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一切,皆被外面的驭妖师们看在眼里。

  纷纷交头接耳:“这位明少家主真是愈发威风了,那驭妖师虽不是长辈,但好歹也年长他许多,竟拎人……跟拎牲畜一般!”

  “嗨,谁让人家有个位高权重的表叔呢?”

  “咱们这位‘表叔’可不简单,与人皇诛灭妖帝之前,和当朝丞相乃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明家嫡系的独苗苗,有嚣张的资本啊。”

  众人哄然大笑起来,眼中皆是满满的鄙夷。

  当然了,这种话也就只敢在那位明少家主的背后说说,除了……那个近来在明子棠身边屡出风头的李姑娘,还不知是什么来头。

  当下倒有些期待,

  这姑娘能快些出来,替他们挫挫那二世祖的威风!

  谁知一转眼,

  镜中的画面突然暗了下来,显然又有镜蝶晕厥。

  这届的驭妖师,似乎有点不讲武德啊……

  李雪儿仿佛听见了声音,疑惑的看向天空,却不经意的瞥见站在不远处的两个……人?

  不对,有妖气!

  还没来得及细究,便看清那一道眼熟的身影。

  “是你?”

  她当即从尸身上跳下来。

  谁料靠近两人时,却被一步后退狠狠嫌弃了。

  李雪儿一愣,当即看向鞋底:“就是怕弄脏了鞋,才踩着尸体前行的,没想到还是沾上了。”

  说完便道了声‘不好意思’,令两人顿觉不快。

  这话好过分!

  阿卿有些恼怒的蹙眉,对此人的好感瞬间烟消云散。

  原以为她是个难得的好人,不畏强权救了那只白猫,没想到也不过如此,竟因为嫌脏,就轻易践踏这些无辜妖族的尸身!

  偏还没有一点自觉,瞧见他们脸色不佳,浑然不知是何缘由:“呃……我是说错什么了吗?”

  啊啊——

  本喵忍无可忍了!

  阿卿当即要冲上去理论,却被身边的男子拦住。

  “李姑娘,”

  微生听淡声问:“可知这一路都是何人所为?”

  尸横遍野之惨烈。

  规则写得清清楚楚,还真没几个人会明知故犯。

  李雪儿闻声回头,当即抱着双臂嗤笑道:“还能有谁,自然是那位从不看规则的明少家主了。”

  若摒弃前嫌,她的确算得上是当世不可多得的……良心未泯的驭妖师,亦是众多驭妖师中,年轻有为,意气风发的一个。

  但也仅限于此了。

  微生听面不改色道:“多谢李姑娘告知。”

  说完便拉着身边倔强的猫妖,与之擦肩而过。

  直到走远了,阿卿才忍不住抬起小脸控诉:“恩人啊,你听见她方才说什么了吗,竟然还跟她道谢?若非看在她之前救了那只白猫的份上,我早就挠花她的脸了!”

  说着便挥舞两下爪子,一个不慎又将猫耳露出来了。

  她吓得连忙捂住耳朵,还没完全收起来,就遭到恩人的训斥:“有那功夫快意恩仇,倒不如先学着怎么不让你的猫耳露出来。”

  虽说黑猫常见,但公孙行若心生疑虑,就定会一查到底。

  更何况是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黑猫妖,届时计划赶不上变化,别说挠花别人的脸,她的猫毛在这里还能不能保住都另说。

  “可是……”

  阿卿还想说什么,却听到身后有人在追喊。

  回头一看,竟是李雪儿!

  她怎么跟过来了?莫不是瞧见了猫耳——

  “公子!”

  李雪儿单刀直入,“还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呢。”

  说着,便与他们并肩而行了。

  阿卿一时间目瞪口呆,错愕之际,恩人竟接了话:“李大小姐当真不知我是谁么,这偌大的狩猎会,皆是各个世家的家主或精英,恐怕没有几个是你不认识的。”

  李……大小姐?莫非她是哪个世家的嫡女?

  果然不出所料,那李雪儿愣了半晌,便爽快的承认了:“看来您的确是传闻中的扶华公子,雪儿此行有幸结识公子,喜不自胜。”

  话音刚落,便注意到一旁的猫耳姑娘,心念一动:“这小丫头……是不是当日那只小黑猫?”

  经这么一提,阿卿才发现不听话的猫耳又露出来了,顿时犹如五雷轰顶,满脑子只剩下:

  ‘竟在她面前丢人了!’

  所以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便是着急忙慌的将耳朵揉回去,却因心慌难平,屡战屡败。

  李雪儿见她急得大汗淋漓,也未能将毛茸茸的猫耳揉回去,不禁觉得有趣,伸手便要去揉一揉。

  谁知刚要触碰到,就被一只手挡了下来。

  “她不是灵宠。”

  “!”

  两个姑娘皆是一愣。

  李雪儿没想到他会如此说,但自己的确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愣神片刻,便讪讪的收回了手,不着痕迹的揉着有些隐痛的手腕,向对方歉意一笑。

  “是雪儿失礼了。”

  “……”

  阿卿已然忘了窘迫,见恩人连句‘无妨’都不打算说,炸毛的猫耳渐渐柔和了下来。

  眼前这个驭妖师,总能给喵一些意外之喜。

  而李姑娘吃了教训,安分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远处有灵剑失控而来,又及时悬崖勒马,飞了回去,种种迹象都似乎指向一人。

  “是明子棠!”

  李雪儿二话不说追了上去。

  果然如她所,那失控的飞剑正是明子棠在操控,只是他此时要狩猎的大妖,有些难对付。

  不,是难对付极了。

  明眼的人都能看出来,他已经渐渐落了下风。

  就在即将坚持不住时,一个流星飞刀划破气流,干脆利落的将少年手中的灵剑击飞!

  踏踏踏——

  明子棠被击退了几步,气得抬头便要发怒,却看见自己的猎物,被人先一步下了缚妖咒!

  是谁!

  他四下张望,终于看到还未收手的素衣男子。

  “又是你!?”

  话音刚落,那被缚妖咒禁锢的大妖便消失在原地。

  某人头上无疑添了十分。

  可恶……那可是十分啊,就这么被这小贼——

  明子棠气急败坏提剑刺去,谁料还未近身,脚踝便出现一个金圈,将他生生绊倒在地!

  下手之人还说起了风凉话:“你看起来很不服?”

  废话!

  他怒红了眼道:“有本事放开我,别玩这些阴的!”

  害自己吃了一嘴的灰,分明就是存心戏弄,那日在客栈也是,就没见过嘴这么不饶人的!

  s..book543072624624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