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365天 第1272章 羡慕

小说:婚期365天 作者:淡月新凉 更新时间:2021-10-19 07:17: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慕浅显然也没想到贺靖忱居然这么经不住刺激,眼见着他就这么走了,她愣了一下,随后才又转身走向刚刚那间检查室,又敲了敲门之后,才打开门探头进去。

  “贺靖忱跑了。”

  “跑了?”傅城予也愣了一下,“他跑什么?”

  慕浅耸了耸肩,道:“做了亏心事,觉得没脸面对你俩吧。”

  傅城予对此存疑。

  就算贺靖忱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却还是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就已经坦白并且说自己愿意负上责任,哪至于跑掉?

  傅城予看了慕浅一眼,道:“肯定是你跟他说了什么刺激到他了。”

  慕浅耸了耸肩,一脸无辜地开口道:“我能说什么呀?我说什么也是建立在他以为已经发生的事情上,不关我的事呀。”

  说完,她便看向了顾倾尔,向她传递过去一个赞。

  顾倾尔却只是微微抿了抿唇,同样一脸无辜,“我也什么都没说过呀。”

  两个女人一个比一个无辜,傅城予见状,也只能无奈地扶额低笑一声,道:“行,那都是我的错,回头他要怨,就让他怨我吧。”

  慕浅白了他一眼,扭头就先离开了。

  她先回到陆沅的病房,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跟陆沅分享了刚才发生的这则八卦。

  陆沅只觉得又无奈又好笑,“火上浇油就有你,坏死了。”

  “哦,你就会说我坏。”慕浅说,“我只是浇个油而已,你怎么不说放火的那个坏呀?”

  “我不说。”陆沅笑道,“那可是被傅城予放在心尖尖上的人,我怕他针对我。”

  慕浅说:“我也是被霍靳西放在心尖尖上的人。”

  陆沅说:“那不一样,霍靳西他不敢针对我。”

  两人正说笑间,傅城予便领着顾倾尔推门走进了病房。

  一见到他们,陆沅立刻笑着招呼道:“倾尔,过来坐。”

  两个人也有差不多半年时间没见,顾倾尔走上前来,看着她道:“你气色还不错呀。”

  陆沅有些无奈地笑了笑,道:“其实不太好,身体还不太舒服,觉也总是睡不着。不过有你们陪我说说话,我精神能好点。”

  “容恒呢?”傅城予问,“不是有陪产假吗?”

  “他那个工作性质,你又不是不知道。”陆沅说,“每天能有个下班时间都不错了,还指望陪产假啊?反正我不敢肖想。”

  两个人说话的间隙,顾倾尔已经走到病床的另一边,看向了躺在小床里的婴儿。

  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多数是不怎么好看的,可眼前这个孩子却是白白嫩嫩,肉嘟嘟,软乎乎,闭着眼睛乖乖睡觉的模样实在是可爱极了,像个小天使。

  “他生得真好看。”顾倾尔说,“叫什么名字啊?”

  “容琤。”陆沅回答道,“他爷爷取的名字。”

  顾倾尔便低声道:“容琤容琤,你长得好乖啊,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傅城予原本只是站在旁边,看着她低头仔仔细细看着孩子的模样,不由得也弯下腰来,细细地看起了孩子。

  顾倾尔微微一偏头,看见他注视着孩子的目光,不由得微微一顿。

  傅城予察觉到什么,转头跟她对视了一眼,低低道:“的确很可爱。”

  顾倾尔看他一眼,飞快地又移走了目光,看向陆沅又问道:“他睡着多久了?”

  “快两个小时了吧?”陆沅说,“估摸着也该醒了。”

  “两小时十分钟了。”慕浅说,“小天使马上要变身小魔怪了。”

  话音刚落,原本熟睡的孩子就像是听到了她的话不乐意了一般,先是动了动眼睛,再是鼻子,然后就是嘴——

  哭声响起来的瞬间,傅城予和顾倾尔同时呆了呆。

  这哭声,属实太洪亮了一些吧?

  慕浅一见这两人的反应,顿时就乐了,伸手抱起孩子道:“哭得这么大声,你是在故意报复姨妈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放进了陆沅怀中。

  傅城予见状,很快回避离开了病房。

  他就坐在门外等候,听着里面孩子哭声渐小,听着几个女人模糊细碎的说话声,不由得又微微失了神。

  顾倾尔拉开门从病房门里走出来的时候,他犹未反应过来,还是顾倾尔伸出手来轻轻推了他一把,他才蓦地回神,看着她道:“怎么出来了?”

  “探视完了,该走了。”顾倾尔说。

  “不多待一会儿了?”傅城予又问。

  顾倾尔摇了摇头,随后便径直走向了电梯的方向。

  傅城予这才起身跟上前去,在电梯门口握住了她的手。

  “小孩子也就是睡着的时候可爱。”顾倾尔说看着正在上升的电梯,漫不经心地开口道,“一旦张嘴哭起来,可真让人崩溃啊……”

  傅城予闻言,转头看了她片刻后,忽然伸手将她勾进了自己怀中。

  “干嘛?”顾倾尔看着他道。

  傅城予缓缓道:“你说的那是别人家的孩子。自己家的,怎么都是可爱的。”

  顾倾尔不由得顿了顿,抬眸看向他道:“你好像很羡慕的样子。”

  “你不羡慕?”傅城予反问。

  顾倾尔闻言,忍不住咬了唇看着他。

  事实上,刚才在陆沅的病房里,他们都清楚地看见了对方的反应,也知道对方那个时候在想什么。

  她大概有些想就此糊弄过去,又有点想跟他说一说,于是,他索性直接帮她挑明了。

  傅城予低下头来,轻轻在她唇角亲了一下,才道:“羡慕是羡慕,但我不着急啊。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又不是等不起。我们慢慢来,一步步来,按照自己的节奏来——”

  话音未落,顾倾尔已经主动迎上他的唇,回吻了他一下。

  傅城予接住她的吻,很快化被动为主动,扣着她的后脑重重吻了下来。

  就在这时,电梯在两个人所在的楼层停下,电梯门缓缓打开——

  “靠!”

  忽然平地一声雷,傅城予蓦地反应过来,一下子将顾倾尔的头按进自己怀中,这才转头看向电梯的方向。

  容恒从电梯里面走出来,眉头紧皱地看着他们,“你们干嘛呢?这是医院,能不能克制点?”

  傅城予张口想跟他说什么,然而下一刻,容恒就已经直接闪身往病房的方向走去了。

  好一会儿,他怀中的顾倾尔才缓缓抬起头来,微微瞪了他一眼。

  傅城予这才又低笑道:“现在你知道,孩子哭声那么响是随了谁吧?”

  顾倾尔先是一怔,反应过来,忍不住笑倒在他怀中。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