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列兵许三多 第96章 批评

小说:重回列兵许三多 作者:皇小厨 更新时间:2021-09-15 14:39: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下了车,高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怎么?这一路,是不是给你讲烦了?”王庆瑞笑着问高城。

  “没,没有,王叔,听您教诲,我开心还来不及呢,这多么难得的机会啊,咱们团,我估计也就我有这个福气了。”高城才不会承认呢。

  “呵呵,走,赶紧进去吧。”王庆瑞没有再揭穿高城的话。

  会场也是一个营帐,只不过略大一点,毕竟演习不是在驻地,而且虽然是一个集团军,但如果都回去了再去开会,那还是比较麻烦的。

  参会的人也不多,主要是双方的指挥人员,基本上最低也是中校,只有高城一个上尉,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也就是高城脸皮比较厚,再加上从小就和各级首长打过交道,虽然态度看起来还是比较敬畏这些高级军官,但是脸上却依然是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打了胜仗的人都这幅德行,尤其是高城这样的傲娇。

  扫视了一圈,看到主座上的将军,高城心中了然:原来是何叔叔。

  很快,人就来齐了,何副参谋长清了清嗓子,说道:“人都齐了,我先简单说一下这次的演习情况,这次演习,比预想的时间要少了将近一周时间啊,想必大家也都知道原因了,没错,红方被翻盘,最高指挥竟然被人家给斩首了!”

  何副参谋长一脸的严肃,冷峻的眼神环视了一周,然后低声缓缓的说道:“大家有什么感想,都说说吧!”

  一群人都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一个要发表意见的。

  唯独高城左右张望,丝毫没有拘束,在高城的意识中,这根本就轮不到他说话,所以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压力。

  “高城。”何副参谋长喊道。

  “到!”高城下意识的回答。

  “何叔。。咳咳!报告何副参谋长!”高城差点儿就喊出来了“何叔叔”,还好高城反应够快。

  “说说你的想法吧!”

  “是!”高城说道,“对于这次演习,我的看法就是,演习就像是在演戏,大家都是在敷衍了事,没有一点儿战时的紧张氛围,因为有剧本嘛,也就走个过场而已,都是红胜蓝败,可真正的战争是没有剧本的,我相信各位都明白这一点,那我们为什么不改进呢?我认为,演习即实战,实战是没有剧本的,甚至敌情都不知道,只能自己想方设法去获取,要是我们还一直这样演戏,当真正的战争来临,我们还能打胜仗么?”

  何副参谋长听着高城说的,面上还是严肃无比,可内心直乐:还是这个小子啊,小时候就调皮捣蛋,这次有他搅局,什么事都好说了。

  “大家认为高城说的对不对?”何副参谋长说道,“我认为很对,确实,以前演习都是流于形式,照本宣科,完全按照剧本,以至于大家都觉得演习,就是演一场戏而已,红胜蓝败嘛,那还有什么好打的,都抱有这个想法,所以大家就像走过场一样,攻,不成攻,守,不成守。你们说说,这是一支作战部队该有的样子吗?”

  “报告!”一个年轻的上校站了起来。

  “讲!”

  “那按照何副参谋长的意思,我们要完全抛弃剧本么?”上校问道,脸上有一股桀骜的神色。

  “那你觉得剧本有用么?”何副参谋长反问道。

  “没用!”

  “那不就是了,演习,不是演戏,不能照本宣科,战场上瞬息万变,别说按照剧本,就是一个套路,那也不能完全套用,要根据战场的形式来判定是攻还是守。”何副参谋长说道,“你团表现是不错,没有完全被剧本拘束,但也就好那么一点,如果让你作为蓝方,你肯定就是死守不出了吧?”

  上校有些羞愧之色,何副参谋长说中的了他的所想。

  “不按照剧本,那不就是违抗命令了么?”上校说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难道我们都要抗命么?”

  “就算是按照剧本,难道你们就不能好好地认真对待么?”何副参谋长很生气,“是,剧本是规定红方胜,可也没有说要如何胜吧?你们可以敷衍了事,也可以认真对待。”

  随后何副参谋长看着高城说道:“高城,你看,你这次演习可是违反规定,违抗命令了。”

  高城看着何副参谋长严肃的样子,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又扭头看了看一旁的王庆瑞,王庆瑞只是瞥了高城一眼,就不再看高城,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不是说是好事么?”高城心里想着,“哎,不对,虽然何叔叔面上严肃,但是语气不像是问责啊,又在诈我!”

  “是,我是违反了规定,但是规定没说不能主动出击吧?再说了,我只是派一支五人小队去跟踪溃军,但是有合适的作战机会,总不能错过吧!”高城一副无辜的表情。

  “石团长,你看,人家只是一个五人的小队,这只能算是侦察,没有大部队出动,不算违规。”何副参谋长说道,“一个五人的小队,就能够端掉你们一个营部,还有一个总指挥部,你说,你们还有脸说什么违规不违规吗?”

  听到何副参谋长的话,红方的人脸色都像是吃了苍蝇一般,一个比一个难看。

  “刘师长,你说说你的看法吧,当时我可是在你的指挥部,被人家五个人给‘斩首’了。”何副参谋长不属于作战双方,但仍然用了斩首一词,这其中的意味,不而明。

  “演习即实战,是我们太过于松懈了,这一次的演习,反映出战争什么情况都会发生,敌人也会派出小股作战部队,深入我军,进行渗透破坏,以及斩首行动。”刘师长神色倒是比较平静,因为他也明白,这种情况,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如果不是这次许三多他们,真的很难说能不能让大家意识到这个问题。

  “战争,看似离我们很远,也许下一刻国际态势发生转变,我们就需要进行战备,如果真的发生了战争,以我们当前的情况,上了战场,还能有多少战斗力,这是个问题,但肯定很不乐观!”刘师长继续说道,“也许有人会说,真正的战争来了,我肯定会认真对待,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们作为指战人员,或许能够正常面对,但是我们的士兵呢?他们有多少人能够敢于面对真正的战争?如果上了战场,还有多少人能够活着回来?我们作为各级指挥军官,就应该对我们的士兵的性命负责!”

  刘师长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们是要敢于牺牲,可不能做无谓的牺牲!”

  听了刘师长所说的,在座的所有人都点点头,都是带兵的人,哪一个不爱惜自己的兵?谁愿意让自己的兵在战场上白白牺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