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 第四章 伺候笔墨

小说: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 作者:明天成神 更新时间:2022-05-14 12:20: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如今这娇憨的睡颜,倒有几分像家猫了。

  微生听走下台阶,随手幻出一件披风盖在猫身,才听见呢喃声:“祖爷爷别走……”

  这是思念亲人了?

  也对,妖族十年为一岁,这猫儿至多才十四岁,而他亦是在这个年纪,率数十名旧部离开微生家,扎根北峦南部,建立了扶栖隐。

  一晃已然十八年过去,当年之痛却仍历历在目。

  时刻提醒着他:

  不可掉以轻心,否则多年心血将毁于一旦。

  微生听徐徐起身,最后看了一眼猫儿,便悄然无息的离开庭院,留下淡淡的墨兰香。

  阿卿一夜无梦。

  翌日醒来,方才惊觉自己昨日在庭院中迷了路,不过想着趴下歇息片刻,竟就睡着了!

  然而奇就奇在,身上还多了一件墨纹的披风——上面墨兰香,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可惜没能细想,就听见一阵熟悉的呼喊声:

  “猫儿!”

  是青涧侍卫的声音!

  阿卿警觉的竖耳,刚要转身跑路,肚子里传出的打鼓声便叫那人一下子辨清方位!

  眨眼来到她身后,一把揪起那命运的后颈:“原来你在这儿,可叫我一顿好找。”

  说着,目光便落在地上那件制功精巧的披风。

  青涧一眼认出:“原来如此,难怪一大早指名要让你伺候笔墨,想必是瞧见这身猫毛了。”

  就说养起来定不会差,要知道,他为了供这身毛,不知砸了多少山珍海味,险些掏空腰包!

  如今猫儿有了好差事,这颗心啊,也总算是放下了。

  阿卿不知他在说什么,只是火急火燎的挥舞利爪,等到了栖梧院的书房内,对方的行头已然面目全非,甚至可以用‘衣衫褴褛’来形容。

  仿佛明晃晃的写着四个字:野性未除。

  青涧还是顺着某人的目光,才发现自己的窘境,顿时哇哇大叫:“我价值百银的月纱锦!”

  他是做了什么孽,才遇上这俩索命的祖宗!?

  一句轻飘飘的‘连只幼猫都镇不住,也好意思嚷嚷’,却吓得他大惊失色,拔腿就跑!

  不等猫儿伸爪求助,便‘啪’的一声关上门!

  “……”

  书房内死寂无声。

  阿卿听到悄然而至的脚步,寒毛立马竖起!

  他他他,他过来了!

  这伺候笔墨也不用亲自来请吧,定是想着将她养肥了准备享用,可她还不想死啊——

  “青涧将你养得不错,可胆子却是半点长进也无。”语间,对她的嫌弃一如既往。

  但这并不影响吃她。

  阿卿死死抱着脑袋,不敢直面那可怕的命运。

  然而怪的是,过了许久也没等来任何动静,直到忍不住想睁开眼时,忽然听见那人远远的说:“还愣着干什么,过来研墨。”

  什,什么!?

  她下意识抬起头,正好看到恩人提袍而坐。

  当真……只是伺候笔墨?

  可传此人驭妖无数,杀妖无数,仅他一人便可匹敌世家,可见其凶残,手段了的!

  如今竟这么容易放过了自己,是还在做梦吗……

  阿卿犹豫再三,还是试探性的伸出前爪,肉垫紧贴在地面上的触感,告诉她一切都是真的。

  然而那人又开口催促:“扶栖隐不养闲妖,你若不想磨墨,就将栖梧院打扫干净。”

  栖梧院虽名‘院’,却有三苑六殿,恐怕没个三五天是扫不干净的,怎么想都是磨墨更为轻松。

  比起累死,被吃掉这个死法简直不要太仁慈。

  阿卿瞪圆了猫眼,疯狂摇头。

  然后急躁的踱来踱去,终于找准最佳的落地点,蓄力一跃,凭猫族的本能,不扫桌上一物。

  看到砚台与墨条的一刹那,不由忆起往昔:

  那时她年幼,还化不了形,最喜炸着一身黑毛,如毛球一般在祖爷爷的书案上捉毛笔。

  常常涂得浑身是墨,也不自知。

  后来大一些,收了玩心,便成了祖爷爷的小书童。

  如今竟以此为生……

  阿卿感叹世事无常,却也认命的抱起墨条研磨。

  就算是为了夜玄一族,为了送她逃出生天的祖爷爷,也自当好好珍惜性命,只有活下去才有无限可能——她一直牢牢记得。

  见她心事重重,微生听便随口提起另一件事:“据影子来报,你说的茗蜃是只三百年的狞猫妖,因你们是同族,所以只需祭出一滴心头血,便可偷天换日,迷惑却庭的追杀。”

  “你抓了她?”阿卿下意识的追问道。

  “与其打草惊蛇,不觉得放长线钓大鱼更为妥当?”难为她鼓起勇气发问,脸上的惊诧还未收回,恩人便将问题又抛了回来。

  她不由嘟囔:“阿卿不过是万妖中最平平无奇的一只猫,自然比不上恩人的智勇双全。”

  嘴上说的好听,那双死鱼眼却写满了‘不服气’。

  微生听非但不点破,还不动声色的继续写信,一点儿都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时间一点一滴的逝去。

  阿卿终于忍不住追问:“然,然后呢?”

  “添茶。”

  “……”

  伺候笔墨还包添茶吗!?

  她狠狠忍下这口气,用沾满墨灰的爪子抱起茶壶添水。

  许是事务繁多,恩人分身乏术,端起茶杯饮了两口便道:“但她没料到却庭之主会亲自前来,纵然面面俱到,却还是被看出了不同。”

  说的这里,微生听睨向一旁的黑猫团子:“不若你以为……却庭之主当真会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杀害他义父的凶手?”

  嘶——

  阿卿背后一阵冰凉。

  才发觉自己这条小命,竟曾经在生死一线。

  刚要谢恩,就被一语拦下:“感谢的话我已经听倦了,若真想报答,就少给我惹是生非……”

  话音戛然而止!

  微生听看着水杯中的倒映,眼底的怒意逐渐膨胀。

  ‘砰!’

  水杯瞬间炸开!

  阿卿闻声看过去,发现恩人的唇部沾了些许墨灰。

  不好!

  方才倒茶的时候——

  来不及挽救这一切,猫耳便遭到了空前绝后的震撼:“刚警告过你不要惹是生非!”

  “喵——”

  受惊的叫声响彻书房,打破了这一天的平静。

  ……

  月色正浓时。

  偌大的扶栖隐只余些许光亮,唯独一处终日燃烛,虽里外戒备森严,却不乏嘈杂之声。

  阿卿寻迹至此,便知自己来对地方了。

  s..book543072611848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