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第三十七章:王爷,您别乱来

小说: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作者:雪山岚 更新时间:2021-04-27 15:3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燕王哪里想到自己这不靠谱的伴读能说出这种话来,当即一气一怒差点从院墙上踩滑下去。

  周子愈忙把燕王给扶住了,“王爷,您也不用这么心虚吧?还是当心身子为好!”

  坐在书桌前的沈千歌听到外面好似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她微微一怔,将窗户推开来查看。

  只见小院安静,两边厢房都熄灯了,只偶尔从远处传来打更人的声音,一点异常也没有。

  沈千歌蹙了蹙眉,刚刚的声响怕是偷吃的夜猫弄出来的。

  这么一想,重新关上窗户,坐回到书桌前。

  不远处的窗户一传来动静,燕王就将周子愈的嘴巴捂住,将他的身体往旁边一按,恰好让厨房的墙壁遮住了两人的身影。

  可该看到的周子愈都看到了。

  被燕王捂住嘴的周子愈眼睛咕噜噜地乱转,等窗户重新被关上,他才被燕王放开。

  周子愈瞪大眼,不敢置信的压低声音道:“王爷,沈二就住在这儿?”

  几人几乎日日都在上书房见面,刚刚打开窗户露出戴着面纱的脸的人不是沈千歌还有谁!

  燕王微微抿着薄唇,并未回答周子愈的话。

  可周子愈说这话显然不是求应答的,只是表现他的惊讶而已。

  堂堂朝堂大员家里唯一的嫡小姐,居然住下人住的院子!这恐怕在哪个高门都找不到吧!

  见王爷脸上并无别的表情,周子愈猜到恐怕王爷已经知道了。

  怪不得这么晚了硬是要跑到这里来散步……原来是放不下沈二。

  看来王爷这次真的是铁树开花了。

  其实来之前并不确定沈千歌住在这里。

  但是第一次无意中逛到这条小巷,喝了小酒馆的酒,意外闻到难以抗拒的食物香气,到后来知道他吃的那些点心都是沈二亲手做的,这才推测他那次来的小院有可能是沈二住的小院,这么一探查,发现果真如此。

  知道了这是沈二住的院子,燕王这才好好打量这座小院。

  小院只是旁边大院子的一座偏院而已,不大,逼仄又陈旧。

  主屋三间,东西厢房各两间,外加西厢房旁的一间不大的厨房,就是这整个小院的构造了。

  若是有下人,最多也就住上四五个人左右。

  这环境,还不如某些富商家里的小姐好。

  燕王不知不觉间,眉头蹙的更紧了。

  蹲在一旁的周子愈明显察觉到了王爷的心情在变差,他闭紧了嘴,决定绝不在这个时候碰王爷的霉头。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周子愈腿都在墙头上蹲麻了,可旁边的主子却仍然没有发话离开。

  难道主子要在这里蹲成一座“望妻石”?

  他刚要鼓起勇气说点啥,那边昏黄窗户里的灯火熄灭了。

  沈千歌将葛嬷嬷给的账册合上,放在了书桌一角,压在镇纸下面,她脑中赚钱的点子很多,方法千万,却仍然没有一个系统的章程,需要她再好好的细细的琢磨几天才行。

  脑子里纷乱,干脆不再看了,沈千歌决定早些休息。

  许是今日一天带着院里的下人制作酱油和醋,晚上又看了会儿书和账册,累的很了,沾到了枕头,没一会儿,沈千歌就睡沉了过去。

  等到灯熄,周子愈的腿都要蹲麻了,燕王这才动了动。

  周子愈松了口气,觉得终于可以回家了,下次他再也不要陪王爷出来,让荣顺跟着。

  可只见燕王动了动腿之后,轻轻一跃身,却跳进了院子里!

  周子愈:……王爷,您别乱来!

  虽然沈二住的不好,可也是沈府正正经经的嫡小姐!

  周子愈胆战心惊地跟在燕王身后,时刻防止他做出逾矩的事情。

  他用一副防狼的眼神盯着燕王,惹得燕王不屑的冷嗤。

  燕王不过是想看看沈二这个丑人趴在桌前那么久做了些什么,样貌都毁容了,他难道还会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

  周子愈的担忧简直就是多余!

  燕王武功高深,在这样一个都是常人的小院里,来去仿入无人之境。

  三两步来到沈千歌住的主屋的窗边,稍稍一用巧劲儿,半扇窗户就被推开。

  在周子愈的演技瞪的越发大的时候,燕王从靠窗的书桌上取了一本册子出来。

  册子简单,只在封面上写了“账本”两个字。

  院墙外有朦胧的灯笼亮光洒进来,燕王翻开账本,随意扫了几眼,他眉头就蹙了起来。

  周子愈好奇想要看的时候,燕王已经合上了账本,放回了原位。

  窗户被重新关上,燕王兔起鹤落离开了宁寿堂的偏院,回到了沈府后巷。

  周子愈实在是好奇刚刚燕王看到了什么,脸色变得不太好看,他追在燕王身后,“王爷,刚刚那本册子上写了什么?可是什么秘密?或者是美食的方子?若是美食方子,王爷您怎么不拿出来,拿出来后我们找个厨子照着做呀!这样日日都能吃到难得的美味了!”

