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物ace-019,提线木偶。

  庆尘怔怔的看着手里那小小一团的透明丝线,在手中轻若无物。

  如同一团云雾似的,在掌心不停摇曳着。

  这不是个比喻,他是真的感受不到这禁忌物的重量。

  庆尘抬头看向面前的那位巨人:“这是送给我的吗?”

  巨人叮咚憨厚的笑着点点头,然后指了指禁忌之地的深处,像是在说:是那些老家伙们送你的,快收下吧。

  巨人叮咚的神情格外亲切与和善,只是他好像知道自己这模样比较容易令人恐惧,所以把掌心的禁忌物倒在庆尘手上后,就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退。

  他怕自己吓到面前这少年。

  因为个子太高的缘故,后退时他后脑勺还碰到了一团树冠,尴尬的样子有些可爱。

  这偌大的巨人在禁忌之地边缘,只能小心的弯着腰。

  庆尘又看向自家老师:“老师,我能收下么?”

  “当然可以!”李叔同挑挑眉毛:“白给的为什么不要!老家伙们显摆家底,你要是不收,那不是不给大家面子嘛!”

  说完。

  刚刚还横眉冷对的李叔同,竟是变了话锋对禁忌之地深处说道:“这就算是见面礼吧,可你们那么多人,怎么就送这一份礼物啊?寒碜不寒碜?我可是知道,禁忌物ace-003也在里面!”

  庆尘傻傻的看着李叔同,刚刚不还在生气吗,怎么突然就开始点名要东西了?!

  只是禁忌之地里的那些意志,好像不屑于跟李叔同抬这个杠,于是再也没了动静。

  巨人叮咚对李叔同笑了笑,像是打了个招呼,然后转身朝禁忌之地深处走去。

  庆尘忽然对他背影说道:“谢谢,我叫庆尘,很高兴认识你。”

  巨人叮咚有些意外,他赶忙开心的跟庆尘摆摆手,这才继续往前走了。

  一开始缓缓的走,慢慢的,巨人奔跑了起来。

  咚咚咚的脚步声,沉闷而又有力。

  那硕大的脚丫子,看起来就像是卡车的轮胎,孔武有力。

  “老师,这位叮咚是……?”庆尘好奇问道。

  在此之前,他还从未见过这么强壮的人类,或者说,对方其实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

  李叔同解释道:“他的母亲是一位荒野人,怀他的时候为了躲避联邦集团军围剿,无意中误入了禁忌之地的腹地,还机缘巧合的吃了腹地的一些东西。后来他出生在里面,跟所有禁忌之地里的‘原住民’生物一样,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庆尘望着叮咚的背影,他忽然在想一个问题:正常人类的骨骼如果不是超凡者,恐怕很难承受这样的身躯。

  而叮咚看起来就没这种问题,对方那伟岸的身躯狂奔起来,竟是让他想到了一个成语:夸父追日!

  不得不说,庆尘越发感觉这些禁忌之地继续发展下去,可能会真的造就一个新的神话世界。

  一个曾经只存在于人类幻想之中的神话世界。

  “老师,叮咚是这禁忌之地里的原住民,是不是就不受规则束缚了?”庆尘好奇问道。

  “不光是不受002号禁忌之地的规则束缚,”李叔同回答道:“所有禁忌之地他都可以通行无阻。不过叮咚在禁忌之地里不常和人打交道,所以有些内向,不愿意去禁忌之地以外的世界。”

  “我看到他眼中有重瞳,这在表世界里只存在于历史或神话之中,”庆尘说道:“重瞳有什么用处?”

  最出名的重瞳有两人,一个是舜,一个是项羽。

  李叔同解释道:“叮咚能看透人心,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才不愿意走出禁忌之地去面对其他人类,反而更愿意和动物相处。那些老家伙们让他来送禁忌物,恐怕也是想借重瞳看一看你,当他们发现叮咚很喜欢与你做朋友后,应该就彻底放心了。”

  “原来如此,”庆尘回忆着刚刚那个憨厚的大个子巨人,又看向自己手里的禁忌物:“老师,这个ace-019的收容条件是?”

  李叔同没有说话,他竟是直接拈了一片树叶,在庆尘手腕上割开了一条小小的伤口。

  血液从那割裂的伤口中流淌出来。

  庆尘静静的看着,却发现那几乎透明的线团里,突然有一根线头抬了起来,仿佛一条小小的蛇。

  下一刻,禁忌物ace-019的线头钻到了伤口之中,原本透明的线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印染成血液的红色。

  待到线团全部变成红色,ace-019心满意足离开了伤口,轻轻的缠在了庆尘的手腕上,就像是一只红色的护腕。

  而庆尘手腕上的伤口,竟是奇迹般的愈合了。

  李叔同对庆尘叮嘱道:“从今天开始,每两个弦月之间,你都必须杀掉五个人将灵魂献祭给它。如果某一个月没做到,那你想再使用它,就必须在每两个弦月之间,杀掉十人。”

  弦月,一般就是指农历的每月初7和22日,所谓两个弦月之间,那就意味着庆尘往后想要使用提线木偶,就必须每月杀够五人。

  庆尘神情凝重:“老师,我怎么感觉这个禁忌物的收容条件,有些狰狞?”

