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第二十三章:我愿意

小说: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作者:雪山岚 更新时间:2021-04-27 15:3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回到偏院,沈千歌问葛嬷嬷,“大家最喜欢哪道菜?”

  葛嬷嬷毫不犹豫的道:“红烧肉!老奴今日都多吃了两碗饭呢!”

  那红烧肉软烂却不油腻,带着猪肉的鲜香,肥厚相间,咬进口中,肥肉软糯,瘦肉鲜美,当真是下饭的好菜式,特别是那肉卤,掏上一勺浇在白米饭上,拌一拌,就算不吃别的菜,米饭都能三两口吃完。

  听到葛嬷嬷说红烧肉,良辰也在旁边不停地点头。

  葛嬷嬷给她留了一小碗,肉吃完了,她还专门盛了半碗饭,将剩下的肉卤也吃了,只觉长这么大就没吃的这么饱足过!

  听了葛嬷嬷和良辰的话,沈千歌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这现在还没有酱油和醋,若是有这两样调料,做出的红烧肉那才叫绝,有了醋,还可以做甜口的红烧肉糖醋肉,不管南北的口味都能照顾到。

  今日忙了一天,沈千歌让葛嬷嬷和良辰去睡,等到内室里只剩下她一人,她走到旧妆台前坐下,揭下面纱,查看脸颊上的伤痕。

  这么一看,她心中一喜,左脸原本殷红的伤痕没再红肿,不但如此还结了痂,那股隐隐的痛感和灼热感也消失了,比她喝药涂药有用多了。

  沈千歌伸手轻轻抚摸左颊上的伤口,指腹传来痂的粗麻感。

  没想到燕王身上的气运对她这么有用。

  按照今日这样的节奏去蹭气运,沈千歌相信用不了半个月,她的脸颊就能好的差不多了。

  也不在伤痕上涂抹药膏,沈千歌只小心用清水擦了擦伤口周围。

  她神色一凝,查看只有她才能看到的那个吸收气运的花盆。

  只见那原本空空的花盆,有一棵小芽冒了出来,之前在上书房的时候,小芽还是微微冒出土的嫩黄色,现在有两片小叶子微微舒展了出来,变成了翠绿色,小芽见她看它,突然微微一晃,像是在与沈千歌打招呼。

  沈千歌眼睛瞪大,与燕王接近,特别是与燕王有身体接触真的对花盆有用!

  她不过是触碰了燕王两下,一次是趁机拥抱,一次是摸了他的手,小芽就发了出来,还长了两片小小的可爱的叶子。

  这还仅仅是接触了小半天的效果,如果她整日里与燕王在一起,那是不是花盆里的植物会长的更快呢!

  想到这里,沈千歌眼睛亮亮的,对与燕王的接触也愈发的期待起来!

  她想到之前在上书房打听到的燕王被刘学监罚抄书的事。

  燕王被罚抄书也不是第一回了,他就没有抄的时候,第二天,刘学监会加倍的惩罚他,严重的还有不允许吃饭。

  燕王被罚抄的是《中庸》这本书十遍,这本书全文三千多字,倒也不算多。

  原本打算休息的沈千歌,披上了大氅,走到书桌边,拿出书本和宣纸,开始替燕王抄起书来。

  沈千歌还是第一次抄书抄的这么起劲儿,等再抬头,就是要换灯芯的时候,书桌旁已经放了厚厚一摞抄写好的纸张,再一听外面更夫打更声,竟然已是下半夜了。

  外间响起脚步声,不一会儿葛嬷嬷进来瞧见沈千歌还坐在书桌前的情景,惊讶地瞪大眼睛,“二小姐,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沈千歌快速的将剩下的几个字写完,看了一眼旁边的纸张,差不多抄了五遍。

  若是燕王自己再抄点儿,加上她这些,应该是够了。

  葛嬷嬷忙将沈千歌撵去睡觉,怕她不听话,熬坏了身子,坐在她床边,等到她睡着葛嬷嬷才离开。

  既然沈千歌同意了与燕王的婚事,沈家很快就递了消息给宫中的蒋贵妃。

  蒋贵妃得了消息还惊讶了一瞬,她看了身边的女官一眼,“沈家确定要将二小姐嫁给潜儿?”

  女官颔首,“娘娘,这信是沈夫人身边的嬷嬷亲手教到奴婢手中,定然不会有假。”

  燕王是蒋贵妃看着长大的,他毕竟不是她的亲儿子,所以在管教方面就疏忽了,等发现的时候就是现在这般性格。

  原皇上也是赐过婚,退了后,京中就再也无高门敢将家中闺女嫁给燕王。

  沈家在京城中也是上流,只是沈大人在官场上总是差那么一步,她这才能与沈家做交易。原本她看中的是沈家的大小姐,那孩子她暗地里瞅过,长相满意,听说在上书房人气不错。最重要的是,沈家大小姐实乃沈家的养女,沈大人夫妻养了她这么多年,用她来换官运亨通,算是给沈大小姐一个还沈家恩情的机会。

  燕王性格确实不好,沈大小姐嫁入王府后,蒋贵妃都很难保证她会平安健康,就算到时候燕王“发疯”伤害了沈大小姐,那也不过是损失了一个养女而已,对沈家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可没想到信到了她手中,沈大人夫妻选的居然是亲生女儿!这让蒋贵妃惊讶非常。

  正常父母哪里会把亲生的骨肉往火坑里推啊!

