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列兵许三多 第33章 头疼的史今

小说:重回列兵许三多 作者:皇小厨 更新时间:2021-09-15 07:37: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恢复了好心情的许三多,不再苦瓜着脸,说话也开朗了。

  史今帮着把许三多的背囊摘了下来,放在了自己的下铺:“许三多,你睡我下铺,等会儿我再和你介绍一下战友。”

  放好了东西,史今突然想起来,还没有看许三多的伙食关系有没有转过来。

  “伍六一,我先去一下司务长那儿,看看许三多的伙食关系有没有转过来,你们帮他收拾一下。”说完就出去了。

  看着许三多,伍六一脸的无奈:“许三多,良好的战斗力和整洁的素质是分不开的,作为钢七连一排三班,尤其如此。”

  “是!”没有嬉笑着,这一刻许三多一脸严肃。

  “内务方面的问题,新兵连已经教过你了。”

  “是!”许三多没有再背那句著名的内务要求:被褥要求整整齐齐,平四方,侧八角,苍蝇飞上去劈叉!蚊子飞上去打滑!

  看着严肃的许三多,伍六一脸色好了些:“许三多,你既然进了七连三班,那么三班就有你的位置,你用五号储物柜,一号书桌,储物柜里允许放军装内衣,洗漱卫生用具和必要的书籍,书桌上允许摆放五张信纸,一支笔和两本一下的书籍,床柜上允许摆放军帽、军装和武装带,大物件进储藏室,卫生值日是轮值,后天到你,暂时这些,不懂的可以问我和同伴战友。”

  “是!谢谢伍班副!”许三多大声的回答道。

  这时,成才从走廊经过,听到了伍六一在喊许三多的名字,忙走过来看看。

  “咦,三呆子!”成才喊道。

  “成才,不许侮辱战友,不是给你说过吗!”伍六一不喜欢许三多,但更不喜欢成才。

  “伍班副教训的是。”成才笑着说道。

  “成才,现在是串门的时候吗?”伍六一严肃的说道。

  “伍班副,我这不是经过,看到三多了,就进来看一下,再说了,咱们仨是老乡啊,三多,你记不记得,那上榕树的鸡子都比咱们下榕树的好吃呢!”成才攀着老乡的交情。

  许三多没有跟着成才一样攀交情,他知道伍六一最不喜欢这个:“成才,你先回去,到自由时间我再去找你!”

  成才却从口袋了掏出来一盒烟,取了一支,递向伍六一。

  伍六一手都没抬:“七班可以在室内吸烟啊,啊?”

  成才尴尬的把手放了下来,正想拉住伍六一的手强塞给伍六一,却被许三多给拉住了。

  “伍班副,对不起,成才他是太激动了,对不起,伍班副!”许三多连忙向伍六一道歉,并拉着成才走向了外面:“成才,你先回去吧,一会儿我去找你!”

  这时史今刚好回来,看到成才要走,说道:“怎么,你们老乡不好好聊聊啊?”

  成才没说话,史今看到了伍六一黑着脸,明白了原因:“伍六一!”

  “到!”

  “跟我出去搬点东西。”

  “是!”伍六一黑着脸跟史今出去了。

  “史班长!”成才喊住了史今,往史今手里塞了一个桔子。

  史今看着桔子,抛了抛,又塞到了许三多的手里:“许三多,你新来,给你吃吧!”

  “谢谢班长!”

  史今没再说话,摆了下手,出去了。

  成才看许三多比以前黑了,也壮实了,笑着说道:“三多,你比以前黑了,壮实了啊!”

  “嗯!”许三多笑着应了声,“你现在怎么样,有半年没见你了吧!”

  俩人在这边絮叨着,史今和伍六一出去后,走到了外面的草坪上。

  伍六一沉着连,史今揉着脑袋,虽然许三多提出了学习这方面的见识,但是当兵,首先得军事技能合格才行,况且史今也知道许三多记忆力好,可能看的书就多,能懂得这些知识也不奇怪。

  但是许三多今天的表现,着实令他失望,低着头的样子,还掉了眼泪,甚至史今都觉得许三多越来越像个小祖宗了,这以后,想起来史今的头就又开始疼了。

  伍六一对不停地在揉太阳穴的史今说道:“说吧,啥事?”

  越想头越疼的史今,坐在石凳上,把头放在了石桌的台面,想要用这台面来冰镇一下发胀的脑袋。

  伍六一看着史今的样子,斜着眼说道:“连长给了个二比零吧?”

  “哎呀,这人都已经下来了,到连队了,他发火还有啥用啊!”史今咬着牙说道。

  伍六一嗤笑了一声:“我就奇了怪了,啊,这么一个一个消化不良的东西,你就能让他吃得下?”

  史今从石凳上滑坐到了地上,脑袋想要放到石桌的侧边,再冰一下,伍六一把军帽递给了史今。

  “我要凉的!”史今一把打开了伍六一的手。

  伍六一叹了口气:“你怎么说服他的?”

  “可能是出于对一个老兵的尊重。”史今说道。

  “你把我当傻子是吧!”伍六一明显的不信。

  翻了翻兜,没有烟了,伍六一只能拿着打火机在那空打火。

  史今悄悄地摸出来一根烟,给伍六一递了过去。

  接过烟,伍六一说到:“你怎么知道我没烟了?”

  “废话,你在那翻扯啥呢,兜里面就剩钢镚声了,有钱你能放钢镚啊!”史今把剩余的一盒烟丢在了桌子上,惊得伍六一“咦”了一声,赶忙把烟揣在了自己的兜里。

  史今没理会伍六一的动作,一边用手揉着太阳穴,一边咬着牙说:“咱是个当兵的啊,当兵的没几个钱,你省着点花行不行啊,我求你了!再说那烟抽着有啥意思,你左一根右一根。。。”

  伍六一听的不耐烦了:“行了行了,你烦不烦啊?在家我妈唠叨我,出来你还唠叨我!”

  “嘶,哎呀!”史今被草扎了一下手,“这破草地种啥草啊!你扎死我了,烦不烦呐!”

  “这草地不种草种啥呀?”伍六一说道,“我看你现在看啥都烦,都快赶上我啦!”

  “你!”史今也急了。

  伍六一抽了口烟,又缓缓地呼了出去,“咋办呀?你说。”

  “啥玩意咋办?”

  “来了这么一个小阎王,你说咱们会被拖下多少步?五步?十步?”说着,伍六一站了起来,蹲到史今的面前,“还是干脆就被拖倒了!”

  “上次见他,感觉还像那么一回事,可今天,怎么又变本加厉了,这刚来,就哭上了,你知道我啥感觉?”伍六一继续说着,“我就觉得迎面躲开了一拳,咣,背后又给我来了一闷棍!你说我。。。”

  “啥话也别说了,你痛痛快快的帮我就行了。”

  “行,我帮你,我去找连长说去,我说是我伍六一跟许三多不对付,他在三班不合适!”

  “我是让你这么帮吗?我这么说了吗?我是说你帮我好好训他,让他起码能跟大伙儿一个水平。”史今坐直了,“人家高低是你老乡,你就不能帮帮人家?”

  “别跟我提老乡,提老乡我就烦!这俩老乡,一个精的像鬼,一个软的像面!”伍六一不耐烦道,“你知道他们提老乡是啥意思,就是让你放弃原则!顺着他们的意思来!”

  许三多刚才表现的没有那么笨,但是竟然哭鼻子,所以伍六一没再说许三多笨的像猪。

  说完伍六一就跑了,走了两步,又回来,对着史今说:“烟,谢谢,谢谢你的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