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第二十六章:情笺?

小说: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作者:雪山岚 更新时间:2021-04-27 15:3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燕王装作被沈千歌叫醒,迷蒙地抬起头,朝着沈千歌的方向看去。

  他“骤然一惊”,好似没猜到沈千歌这个时候会出现在这里一样,紧紧拧起剑眉,“怎么又是你!”

  虽然燕王在外名声可怕,但经过昨天的接触,沈千歌的胆子已经大了不少,即便从燕王的脸上看不到见到她的喜悦,她还是大着胆子道:“昨天多亏了王爷,我们这队才能赢到彩头,听说王爷被学监罚了,臣女特意回去准备了一番,希望能替王爷分担。”

  说完,沈千歌就从良辰手里接过了书袋,从里面取了一卷纸出来放在了燕王面前的石桌上。

  燕王眼神正往良辰手里的食盒上瞥呢,眼前突然被人放了一卷纸,只好收回视线,看向面前厚厚的一卷纸。

  被卷起的宣纸上有字迹印出来,燕王脑子里鬼使神差就闪出两个字“情笺”,莫非这沈二这般大胆,都光明正大的给他送情书了?

  一想到这,燕王耳后根情不自禁开始发热。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有些忐忑地拿起桌上的一卷纸,解开绑在上面的丝带,悄悄深吸口气,这才心情激动地打开。

  当公整的字体印入眼帘,燕王有些石化。

  这……这宣纸上飘逸灵动的小楷写的是《中庸》……

  下一秒,燕王就明白了,沈千歌帮他抄书,替他受罚。

  他眼尾扫了一眼身边戴着面纱、身影娇小的女子,刚刚心里那点失望瞬间就褪去了。

  哼!一个女子喜欢一个人表现的这般明显,知不知羞,居然还大胆的帮自己抄书!

  心中虽然这么想,可燕王却没有把手里这一叠纸给退回去。

  他迅速重新将写满了字的宣纸卷起来,拿在手心。

  高高在上的燕王低头看向沈千歌,“这东西本王留下了,你还有何事?”

  沈千歌又示意良辰将一直保温的三鲜蒸饺和两样点心各端出一碟来放在石桌上。

  “臣女带了些吃食来,王爷一早便在这里,定然是未吃早膳,不嫌弃的话,便随意用些吧。”

  于是,燕王就看到三个小巧的碟子被放在他面前,尤其是那碟蒸饺,还冒着氤氲热气,散出的香味勾人馋涎。

  果然,这沈二就是来讨好他的,昨天带了点心,今天不但带了点心还有蒸饺。

  若是旁的女人,他不用说吃了,定然一衣袖将这些吃食扔到地上,让送东西来的人脸面甩地。

  可面前的蒸饺色泽晶莹,气味鲜香,他实在是不忍心下手,不但如此,他还迫不及待的想尝上一口,看看是什么滋味。

  昨日在醉江南吃的菜,他没用几口,回宫后,晚膳不过喝了一小碗粳米粥。

  过了一晚上,他又是能吃的年纪,早就饿了。

  “行了,本王收下便是,你赶紧离开,莫要打扰本王睡觉。”说完,竟是又坐了下来,不打算理沈千歌了。

  沈千歌也不强求,她为了见到燕王,一早赶到上书房的目的已经达到,得了那三粒小小的白色光晕,她今天已经满足了,带着良辰对着燕王福了福身子,很快就离开了这处小竹林。

  沈千歌一走,燕王就迫不及待地坐下来,拿起旁边良辰留下的竹筷,动作虽然还保持优雅,但那速度却一点都不慢。

  他先夹了一只胖胖的三鲜蒸饺放在唇边轻轻一咬,顿时就有汁水顺着开口的地方流了出来,汁水与煎饺混合,饺子皮带着些微韧性,饺子馅儿是各色鲜菜和干货搭配在一起,鲜的叫人恨不得舌头都吞下去。

  两口解决完一只,完全不足兴,等到一盘六只三鲜蒸饺都下肚,燕王才微微觉得满足了一点,再伸筷去尝萝卜糕。

  燕王吃过的萝卜不少,但还是第一次吃萝卜做成的点心,这萝卜糕已不是萝卜的口感,却软软糯糯带着萝卜清甜的味道,不腻不黏,居然甚少吃到的咸口点心。

  吃到最后,燕王都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萝卜制成的。

  最后一碟是如意酥,同样美味难言,吃了一块后,燕王觉得自己之前吃的那些食物和猪食没有什么区别。

  在燕王一心品位美食的时候,周子愈不知道从哪里溜了出来,看到燕王面前三个碟子里只剩下一块如意酥,连忙扑过去,将那块如意酥抢了扔到了嘴里。

  周子愈的动静惊动了燕王,他低头扫了周子愈鼓鼓的腮帮子一眼,讽刺道:“若是不知道你是小侯爷,还以为你是哪里几天几夜没吃饭的乞丐呢!”

  周子愈鼓着腮帮子,嘟嘟囔囔的,就算话说不清楚,也不愿意将嘴里的点心吐出来,“乞丐就乞丐吧,要是天天能吃到这么好吃的点心,当乞丐也无妨!”

  “看你这出息!”燕王擦了擦手撇嘴。

  周子愈瞪着眼盯着空空如也的三个小碟子,意思不言而喻,若他没出息,王爷也比他好不到哪里!

  那可是三碟子,就这么全吃完了,要不是他及时从教室里偷跑出来,虎口夺食一块,他是一块都吃不到啊!

  周子愈将那块如意酥咽下肚,不舍地砸了咂嘴,非常想再来一块,也更好奇燕王吃完的那两碟是什么东西了。

  王爷其他什么都好,就是有吃独食的毛病。

  上一桌子菜,他都是先吃他最喜欢吃的,剩下来一般的,他才会最后吃,不喜欢的,他伸筷都懒得。

  可见空掉的两碟食物味道只会更好。

  周子愈凑到燕王身边,嘿嘿一笑,朝着燕王竖起大拇指,“王爷,我现在总算是知道您为什么看不上醉江南的菜肴了,和这点心一比,醉江南的饭菜就是个屁!”

  燕王嘴角抽了抽,想不明白周子愈好好一个小侯爷,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马屁连天的了。

  他懒得理他,让小太监收了石桌,自己拿起一卷纸就要离开。

  周子愈忙跟在后面,“王爷,您还没告诉我这点心是谁送的呢!”

  燕王突然停下脚步,“叫你抄的书呢?都抄好了?”

  周子愈顿时一脸难色,“王爷,我就算是两只手一起写,那也没那么快啊,还缺五份。”

  周子愈都做好被王爷罚的准备了,却只见王爷朝着他伸出手,“五份,拿来!”

  “啊?”周子愈摸不着头脑,难道这次王爷开恩只要他抄一半就行了,他忙从怀里取了抄好的五份给了燕王。

  只见燕王将他这五份和那卷宣纸放到了一起。

  盯着燕王修长的背影,周子愈忙抓住了收拾东西的小太监恶狠狠的问,“刚刚谁送东西给王爷了?”

  小太监战战兢兢地回答了一声“沈二小姐”。??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