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竹林溪边小酣,倒是别有一番风趣。

  两妖迎着微风,很快便在水流声中,相继做起了美梦。

  不知过了多久。

  隐约感觉有人在探究的盯着她,实难再睡下去。

  阿卿不由睁开眼,对上一张清秀俊美的面容,格外显眼的白发衬得少年多了些许不食人间烟火。

  也将反应过来后的她,吓得抱竹惊叫了一声!

  察觉到对方是活物,这才语无伦次起来:“你你你,你谁啊,没事站在这里,是想吓死猫吗!”

  她不过想睡个觉,怎奈受到这样一记灵魂暴击!

  可怜的白鼠被她抱竹的动作,甩在石头缝里,半天才爬出来,已然糊了一身泥。

  旁边正好是个水坑,它当即摸到那里搓了个澡。

  听到少年冷声说:“我被你吓死还差不多。”

  哈!

  阿卿不吃这套:“少恶人先告状了,你哪位啊?紫眸……你是妖族,嘶,白头发……”

  白毛在妖族里一直都是罕见的,当然,黑成她这样,也是十分稀罕,但这不是重点。

  少年的口吻和眼神,让她有种说不出的熟悉。

  白……白猫!

  阿卿终于想起来,惊道:“雪儿!?你怎么化形了?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打算化形了……”

  你才雪儿!

  白猫少年不悦的说:“我叫月映雪,不是那小疯子随口取的雪儿!也就李雪儿自作聪明,以为本少主的族徽上写着‘雪’字便真的叫雪儿。”

  说完,还用一种‘你还真敢信’的眼神上下打量。

  猫妖族类繁多,以有特殊天赋的‘夜玄,月离’两族为首,其中夜玄的族姓为‘夜’,月离的族姓为‘月’。

  所以除了月离族,她再也想不出有哪族的白猫姓月了!

  “你是月离族!?”

  还是堂堂少主……等等!月离族的少主?

  阿卿忽然忆起往事:“当初人族攻到猫山,月离族第一个向人皇投诚,将自家的少族长献给人皇,谁料转眼就被送给了天府府主。”

  那对月离族来说,简直就是打脸的耻辱!

  更打脸的是,少族长转眼又被天府府主的表侄用一句话轻易讨了去,后来如何便不得而知了。

  没想到传闻是真的,他还真辗转多处……

  “是啊,”

  月映雪冷漠的说:“夜玄族天生有感知妖族之力,而月离族只因能力是防守,便不得重视,受尽羞辱和白眼,不得善终……”

  能如此坦然的说出来,瞧着也是个狠妖!

  阿卿有些内疚:“对不起啊,我只是一时太惊讶了,所以才口不择,你刚刚说的不得善终是……?”

  眼下瞧着,他除了命运坎坷波折些,四肢皆健全呀……这不得善终又是从何说起?

  殊不知——

  这对白猫少年而,也不是什么好问题。

  但比起月离族,满门被灭得只剩一只幼猫的阿卿比他要惨多了,他也不好意思在她面前自哀自叹。

  于是草草回答了一下:“我父亲去世了,为了月离族上上下下,不得已捍卫天府府主而战死。”

  战死……

  难怪他会自称少主。

  阿卿一时无法评价,对于月离族而,老族长是个好族长,但对妖族来说,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叛徒,是整个妖族的耻辱。

  见她欲又止了半天,月映雪却不以为意的说:“小黑猫,不用勉强安慰我,月离族的名声有多差……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嘶……

  阿卿狐疑的说:“你该不会是怕丢脸,才一直不化形,宁愿默认‘雪儿’这个名字吧?”

  蓝眸中的轻视,无疑是一条成功的导火索!

  月映雪顿时黑脸:“才不是呢!我那是单纯不想被明子棠那个小疯子当做炫耀的物件!”

  为此,他没少挨打。

  明子棠的性子,只需接触一二回,便能摸清楚。

  阿卿猜到了些许,有些佩服对方的骨气:“明子棠最不喜人或妖忤逆他,或是给他丢脸,你身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吧?”

  白猫没否认,也没承认。

  只是学她就近寻了个石头,也坐了下来:“其实当日我一眼就认出你了,夜玄族的眼睛是浩瀚的蓝色星海,许是你修为尚低,仍顶着蓝眸,所以一般人看不出来。”

  “你没揭穿我。”

  “是。”

  他笑得很冷淡,“我虽然不明白你为何要依附驭妖师,但夜玄族于妖族而太过重要,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不满,去出卖你。”

  但没想到,她依附的驭妖师不是一般的驭妖师。

  而是已经与王朝站在对立面的扶栖隐的主人,当年在两族做和事佬,还能全身而退的微生听。

  若非如此,早在百鸟山庄的时候,他便直接跑掉了。

  “害,”

  阿卿挠了挠头,“这不是为了生存么,原是能走的,这不……又被我自己搞砸了。”

  在目睹这一切的月映雪,应是最清楚不过的。

  他果然觉得很荒唐:“驭妖师和妖,能有什么好结果,除非……这世间罪恶的源头消失。”

  这话指的是,人皇吗?

  阿卿看了他一眼,旋即又望向头顶的晴空:“其实我也不知道,恩人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也许我对恩人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个对局势而至关重要的猫妖,才会一次次的搭救。”

  可看着他和大小姐站在一处,便觉得扎眼极了。

  很不开心的那种。

  “所以,你当真打算在这里待一辈子?”

  “当然不!”

  阿卿‘噌’的站起来,“我可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猫!”

  云巅那个故地,她说什么都是要去的,只是暂时还没想到办法,得从长计议罢了……

  思绪到这里,身边的白发少年忽然站起来。

  看起来是要走了。

  阿卿连忙叫住他:“喂,你别丢下我呀——”

  虽说这地方清净归清净,但突然少了个说话的同类,这心里吧,莫名就害怕起来。

  只是没想到,

  这一迈步,光溜溜的脚丫便踩到了石尖——

  “嗷!”

  痛得她一激灵!

  情急之下抬脚,企图减轻痛感,却没能稳住身形。

  “喂——”

  月映雪迅速伸出手。

  有惊无险的接住笨猫后,下意识斥了一句:“笨手笨脚,也不知出门穿个鞋……”

  s..book543072651177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