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第八章:就这么喜欢他吗?

小说: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作者:雪山岚 更新时间:2021-04-27 15:3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学监拿着书进了花厅,这才打破了一花厅尴尬的气氛。

  一群贵女们被呼啦啦撵进教室,开始上课。

  沈千歌和沈娇娇就坐在五公主身后的书桌。

  以往上课的时候,沈千歌都会想方设法给沈娇娇惹点麻烦,可是今天上课,沈千歌却无比安静。

  这让沈娇娇都不习惯起来,她偷偷转头朝着沈千歌的方向看了一眼。

  只见沈千歌低垂着头认真看着手中的书本,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她。

  沈娇娇捏紧了手中的细毫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沈千歌与以前不同了。还有,今天早上她到底是不是故意不与她坐一辆马车,然后特意到上书房在五公主面前给她难堪!

  这个时候,沈娇娇已经完全忘记了早上明明是她和沈景晏不等沈千歌的。

  外书房这边,其他人早已经就位坐好,唯有燕王是最后一个进的教室。

  他身后跟着拎着空食盒的周子愈。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教室最边上的位子坐下,而那个空食盒就被周子愈随意放在了书桌边。

  他们一进教室,林况视线就落在了周子愈拎着的食盒上,他眼睛最毒,一眼就看出来了周子愈手里的食盒就是沈千歌丫鬟手中拿的那只。

  林况眉头一挑,用手肘捣了捣身边的顾宸煜,“宸煜,看来沈二小姐的礼物并不是送给你的。”

  顾宸煜被林况打扰,从书册里抬起头,视线一下子就落到了坐在旁边的燕王身上,自然也看到了放在周子愈旁边的熟悉食盒,他蹙了蹙眉头,警告好友,“我与沈二小姐并无任何关系,她的礼物爱送给谁就送给谁,与我何干!”

  林况见好友好似真有些生气,连忙求饶,“好好好,我只是好奇那食盒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而已,你也不必为了这个生气,那沈二缠着别人不是更好,这样你就能清净了。”

  顾宸煜重新看着书本,不知道为什么,书上的字明明清晰无比,可他就是一个字都看不下去,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在不知不觉中,他捏着书页的指尖因为太用力变得苍白起来。

  上午的课很快就结束了,下午只有骑射课。

  其实这骑射课也不仅仅是教骑射,还有别的,比如蹴鞠、捶丸、马球、角力等等。大齐民风开放,类似于初唐,蹴鞠通常是男子们玩的多,但捶丸就不同了,因为不需要蛮力,玩的女子倒也不少,每年皇宫都要举办一场勋贵和大臣间的捶丸大赛。

  这大赛还有好些宗室女参加,最有名的莫过于天元长公主了。

  因为今日下午的骑射课是内外书房放在一起上课,为了照顾贵女们,今日排的课程便是捶丸。

  捶丸类似现代的高尔夫,但又比高尔夫玩法多。

  今日用的是男女混组的方法,每组五人,五人中必须有两名女子,否则不成组,就不能参加比赛,两两比分,最高分组获得今日的彩头。

  彩头是天元长公主提供的,这位长公主如今年事已高,身子不好,不能打捶丸了,一听说宫中上书房这些闺女小子们有捶丸比赛,就当即提供了一些彩头。一本看似薄薄的普通陈旧书籍,还有几枚成色上好的玉佩,一共五样,恰好是一个组的人数。

  沈千歌自从知道了下午是捶丸比赛,心情就一直紧绷着。

  良辰帮她换骑装的时候都感受到了她情绪的波动,她还轻声安慰小姐,“二小姐,不过是次普通的捶丸比赛,平常心就好。”

  况且,她们家小姐捶丸打的并不好,真正捶丸打的好的是大小姐,不过,这话良辰可不敢在二小姐面前说。

  上辈子这场捶丸比赛她输了,最后的彩头是被沈娇娇所在的队伍拿了,因为队伍里五个人只有两个姑娘家,所以长公主提供的彩头都是让姑娘们先选的。

  那五样奖励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四枚玉佩是极品,所以先选的人无一例外都选了玉佩,沈娇娇自然也不能免俗。

