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第107章 开局杀了男女主11

小说: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作者:在彼淇梁 更新时间:2021-09-15 03:57: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即使如此,她也没有想过阴家会倒台,而且倒的这么快。

  她躲在柜子里,听了一夜的惨叫声,就算拼命的捂住耳朵,那些声音依旧顺着指缝飘进来。

  她知道外面烧起来了,可是她不敢出去,出去也许会碰到那群人,她好不容易才躲过他们的搜查,她还不想死。

  还算幸运,魔教的人没怎么关注这里,只是旁边的房子起火了,火势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蔓延到这里,留在这里也可能是死路一条,她顿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忽然,她听到了脚步声,很轻,很慢,一步步朝这里靠了过来。她捂住嘴,忍不住的发抖。有人忽然拉开了她的柜门,一个不慎,她直接滚到了外面,滚到了一个人的脚下。

  眼前是一双黑色长靴。她惊骇的抬起头,面前站着的不是她想象中的魔鬼,反而是一个十分好看的年轻男子。特别是他的眼睛,暗沉沉的,透着一股子冷。

  有一句话说的好,只要反派长得好,三观跟着五官跑。面前之人或许不是所有人里长的最好看的那一个,但是他却是唯一一个,能让人在人堆里一眼便能注意到的存在。在看到他一眼,便会震慑于他周身的气势,容貌衣着这种外在的东西反而不那么重要了。

  所以阴莲的第一反应不是害怕,而是傻愣愣的看着,如同入魔了一般。直到眼前之人忽然俯下身捏住她的下巴时,她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的身后是火光,火光是炽热的,可是这个男人却那么冷,表情是冷的,眼神是冷的,就连手也是冷的。她知道对方正在打量着自己,那视线扫过自己的眼睛和鼻梁,漠然的,漫不经心的,从她的每一寸皮肤缓缓扫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从对方的眼神中察觉到了一丝嫌弃。

  她忽然想低头,一种无法言语的自卑和失落从心底升起,她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很丑,表情一定很惊惶,她不想让对方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场景。

  南霈用略带嫌弃的目光,捏着她的下巴仔细打量。如果他没记错,眼前这个女人似乎长的跟阴月有三分相似,这种相似感在惊鸿一瞥时更加强烈。只是阴月是明媚的张扬的,而这个女人胆怯中透着三分娇弱,也许第一眼会看错,但是见过两人的人却绝不会记混。

  忽然间,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想法出现的很突然,但他决定试一试。

  “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阴莲愣了一下,男人的话很淡漠,淡漠的几乎每个字都是同样的语调,她甚至听不出这是不是一个疑问,抑或只是他在自语。

  但最后,她还是回答了,她生怕自己再耽搁下去,对方会对自己失去兴趣。就在男人收回一直捏着她下巴的手时,她忽然伸手拉住男人的衣袖,语气和表情中都带了三分雀跃,“阴莲,我叫阴莲。”

  “你想活下去吗?”男人继续问道。

  这几乎不是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这世上任何人都想活,不出意料的,话音刚落,他便看到面前的女人眼中忽然出现了光,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我想。”

  “跟我走。”

  “好。”

  她想要活,因为生命是件很宝贵的东西。她还想跟着这个男人走,不管之后会是怎样的境遇,但他是自己这一潭死水般的生活里投进的一块石头,泛起的层层涟漪,一点一点的泛开,却始终平静不下来。

  这一刻,她甚至觉得,这是一种天意,是她不能违抗也不想违抗的命运,也许阴家之所以灭亡,正是为了成全她和这个男人的相遇。

  当她说出那个“好”字时,她的心情是雀跃的,心中充满了期待,那种情感甚至要从她心口,从她眼中翻涌出来,但她却听到男人说:“那好,从此之后,你叫阴月。”

  心忽然冷了。

  最后,阴莲还是跟着那个男人走了,甚至没有问过他的名字。

  带走阴莲的,正是南霈,不过以后她改叫阴月了。

  他没有杀她,甚至想要将她带回魔教,他在想,既然女主已经死了,那何不再造一个女主呢?

  让她走上原本属于女主的路,然后再来一次男配逆袭的戏码,也许原主看他演得卖力,不看功劳看苦劳给他一个比较高的评价呢?

