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区区狱司,还不至于让红澜瞧他不顺眼。

  而是听说了堇涟的过去。

  半妖,为世间所不容,而诞下半妖的夫妇,更是被世家视为耻辱,要诛灭的对象。

  堇涟的父母便是不幸死在微生家的剿灭之下。

  他为此寻仇寻到当时还在微生家的微生大人的院子里,本就抱着玉石俱焚的决心。

  可刺杀未成,微生家的妖奴便追赶至此。

  本以为微生大人会趁机将他拿下,谁知竟在众人面前替他掩饰,就此顺理成章的将他收入麾下。

  即便如此,他在微生家的日子并不好过。

  排挤凌辱是常事。

  但用堇涟的话来说:微生大人,总是护着他的。

  忽然有一天觉得,好像就这样待在微生大人的身边,也不是很差,也不是不可以……

  怎料这一待,便是几十年。

  偏在这几十年间,碰到了红澜这个冤家。

  她对过去的执念太深,认为堇涟既然能刺杀微生大人一次,便会有第二次,无论扶栖隐发生什么事,她总是会将矛头指向堇涟。

  亏的正主从不放在心上,否则扶栖隐的天早被捅破了。

  “庆幸庆幸,”

  堇涟提了提消魂灯,“今日没招来那女罗刹,我这耳朵和筋骨呀,总算免遭受累了。”

  否则每回来此,都得心惊肉跳好一阵子。

  白泠淡声说:“我倒是瞧着,你还挺乐在其中的。”

  说完便幻出自己的尾巴,专心的打理上面的白毛,一副不管身前身后事的薄凉模样。

  堇涟失笑的摇头:“你啊,跟着微生大人这么多年,是愈发的有样学样,竟挤兑起我来了。试问除了你……谁能让我心悦臣服?”

  正是因为不服,所以每逢那女罗刹便要打上一架,用‘相看两厌’来描述都不为过。

  若非看在微生大人的面上,他早已掀了那紫藤院。

  “贫嘴。”

  白泠抱着尾巴侧身。

  意料之中的,那半妖紧挨着她坐了下来。

  还未开口驱赶一二,殿中的紫光便炸裂开来,激起一阵阵的气浪,直接冲破了封印!

  好强的魔气!

  为何在祭渊身上,却感受不到如此威力。

  到底,成功了没有?

  ‘咯吱——’

  殿门被人一把推开。

  白泠和堇涟相继起身,看道脸色略苍白的男子,怔住:“微生大人,您——看起来不太好。”

  “无妨。”

  微生听看向屋内,“只是不慎被勾起了心魔,当下都已无大碍。”

  谁能料到那魔气余息竟会反扑,难怪祭渊身上的魔气无法完全清除,原是这颗魔种非同一般。

  “咳咳……”

  “大人!”

  白泠和堇涟争先上前。

  却在一步之遥时,被对方抬手拦了下来。

  “看来……”

  微生听冷声说道:“我得亲自走一趟了,只是不知何时方休,这扶栖隐就交给你们五个镇守,至于青涧,依旧随我出行。”

  白泠微微蹙眉:“微生大人这是要去云巅?”

  “不错。”

  “可是……”

  她看向一旁的堇涟,“红澜素与堇涟不合,若出了分歧,总要有一个出来主持局面。”

  话音刚落,三人便不约而同的想到一人。

  微生听若有所指:“不正有一个很好的人选么?”

  只是那人的话……

  若闹起来,恐怕比红澜那女罗刹还要可怕。

  堇涟倍感头大:“要不……换个更妥帖的?”

  “嗯?”

  “……算了。”

  有人陪他一起遭难,总比自己挨鞭子要宽慰得多。

  想到这里,堇涟叹息着将手中的消魂灯收起来:“既然微生大人身体不适,这魔气便由我和玄沉共同清除,就……不打搅大人了。”

  说到末尾时,还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窥探殿内。

  白泠低咳了一声,狠狠揪着某人的衣袖说:“那阿泠便下去……帮微生大人收拾衣物。”

  两个左膀右臂,皆找了个由头,拉拉扯扯的离开。

  微生听看在眼里,又望向身后的寑殿,颇为感慨:当初从微生家出来的那些人,一个两个都有了归属,唯独自己还是孤家寡人。

  又逢这多事之秋,便是想让猫儿置身事外,也是不能了。

  他摊开掌心,上面新奇的紫纹隐约闪烁着微光,看起来更像是一种临时起意的封印。

  白泠他们并不知,魔气余息借他之手逃了。

  好在最后他强留了一抹魔气作为印记,待猫儿醒来,便可寻到那出逃的魔气余息。

  届时再……

  腾起的杀意忽然被中断。

  才念着夜玄族的能力,便听到猫儿未睡醒的低吟。

  微生听不由回过头,看到她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模样,一时又回想起百鸟山庄的那一夜。

  明明止乎于礼,却该死的……总能被轻易撩拨。

  正懊恼之际,那显然还醉在梦中的小猫妖揉着眼睛嘟囔:“怪了,我这在哪儿啊……”

  她记得,好像在禁室来着。

  然后……就做了一些很奇怪的梦,虽然断断续续吧,但仿佛将半生都回顾了一遍。

  最让人纳闷的是,她似乎还梦见与恩人重归于好了。

  那前又搭后语的,到底是打算负责还是不负责呀?虽说负不负责已然不重要了,因为她已经决心做一只独当一面的喵!

  但看到某人时,还是狠狠的被吓了一跳!

  “咩——”

  她险些吓回原形,跑路了!

  微生听没忍住皱眉:“一惊一乍的做什么?”

  “我,我……”

  阿卿瞪着他这张面孔,脑海中的记忆再次变得拥挤。

  她能说自己做了个怪梦,所以看到恩人时,没来由的心虚,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那种!

  “你……”

  微生听拧起眉头,试探的问:“不记得了?”

  瞧她的反应,不光不记得,还不知道自己因为祭渊的暗算,险些走火入魔,永堕魔道了。

  阿卿闻声一愣:“我……不记得什么?”

  “……罢了。”

  与梦中一样奇怪的恩人摇了摇头,便独自进屋去了。

  她原是打算趁机溜的,谁料刚转过身去,就听见屋内传来一声召唤:“进来,我有话交代。”

  啊这……

  不会又是什么上刀山下火海的任务吧?

  阿卿极不情愿的进去,已经做好了严词拒绝对方,牢牢把控自己命运的准备了。

  s..book543072649395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