该候选者致命伤为脖颈处大动脉破裂,已定性为他杀。影子之争资料片进度更新:89.”

  “截杀庆怀的凶手,疑为火塘某长老的儿子。该凶手疑似拥有禁忌物,实力极为强大,且智商过人。对方以一己之力几乎团灭了庆怀整支队伍,危险系数极高。”

  闯王与何小小二人已经很久没有发过重要新闻了,先前,所有人都以为影子之争要很久以后才有进展,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死了一个!

  这件事情已经快速登上了热搜榜单,但闯王的这一通分析,也是被李依诺误导之后的分析结果!

  这一次,庆尘作为亲身经历者,或者说是事件的主角,才知道所有真相!

  不过,对于庆尘和南庚辰来说,他们更关注这个闯王到底是谁!

  庆尘抬头看向南庚辰:“我问你答,我需要分析这个人的线索。”

  “嗯,尘哥你问吧,”南庚辰说道。

  “火塘这件事情都有谁知道?”庆尘问道。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极少,只有我、李依诺、庆怀的舅舅张扬、还有一个王副官、野战连的7排排长宁顺,”南庚辰说道:“其他人都被屏退到一边去了。”

  “在你们讨论结束之后,是否有人将此事告知其他人?”庆尘问道。

  “没有,”南庚辰说道:“回归之前李依诺让我去上厕所,以免穿越前后的异样引起其他人怀疑,但我敢确定,我拿了密封袋去上厕所这段时间里,那几个人都没离开过。”

  好了,目标暂时可以锁定在这几人之间。

  庆尘继续问道:“联邦集团军是否有给李依诺通报过,庆怀的死因?”

  “没有,”南庚辰摇摇头:“联邦军人都带着通讯耳麦,对话内容我们是听不到的。”

  “宁顺作为被审讯对象,应该没带耳麦吧?”庆尘问。

  “没有。”

  庆尘放松下来:“庆怀的死因是真实的,因为是我亲手杀的他。目前,根据线索判断闯王就在王副官、张扬这二人之间!”

  庆尘说道:“下次穿越时,我会想办法弄到这两人的照片,记住他们的长相。”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闯王竟然为了热度,直接把自己的身份暴露给了自己。

  只是庆尘有点疑惑的是,这货难道就笃定当时在场的几个人里,没有时间行者吗?

  这么大摇大摆的曝光影子之争进度,对于当事人来说目标也太明确了。

  或者,对方还有什么后手?

  两个网络上仿佛先知先觉的时间行者,已经暴露一个。

  就差何小小了。

  不过也奇怪了,之前何小小说要用数据要塞建立群聊,怎么这么久了都没动静?

  ……

  庆尘回家开门时轻手轻脚的,生怕吵醒屋里正熟睡的江雪与李彤雲。

  却没想到,一开门竟看到餐桌上摆着未动的饭菜。

  看样子,江雪回归之后并没有直接睡觉,而是猜庆尘忙完后肯定还没吃饭,所以做了新的饭菜才重新睡下。

  庆尘坐到餐桌旁边摸了一下盘子,菜都还是热的。

  正当他有些暖心的时候,卧室的门被人悄悄打开一个缝隙。

  李彤雲穿着小睡裙,抱着一只半人高的布娃娃,蹑手蹑脚走出房间。

  她来到庆尘身旁可怜巴巴的说道:“庆尘哥哥,救我!”

  庆尘想都没想便拒绝道:“作业没写完?我可不帮你写啊。”

  “不是作业的事情!”李彤雲低声嘀咕道:“是我的时间行者身份,可能马上就要在李氏暴露了!”

  “李氏要发现你的时间行者身份了?”庆尘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小姑娘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说说,怎么回事。”

  李彤雲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这次在里世界,无意间听大人们聊天,他们说已经控制了三百多个时间行者,准备执行一个‘清除计划’。”

  这倒是和庆尘得到的信息一致,他原本还想找机会问问李彤雲呢,没想到对方竟是先一步得到了相关情报。

  “那这个清除计划,为何会导致你身份暴露?”庆尘问道。

  李彤雲想了想问道:“庆尘哥哥,你没第一时间问我清除计划到底是什么,所以你也知道这个计划的内容吧?”

  庆尘哭笑不得:“脑袋挺灵活啊!”

