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列兵许三多 第10章 老马的路

小说:重回列兵许三多 作者:皇小厨 更新时间:2021-09-15 07:37: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被许三多一搅和,三人也没有兴致再玩牌了。

  薛林出去碰运气寻找丢失的牧羊了,李梦又抽出了稿纸,开始写他那永远只有序的小说,老魏无事可做,在那里发呆。

  许三多也站在那里,看着大家的状态,他知道大家对他意见很大。

  老马看着大家,没有说话,他在沉默,一时间,整个屋里都是一片寂静。

  “刺啦~”李梦又开始了撕稿纸,团成一团,扔到废纸篓里,但也打破了安静。

  就在一天前,大家还很和谐,一起玩牌下棋,聊天打屁,现在,似乎又回到了自己刚来的那时候,老马如是想到。

  是团结,还是坚持,在老马这里是一个困难的选择。

  卸下了身上的装备,老马又走向了伙房,开始准备今天的午饭,同时也在思考,团结和坚持的问题。

  虽然指导员有了明确的暗示,只要老马能振作起来,转四期都不是什么问题,甚至还能给老马争取个三等功,至少也得是个嘉奖。

  要说不心动是假的,再加上许三多给他描绘的大饼,老马都有种打了鸡血般的冲劲,可这一刻,老马又想到了团结,鸡血也失效了很多。

  一年半,老马不是没努力过,不是没坚持过,可这里,太容易被人遗忘了,老马怕指导员回去后就忘了给自己的希望,更怕到时候一切成空。

  一会儿的时间,李梦就撕了七八张稿纸,李梦的心里很燥得慌,指导员临走时对老马说的那番话,深深地冲击了李梦的心。其实李梦也想被指导员看重,那句我给你换衔,深深地刺激了李梦的心,他认为指导员要给老马提干了。

  即使不提干,老马也能离开这里了,离开这个能让人发疯的地方。

  许三多也卸下了装备,走到了李梦的面前,看李梦在那转着笔发呆,已经变得很薄的稿纸上,只有寥寥几个字。

  “许三多,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李梦两眼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不知道,但是人要好好活着,好好活着就要做有意义的事。”即使经历了许多,许三多还是有很多事情是想不明白的。

  “有意义的事!那什么是有意义的事?”李梦嗤笑了一声,在这里,在他看来,都是没有意义的事。

  “好好活,好好训练就是有意义的事。”这个观点,在许三多这里永远都是。

  “其实你写小说就是有意义的事,真的,你可以写这里,可以写我们,可以写你的想法,你写出来,就会有人看,有人看,就有意义。”许三多的道理很简单,也很直接。

  “你说有人看就有人看了,如果我是托尔斯泰,那我随便写几句话,都会有人追捧,可我不是,我只是我。”李梦神情低落。

  “我给你讲个当兵的故事吧!咱们都是军人,当兵的人就写当兵的事。”许三多思虑再三,开口道,“你看能不能写成小说。”

  “你有故事为什么不自己写?”李梦不相信许三多能有什么好故事。

  “我不写这个,我要努力训练,我想要成为最好的兵。”许三多握了握拳头,他想到了史今,想到了袁朗。

  “那你为什么要把故事给我?”李梦拿笔挠了挠头,“你想要什么?”

  “如果我给你这个故事,你必须要帮我留下班长,我不想让班长退伍。”许三多一想到原本老马退伍,自己都不敢去送,就特别的难过。

  “我也不想班长退伍。”李梦是想着如果老马走了,接下来谁当班长,如果再有新人过来当班长,可能就不如老马这么好说话了。

  李梦决定还是和许三多交易,“好,如果你的故事好的话,我帮你把班长留下!”

  “肯定是好故事!”许三多也比较喜欢这个故事,因为里面的一句口号:同生共死!

  和钢七连的不抛弃不放弃一样,曾经不抛弃不放弃,他虽然做到了,但是却不明白这句话的意义。

  在经历了老a,他才有些明白,只是那时候七连已经解散了,班长也早已退伍。

  小庄的故事,只是许三多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有狼牙,小庄是不是真实存在,于是,狼牙变成了猛虎,小庄,被李梦取代了,李梦说,这是他的第一部小说,要有纪念意义,所以他奉献出了自己的名字。

  许三多给李梦取了个笔名,叫托尔斯梦,不过许三多称呼李梦为:李·托尔斯泰·梦。李梦却欣然接受了,说这是对他才华的肯定,结果老魏在旁边听了,对他这个行为深深地鄙视。

  当听完故事开头的李梦,便意识到,这是一个好的故事,如果抓住机会,他将很有可能能够离开这里,许三多提出的修路和修建训练场地,李梦也都答应了下来。

  李梦和老马不一样,老马想得多,但性格又偏软弱,有时候不够坚定,李梦只是不愿意训练,因为他觉得这不能让他提干,他只是想离开这里,想往更高的地方爬。只要有机会,他就会不惜一切,去抓住。

  有了李梦的加入,剩下简单的老魏和想法不多的薛林就好办了。

  就在老马内心摇摆的时候,许三多已经帮他把路都给铺好了。

  午饭时间到了,薛林也回来了。

  大家坐在一起,准备开饭,李梦突然来了一句:“班长,我提议,从明天起,我们一起在你的号召和带领下,修一条我们五班的路,和我们五班的作训场地。”

  老马很是吃了一惊,同时又很感动,他明白,肯定是许三多。

  薛林不明所以,一脸的不可置信,“这出什么事了?我就出去这一会儿,李梦你怎么就变了?”

  说着把手放在了李梦的头上,“这也没有发烧啊!不对劲,难道?”薛林猛然一惊,“你脑袋被门挤了?”

  “滚滚滚!”李梦一筷子打开了薛林,“你才脑袋被门挤了!我这是无私奉献!无私奉献,你懂不懂?”

  “老魏,李梦这倒是怎么了?”薛林转头问老魏。

  “李梦被敌特分子收买了!”老魏双手一摊。

  “瞎说什么呢?许三多同志是我们的战友,上了战场是能为我们挡子弹的战友,对吧,三多?”李梦咽下了嘴里的饭。

  “你们都是我的战友,如果真上了战场,我会为你们每个人挡子弹的!我相信你们也会为我挡子弹!”许三多狠狠咬了一口馒头,雪白的大牙,露出阵阵寒光。

  “对对对,我们会互相挡子弹的。”李梦赶紧圆场。

  “我说你们这是搞什么?这是怎么一回事?”老马更晕乎了。

  李梦给老马夹了一筷子菜,“班长,你且听我细细给你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