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没想到的是,

  她的这位新主,坑起人来竟丝毫不带手软:“与我们何干?公孙家踩着无数妖族的性命享受了这么久,也是该付出代价了。”

  只是这代价……

  恐怕用整个公孙家来赔,也是付不起的。

  而对于她的错会,在众人启程返回扶栖隐,且行至半路时,微生听便出改正:“扶栖隐的妖是自由的,所以你不必如此唤我。”

  主子二字,不过是青涧他们执意沿袭旧习。

  “是啊,”

  青涧抱着双臂,“和白泠她们一样,唤主子‘微生大人’便可,扶栖隐的妖都是这么叫的。”

  偏就她觉得繁琐,憋了半晌才吐出二字:“大人。”

  说完便惹来一阵大笑。

  漪然当即施以拳头,又与对方扭打在一起。

  好不热闹。

  ……

  云巅。

  是一望无际的山峰,与爬不尽的阶梯。

  初次来此时,他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发誓会一生效忠于云巅之主,以此换来了一步登天。

  而这回已没有可以付出的代价,那与天齐高的山巅,只得一步一步的,爬上去!

  终于——

  公孙行穿过云层,看到那永恒不变的牌匾。

  全然不顾自己满脸胡茬,与不堪入目的衣衫褴褛,疯狂的在殿前磕头,语无伦次:“仙主饶恕,您交代的事情,全让小的办砸了!都,都怪那个微生听,是他从中作梗——”

  ‘咔啦’

  殿门突然开出缝隙。

  公孙行不由僵住,顺着门缝看到大殿的尽头。

  那里有束光从上方落下,而沐浴其中的,正是仙主的背影。和当初一样,印象里都是着一身白袍,金纹勾勒身形,黑绸缎好似枷锁,从衣袍内垂落在地上,消失在视野里。

  “真狼狈啊。”

  空灵的声音传入耳中。

  公孙行赶忙低下头,死死趴在地上,不敢动弹:“与您的大业相比,小的这些苦难不算什么!”

  “呵……”

  仙主似乎笑了一声。“此事,也不能全怪你。”

  即便是平静如水的语气,也让公孙行感动不已。

  刚要松懈下来,耳边便传来轻飘飘的一句话:“毕竟给你魔种的时候,本尊便没想过会成功。至于扶栖隐,他们对此早已有所防备,会盯上你……也是迟早的事情。”

  这份坦然中,透着一丝傲慢的漠不关心。

  他终于体会到何为蝼蚁,却仍顶着一身冷汗,虔诚的对那人俯首称臣,只因想摆脱这命运!

  “罢了……”

  那人终于有了决断,“看在你重回云巅的份上,本尊便再赐你一份恩典,亦是最后一份。”

  话音落下,一团妖异的紫光应声从殿内飞出。

  公孙行急切的接住。

  抬眼欲语,却发现远处的殿门连缝隙也无了。

  “谢仙主!”

  ……

  夜里寒凉。

  醒来时微风钻入皮毛,带起一阵阵寒意。

  她这一觉委实睡得太久。

  已然不知过去了多少时日,只是看到周围熟悉的陈设,才发觉已经回到了扶栖隐。

  这里是栖梧院,一如既往的静谧却被语声打破。

  阿卿迈着猫步循声探去。

  当真是睡糊涂了,都忘记自己早已可以化形。

  直至看到与恩人同坐于院中的李雪儿,还是忍不住本能的炸毛!惊吓大过于理智的那种!

  她忍不住惊叫起来:“你,你怎么在这儿!?”

  说完还迅速上前,昂着首用审视的目光瞪她。

  就差一个‘喵’了。

  太可爱了!

  李雪儿终是没忍住,抱起猫儿便是一顿‘蹂躏’,爱不释手的对一旁的男子连连道歉:“实在对不住啊公子,哪有人能拒绝会动的毛球!”

  就算是再被打一次手,哪怕是公子,她也认了!

  “喵啊!”

  阿卿被摸得抓狂!

  满嘴的愤愤之在少女的手中,皆揉成了咕噜声。

  给本喵等着——

  ……

  一炷香后。

  白衣少女顶着被抓花的脸,心满意足的喝茶。

  许是折腾累了,阿卿生无可恋的趴在石头上,满心皆是哀叹:完了,本喵不干净了!

  但万般的劫难,

  都抵不过恩人那一句由心而发的感慨:

  “傻猫。”

  “!”

  阿卿大受打击,顿时耷拉的尾巴一蹶不振了。

  唯独那双猫耳。

  微生听饮茶时见此,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片刻后对李雪儿说:“你当真想好要留下?光是‘王朝权臣的外甥女’这个身份,便足以让你在此地孤立无援,举步维艰。”

  等等——

  阿卿发现事情的严峻。

  自己不过睡了一觉,这位大小姐不仅跟来了,还要留下!?而且居然还是殷昙清的外甥女!

  难怪明子棠对她有所忌惮,敢情还有这一层关系在。

  恩人莫不是昏了头,也不怕此举会引狼入室。

  “你叫阿卿?”

  李雪儿睁大亮眼瞧她。

  才发现不知何时,恩人早已在她神游之际离开。

  他,他以前从不这样的!

  就算她睡着了,也会在枕边留下一根小鱼干!

  如今小鱼干没有了,最熟悉的顺毛也没有了……呜哇——本喵这是造了什么孽呀!?

  阿卿悲愤的举爪,想隔空比划出出气,却被对方一把握住,欣喜万分上下挥舞:“果然成精的小猫咪最可爱了,下回我把那只白猫介绍给你认识,他虽然脾气不太好,嘴还刁,但以我多年看猫的经验,定是个大美人!”

  什么大美人。

  她不客气的抽回手,摇晃着猫尾象征性的示威。

  读没读过书哇,大美人那是称呼女子的,怎么能用来称呼男子?男子应该用玉树临风,神清骨秀……呸,我怎么被她给绕进去了!?

  “好好好,”

  李雪儿干笑着作罢,“我知道,猫嘛,都比较傲娇。”

  但想到一人,还是不死心的掏出一根小鱼干。

  嗯?

  阿卿狐疑的歪头。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大小姐果然有问题。

  并且还是个急性子,当即笑眯眯的盯着她:“我问你啊,公子他平时……都有什么喜好,爱吃什么?是不是不太喜欢被打扰?”

  最后那句倒是一语命中。

  至于有什么喜好,爱吃什么,她一个被投喂的小猫咪,活着便是最大的恩赐,哪有功夫留意这些?

  莫不是擒贼先擒王,打算先从恩人身上入手?

  阿卿近距离的凝视,生生将人盯出一身冷汗。

  哼,心虚了吧?

  s..book543072635892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