  还妄想着美食方子,等沈二成了他的王妃,那就只能给他一个人做吃的!

  燕王脑中徘徊的是账册上的内容,哪里有心情理聒噪的周子愈。

  账册上总共的纹银不过一百多两,还记着零零碎碎的开支。

  这沈二这么晚还在看账册,那定然是对这账册非常在意。

  她很缺银子?上次她不是让贵妃给她捎了银两?

  他狠狠瞪了周子愈一眼,“不是说要回府的?还不走?难道想留在这里过夜?”

  “走走走!王爷,您等等我!您就不能透露下那册子上写了什么吗?”

  在周子愈看来,沈千歌当真是神秘的很。

  虽然是沈家千金,却住那样的地方,但又会做美味的点心,除了命不太好一点外,这位沈家二小姐还真是想让人探究。

  转眼到了长公主办春日宴的日子,为此,上书房专门放了假,好让他们安心去参加宴会。

  沈娇娇一早就去了沈夫人的院子。

  沈夫人将锦绣阁做好的衣裳让沈娇娇换上。

  这是一件粉白色斜襟褙子,下身同色系的马面裙,整套衣服上绣着蝶戏蝴蝶的图案,栩栩如生,花蕊处用金线点缀,穿在沈娇娇身上,让她像一只翩然欲飞的粉蝶。

  沈夫人上下打量沈娇娇,觉得满意不已,又从旁边的托盘里挑了一对粉翡翠做的蝴蝶簪插在沈娇娇的乌发间,这对簪子上的蝴蝶做的格外逼真,簪子上的蝴蝶居然还能随着莲步轻移颤动,仿佛碟戏发间,如云鬓发上有这对华美的簪子就够了,剩下的只要在两只白玉一般的耳朵上戴上一对东珠耳环就行。

  簪子和东珠耳环都是蒋贵妃派人送来的。

  所以沈娇娇自然是没有从沈夫人这里见过这两件首饰。

  沈娇娇从小在沈府长大,耳濡目染之下,眼光也高,就是她这么高的眼光,看到了这簪子和耳环也喜欢不已。

  她高兴的抱住沈夫人的胳膊,“娘亲,你对我真好,这簪子和耳环我太喜欢了。只是妹妹还没来,您还是将这些留给妹妹吧,我自己还有首饰,够用了。”

  说完,沈娇娇就要拔发间戴着的簪子,沈夫人见她这样,心疼不已,一把将她的手按住,“你妹妹从未想过你,亏你还替她考虑,不用了,这簪子和耳环就是娘给你留的,这次宴会,你妹妹不去,我们也不用等她了。”

  听到沈夫人这么说,沈娇娇眼底闪过一抹喜色。

  她觉得最近总与沈千歌不对付,好似只要有沈千歌在的地方,她就会倒霉,而且娘给了她这么好的首饰,还不知道会不会给沈千歌更好的呢!

  若是被她看到,她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嫉妒。

  现在好了,娘居然说不带沈千歌去宴会!

  这样再也没有人拿她与沈千歌对比,她也不用故意在沈千歌面前表现自己。

  母亲会将所有的目光都放在她身上!

  想到这里,沈千歌心中越发的雀跃了。

  不过,脸上却没有丝毫表现出来。

  她露出恰当好处的惊讶来,“娘,妹妹为何不去,是不是身子不舒服?若是这样,我这就去看看她。错过这样的宴会倒是可惜了。”

  沈夫人随意点点头,敷衍过去,并没有打算将自己心里所想说出来。

  “都这会儿了,你哥哥怎么还不来!我们急着出门呢!”

  沈娇娇连忙自告奋勇道:“娘,我去院门看看,说不定哥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沈夫人朝着沈娇娇挥手,让她去催沈景晏。

  沈娇娇出了主院的花厅,穿着粉裙,路过花厅前的小花园,小花园里的迎春正在盛放,她如一只穿花的蝴蝶翩然在花丛中,这美好的一幕正好让匆匆进院子的沈景晏看到。

  他眼底惊艳的眸光一闪,一声深情的“娇娇”差点就喊出口,幸好他还有点理智,将两个字硬生生憋在了喉咙里。

  花丛中的沈娇娇如此绚烂耀眼,像是黑夜里的明月,他何时才能拥有。

  沈娇娇一抬头也看到了沈景晏,她脸上一喜,“哥哥!你来啦!娘正念叨你呢!”

  沈景晏往前快走了两步,伸手摸了摸沈娇娇的头,“娇娇可是等急了?”

  “没有,往日上学都是哥哥等我,这次我等哥哥一会儿又算得了什么。我只怕娘亲生哥哥的气。”

  说完又上下打量沈景晏,今日的沈景晏显然也是经过好一番拾掇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