  沈大人夫妻可是只有这一个亲生女儿!

  “那怎会是二小姐?”

  “奴婢不知,那嬷嬷走时与奴婢交代,这桩婚事是他们家二小姐亲口答应的。”

  蒋贵妃纤细的眉头一皱,满京城不可能没有女子不知道潜儿的性子和传言,怎么二小姐还会亲口答应婚事?这沈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蒋贵妃将沈夫人的信扔进旁边的火盆,瞬间,信纸被点燃,化为灰烬。

  女官见蒋贵妃的表情不愉,小声问,“娘娘,那咱们还答不答应这桩婚事?”

  蒋贵妃原本是见燕王到了年纪,不成亲实在是过不去,这才给他张罗。

  毕竟是皇子,王妃出生不能太差,可燕王又是那个脾性,满朝大臣没有人愿意将女儿嫁给他,所以才走了这个路子,也不准备问燕王的意思,反正先将王妃给娶了,至于王妃到了王府会怎样,那就看新王妃的能耐和运气了。

  可现在蒋贵妃看中的人选换了,这又是沈家唯一的嫡女,虽不知沈家是怎么回事,可她这里却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她转头对女官吩咐道:“快宣潜儿进宫,就说本宫身子不适。”

  不到一个时辰,燕王就到了蒋贵妃的寝宫。

  他步履匆匆的进了内殿,见蒋贵妃的贴身女官站在门口,忙问道:“娘娘身子不好,可请了太医?”

  女官恭敬的对着燕王福了福,“燕王殿下,太医刚走,说是娘娘忧思成疾,您赶快进去看看娘娘吧。”

  女官说完,燕王就已经快步去了内殿,女官屏退了左右,只自己在内殿门口守着。

  燕王一进去,就看到蒋贵妃惬意地靠在玫瑰椅上喝茶,哪里有一点生病的样子。

  这一刻,燕王也知道蒋贵妃是找自己有事,所以故意用生病的借口,他顿时冷了脸,站在离蒋贵妃两米左右的地方不动。

  蒋贵妃看燕王表情就知道他生气了,“你这孩子,我若是不用生病的借口让你过来,你会过来?好了,我找你是正经事。”

  说完蒋贵妃顿了顿,见燕王肃着脸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只好继续道:“潜儿,你的婚事不能再拖下去了,本宫原本给你挑选了沈大人家的大小姐,谁知道沈夫人递的信儿答应的是二小姐。二小姐乃沈家嫡小姐,又是唯一的女儿,她嫁给你,你可愿意?”

  燕王没想到蒋贵妃专门将他骗来是为了说这件事,蒋贵妃这席话一说出来,他就猜到了蒋贵妃之前的打算,若沈家答应的不是二小姐,恐怕蒋贵妃也没必要特意来和自己交代这一声。

  原本他是谁都不想娶,他对女人天生排斥,若是父皇一定要他成亲,他也会答应,只是这女人到了他府上,乖觉还好,不乖觉就休要怪他辣手摧花。

  所以关于婚事,他完全就是一种可有可无的态度。

  可是蒋贵妃这么一问,今日在上书房发生的那些事瞬间就充斥在他的脑海中,那个轻轻地拥抱,那盒点心,那一瞬的指尖触碰,还有那块现在还揣在怀里的玉佩……

  一向冷心冷肺冷脸的燕王平日里做事都是果决果断的很,这一刻却犹豫起来了,蒋贵妃察觉到了燕王的不同。

  她挑了挑眉,刚要说话,女官在外面咳嗽了两声,随后进了内殿,趴在蒋贵妃耳边说了几句话。

  原本蒋贵妃的好脸色瞬间就没了,她看向女官,“可核实了?”

  女官严肃地点点头。

  蒋贵妃对着女官挥挥手,女官迅速退下。

  等女官离开,蒋贵妃才重新开口,“潜儿,方才有人来报说是沈二小姐毁容了,堂堂王妃怎能是无颜女,罢了罢了,本宫再给你选合适的高门,这桩婚事就算了……”

  怪不得沈夫人会用沈二小姐同意这桩婚事,亲生女儿毁了容,那可不是那么容易嫁出去的了,搞不好还会一辈子砸在手里,那还不如留下养女结一桩好姻缘。

  谁知蒋贵妃这句话刚说出口,燕王情不自禁向前迈了一步,随后蒋贵妃只听到了三个字“我愿意!”

  蒋贵妃:……

  当真怀疑她幻听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