  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局面,死马当做活马医吧。

  阴家没了,火烧了一夜,山腰上住着的几户人家都瑟缩在自己的房间里,即使听到了什么声音也假装没有听到。

  从窗户边望出去,有时候能看见阴家的人跑出来求救,可最后还是被拖着脚抓了回去。

  女人和小孩瑟瑟发抖,想哭却不敢发出声音,男人抱着自己的妻儿,压抑住内心的恐惧,一听到任何动静都颤抖一下。

  南霈没有对他们动手,天一亮,他们终于放下心来,这一夜终于过去了,带着满身的疲惫与惊恐陷入沉睡。

  两天之后,南霈到了辛家的所在地。

  在去辛家前,手下带了一个人到他面前。

  辛齐,辛寒的私生子弟弟,说起来,自己想要成功摧毁辛家,还要多亏他帮忙。

  他与阴莲不一样,他身上有着对辛家的恨。同是家主的儿子,他与辛寒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待遇。

  他的母亲只是一个婢女,使了手段才怀上了家主的儿子,生下孩子后就被主母赐死。而对这个本不该出生的孩子,家主和夫人对他的印象自然不好,甚至没有承认他的身份,只是让他以下人的身份呆在辛家,所以从他开始懂事起,他就得靠伺候其他人来换取自己在辛家的立足。

  辛寒比他大两岁,由于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平时待他还挺好的,可是辛寒待他越好,他就越不甘心。

  辛寒是怎样的身份,从小就是按下任家主的规格来培养,原本这一切辛齐也是可以享有的,可是他的生活环境让他只能成为一个自私卑劣的小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辛家活下去。

  明明都是家主的儿子,凭什么自己就要活得像条狗一样,你的光芒万丈,照在我的身上却只投下了阴影。辛寒越受欢迎,辛齐就越恨,甚至开始讨厌所有和辛寒相似的人。

  辛寒正义,他就黑暗,辛寒友好,他就狭隘,他的世界里容不下辛寒两个字,更容不下辛寒这个人。

  就在他在这种阴暗的情绪里逐渐变得疯狂之时,魔教的人找到了他。

  南霈要他做的事很简单,但以辛齐尴尬的身份要做到却很难。

  辛家不像阴家,发展多年,家大业大,势力遍布四海。许多主家的子弟都是从小培养,等到成年后就分散各地,成为当地的负责人,要想将他们一网打尽很难,除非家主亲自下令让他们回来。

  也不知道辛齐用了什么办法,在两天前联系上了魔教的人,说他的任务已经完成。

  他不需要任何奖赏,只想亲眼看到辛家垮台,然后当着辛家家主和夫人的面告诉他们,你们所依仗的辛家,你们视为荣耀的辛家,最后毁在了一个辛家人从来都看不起的私生子手上,再问问他们,这么多年对他不闻不问,现在是不是很后悔,后悔当初没有杀了他?

  或许这些问题没有丝毫意义,但是当他问出来,他就感觉自己这么多年来所有的桎梏和束缚全都被他抛开,就像抛掉了那摆脱不掉的命运一样。每每想到这里,他都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当南霈见到辛齐时,他忽然觉得有些恍惚,这个人,长的和辛寒未免太像了点儿。

  一个阴莲,一个辛齐,在陨落的辛家和阴家里唯一幸存的两人,一个私生子,一个旁支女,就连身份都如此相配,真仿佛是什么天意一般。

  是天意让阴莲从魔教的搜索里逃过,又被南霈遇见,是天意让魔教的人找到了辛齐,并让他成为魔教在辛家的内应。

  如果说,之前他想过的自己创造男女主只是一个大胆的想法的话,那么现在,仿佛是世界意志都在支持他。

  南霈敛下心头的想法,低头喝了口茶。

  不过容貌虽像,气质却相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南霈曾见过辛齐一两次,以前辛寒出门的时候,偶尔会带上他。只是那时他穿着杂役的衣服,低着头,话也很少,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而现在的他,虽然依旧穿着粗布衣,但却挺直了胸膛,眼神中带着一股阴狠,还有夙愿将要达成般的疯狂。

  也不知道这些年对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变成了这个样子。明明当年,在看到被众人冷落在一旁的原主的时候,他还会怯生生的走过来跟原主搭话,甚至悄悄递了一块自己都舍不得吃的糕点给他。

  可能成长就是这么残酷的事情,让南霈不由得想到自己的曾经。他不由的有点唏嘘,想说些什么,最后也只是叹了一句,“眼神不错,像会吃人的狼。”

  他没什么其他的意思,却让他身后的其他人都吃了一惊,毕竟教主很少夸赞别人,不管手底下人任务完成的多好,在他眼里都是理所当然的事。就连一直低着头,显得对所有事都漠不关心的辛齐都讶异的抬头看了一眼。

  南霈没在意其他人的反应,放下茶杯站起身,径直向门外走去。辛齐侧了身子垂着头,表面一副恭敬的样子,错身而过时,南霈没有停下脚步。辛齐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望着那人早已离开的背影,表情显得有些疑惑。

  如果没听错,他想让我随他一起回魔教?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