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第二章:搬家

小说: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作者:雪山岚 更新时间:2021-04-27 15:3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让丫鬟们收拾了箱笼,沈千歌一刻钟都不耽搁,直接带着人离开了归雁居,去宁寿堂偏院。

  走到院门口,沈千歌脚步顿了顿,随后转身望着院门口“归雁居”的牌匾。

  上一世,她怎么也不想离开这里,后来是被人强行赶出去的。没想到刚回来,她对这里居然没了一丝留念。面纱下,她嘴角扬起,可笑却不达眼底。

  这归雁居有什么好,临着水,冬天湿冷夏天潮热,蚊虫多,湿气重,院子还小,连个小厨房都没有,一应物什都是从大厨房拿,她在沈府不受宠,平日里需要个家常的东西,还要受大厨房管事们的掣肘。

  而归雁居旁边沈娇娇的院子斗春园面积足足大了两倍,春夏秋冬绿色长青,鲜花不断,她住的主屋坐北朝南,邻水的书房只有夏天凉爽的时候在用,冬天是在温暖的抱厦里。抱厦旁边就是五脏俱全的小厨房,小厨房里每日补汤的香气就没断过。

  亏她以前还以为她与沈娇娇住在相邻的院子,就算沈大人沈夫人对沈娇娇有一些偏心,那也并不严重,她努力努力还是能将他们争取到她身边的。

  以前,当真是她瞎了眼。

  沈千歌回神,连院门都再懒得看一眼,提步就离开。

  刚要走,身后良辰却疾步匆匆跑到了面前,她低着头支支吾吾。

  沈千歌不等她磨蹭的说完,就直接道:“良景如果身体不适,就留她在归雁居养病吧!”

  她有两个大丫鬟,良辰和良景,都是她回沈家的时候,沈夫人拨给她的。

  前世良景在几年后找了个机会跟在了沈娇娇身边,现在她就提前成全她。

  听到二小姐这么说,良辰立即抬头震惊地睁大了眼睛,显然不知道为什么二小姐能猜到这件事的,而且二小姐以前不是都最信任良景?怎么现在说弃就弃?

  这一刻,良辰突然警醒了许多,在二小姐身边也更加尽心尽力了。

  “是,二小姐,奴婢这就去通知良景。”良辰恭敬道。

  正在房里装病的良景听到良辰的话,连咳嗽都忘了装,整个人都愣住了。

  以往二小姐最依仗她,怎么这个时候一句话不说就把她丢在了归雁居。

  良辰见良景惊的说不出话,忍了忍,终是忍不住道:“良景,二小姐才是我们的主子!”

  良景没想到平日里懦弱的良辰这个时候居然还教训起了她,怒道:“我还用不着你教训!”

  良辰看了她一眼,留下句好自为之匆匆离开。

  很快,沈家一家都知道了沈千歌带着院子里的下人搬了家。

  沈夫人听完下人汇报,愣愣出神,“你说什么?二小姐搬到了哪儿?”

  柳嬷嬷大着胆子只好重复了一遍,“宁寿堂偏院……”

  沈娇娇同样满脸惊讶,她没想到沈千歌今天不但答应了和燕王的婚事,居然还搬出了归雁居……她今天到底是抽了什么疯。

  她抱了抱沈夫人的胳膊,状似担忧道:“娘,宁寿堂可是住着姑母……会不会对妹妹的名声不好?”

