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第三十四章:请帖

小说: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作者:雪山岚 更新时间:2021-04-27 15:3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其实若是无事,沈千歌参不参加长公主的宴会她并不在乎,她与燕王的婚事已经定下,这类婚宴大多是各家主母带着家里的小辈去相亲的,这个需要她没有。

  往日里在上书房玩的好的贵女小姐,也并不在乎要在长公主别院相聚玩耍,那个时候她们被母亲带的到处打招呼,恐怕也没玩耍的时间。只是这次有别的原因,她不得不去。

  燕王日后脾性越发恶劣极端,便与这次宴会有莫大的关系,既然她要靠蹭燕王气运才能改变命运,那么这一次她就绝对不能错过!

  上一世,她也没机会去宴会,只不过那个时候是因为她脸颊的伤口越来越恶化,高烧卧床所以才不能去,却与这次完全不同。

  用过晚膳后,葛嬷嬷带着良辰来内室伺候她洗漱。

  两人一进来,就见小姐在内室里走来走去,显然一副焦躁的模样。

  葛嬷嬷和良辰互相看了一眼,心底里同时叹了口气,看来夫人这次是铁了心不带小姐去宴会了。

  两人心中虽然都极为不舍,可她们作为仆役却没有任何办法。

  在给沈千歌泡脚的时候,葛嬷嬷没忍住道:“二小姐,不若老奴去求求老夫人吧?”

  沈千歌被葛嬷嬷的话说的一愣,随后就摇摇头,“不用了,祖母她老人家许久都不沾染尘事,还是让她老人家清净的过日子吧。”

  确实,自从老夫人带着女儿在宁寿堂过日子,就彻底断了与京城里各家的来往,独立于尘世了,一旦打破这样的平静,那日后的日子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改变。

  祖母和姑姑不能一直过这样脱离人群的日子,姑姑长时间不与他人接触,现在性格已经有了些问题,但这个时候又明显不是一个好时机。

  葛嬷嬷不说话了,给二小姐倒了洗脚水,熏好被窝,看着沈千歌躺在床头,又爱怜地替她掖了掖被角,“二小姐快睡吧,不早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或许一觉睡起来,明日就有办法了。”

  沈千歌颔首,葛嬷嬷将内室的蜡烛吹熄,放下帐帘,轻轻地去了外间。

  葛嬷嬷一走,沈千歌就睁开了眼睛盯着黑呼呼的帐顶。

  若是这几日真的没有办法,她倒是可以去求五公主帮帮忙。

  这两日相处下来,其实五公主是个本性善良护短的姑娘。

  想到这,沈千歌也安心睡了下来,脸颊上的划伤和疤痕因为沾染了燕王身上的气运,已经好了五成,疤痕也缩小了许多,由原来的巴掌心大小变成了拇指大小,这么迅速愈合速度,让沈千歌更加急切的想要帮助燕王。

  如果这次成功,不知道她脸颊划痕和疤痕会不会彻底被治愈。

  沈千歌重生回来后,想开了许多,心性也更加坚毅,有了主意后,就很快进入梦乡,在小小的宁寿堂偏院睡的香甜。

  沈夫人临到了子夜还没休息。

  白嬷嬷匆匆进来。

  沈夫人扫了白嬷嬷一眼,说话都带着冷气儿,显然是怒意交加,“如何?”

  白嬷嬷低着头,动都不敢动,只低声回话,“夫……夫人,宁寿堂那边的灯火都熄了……”

  沈夫人本来脸色就不好,这会儿听了白嬷嬷的话,瞬间清白交加,看来沈千歌这个女儿翅膀是硬了!

  “她既然不想去,我这个当娘的自然也不会逼迫儿女!”沈夫人一甩衣袖将旁边小几上的茶盏扫到了地上。

  青瓷茶盏接触到大理石砖瞬间变得粉碎,茶渍洒了一地,一屋子的丫鬟嬷嬷都战战兢兢。

  白嬷嬷浑身哆嗦了一下,一句话都不敢再说,实际上她心里觉得夫人很不讲道理。

  她连二小姐的月例银子都扣了,明摆着是疏远二小姐,现在二小姐不来求她,她又生气,二小姐才是真的冤呢!

  宁寿堂正院,老夫人闭着眼睛,手中拨着佛珠,看似镇定非常,可不断抖动的眼皮却泄露了老人家的不安。

  沈姑姑陪坐在旁边,满脸焦急,她本就是个不擅长隐藏情绪的人,而心底又隐隐有一种期待得到沈家人关心的期望,所以沈千歌的接近对她来说比表面上表现还要的重要。

  沈千歌在沈姑姑眼里已经成为了她对亲情渴望的一种化身。

  一个小丫鬟匆匆进了正堂,将沈夫人并未请沈千歌去前院量衣服的事说了。

  沈姑姑满脸讶异,“嫂子居然不让千歌去!”

  沈老夫人睁开了眼帘,叹息了一声,“青姐儿,早十年前,你不是就知道了你嫂子的性格,千歌这般违逆她,她又怎会顺她的意。”

  老夫人这句话一说,姑姑沈青脸色立马黯淡了下来。

  是啊,如果沈夫人真的那么大度,她和母亲又怎会只能窝在宁寿堂隐居。

  沈青惨然一笑,“娘,是我给沈家丢脸了。”

  听到沈姑姑这么说,老夫人脸色一板,怒道:“你今日这般境地又不是你的过错!不过是你的运气差了些,谈何丢脸!”

  老夫人虽然已经这样说过许多次给沈姑姑打气,一开始沈姑姑还会这么认为,可随着时间一长,再加上有些下人时不时的嚼耳根,她对自己也怀疑起来,认为自己就是天生的克夫孤煞命,导致越来越自卑,越来越厌弃自己。

  怕这一根筋的女儿又想差了道儿,老夫人赶紧岔开话题,“偏院如何?”

  沈姑姑被母亲这句话说的回神,立马抛却掉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回道:“我瞧着千歌院里是等着锦绣阁的老板娘走了才熄灯的,怕是这孩子确实想着去长公主的宴会呢!”

  沈千歌这个年纪正是爱美爱面子的年纪,况且长公主的宴会这般盛大,京中有数的贵女都会去赴宴,若是她不去,可是会被同龄人笑话的。

  沈姑姑年轻的时候也去过长公主的宴会,她还记得第一次去时的期盼心情。

  老夫人凝眉,过了片刻道:“罢了,老身在长公主那还有几分脸面,便用这几分老脸给千歌求一张请帖来又如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