  轮到剩下的三个人,顾宸煜让其他两人先选,最后当然只剩下那本旧书,顾宸煜不怎么在意,就拿了那本书。

  这旧书对他来说没用,就顺手给了旁边的沈娇娇。

  那本旧书是一本杂记,作者已不可知,里面记载了一些了奇闻异事、偏方、食方。

  看起来好似毫无用处,那些方子没人用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可就是这本看似平平无奇的书,几年后却被人证实是过世百年的药圣的亲笔书,里面记了一剂方子,能治好沈老夫人的重病。

  可惜那个时候,沈千歌知道的太晚,去求沈娇娇的时候,沈老夫人撑不住已经离世了。

  前世,沈千歌不知道的是,沈娇娇正是凭着这本书才会被开元长公主看中。

  现在,这本书重新放到了沈千歌眼前,她怎么能不激动。

  祖母现在的身子还好,可用不了多久,她的病就会初显。

  可再激动,沈千歌也不能紧张,她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目前,还没人知道这本书的出处,就算是旧书被别人拿到了,那她也还有机会买到手里,所以她不用过分担心,她知道自己捶丸打的不好,她只要尽力就行。

  这么一想,沈千歌这才恢复之前的淡然。

  旁边跟着的良辰见二小姐表情正常了也松了口气。

  学监通知了下午捶丸比赛,大家就已经开始议论长公主给的彩头了。

  沈千歌安静跟在五公主身后,并没有与旁边的沈娇娇说话。

  五公主正与正阳郡主说话,声音还是一贯的阴阳怪气,“表姐,看来姑祖母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居然舍得拿出那么好的四块玉佩。”

  正阳郡主好笑的看了五公主一眼,“雅儿,别这么说,姑祖母可一向都大方。”

  五公主翻了个白眼,“哪儿大方了,我生辰的时候她送我的就是一个不值钱的木雕!”

  “别胡说,那木雕可是姑祖母亲手雕刻的。”

  “就没见过那么丑的木雕。”五公主无情吐槽。

  沈千歌还是第一次听到五公主和正阳郡主讨论那位天元长公主,不由觉得这位年事已高的长公主童心未泯。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离上书房不远的演武场。

  此时,少年们已在这里等着了。

  五公主见到燕王一个人站在边上,立马笑着跑过去,抱着燕王的胳膊就道:“六哥,我和你一组!”

  五公主乃蒋贵妃所出,蒋贵妃又待燕王如己出,两人自小长在一块,五公主对燕王最是亲近,也最是维护燕王。

  等一众贵女走近,除了五公主一人,其他人都自动离燕王远远的,与他明白的划清了界限,只有沈千歌默默走到了五公主身后。

  演武场里的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靖勇侯顾宸煜目光朝着燕王身后扫了一眼,眼底的温度往下掉了一度。

  燕王被“孤立”惯了,也根本不在意有没有和他一个队伍,这种分队的活动,他一惯都是不参加的。

  可见那沈二低着头傻乎乎地站到了“自己”身后,他心底突然就升起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异样感觉。

  他想冷着脸呵斥一声将人赶走,可想到早上自己才吃了一盒她带的点心,而且那点心还那么合他的胃口,吃人嘴短,他恶劣的话语突然就吐不出来了。

  只冷着一张脸,散发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场。

  突然,燕王脑子里一道光一闪,一个想法浮现了出来。

  这沈二不会是真的喜欢上他了吧?

  早上,特意给他送吃的,那摔倒肯定也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接触他!还胆大包天搂他的腰!这个女人的胆子怎么这么大!还……还有点不要脸!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离他远远的,接近都不敢接近,她居然还敢站到他身边!

  就这么喜欢他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