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

  她刚脱口而出,便看见对方生生捏碎了秘核!

  啪啦——

  碎裂的秘核,瞬间迸发出百来道不同颜色的流光!

  那些光芒四散而去,似乎无意找那些驭妖师寻仇,唯有镜蝶洋洋洒洒的在空中徘徊不休。

  阿卿心念一动,跳上围墙。

  镜蝶好似与她心有灵犀一般,立马围了过来。

  其中有一只落在高举的猫爪上,似乎在倾诉什么,引来了其他镜蝶的振翅共鸣。

  她恍然道:“原来是这样,你们一直都在保护那些妖族?”

  在秘境中,镜蝶之所以紧追驭妖师不舍,并非是承了命令,而是为了告诉妖奴潜在的危险!

  妖奴只要看见它们,就会四散逃去,几乎成了本能。

  难怪被放出来的妖奴,会毫不犹豫的逃命。

  阿卿缓缓放下爪子,看着待在上面静止不动的镜蝶,难过的喃喃:“你们一定很寂寞吧?”

  明明是在帮同族,却不得不承受同族的疏远。

  镜蝶耸拉着翅膀消沉。

  天大地大,辗转多处,却没有它们的容身之地。

  唯有牢笼常伴……

  “不。”

  阿卿忽然开口,“我找到故乡了,就在扶栖隐,那里就像昔日的妖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只要上那里看一眼,所有妖都无法拒绝这样的故乡。

  ‘扶栖隐?’

  镜蝶隐约发出声音。

  缓慢扇动着翅膀,似乎在考虑,亦或是回想什么。

  阿卿刚要为此欣喜,便听见一声逐渐愤怒起来的复述,令所有镜蝶都激动的尖叫起来。

  “不,不是!那里不是牢笼,你们相信我——”

  话音戛然而止。

  刚飞离猫爪的镜蝶,便在眼前悍然自爆!

  ‘啪啦——’

  瞬间分解成无数星点。

  就像粉碎的水晶,又似绚丽璀璨的烟花。

  紧接着,无数镜蝶争先自爆,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挽留,便如暴雨般散落在天地间!

  十分强横的,砸进了每一个人与妖的心里。

  “北峦有灵。”

  阿卿看着漫天星光,无意识的复述着昔日所闻:“名曰琉璃镜蝶,性烈孤傲,绝不为奴……”

  绝不,为奴?

  李雪儿听到这话,心中有种难以表的酸涩。

  以往是不信,在阴崭山时是不敢信,如今亲眼目睹,才不得不叹服,她竟输给了一只蝶妖。

  还输得彻彻底底……

  在场的驭妖师无一不是这么想的,但大多数都不敢承认。

  唯有猫儿难过的转身,正要跳下围墙,找个地方独自舔舐悲痛,便被一双大手稳稳接住。

  “傻猫儿……”

  阿卿闻声抬起头,看到一只手为自己拭去泪珠。

  伴随着一阵低语:“这不是你的错,只是如今这个世道……让太多人,太多的妖迷失。”

  有些迷失了心,而琉璃镜蝶却迷失了故乡。

  连她也不禁迷惘:本该是它们最好的归宿,反倒阴差阳错的成了压死它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样的结果实在难以接受,不论睁眼闭眼都是凄美的星光,与那声声决绝的尖叫。

  微生听看出她的痛苦,只好遮住灰暗的猫眼,叹息道:“睡吧,睡一觉便会好很多。”

  没过一会儿,方才还沉浸在痛苦中无法自拔的猫儿,此刻竟安静的枕着他的手臂酣睡。

  李雪儿见到这幕,不禁道:“公子,猫儿她……”

  “施了迷咒。”

  “……”

  对于猫儿,这的确是目前最好的治愈之法。

  她看向下方的乱局,“那接下来公子有何打算?”

  “收尾。”

  留下这两个字,那主仆二人便相继离去。

  李雪儿不假思索的跟上,却被姗姗来迟……应该说是好不容易找到她的明子棠拦下了。

  开口便是讨人厌的恶语气:“喂,你去哪儿?”

  “显而易见。”

  “显……”

  明子棠后知后觉的震惊了:“什么!你没听见那对主仆怎么说吗?他们要帮妖族,要背弃王朝,你跟着他们就是同流合污!”

  同流合污?

  李雪儿气笑了,凝聚剑气劈向两人之间的距离!

  见对方却步,便又冷冷的丢下一句话:“那就别跟着我,免得我脚下的路,脏了你的鞋!”

  “你——”

  明子棠差点疯掉!

  看着少女桀骜的背影,气得远远的咆哮:“李雪儿,别忘了你的身份!有些事由不得你!”

  “滚蛋!”

  “!!”

  这可是你逼我的!

  少年愤恨的瞪了一眼,这才头也不回的离去。

  而此时。

  庄内的水牢里,闯入了一个步伐跌跌撞撞的老者。

  呆滞的目光,在看到完好无损的丹炉的一刹那,瞬间光芒四射,二话不说便扑了过去!

  “我的百灵丹……”

  虽说比妖王内丹稍逊色,但也值不少钱的。

  待他服下此丹,便可以有足够的灵力瞬移到那个地方,只要见到了那位,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所以想也没想的破了封印,抓住盖子便是一掀——

  ‘嘭!’

  巨响声响彻水牢!

  漪然刚到门外,便看到大门的牌匾都被震了下来。

  等她后知后觉的杀进去,不光人不见了,百灵丹也没了,只剩下满地的丹炉残渣。

  后脚赶到的三人,见到这一幕也愣在了原地。

  片刻后,

  微生听断:“跑了。”

  这话让满心杀意的漪然,又寸步不停的想要追去。

  谁知刚迈出前脚,就听见素衣男子在身后说:“别追了,这方圆十里都感应不到他的余息,定是用了瞬移,你是找不到他的。”

  “可恶!”

  漪然狠狠一踢,“他定是吃了那百灵丹!”

  老狐狸,死到临头还有后招!

  显然大家都看得出来,此等秘术,并非是一个世代行商的家族能够钻研出来的。

  捉她的招数,还有秘核,秘境里入魔的妖王……种种行径,都指向了他幕后的那人!

  漪然仍是不甘:“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么?”

  “不,”

  微生听抬眸道:“不追只是缓兵之计。不将鱼放回去,又怎么顺着鱼尾,找到钓鱼的人?”

  只是这个过程需耐心等待,直到鱼儿上岸。

  漪然经这么一提醒,才稍稍冷静下来,旋即想起外边:“那这里的烂摊子该怎么办?”

  那公孙行也当真无情无义,百鸟山庄好歹还有他的亲人,却仍毫不犹豫的将这堆麻烦丢下。

  ------题外话------

  小知识:定下契约的妖奴是不能自爆的,所以秘境毁去后,它们才得以选择自己的归宿。另外契约的内容是可以协商的,就比如琉璃镜蝶,它们和公孙行的契约就是在猩红秘境中,向观赛者投影参赛者的一举一动。秘核一毁,契约就自动作废解除啦。

  s..book543072632271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