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不远处,正是刚刚押送来的一队妖奴。

  隐约听见低喝声:“仔细着点,千万不能给他们可乘之机,青涧大人明日还要来审问!”

  青涧侍卫!?

  原来负责这些妖奴的是他!

  阿卿悄然往后退,觉得可以从青涧侍卫那边入手。

  或许能弄清楚扶栖隐捉这些妖奴的真正目的,但愿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坏……

  “瞧~”

  妖里妖气的声音传来:“我发现了什么?”

  不知何时——

  她的身后竟站着一个,堪称绝色的女子。

  正用惊奇的目光看着她,露出与和善的外表大不相符的笑容,玩味中带着一丝残忍!

  “难道没人告诉你,小猫咪是不可以乱跑的……”

  那双兴奋的寒眸,

  像在盯上猎物的那一刻,就注定了结局。

  她,跑不掉了!

  ……

  “!”

  被噩梦惊醒!

  微生听大汗淋漓的看着前方,几乎忘了呼吸!

  他……

  已许久不曾梦见那个夜晚。

  但惊醒的缘故,却并非是因为昔日的梦魇卷土重来,而是在危机关头,听到一阵呼喊。

  让人头皮发麻……

  他心情复杂的扶床起身,漫无目的的追寻。

  ——寝殿内空荡荡的,除了外边微亮的灯笼,竟没有一丝生气,才想起少了什么。

  这黑猫,不好生在寝殿中待着,又去了何处?

  许是被惊醒,他此刻一丝困意也无,索性取了件披风,便独自走出寝殿,想着趁此机会,再亲眼见识一次夜玄族的本事。

  因为曾耳闻……

  夜玄一族除了吸收月之精华,还有追踪同类的能力。

  当年人皇便是看中了这点,想借夜玄族,捉拿余下不愿臣服王朝的妖族,但未能如愿。

  如今想来,依那猫儿的求生欲,生生饿了一顿,自不会坐以待毙,兴许是宿在厨房了。

  可待他寻遍了整个栖梧院,才意识到不对。

  她……出去了?

  微生听望向高挂的残月,心念一动,当即使出一记风掌,击中了挂在房檐上的铃铛。

  叮铃——

  清脆的响声卷起微风。

  他旋即偏过头,不知对着谁说了一句:“让青涧去栖梧院附近寻一只黑猫,他自会懂得。”

  眼下这多事之秋,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查了所有的妖奴,唯独遗落了这只大有来头的黑猫,但以人皇的性子,可不敢这般大手笔,将世间最后一只夜玄黑猫充作‘饵’。

  也许只是贪玩,或是一时负气,不论何种原因离开,总归跑不出扶栖隐的地界……

  与此同时。

  紫藤花林的深处,有一座富丽堂皇的红木宫殿。

  从屋顶垂下的数十条红纱绸带应风而动,给随处可见的镶金之物平添一丝神秘感。

  可惜这样的美景,一时半会儿是看不到了。

  因为她被捉去后便陷入了昏迷,再度睁开眼,周遭的一切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很显然,她在一个大殿内。

  茫然的四下张望时,清风忽然从身后洞开的殿门外涌入,宛若少女的手,将重重纱帐推开——

  那一瞬间,

  阿卿看清了幕后之人。

  她曾以为,茗蜃就是自己见过最好看的女子。

  可远处那人的美却带有攻击性,与之相比,是更加热烈,令人几近窒息的妖娆曼妙。

  正是这样的人,竟用美貌恐吓一只柔弱的猫咪!

  阿卿愤慨的炸毛!

  落入远处那蛇蝎美人的眼中,通体漆黑得寻不到边,只露出两颗因惊恐而变得圆润的猫眼,仿佛很想逃,却自知逃不掉。

  然而下一刻,看到她手中的鞭子,竟撒腿就跑!

  这是要猫命啊——

  “小猫咪~”

  红澜漫不经心把玩,“在我的地盘还想逃到哪儿去?”

  开玩笑,

  不逃等着被抽吗!?

  阿卿使出吃奶的力气逃命,却在即将跨过门槛时——狠狠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

  ‘咣当!’

  “嗤。”

  取笑声在殿内回响。

  浮动的纱帐后面,有一抹朦胧的身影走下床榻,拿着那条鞭子,若有若无的敲打掌心。

  “你这未上禁制的猫妖,本该关在地牢才对。”

  红澜随手撩开白纱帐,看着从地上艰难爬起的黑猫,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说……你是怎么躲过看守的,可有你的内应?”

  看守?

  内应?

  阿卿听不明白,只觉脑袋疼得快要炸裂开来!

  可对方只当她嘴硬不说,步步逼近的同时,挥舞手中的鞭子,象征性的威胁一二。

  “喵!!”

  猫儿吓得脚底打滑。

  无声呐喊:苍天啊,这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先是饿猫一顿,再是严刑拷打,这里果然如传闻那般,是个群魔乱舞的妖间炼狱!!

  “跑?”

  红澜眼中显露兴奋!

  终于停止了试探,二话不说便又挥了一鞭!

  看着受到极度惊吓的猫儿在大殿之中乱窜,直呼‘有意思’,竟当场穷追猛打起来!

  怕不是遇上了个疯批!!

  阿卿哇哇大叫的拔腿狂奔,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眼看着就要被快如闪电的鞭打赶到殿门口,头皮发麻之际,不禁感叹自己潜力无限!

  她从没跑得这么快过!

  但在此时此刻,却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因为——

  她就快要无路可退,被这疯婆娘活活抽死了!

  恩人救命啊!!

  ‘呼——’

  长鞭破风而落,以迅猛之速重重落下来!

  ‘啪啦!’

  脆响声在殿中回响。

  阿卿懵了片刻,便感觉到背上那撕心裂肺的痛感!

  一时间,

  意识都模糊起来。

  不知是不是抽出错觉了,竟隐约听到恩人的声音。

  他向来处变不惊,即便怒极也不会失了仪态或分寸,又怎会……为了一个小猫妖而焦灼?

  “阿卿!阿卿……”

  可明明,那就是恩人的声音。

  阿卿艰难的撑开眼皮,看到一个人的重影。

  “猫儿!”

  清晰的呼唤闯入耳中!

  连带着模糊的重影,也渐渐凝聚出真容。

  “喵呜!”

  怀中的黑猫痛呼起来。

  微生听闻声撒手,才发现流淌于指缝间那触目惊心的血迹,皆来自她背上的鞭痕!

  下一刻——

  青涧紧随而至,一句‘主子’脱口而出。

  却在看到奄奄一息的猫儿,与临危不乱的红澜时,生生的将嘴边的关切改成对凶手的控诉:“你疯了!竟然对她动私刑!”

  s..book543072611849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