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 第二章 丑得眼睛疼

小说: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 作者:明天成神 更新时间:2022-05-14 12:20: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也许正是仗着这一点,对方才有恃无恐。

  一句‘我不知你在说什么’,便让气氛陷入了死寂,因为太过安静的缘故,隐约间——

  似乎听到了什么?

  “救?”

  二人不由抬起头,听见一声清晰的惊叫:

  “喵啊——”

  一张猫脸从天而降!

  微生听见状,先一步夺下此猫,探出了薄弱的灵力。

  而后来者居上的桑隐,又探出另一抹不同寻常的气息,熟悉得险些掩盖这小妖本来的味道。

  但多年的行事习惯,让他想也没想的扣下此猫:“它便是却庭要缉拿的罪妖,微生听,收手!”

  占据了北峦半壁山河的扶栖隐,已然成了王朝的心腹大患,若不到必要时刻,实在不愿与之交手。

  可没想到的是,对方竟二话不说从他的灵压下强取!

  “你——”

  “正好。”

  微生听轻抚猫耳,“我院中近来鼠患成灾,缺一只懂人的猫,权当替庭主教训这妖孽。”

  捉鼠!?

  阿卿晕了半晌,听到这句话顿时眼放精光!

  这个我在行!!

  人与猫顿时一拍即合,在众人眼前上演主仆情深的戏码。

  出乎意料的是——

  向来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愿放过一个的庭主大人,这回竟没有出阻拦,眼睁睁的看着那一人一妖消失在‘瞬移阵’的光芒之中。

  为首的骑兵看不下去了,下马询问:“庭主为何放过他们?那罪妖可是杀了老家主——”

  一记冷视扼制了声音,“你以为本座是怕了他么?”

  “属下不敢!”

  “哼!”

  桑隐不屑这些阿谀,“能够以那种干脆利落的方式杀了老家主,是区区一个妖力微薄,连化形都难以长久维持的猫妖能够做到的?”

  他敢肯定……那罪妖定还在这巫溪山上!

  只是如今巫溪山成了扶栖隐的地界,不管那微生听今日出面阻挠是何目的,却庭都难再在此地施展。

  幸而那罪妖不偏不倚,杀的是玉家老家主……

  桑隐目光一闪:“既然暂时捉不到真凶,那便在周遭留下人手,这里,本座迟早会再回来的。”

  到了那时——

  再弄清那罪妖为何不计后果,也要杀害玉纪林!

  ……

  实在太安静了!

  远离了黑铁骑,才惊觉恩人的气场冷得可怕。

  仿佛马上就会被冻死!!

  阿卿僵直犹如死物,瞪圆的猫眼写满了惊惧,原本就稀疏的猫毛,炸得宛若一团刺球。

  就这样神游了一路,直到听见有人打招呼:

  “主子。”

  “这猫丑得我眼睛疼,你自己看着办吧。”

  丢猫的动作干脆利落,不等眼前的下属回绝便扬长而去了,仿佛多看一眼都是折磨。

  阿卿看着恩人的背影,被雷得脑海一片空白。

  他,他……居然说我丑!?

  若非这世道艰难,做妖的能活下来已是不易,至于因为自小吃不好,导致毛发稀疏么!

  她为此气得牙痒痒,谁知那青衣侍卫低头端详后,纳闷的琢磨:“也不是很丑啊……”

  说到底还是丑!!

  怀中的黑猫两眼一翻,吓得青涧手忙脚乱。

  把完脉才知——纯粹是妖力太弱,在扶栖隐边界设下的迷障中吸入过多的迷烟,昏了而已。

  日理万机的青涧大人,更是从未养过这般脆弱的小妖,喂了两颗昂贵的生机丸便将其撇在院中。

  却生生忘了,

  院子常年设有结界,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

  数日后——

  青涧巡视时,照例向某人回禀迷障外的情况:“如我们所料,桑隐在巫溪山外埋下了耳目,但瞧他走的匆忙,似乎对那个罪妖并不上心。”

  这么一瞧,又与他当日疾厉色的态度大不相同。

  着实耐人寻味……

  微生听目光一闪,随口提起:“那只黑猫如何?”

  虽然秃得丑陋,但却是此事的关键,想来桑隐也看出黑猫并非罪妖,那么栽赃黑猫的,就必然……

  “糟了!”

  青涧终于想起来,“忘了院中还有阵法!”

  来不及请示,便着急忙慌的朝自己的院子奔去。

  等赶到推门的刹那——

  与紧随而至的微生听,相继看到引人发笑的一幕:

  只见消瘦的黑猫趴在院中,沮丧的伸爪扒拉地上还算新鲜的老鼠,口中似在嘀咕什么。

  要了猫命了……

  就剩最后一只干粮了,这么多天过去,那驭妖师莫不是不管她了吧?说好的鼠患成灾呢!?

  阿卿含泪啃了一口,才注意到不远处的两双靴子。

  往上一看,竟是恩人他们!

  且慢且慢!

  那些被捉的小妖,都是如何讨驭妖师欢喜的?

  鼠患成灾……捉鼠!

  她立马想起自己的职责,叼起老鼠,乖巧的端坐在原地,邀功一般极力盯着自己的‘饭碗’!

  苍天呐,祖宗呀,这俩总算是想起本喵了!

  晚些就真的要饿死了!

  青涧见到这心酸的一幕,也才后知后觉想起:他常在外奔波,院中已经许久没添吃食了,这小猫妖怕是捉鼠为生,才勉强活到今日。

  一想到这,他不免有些心虚的看向身后的男子。

  果然丢来一记冷眼:“这就是你照顾的猫?”

  “青涧知错。”

  “退下。”

  微生听从他身侧走过,来到因捉鼠打滚而变得脏兮兮的黑猫跟前,伸手之际不禁皱眉。

  ……更丑了。

  只停顿一秒,便将黑猫抱了起来,顺势丢掉老鼠。

  讲真,还挺肉疼。

  阿卿不舍的探头追望,耳边传来的话语,立刻打消了所有的顾虑:“蠢猫,带你吃好的。”

  说完,

  微生听转身之际,对上一旁欲又止的目光。

  “主子……”

  “这黑猫你不必管了,让人拿些吃的来。”

  “是!”

  青涧连忙应下。

  谢天谢地,幸亏这院中还留有些许老鼠窝。

  否则将罪妖唯一的牵扯饿死了,他怕是万死难辞其咎。

  ……

  栖梧院。

  三两下的功夫,黑猫便被食物撑得动弹不得。

  青涧瞧了眼主子,见其眉宇久久不得舒展,只好宽慰:“主子,这世道妖族生存艰难,能饱腹已是不易,别看这猫儿丑了些,养几天毛就长出来了,届时定会顺眼许多。”

  这话倒有几分宽慰。

  微生听淡淡一瞥,破天荒的没嫌他唠叨。

  这个道理岂会不懂?只是等待猫毛丰盈的过程,于自己而,和妖族的生存一般艰难。

  s..book543072611848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