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6、别与人结仇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1-05-09 15:5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倒计时170000.

  早晨,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从窗外传来,庆尘翻了个身,还听见厨房里有炒菜的声音。

  他爬起身来,卧室的门还关着,而江雪则早早就起床给他们做饭了。

  江雪见他便笑道:“看来你自己也经常在家做饭啊,什么调料都有。”

  “嗯,在外面吃饭太贵了,”庆尘解释了一句。

  江雪说道:“你爸爸妈妈也真是的,丢你一个人就不管了。放心,以后阿姨给你做饭吃,不用你自己做了,你好好学习就行。对了,你有上辅导班吗,要不我给你推荐一个辅导班吧。”

  庆尘有些哭笑不得,这就开始给自己也安排辅导班了?

  难怪李彤雲提前开始计划“逃跑”的事情……

  不过他还真不需要上辅导班。

  去年上高一的时候庆尘晚上还需要出去打个零工,白天总因为太困趴桌子上休息。

  那时候,数学老师田海龙在台上讲课,如果庆尘忽然抬起头来,田海龙会下意识反思自己是不是哪里讲错了。

  江雪笑着问庆尘:“小雲说你答应她一起去老君山了吗?”

  “嗯,”庆尘点头。

  “你也太宠她了,她说想去玩我都没答应,现在你一答应,她就闹着非去不可了,”江雪虽是责怪,但并没有责怪的语气。

  庆尘想了想说道:“毕竟刚刚经历过两次危险,这种时候出去散散心也是好的,小孩子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别留下点心理阴影。”

  “行,”江雪点头:“那咱们今天下午等你放学就坐大巴车去,两个多小时就到了。然后咱们在那里住一晚,第二天爬到山顶看看日出,然后返程。我看了一下美团的评价,有几家民宿的评分还挺高,做的饭也特别好吃。”

  庆尘看了对方一眼,这明明就是已经做好了攻略的样子啊。

  他问道:“只有两天一夜的话,会不会太仓促?”

  江雪想了想:“我是想早去早回,能让小雲回来赶上补习班。不过你要想多住几天,那就给小雲好好放几天假吧。”

  ……

  庆尘早早来到班里,竟发现南庚辰与王芸两人一大早就坐在一起窃窃私语着,白婉儿还没来学校。

  昨天这四人都没怎么受伤,被打晕后就装了麻袋。

  被解救后,在医院象征性的输了点生理盐水就回家了。

  此时,王芸正眼睛红红的跟南庚辰讲着昨晚发生的一切,然后教室里时不时的伴随着南庚辰的安慰。

  这一幕,怎么看都更像是约会……

  庆尘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因为逃课错过了很多事情。

  就仿佛去看电影时想要上厕所,去之前男主和女主还相拥着憧憬未来,回来后就发现,男主就成了女主的二舅。

  魔幻。

  你也不知道是这电影有问题,还是你的那泡尿有问题。

  这时南庚辰问道:“庆尘你想好了没,去不去老君山?”

  还没等庆尘回答,王芸便低声提醒道:“小南,咱们的人已经够啦,胡小牛那边租的大巴车只能坐下47个人,现在两个班的同学报名都满了,还有四五个人想去都去不成。”

  庆尘笑了笑对南庚辰说道:“你们去吧,正好我国庆节也有其他计划。”

  “奥,”南庚辰点点头:“那我也不去了,你国庆什么计划,要不带我一个。”

  王芸脸色稍微变了一下,却见庆尘拍了拍南庚辰肩膀:“有人请客干嘛不去,我是真有事,不然昨天晚上就答应你了。对了,你们啥时候去?”

  “明天,”王芸见南庚辰没再坚持,便松了口气说道:“明天一早7点钟在学校门口集合,庆尘同学这次很遗憾没能让你一起去,下次一定提前邀请你。”

  庆尘没理对方的客套,当他听到彼此行程是错开的,心里便松了口气。

  毕竟老君山看日出的地方就一个,若是大家都今晚出发,那搞不好明天早上就在最高处的金顶观景台遇见了……

  昨夜暴力事件之后,刘德柱的地位似乎再次提高。

  一到课间,便看到胡小牛、张天真、白婉儿等人围在他旁边,窃窃私语的不知道说些什么,表情看起来异常兴奋。

  只是,刘德柱却好像有点心不在焉,时不时的四处打量着,仿佛在找什么人。

  胡小牛先发现了这个问题,他好奇道:“刘哥,找谁呢?”

  这一声刘哥,喊得颇有社会气息。

  然而胡小牛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喊对方什么,主要还是名字太有特色。

  喊全名刘德柱吧,显得生分。

  喊德柱吧,显得对方有点缺心眼。

  喊柱子吧,像是大家要一起去地里掰苞米。

  “啊?”刘德柱回过神来:“别多想,没找谁。”

  只有刘德柱自己心里清楚,那位神秘大佬现在指不定又在哪里注视着自己呢。

  这种时刻提心吊胆的感觉不好受,但他已经尝到甜头了,跟大佬合作既满足了虚荣心,又得到了切切实实的金条,回到监狱里还能改善生活。

  未来的美好生活,就靠抱这位大佬的大腿了。

  这时候,刘德柱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给胡小牛认真交代道:“有一件事情必须要注意一下,额,在这个学校里,千万别跟什么人结仇!”

  胡小牛有些疑惑:“刘哥怎么突然说这个?”

  “没什么,”刘德柱内心叹息,就是怕你们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坏了生意。

  ……

  此时此刻,何今秋穿着灰西装走在行署路4号院里。

  他忽然在人行道上停住了脚步,抬头看着上方的法国吴桐。

  秋季,整颗梧桐树的叶片都已经泛黄,一旦有风吹过,就会有树叶盘旋着落下。

  何今秋突然出神了,就这么一站便是一个多小时,仿佛观赏景色才是他最该做的,其余的事情都不重要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身后忽然有人问道:“你不在京城待着,怎么有功夫在这种小地方浪费时间?”

  何今秋回过神来,他看向身后中山装笔挺的郑远东笑道:“郑老板不也在这里吗,说明我们想到一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