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第五十七章:摆一道

小说: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作者:雪山岚 更新时间:2021-04-27 15:3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夫人沈娇娇已经带着人走远,沈千歌在荣顺的陪同下,上了马车。

  这辆马车外表看起来普通低调,内里却舒适奢华。

  里面的软垫上绣着繁复的花纹,而且还是双面绣,只这单单一个枕头恐怕都要绣娘忙活上小半月。

  软垫里也不知装的什么东西,又绵软又暖和,让人拿到手就不想放下了。

  马车正中央固定着一张小几,小几上摆放着茶具,小小的茶壶微微冒着热气,沈千歌提起细嘴茶壶倒了杯茶,茶汤碧绿,清雅幽香,是刚沏好没多久的好茶。

  不但如此,小几边放了一个炭炉,将小小的车厢熏的暖烘烘,就算穿着薄薄的春衫也感受不到丝毫寒意。

  车壁有暗格,里面放了些女子喜爱的小玩意儿和零嘴,还有几本书,沈千歌拿出来翻了翻,两本食谱两本话本,都是她感兴趣的书籍。

  马车外,荣顺恭敬道:“马车里的东西,沈二小姐随意取用,若是有什么需要的,换咱家便是。”

  听到荣顺这句话,封闭的小空间里只剩下沈千歌一个人,她就更觉得自在了。

  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而后取了菜谱来看,马车减震效果极好,动起来了,沈千歌都没多少感觉。

  舒适放松的环境下,时间像是长了脚一样,走的飞快。

  转眼就到了离宁寿堂最近的沈府侧门。

  马车停下,荣顺的声音再次在马车外响起,“沈二小姐,到府上了。”

  沈千歌这才从菜谱里抬起头,明明两刻钟多的时间,却觉得好似只是一瞬,她匆忙将书本放回原处,掀开车帘,下了车。

  朝着荣顺道了谢,就看到秋嬷嬷和良辰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将沈千歌送到门口,荣顺这才带着护卫和丫鬟离开。

  良辰一见到沈千歌,就迎了上来,她哭丧着脸,委屈道:“二小姐,东西都被她们强行留下了。”

  良辰怎么也没想到,夫人会这么做。若不是她抱着的包袱里并不是赏赐给小姐的那些宝贝,那么东西已经落到了别人的手里,她们小姐一件都留不下来。

  “算了,不过是些不值钱的东西而已,她们要留就留。”

  良辰“嗯”了一声,擦掉了眼角的泪痕,她只是替小姐不值而已。

  “二小姐,你没事吧?”除去了东西,良辰最担心的是二小姐,之前她与夫人大小姐坐在一辆马车里也不知有没有吃亏。

  沈千歌摇摇头,“我能有什么事,中途我换了燕王府的马车回来的。”

  她这么一说,良辰脸上才有了笑意。

  看来小姐无意中应了这门婚事,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起码在关键的时候,这燕王就能护住小姐。

  良辰扶着沈千歌进了院门,秋嬷嬷从主仆俩的对话中已经猜到了途中发生的一些事,她将沈千歌送回到院子里休息,就去寻了老夫人。

  宁寿堂暖阁里,老夫人怒气勃发,“你说什么?”

  “老奴句句属实,夫人留下了长公主殿下给二小姐的赏赐。”

  秋嬷嬷自是不会用话去糊弄自己主子,老夫人拧着眉头,“她就是这么当母亲的?怪不得千歌在归雁居住不下去,宁愿搬到宁寿堂偏院来,简直混账!”

  老夫人气的胸口起伏,“你去前面院子,就说……”

  听了主子的吩咐,秋嬷嬷应下后,急忙就出去了。

  走到了院外,秋嬷嬷忍不住嘴角翘起来,虽然方才的事惹了老夫人不开心,但是她已经许多年没看到老夫人这么情绪外露。之前的十几年,这宁寿堂仿佛是一潭死水一样,生不起任何波澜。现在二小姐来了,像是一汪清泉,让这潭死水活了过来。

  老夫人和姑奶奶也活了过来,瞧老夫人刚才发脾气的样子,可有了当年年轻时谁都不敢惹的贵妇模样了。

  人啊,就是要沾染尘世,才能有烟火气儿!

  沈夫人带着沈娇娇坐了老夫人的旧马车回府,马车赶的快,路不好走,加上这马车确实是旧了,一路将母女两颠地差点吐出来。

  好不容易到府上了,母女两在仆妇的搀扶下赶紧下车。

  等进了沈府,沈夫人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长长的喘了口气,瞬间觉得自己浑身都酸痛无比。

  早知道这破马车坐的这么难受,她就不让人将她常坐的马车先赶回府了。

  沈娇娇搀扶着沈夫人,关切道:“娘,你没事吧?”

