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密的白睫毛颤了颤,许久才撑开一条缝隙。

  是妖王的金瞳!

  阿卿妖魂一颤,不禁感叹妖王就是妖王,即便落魄至极,只剩下一口气,威压也不可小觑。

  碍于情况紧迫,不得不强忍下妖魂的不适感,抬头询问:“敢问,前辈可是妖王漪然?”

  旁人说起她,只道是昔日妖帝的坐骑。

  这个名字,

  有多久没有听到了?

  漪然意识模糊了一阵,想到自己是个将死之人,已无所谓暴露行踪,便点了点头。

  若真是来痛痛快快刨丹的,倒也算是一种了结。

  “太好了!”

  阿卿险些扑上去!

  却在看到红光的那一刹那,又讪讪的收爪:“那个,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是来救你的。”

  救……?

  漪然轻轻蹙着眉头,终于打量起眼前这只……小到还不够她塞牙缝的小黑猫。

  甚至觉得两个‘小’字,都不足矣表达对方的份量。

  就凭她?

  眼中流露出一丝怀疑,并且完整的传达到了。

  阿卿大为受伤,往后踉跄了一步,便远远听到从水牢外传来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不好,有人来了!

  两只妖齐齐看向出口,皆忘了反应与应对!

  怎么办怎么办,

  我是要打个滚,卖个萌,还是直接装死算了!?

  小黑猫在原地急得团团转,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暗处突然窜出一只分外眼熟的鼠子!

  她俩眼睁睁的看着,那灵鼠自导自演的踩了阵法,演技拙劣的‘噗通’一下倒在地上。

  “……”

  “喵!”

  阿卿扑向小灵鼠,拨弄了两下,叼起来。

  这一幕正巧被目睹。

  公孙行已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打算进来便给贼人致命一击,却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

  穷途末路的猫妖,跑到水牢捉一只干瘦的老鼠?

  不管怎么瞧都很合理。

  仔细观察,那黑猫和老鼠的爪子都有明显的灼伤痕迹。

  想来是猫妖饿昏了头,眼中只有那老鼠,全然不顾环境,这才与老鼠一起误触了阵法。

  但这毕竟只是推测……

  公孙行走了过去,在小猫妖面前蹲了下来。

  “松口。”

  “……”

  黑猫倔强的摇头。

  后者也不急着恼,而是耐心的重复了一遍。

  那冷漠的眼神,吓得小猫妖一下子松了口,还热乎的鼠子‘啪嗒’掉在地上,不慎晕了过去。

  公孙行却笑了,抱起瑟瑟发抖的小猫咪,若有所指:“老夫就喜欢你这样听话的妖。”

  说着,轻轻瞥了一眼旁边的妖王,略施警告。

  漪然当即冷脸一偏。

  若是换在半月前,或许他还会抽空教训一二。

  但看在如今她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公孙行也懒得与她计较,而是来到比人还高的炉顶前,看着里面即将成形的金丹,喃喃道:“再一个时辰,百灵丹便可炼成。”

  百灵丹?那是何物?

  阿卿不禁探头,肚皮便应景的打了一声响鼓。

  ‘咕噜噜——’

  其音绵长空旷,完全是因为爬了半天的山路!

  公孙行却会意一笑,转了个视角,害得她来不及看清里面的丹药是何模样,便听见:“果真是饿了。老鼠有什么好吃的,只要你乖乖听话,老夫这里……要什么有什么。”

  此话何意?

  等等,他这是要带我出去?那漪然怎么办——

  阿卿着急看向妖王,却发现对方送来一记‘安抚’的眼神,示意她随机应变,镇定而行。

  对了,还不能在此暴露,至少在恩人找到她之前。

  而那灵鼠……

  她忽然急切的扒拉,冲地上那只灵鼠叫唤。

  若真把它丢下,下场可想而知——要么会被公孙行喂了妖王,要么被一掌拍成灰!

  公孙行皱眉道:“妖就是妖,没眼力见的东西,老夫的丹药还能比一只死老鼠好吃?”

  嘴上虽这么说,却还是在黑猫的叫唤下走了回去。

  拾起时发现,这老鼠还是只初开灵智的妖。

  有意思。

  活到这个岁数,还是第一次见到老鼠成精。

  对此不禁开怀大笑,看向黑猫的目光也多了一丝赞许:“不愧是老夫捡的猫,眼光就是不凡,无妨,眼界这种东西是可以培养的……”

  话音逐渐远去,直至一人一猫一鼠消失在尽头。

  漪然终于松了一口气。

  没成想,那小猫妖还是个福星,得到了公孙行的赏识,无形之中,救了三只妖的性命。

  希望她能聪明些,公孙行这个老匹夫虽不是善人,但他制出来的丹药还是不错的。

  最好趁此机会,与那灵鼠,能坑一些是一些。

  ……

  长生殿内。

  主仆二人用灵识探遍密室,皆一无所获。

  还没来得及讨论,便感应到有人正在靠近这座寑殿。

  将此处取名长生的,只有公孙行那个贪生之人。

  很显然,他回来了。

  二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翻窗而出。

  下一刻——

  殿门被人随手推开,尔后又谨慎的关上门,口中念念有词的朝不远处的密室走去。

  “吃了老夫的丹药,便要追随老夫,就……先封你为护法,这灵鼠也有几分出息,不如做你的随从,老夫这般安排可妥当?”

  什么护法,什么随从。

  窗外的二人听得不知所云,但接下来的一声猫叫,惊得他们瞬间冒出一身冷汗!

  这声音是阿卿!?

  莫非妖王果真被关在水牢,碰巧遇见了公孙行?

  并且……

  用半个时辰都不到的时间,便与此人混得十分熟稔。

  青涧瞟了某人一眼,小声说:“那小猫妖……该不会另辟蹊径了吧,连护法都封上了。”

  “她不会。”

  微生听从容的起身。

  看架势,是要先去水牢救妖王,这么放心那只小猫妖?

  青涧回头看了一眼,便追上去说:“主子,您就不怕阿卿被识破,那可是老奸巨猾的公孙行。”

  “有它。”

  “什么?”

  “你难道没发现,正午在客栈遇到的灵鼠,是稀世罕见的愿鼠,天生聪敏,忠贞不二。”

  “我还真没看出来!”青涧觉得自己有些眼瞎了。

  那白毛蓝眼的鼠子看起来平平无奇,哪都与传说中妖王愿鼠大相径庭,况且妖族里:蓝眸的修为最为劣等,紫眸为中等,金眸为上等。

  只不过妖眸的颜色,会随着修为的增进而发生改变。

  兴许人家还小?

  s..book543072611851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