  李叔同叹息道:“死后析出ace-019禁忌物的这位超凡者,曾经是个特别令人厌恶的超凡者,后来这个提线木偶又被其他人得到,又作恶多端,最终这东西被骑士前辈拿到,收容在这002号禁忌之地里。”

  “那前辈为何把它给我?”庆尘不解:“虽然我很想拥有一个禁忌物,但前辈们不怕我因此丢失本心吗。”

  李叔同摇摇头:“可能这就是他们让叮咚来看一看你的原因,现在既然已经把ace-019给了你,自然是对你有信心了。禁忌物的规则就在那里,怎么用还是看你自己。”

  庆尘若有所思:“那这提线木偶ace-019该如何使用?”

  “等你满足第一次收容条件后,可以将这透明的ace-019的一端缠在自己手腕上,另一端缠在其他人的手腕上,只要他的等级不高于你,那在连接过程中,他就将成为你的提线木偶。你无法控制对方的思想,但对方的身体却必须按照你的想法做事,想让对方做什么都可以,”李叔同说道。

  李叔同继续说道:“当然,还有一个前置的收容条件,你需要知道被控制者本身的名字。”

  庆尘点点头:“我明白了。”

  这时李叔同说道:“你这次通过生死关的过程,我非常满意。不过我只能带你到这里了,剩下的路还得你自己去走。”

  庆尘问道:“老师,永远少年四个字是谁刻的?”

  “是骑士组织的创始人,叫做任禾,”李叔同解释道:“你应该也看到最高处的留字了,任小粟,那是他的儿子。”

  庆尘点头,整面绝壁上,任小粟所刻的那句“人生当如蜡烛,从头燃到尾,始终光明”,对自己的影响最大。

  也许没看到那句话,他也不敢纵身一跃。

  李叔同笑着看向庆尘:“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去杀了庆怀?”

  “嗯,想要满足提线木偶的收容条件,就必须在这次回归之前,不然等我回了表世界,那边可没有该死之人给我杀,”庆尘说道。

  李叔同看向自己的学生好奇道:“有把握吗?他们现在应该不会给你利用规则的机会了,你也没有反步兵地雷可以利用。”

  庆尘想了想回答道:“我反倒认为,接下来可能比杀那个曹巍还要简单一些。”

  “哦?”李叔同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自己这位学生:“为什么?”

  庆尘说道:“我杀曹巍时,哪怕他身受重伤,又被追到筋疲力竭,但直到最后厮杀时他的内心仍然是一头猛虎。而剩下的那些人,不过是吓破了胆子的豺狼罢了。”

  说完,庆尘仰面躺在地上,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睡觉了。

  之前追杀曹巍时,为了让对方没法休息,他自己也同样无法休息。

  现在最棘手的人物已经处理掉了,老师又在身旁,庆尘自然要先补充精神。

  李叔同问道:“你这是打算先睡个昏天黑地啊?不怕来不及完成提线木偶的收容条件吗?”

  庆尘想了想说道:“老师是你教我的,狩猎时要有耐心。就算我现在精力充沛,也很快就要天亮了,白天没那么容易狩猎一群人,还不如等下一个黑夜。”

  李叔同说道:“那你就不怕庆怀趁这个世界离开禁忌之地?”

  “不会,”庆尘摇摇头:“前辈们知道我要杀他,不会放他走的。”

  李叔同无奈道:“我就说隔代亲会惯坏小孩子吧!”

  庆尘笑了笑仰面躺下,苍穹为被,席地而眠。

  李叔同盘坐在他身边,神色忽然便缓和了下来,他看着这位学生沉睡的模样,心中忽然又升起一阵骄傲。

  倒计时220000.

  ……

  第十二章,下一章就是明天了,将会恢复每天晚上6点的更新时间。

  感谢蓝天白云爱睡觉的白银盟,老板大气,老板身体健康,老板发大财。

  感谢舒人心、真永恒之火、睡不醒的动三月、就要马杀鸡、lomox、力高妹、6蜂蜜猪大肠9几位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们大气,老板们发大财!

  给大家汇报一下目前成绩,首订截止目前38500,还有9个半小时。

  目前均订35000,说明这个首订成绩还是很扎实的。

  其他人上架活动从夜里0点开始,我的从下午1点半开始,一觉醒来都快气炸了,感觉像是被针对了。

  但后来想想,谁闲着没事针对我啊,而且日子还很长,也不差这一天的成绩。

  只有别人一半的曝光量,我说不定一样可以打破记录。

  或许我这本书写完之后,能成为唯一同时拥有两本十万订作品的作者?哈哈哈,人要有梦想。

  在这里,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也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

  这个月,我尽量多爆更!

  求月票!求首订!

  s..book314381866861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