  沈夫人摇摇手,“先回院子里歇歇,我这一路来后背颠的疼。”

  进了花厅,丫鬟轻轻给按摩着,又喝了半杯热茶,沈夫人才觉得缓过来了点。

  这一缓过来,她就想到了之前沈千歌的那些赏赐,忙唤白嬷嬷。

  白嬷嬷快步走到沈夫人身边行了一礼,“夫人。”

  沈夫人扫了她一眼,“东西呢?”

  “都在老奴这,良辰那丫头下马车的时候,什么都没能带走。”

  白嬷嬷做事仔细,母女俩听到白嬷嬷这么说,提着的心才放回了肚子里,想到沈千歌领的那些赏赐,沈娇娇已经眼红了。

  “把东西拿来我瞧瞧。”沈夫人发话。

  白嬷嬷立马叫人将那硕大的包袱取到了花厅。

  这边沈夫人刚要拆包袱呢,贴身的大丫鬟匆匆进来,等人到了面前,沈夫人就见她脸色不大好。

  “何事?”沈夫人蹙着眉头问。

  大丫鬟道:“宁寿堂的秋嬷嬷方才来了,说是老夫人的马车坏了,用不了了,让……让夫人重新赔一辆给老夫人,若是夫人不同意,秋嬷嬷晚上亲自去找老爷……”

  马车坏了?怎么可能!那又旧又硬的马车差点将她颠吐,会坏?逗她还是敲诈她?

  而且什么时候不坏,偏偏她刚坐了就坏了?是不是也太巧了!

  沈夫人被气的胸口起伏。

  沈娇娇立马给沈夫人顺胸口。

  “当真是坏了,你可带人去查验了?”沈夫人冷着声问。

  大丫鬟哪里敢撒谎,她连连点头,“奴婢也怕是被唬了,就带着前院的车夫去查看,这一看,车轴和马车车壁确实都坏了……”

  呵!这么多年了,沈夫人一时忘记了,她的婆婆也就是沈老夫人可是手段多到如牛毛的当家夫人。

  马车定然不是因为她坏的,那只能是那老货让人故意弄的来嫁祸她,现在她就算长十张嘴都解释不清楚。

  若是不给那老货重新配一辆马车,怕是会被外面人的唾沫星子淹死。

  压抑着怒气,沈夫人咬牙切齿道:“要多少银子?”

  大丫鬟支支吾吾,“老夫人发话说今日老马拉的马车太重,伤到了,所以马匹也要换,一共要……要五百两银子……”

  “五百两!她怎么不去抢!”沈夫人终于忍不住愤怒道。

  普通拉货的马匹不过十两银子一匹,精悍品质好的也不过五十两左右,通常富贵人家的马车都是两匹马来拉,这样买马也就是一百两银子,剩下的马车钱居然要四百两!

  饶是沈府最好的马车配备也不过两百两银子。

  大丫鬟被沈夫人的声音吓的瑟瑟发抖,她一点也不想接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可是没办法。

  沈娇娇坐在一旁,眼看母亲要严词拒绝,连忙轻轻摇了摇母亲的手臂,“娘,若是咱们不出这笔钱,万一传出去,外面说的可不会好听,再说,祖母是管家的好手,咱们沈府就是在她老人家手里积攒到家业的。”说完又朝着放置在旁边的包裹瞥了一眼。

  沈娇娇这是在提醒沈夫人,这笔银子不给也得给,要是闹到了外人面前,或者沈大人那里,那就不是沈夫人没面子,沈大人更是脸上无光,沈家家业不是老夫人挣的就是老夫人的嫁妆,传出去,他们不管怎样,都不占理。

  还有扣下的这笔沈千歌的赏赐,里面随便一个物件儿都值五百两了,没必要为了五百两银子自己不高兴,与沈老夫人闹翻。

  沈夫人深吸了口气,平息了胸腔中的怒火,她也扫了眼旁边的包裹,心情才平衡许多。

  “好了好了,你去寻大管家,让他给宁寿堂送五百两银票,下去吧,我头疼。”

  得了夫人同意,大丫鬟立马出去找大管家拿银票了,一秒钟都不敢多留。

  花厅里不相干的人等也被白嬷嬷撵了出去,现在整个花厅非常安静,只剩下沈夫人母女以及沈夫人极为信任的白嬷嬷。

  白嬷嬷将包裹放在沈夫人面前的桌上就退到了沈夫人的身后。

  沈娇娇依偎在沈夫人身边,等着母亲将包裹解开,查看里面的好东西。

  看着面前塞地满满的包裹,沈夫人刚刚愤怒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她满怀期待的伸手去解面前的包裹。

  沈娇娇的目光也一刻不离眼前的包裹。

  包裹系的虽紧,却并不难解开,三两下,沈夫人就解开了包裹,轻轻将包裹打开,里面的东西展现在三人面前时,沈夫人母女立即傻眼。

  s..book286221715414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