  那位大姑奶奶……谁沾上恐怕都没什么好名声。

  老夫人要不是想护住这个女儿,也不会住在沈府最偏僻的地方。

  要是在平时,沈夫人肯定立马去把沈千歌喝退,这沈府还是她当家做主,怎的这么没规矩,想搬就搬。

  可刚才沈千歌才为了沈府“牺牲”自己答应了与燕王的婚事,她怎么好开这个口去管束她。

  罢了,燕王没什么好名声,反正沈千歌与燕王的婚事都定下了,就算名声坏了点,那配燕王也绰绰有余。

  沈夫人揽了揽沈娇娇,给她顺了顺鬓边的散发,叹了口气,“娇娇,千歌的婚事定下了,在家的时间不长,她既然想搬就搬吧,左右也搬不出沈府,有我和你父亲照看,出不了什么事。”

  “是,娘。”沈娇娇对沈千歌搬出归雁居倒是无所谓,她担心的是,爹娘会觉得归雁居亏待了沈千歌,到时候若是让她让出斗春园来,她可舍不得。

  至于沈千歌搬到哪里去,她才懒得去管。

  不过,这个妹妹居然选了宁寿堂偏院还当真是让她意外,难道她真的开始自暴自弃了?

  宁寿堂佛堂,一个婆子匆匆进来在老夫人耳边说了句话。

  闭目养神敲着木鱼的沈老夫人突然睁开了眼,她朝着身边的婆子看了一眼,“可是真的?”

  婆子点点头,朝着门口的方向指了指,“二小姐已经带着人将东西搬了过来。”

  宁寿堂虽然偏僻,但是院子却很大。

  沈老夫人带着女儿住在主院,旁边偏院一直空置着,而且主院和偏院之间连接的拱门早就堵了起来,这会儿和两个院子也没什么区别。

  沈老夫人很快平静下来,又重新拨弄起了手里的佛珠,敲起了木鱼。

  婆子见主子这模样,小声道:“老夫人,要不要老奴将二小姐请过来说说话?”

  平日里,沈老夫人和女儿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甚少过问沈老爷沈夫人那边,她也免了其他人晨昏定省,只偶尔听下人们提起府中的两位小姐,实际上一年一次面都没见过,这个时候,她自然也不想多管。

  沈老夫人摇摇头,轻声道:“不用管。”

  婆子这才一步三回头离开了佛堂。

  沈千歌选择搬到宁寿堂的偏院当然不是随便选的。

  其一祖母和姑姑其实都是很好的人,其二就是这宁寿堂的便利之处!

  葛嬷嬷和良辰带着几个小丫鬟跟着二小姐到了宁寿堂偏院的院门前。

  沈千歌伸手就推开了陈旧的院门。

  当她踏进院子的时候,居然发现比她预料的要好得多。

  偏院当然是没有主院面积大,但是胜在院子周正宽敞,院子里还种着一颗硕大的枣树,此时暮春,枣树上的绿叶随风沙沙作响,青翠欲滴,整个偏院好些年没人住居然还干干净净,定然是旁边住着的祖母经常命人过来打扫。

  原本忐忑不安的葛嬷嬷和良辰,这会儿看到偏院的布局反而安下心来。

  葛嬷嬷忙指挥小丫鬟收拾行李,她笑着对沈千歌道:“搬过来也好,这地方大,又不邻水,是个养身子的好地方。”

  就算是个偏院,也比归雁居要大。

  另一边良辰惊喜道:“二小姐,嬷嬷,这后面还有个小厨房。”

  沈千歌脸色也带了笑意,“既有厨房,那今晚上我就给你们露一手!”

  葛嬷嬷立马拦她,“二小姐,我们这么多人怎么能让你做饭。”

  “今天高兴嘛,嬷嬷,我们都搬到这里了,也不用在乎那么多,做顿饭而已。”

  葛嬷嬷被沈千歌的话说的一愣,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二小姐一下子通透了许多。

  葛嬷嬷笑起来,“那老奴今日可是有口福了。”

  沈千歌带出来的人虽不多,但都是干活的一把好手,半日里就将宁寿堂的偏院给收拾出了个大概。

  起码今晚上是能住人了。

  眼看到了傍晚,沈千歌换了身家常的素色衣裙,带着良辰来到小厨房。

  小厨房已经被小丫鬟们打扫干净,只是现在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良辰跟在二小姐身后,看着空空荡荡的厨房,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她小声道:“二小姐,要不要奴婢去大厨房要些食材过来?”

