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不该看的?

  负责?难道她,在百鸟山庄那夜是装睡的?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便被对面的小丫头瞪了一眼:“笨蛋恩人,我又不会幻化衣裳,既是在梦中幻成人形,那自然只能是‘坦诚相见’了。”

  说着,还没羞没躁的比划了一下,让观者头大不已。

  小丫头说完挺得意:“本来还想着丢人丢大发了,可是转念一想,既能让恩人你着急忙慌,连夜寻来衣裳,又不为旁人所知,那定是当晚只在你一人面前丢人了。”

  倒的确是这么个理。

  微生听认同的点头,随后又被对方一凶:“按照礼节,理所应当,恩人你自是要为我负责的,怎的……难道你竟从来没想过!?”

  若非早有打算,恐怕任何人都无法招架此事。

  只是这个打算听起来,会有些道貌岸然。

  他为此犯了难,斟酌许久才回答:“我以为你不知,便不敢左右你的心意,只是想着……许你安然来弥补,到头来还是伤了你。”

  “所以……”

  猫儿忽然往后退了一步,“你果然还是更喜欢那个大小姐,是不是?也对,她的确比我漂亮,修为也高,总比与我在一起般配。”

  大小姐?

  她指的是李雪儿?

  微生听不禁道一声‘离谱’,又觉得有些好笑。

  李雪儿身份特殊,为了扶栖隐,她的事情自己必须亲力亲为,即便如此,这傻猫可曾见他逾越过一步,或是与李雪儿独处一室?

  很显然,

  猫儿并未想过这些,只是被李雪儿的光芒遮蔽了双眼。

  他一时起了坏心眼:“李姑娘……的确秀外慧中,可谁说我就一定要对聪明的女子另眼相待?”

  这话锋转得,让猫儿险些没收住自己的利爪!

  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对方一把按入怀中:“我生性不喜强求,你身世这般,与驭妖师有血海深仇,又怕我惧我,想来不甚喜欢我,既是如此,何必用名节让你心生欢喜?”

  怎么会……

  恩人他一直以为,我讨厌他?只是不得已屈服?

  阿卿微微睁大眼,但很快便从中醒悟过来:“不对!这里是我的梦,恩人怎么可能与我说这些?你一定是在骗我,你也是假的!”

  她说这是梦?

  眼前这个猫儿就是本体!

  微生听瞬间反应过来,当即抓住她的手腕:“这不是梦,我也不是假的,我发誓,我再也不会骗你,信我……信我这最后一次!”

  周遭紫雾再起,若侵蚀猫儿的本体,后果不堪设想。

  阿卿狐疑盯着他:“我……我不知该不该再信你。”

  紫雾稍有停滞之象。

  微生听目光一闪,随后将她的手放在心上:“这里是你的梦,所以你听不到幻象的心声。”

  ‘猫儿。’

  “!”

  阿卿吓得缩回手,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那胸膛。

  好像……是真的。

  那么这些肺腑之,好像也可以勉强信一次。

  她渐渐冷静下来,“那,那我就再信你一次,若你再骗我……本喵就挠花你的脸!”

  这句威胁毫无底气。

  既然是梦,她又有何理由去找无辜之人寻仇。

  微生听笑了笑,将手伸向她:“那我们回去。”

  话音落下间,紫雾尽散。

  忽然有白光在他们眼前绽放,直到什么也看不清。

  “!”

  他猛地睁开眼。

  周围是熟悉的陈设,只是不知何时躺在了榻上。

  旁边正是睡得香甜的小猫妖,只是眉心的紫光仍在,得抓紧时间替猫儿祛除魔气。

  微生听当即起身,幻出赤火灵剑,自上而下的刺向猫儿的眉心,顿时激起紫色的骇浪!

  ‘刺拉——’

  周围的陈设剧烈颤动!

  有不少瓷器坠下,一个接一个的摔得粉碎。

  若此刻有人在外面,定只能看见紫光闪烁的异象。

  不巧的是,

  白泠奉命在外守候,刚注意到妖异的紫光,便瞥见一旁刚从转角处走出来的身影。

  很显然,对方也看到这阵阵紫光,并且寻过来了。

  “白侍女。”

  李雪儿虚弱的开口:“公子这是怎么了?”

  说着便看向殿门,像是执意要一个答案。

  白泠蹙了蹙眉,方才回答:“从秘境中带回来的妖王逃了,阿卿不幸着了那黑蛇的道,微生大人此刻……正在里面为她祛除魔气。”

  也就是说,

  他们两个此刻独处一室?

  李雪儿看着殿门,有种想进去一探究竟的冲动。

  可这样明显的意图,又怎会逃得过白泠的眼睛?

  这位大小姐,还真是棘手。

  她不动声色的提起:“李姑娘,你伤还未好,怎么能下榻走动?若因此伤势加剧,微生大人定会责罚阿泠,姑娘还是好生保重身体,今夜寒气重,快回屋去吧。”

  “可是……”

  李雪儿还想说什么,却再一次被对方平和的打断:“微生大人这里有阿泠照看,不会出什么事的,姑娘……还是请回吧。”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道逐客令是非接不可。

  若再纠缠便是不识趣了。

  她默默垂下眼眸:“那雪儿……便不打搅公子了。”

  说完便转身离去,三步一回头的消失在走廊的转角。

  呼……

  白泠轻吐了口气。

  活了这么久,还从未遇到这样窒息的处境。

  今日算是挡了回去,改日微生大人自己对付,若阿卿在场,不知又该是何等的暗潮汹涌。

  反正她已经尽力了。

  白狐少女叹了一声,走到阶梯上坐了下来。

  原打算修炼片刻,却又有不速之客大驾光临,听这随和从容的脚步声,应是那人没错。

  她扭头看过去,“堇涟,还是该叫你狱司大人。”

  “你啊。”

  紫衣男子从暗处走出,“平日里看起来恭顺,其实在我们几个里,是最不随和的一个。”

  她认准的人,千般呵护。

  若谁惹得她不痛快,嘴上不饶人便已是轻的。

  白泠没有否认,看到他手中的消魂灯,不由凝视道:“从那些妖奴身上收集的魔气真是愈发多了,你此番路过紫藤院,可还顺利?”

  若说冤家,当属红澜与堇涟。

  当年红澜因行事过激,被微生大人责罚,多立了两位狱司来制衡她的权力,其中一名便是堇涟。

  s..book543072648442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