  小姑娘先前仅靠庆尘的偷看昆仑的反应,就断定他是时间行者。

  现在又抓住一句话里的漏洞,推测出了庆尘已经知晓清除计划。

  这逻辑推理能力、抓细节的能力,怕是连刘德柱这种高中生都做不到吧。

  庆尘说道:“我知道清除计划的存在,也知道大概内容,你可以继续说了。”

  “嗯,”李彤雲乖巧的点点头:“李氏财团的这个清除计划,暂时还没那么快启动,因为时间行者们有点太弱了,基本都是普通人。而且,给时间行者进行洗脑也需要一段时间,可能会将他们训练成部队,这时间跨度需要几个月。他们说,不经历训练,这些时间行者是不会有忠诚度的,就算强行提升了级别,也是有级别的废物,分分钟就被人杀了。”

  庆尘点头,这倒是符合“战略资源”的定位,如果贸然使用这批时间行者,折损率太高的话,李氏的某些恶心人计划怕是成功不了。

  “李氏不打算给他们配备机械肢体吗,这是提升实力的最快方法了,”庆尘说道。

  “不,”李彤雲摇摇头:“配备机械肢体目标太大,在表世界没法顺利的通过安检,还会被强制登记,异地活动都会受到监控,这不符合李氏的预期。”

  “想的非常周全啊,”庆尘感慨:“所以,他们选择了基因药剂?”

  “每年的基因药剂产量十分有限,还要配额给嫡系部队、嫡系成员,所以暂时只能给几十名时间行者注射,不过他们已经决定了,三个月内给所有时间行者注射完毕,”李彤雲说道。

  “注射一直就是f级,他们打算提升到什么等级?”庆尘问道。

  “提升到d级,”李彤雲说道:“这是里世界特种部队的平均级别。”

  “那还早得很,”庆尘说道:“基因药剂间隔必须在一个月,清除计划开始也是三个月后了。”

  “但在清除计划之前,他们会有一个先行计划,”李彤雲说道:“李氏会派几个时间行者,在近期就先盗取表世界的户籍信息,以此来搜索信息,确定清除计划的暗杀目标。”

  庆尘皱眉。

  是啊,想要执行清除计划,去杀那些同名同姓的人,那就得先知道有多少同名同姓的人,在什么地方。

  这些信息,全国联网的户籍信息里全都有!

  而且有了户籍信息库,清除计划的暗杀目标会更加明确!

  这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很多,如果李氏有人叫李翔,那怕是得杀几百个、上千个人才能完成任务。

  但有了户籍信息库,就没那么麻烦了,对照照片就行。

  庆尘很清楚,以里世界的科技水平,那些人怕是随便带个小设备回来,都能轻松破解表世界公安部门的户籍信息库。

  不是这户籍信息库的安保级别不够高,而是对方有着超越时代的技术!

  “等等,时间行者就那么听话吗?”庆尘奇怪,不过他很快就想通了:“也是,总会有人主动变节,以此来借用李氏的势力增强自己。这也是一种抱大腿的方式,只不过这利益要用无辜之人的性命来换。”

  李彤雲说道:“不过,那些时间行者也不懂什么黑客技术,也不太了解这个信息库的运作机制。只能用笨办法拿着李氏给他们的设备,去找户籍信息库的接入口,直接靠自动运行的设备无脑拷贝。”

  小姑娘继续说道:“如果李氏拿到这个户籍信息,恐怕第一时间会对整个李氏家族筛选一遍,到时候我的名字、年龄、照片全都对上,恐怕就暴露了。”

  庆尘叹息,他没想到自己一回来就遇见如此棘手的事情:“这个盗取户籍信息的计划什么时候执行?”

  “就在近期,但我不知道具体时间,可能是这次回归,也可能是下次,”李彤雲解释道:“我年龄太小,优势是他们说话不会刻意避着我,缺点是我不能主动开口问。”

  他问道:“你现在身处里世界什么地方?”

  李彤雲说道:“我在回归之前,借口出门玩,目前在18号城市1区的夜行街。那里正有学生在抗议游行,人流量很大,我随时可以混进人群里。但我身旁跟着两个保镖,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甩掉他们。”

  庆尘松了口气:“没想到你还挺机警的,知道如何自救。没关系,如果他们成功了,你就先摆脱保镖,然后我想办法找人接应你,起码不会让你落在李氏手里遭罪。”

  但在暴露之前,还是尽量在表世界解决这件事情比较好!

  毕竟信息库泄露,事关整个表世界时间行者。

  如果让李氏得到这东西,他们很快就能将整个里世界核对一遍!

  “庆尘哥哥,现在怎么办?”李彤雲低声问道。

  在表世界对里世界入侵之后,穿越事件终于迎来了最大的转折。

  财团的反应来的太过突然,他们正用实际行动告诉所有人,里世界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然而,这才是真正的财团,它们会在自己遇到危险时,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口,亮出自己锋利的獠牙。

  庆尘看着李彤雲说道:“这件事情已不是你我能掌控的了,我要想办法把消息传递给昆仑。”

  ……

  总被抱怨太短,今天就来一个万字大章……

  忽然感觉自己的更新量,一下就上去了……

  好累啊,需要月票安慰。

  另外,刚刚参加完阅文盛典,获得了年度荣耀作家的大奖,感谢前一段为我投过票的书友朋友们!

  s..book314381870878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