  沈千歌看着干净的小厨房,“不用,去找嬷嬷拿些散碎的银两,从角门出去亲自采买些吧。”

  为了方便生活,祖母和姑姑单独在宁寿堂附近开了处角门,平日里采买物品都是从这个角门走,压根就不用过沈府公众那套,这也是她选择搬到这里来的原因之一。

  去大厨房,想拿些东西,给管事的钱都比自己出门采买的钱多。

  果然,良辰一听可以亲自出去采买,当即高兴起来,朝着沈千歌行了一礼,就去找葛嬷嬷了。

  拎着小菜篮回来的时候,良辰开心凑到沈千歌耳边道:“二小姐,角门看门的大叔专门陪着奴婢去的晚市,奴婢已经将路摸熟了。”

  沈千歌怔了怔,随即,面纱下多了笑意,这恐怕又是祖母给她行的方便。

  时候本来就晚了,良辰买菜又耽搁了时间,偏院里,连扫洒的粗使丫鬟一共六个人,做菜的话浪费时间,不如就做一锅高汤面,再炒个小菜。

  沈千歌指挥着良辰揉面,小丫鬟们处理食材,她顺手就将整鸡一只、鸭腿、猪蹄、猪排骨,外加一条鲫鱼放入大锅中,加入各色调料,熬起汤来。

  良辰揉面的手艺不错,半个时辰后,精道的面条就擀好了。

  恰好,大锅大火熬制的汤也已到了火候,锅盖一揭开,顿时,扑鼻的香气从偏院的小厨房里飘散了出来。几乎充斥到整个偏院,而且还有向外扩散的趋势。

  沈千歌没有向良辰想的那样,直接将擀好的面条放进汤里,而是让小丫鬟取来纱布,开始将汤过滤。

  滤出来的汤汁浓稠却清亮,沈千歌让良辰将面取来,看到麦秸秆粗细的面条,沈千歌蹙了蹙眉,像是在自言自语道:“若是这面擀成龙须般纤细会更好。”

  龙须?那不是和绣线差不多?哪里会有那么细的面!良辰挠着脑袋实在想不出来那么细的面该怎么擀出来。

  滤过的汤汁下面,再在里面放上新鲜的白菜和菠菜。

  之前吊汤的鸡鸭排骨等用酱油等作料红烧。

  一刻钟,面和菜都做成了。

  这下红烧鸡红烧排骨的香味混了进来,更是将整个偏院都笼罩了起来。

  围在小厨房的丫鬟们早就开始频频咽口水了。

  沈千歌吩咐,“盛两碗面和一碟菜给宁寿堂送去,其他的端去花厅一起吃吧。”

  葛嬷嬷在沈府里伺候了几十年,沈府在京中虽不是那些累世的功勋家族,但也是清贵重臣人家,她吃过的好东西不少。年轻时,还跟着夫人去过国夫人府中做客,可就是这样,她也从未吃过这样美味的面,二小姐小小年纪又是怎么知道这样的秘方?

  不过想到二小姐十岁的时候才归家,她也就释然了。

  沈府外是幽静的小街,街边有一家百年酒馆,这家酒馆祖辈相传,酿出的酒别有一番风味,时常有人慕名来买酒喝。

  此刻,酒馆里靠墙的小桌子边坐着一位玄衣青年。

  眉眼冷凝却精致,俊逸如封神,他修长的手指执起酒杯啜饮了一口杯中酒,却看到酒家站在门口,不时吸着鼻子,动作奇怪,他剑眉微蹙,朝着身边跟着的随从看了一眼,那随从忙走到门口去打探。

  “店家,你为何站在门口?”

  这酒家被问的一窘,脸色红道:“客官,今日也不知哪家做了饕餮盛宴,这味道实在诱人,这不,小人就出来寻一寻。”

  这酒家一说完,那股奇异美妙勾人馋涎的香味就随风飘到了玄衣男子面前。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