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 第一章 捉拿罪妖

小说: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 作者:明天成神 更新时间:2022-05-14 12:20: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创世之初,天下二分。

  妖族占据了无痕泉以北的山峦地带,人族则在以南的平原溪畔筑起城墙,与北互不往来。

  直至有一天——

  北峦鸟兽惊走,南城再无安宁,战火连绵十年有余。

  人皇不忍生灵涂炭,终应万民之呼,携三人约战妖帝,鏖战了三天三夜,方踏平无痕泉。

  此后,妖都沦陷。

  南城迅速吞并北峦,建立空前绝后的大劫王朝!

  而当年追随人皇左右的三个神秘人,在王朝建立后:一个入驻天府,传驭妖之法;一个封侯拜相,执掌遣妖令;一个建立却庭,手握惩处罪妖之权。

  在皇族与这三大势力的支配下——驭妖世家争先崛起,使得整个北峦沦为无间炼狱!

  ……

  百年后——

  北峦以南,巫溪山下。

  有一队举着黑旗的人马,浩浩荡荡的在谷中穿行。

  远远望去,不论是人或是马,腰带或是马铠,都挂着铮亮的铁链,每行一步便发出索魂般的响声,但往往听见时,方圆一里的妖族已逃无可逃!

  然而正是这样一支可怕的队伍,却毫无征兆的停下了。

  为首的骑兵回过头,迟疑的请示轿子里的人:“翻过这座山便是扶栖隐的地界了,您看……”

  话音未落,应声涌动的微风掀起了轿帘一角。

  看到微微翕动的薄唇:“这天下终究是大劫的天下,却庭缉拿罪妖,还轮不到扶栖隐置喙。”

  “是!”

  骑兵重新牵动缰绳。

  队伍紧随其后,密集的马蹄声传遍整个巫溪山。

  与此同时。

  山顶。

  正在小酣的黑猫束起双耳,张口便吐人:“是却庭黑铁骑的声音,似乎就在山下!”

  能让却庭出动黑铁骑的,必定是只难搞的大妖!

  可这方圆十里,除了不知老巢具体在哪儿的扶栖隐,所有的大妖已然被世家捉得一干二净。

  哪儿还有大妖……!

  阿卿惊住了,扭头看向一旁正在品茶的女子。

  在印象里,茗蜃似乎很早便居住在巫溪山中,是个喜着红衣,美艳曼妙,脾气很好的妖。

  还曾救过被小妖们排挤的自己,因此结识。

  后来不知为何,

  茗蜃不打一声招呼便离开了巫溪山,听说是出去闯荡,但在小妖们看来,与送死无异。

  怪就怪在——她这一趟不仅没死,还妖力大涨!

  许是有缘,回来后与自己很快熟稔起来,美名曰‘搭伙’,实则是鸠占鹊巢,好不落魄。

  常常还借茶余饭后,吹嘘她在外头的壮举:“小阿卿,可知我为何妖力大涨?哼,人族无情无义,不给咱做妖的活路,那我便先下手为强!”

  虽不明白是何意,但她能活着回来,想来收获颇丰。

  直至后来——

  偶然间又听她提了一嘴:“霖州玉家,那就是个吃人的地方,我本不愿再回去,可想到那老不死的不知还能逍遥快活多久,便没忍住杀了回去!吃了他的心肝和精元!”

  还清楚记得,说出最后那句话时,茗蜃表情是恶狠狠的。

  害得自己几天几夜睡不好觉。

  后来许是出于愧疚,茗蜃轻笑着开导自己:“‘心肝’二字在修炼之人身上,并非是真的心肝,而是储存灵力的紫府,那老不死的那么坏,想来心肝都黑透坏透了,我才不会吃呢。”

  如今细细想来——

  莫不是因为吸人精元与紫府,才被却庭盯上!?

  阿卿再也坐不住了,跳下节节缠绕的树根,来到崖边俯瞰,片刻后回头质问:“他们是来找你的?”

  “呵呵~”

  茗蜃欢愉的笑了,“不愧是小阿卿,就是比别的小妖聪明。”

  这并非是值得高兴的事。

  难怪……向来快意恩仇,从不多管闲事的女妖,回来后怎的突然占山为王,要庇护她这只黑猫。

  感情是被追得没处去,才借旁人的屋檐避雨。

  阿卿气得炸毛:“你又骗了我!”

  当初说好一起下山,结果却丢下她独自走了。

  如今又故技重施,这是打算将她一块儿拖下水,真真应了那句‘不吃羊肉空惹一身膻’!

  “好阿卿~”

  红衣女子徐徐走来,“你仔细想想,我是那种坐以待毙的妖吗?既然敢回来,那定是有法子应对的。”

  纤柔的玉手悄然落下来,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猫毛。

  阿卿渐渐舒缓了情绪,半信半疑的看着她:“事到如今,你还能有什么法子逃脱黑铁骑的追杀?”

  若真有那么容易的话,她也不必回巫溪山了。

  “当然~”

  茗蜃眼含深意,“只我一人,的确逃不过黑铁骑的法眼,可若有替死的物什,就大不相同了!”

  眼中的美目突然发狠!

  阿卿来不及反应,便被揪住后颈,丢下了山崖!

  原来——

  她早就选好了替死鬼,欲来个金蝉脱壳!

  骗子!!

  ……

  巫溪山下。

  黑铁骑再次停滞不前,与他们遥遥相望的,是一个远观素衣淡雅,近看俊逸出尘的八尺男儿。

  在这地界,

  敢单枪匹马……不,连马都没有的拦下却庭的黑铁骑,唯有那一人有如此的胆量和魄力。

  光是站在那里,只字未提,便已表明了来意。

  可比传闻有趣的多。

  轿中人淡然一笑,随手揭开轿帘,在万众瞩目之下,飞越过领队骑兵的头顶,从容落地。

  且看似随意的将手搭在腰边,悄然按住躁动的佩剑。

  强者之剑生来傲骨,必逐强者。

  唯有感应到相当,或是更胜的剑灵,才会蠢蠢欲动。

  看来……

  此人的确是微生听。

  桑隐微抬下颚道:“却庭无意冒犯,只是一只罪妖逃到了巫溪山,我等也是秉公办事。何况本座记得,巫溪山并非扶栖隐的地界。”

  就算要拦路,也该有个正当的理由才是……

  “现在是了。”

  微生听平静的回答,一切都显得那么顺理成章。

  饶是阅人无数的却庭之主,此刻也有些不淡定了,更别提他身后的那群血气方刚的黑铁骑。

  玄衣男子冷脸道:“阁下这是要和桑某过不去?”

  “庭主重。”

  “是么?”

  桑隐看向巫溪山顶,“却庭前脚刚要上山,扶栖隐后脚便宣示主权,莫不是有意要帮衬那罪妖?”

  这个罪名可不小,足以让人皇下令踏平扶栖隐!

  但是在不计后果的情况下。

  ------题外话------

  新书来袭,更新时间定在早上九点和九点半,欢迎收藏养肥投票~~

  s..book543072611846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被捉后,本喵全靠卖人设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