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第100章 开局杀了男女主4

小说: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作者:在彼淇梁 更新时间:2021-09-15 03:57: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季左惊魂未定,手指划过脸上的伤口,果然半边脸都已经麻木了。

  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南霈,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见对方看了自己一眼,心中意会,默然退到了人群中。

  阴野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南霈。

  “南教主……”想要说些什么,眉头一拧,又咽了回去。

  阴野的纠结南霈没有在意,他还在回想刚刚和阴野动手时的感觉。

  由于才降临这个世界不久,所以原主的武功根本没有融会贯通,一身实力发挥不到五成,就算没有和阴野真的对上手,南霈现在也不太好受,刚刚与阴野碰撞的手掌都在隐隐发颤。

  不过用不了多久,等他熟悉原主所练的功法后,实力很快就会回到巅峰,如果加上他以前收集来的一些秘籍,到时候就连阴野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看到眼前还有一个巨大的麻烦,南霈不再多想,对着阴野问道:“阴盟主,不请自来是为贼,你宁愿做贼都要入我魔教的山门,不知是有何要事?”

  话虽这么说,南霈自己也猜到了,他们是为被自己关起来的阴月和辛寒来的。

  不过现在两人都凉透了,他从哪里来找这么两人出来哦。而且原剧情里,也没有阴野上山这件事,后来男女主两人是自己逃出去的。

  一切从他杀了那两人那一刻起就乱了,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在南霈的控制范围内了。

  阴野视线落在南霈脸上,“教主请我上山,难道自己不清楚吗?”

  话语中似有试探之意,那双利眼也直视着他,似乎想要从他表情中看出什么。

  听见阴野的话,南霈歪了歪头,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他什么时候请阴野上山了?

  面上不显,心中却将原主有关阴野的记忆搜索了个遍,到了最后也没有什么发现。

  但他不能暴露自己其实什么都不知道的事实,只是看着对方,表情很淡然,似乎一切尽在掌握。心里却希望对方能再说几句话,让他看看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看南霈许久没有说话,阴野有些疑惑,心中忽的升起一丝不妙,难道自己猜错了

  瞳孔猛地一缩,如果自己猜错了,那岂不是说信上写的是真的……

  阴野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难看至极,良久,才声音艰涩的开口:“月儿呢?”

  这变化来得毫无预兆,虽然不知道对方想到了什么,南霈心中却有了隐隐的猜测。

  眯了眯眼,道:“别急,阴盟主远道而来,我为各位准备了一点小礼物。”

  “谁要你的礼物!”阴野还没说话,他身后一个暴脾气的中年汉子忍不了了,推开众人站了出来,“明人不说暗话,我们来这儿就是来要人的,正道各世家门派同气连枝,如果不放人,你可以自己掂量掂量后果。”

  南霈没有理会他的话,反而看向了阴野,“阴盟主确定不看吗,对你而言这应该是个好消息才对。”

  说完也没等他反对,轻轻一抬手,他身后那几个刑堂弟子便领会了他的意思,抬着一块木板上前,上面赫然躺着一个胸前染血的黑衣教徒。

  那几个弟子将木板放下,朝南霈行了一礼便齐齐退了下去,一点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南霈很满意,他终于发现身处高位的快感了,一句话都不用说,下面的人都会自己琢磨你的心思。

  他看了一眼木板上的人,对阴野等人问道:“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好消息。”

  阴野看着这一幕,沉默了,没有回答。这对他而言,确实算是一个好消息,既然他们埋在魔教的探子被发现了,那是不是也说明,信上写的阴月辛寒两人已遭遇不测这件事是假的呢?

  只是这句话说出来,终究太残忍,毕竟是为了正道而牺牲的。

  他没有对这件事发表意见,意有所指说了一句,“我还是小看你了。”

  早在收到来信的时候,阴野就有所怀疑。

  他们埋在魔教的探子,怎么会忽然发出阴月辛寒两人遭难的消息,明明之前他连阴月的面都没见过。而且最后的速来两个字,写的焦急,似乎是在刻意的催促。

  阴野虽然对南霈了解不深,但他知道对方对阴月很是不同,当年为她采药还差点送了命,就算是当了魔教教主之后,也多次离开教中去单独见她,还保护了她几次。

  当然,这都是后来阴月告诉他的,如果早知道的话,就不会任由这两人有任何交流。

  不止如此,还有阴月和辛寒的身份问题,他们的父辈都是正道武林的领头人物,这一点南霈不可能不知道。杀了他们两个不只是一家两家的事情,甚至可能引发正道和魔教的大战。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南霈怎么可能对这两人动手呢?

  想来想去,唯有一个可能。

  南霈早就发现了自己等人的行踪,可惜藏的太深抓不到更多把柄,所以想用这种方式逼他们现身。

  而那个探子的尸体就是证据。

  那封信也应该是南霈所写,为的就是引他们出来一见。毕竟一个摆在明面上的敌人,总比藏在暗处的更好对付。

  阴野不是没看出南霈的目的,只是他想,既然南霈已经发现了自己,再藏头露尾的也没有意思,所以不如光明正大。他已经联络好了各门派,到时候一起上山,在整个正道的压迫下,难道南霈还能一意孤行,继续把两人留在魔教不成?

  他早就应该想到的,能和正道斗上这么多年的魔教,又怎么可能是易与之辈,统领魔教的南霈,又怎么会是易与之人。

  就是不知道魔教到底是怎么发现他们的,可能是在他们出现在山下镇子里的时候,也可能是更早。

  如果这是真的,那只能说,魔教的情报能力太过可怕,恐怕已经遍布整个武林。

  阴野心中感慨,脸色更加凝重了几分。

  “南教主到底是何意?”他妥协了,从自己决定现身开始,就已经处于了被动的境地,他现在只想把阴月和辛寒带回去。

  南霈知道这一茬算是过去了,对方开始跟他讲条件了。

  “我知道你们为何而来,”他视线从每一个正道人士身上扫过,“不过,阴月是我此生挚爱,辛寒是我至交好友,更何况,我们还是生死之交……”

  生死之交是生死之交,不过是南霈生,阴月辛寒死罢了。

  南霈的话虽然说的委婉,但是对方还是听出来了,他不可能那么容易放人,筹码不够,得加钱。

  “教主想要什么,只要……”阴野回头看了一眼,目光落在辛家家主身上,对方默然朝他点了点头,心里有了底,继续道:“只要不过分,我可以答应。”

  “很简单,我要魔教一年的安宁。”南霈没有犹豫,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一年的安宁,换句话说,就是这一年内正道对魔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提出这个要求,阴野可以理解。南霈不是他的父亲,他年纪轻,资历浅,当教主的时间不长,手底下的又都是些豺狼虎豹,说不定整天想着把他从教主之位上拉下来。

  南霈想要趁这一年时间,彻底把自己的位置做稳,所以现在和正道作对是十分不理智的。

  阴野思考着其中的利弊,若不是魔教到处作乱,他也不想妄起兵戈,血流成河的场面谁都不想看到。

  “可以,但我有一个要求,”阴野答应了,“这一年里,你要收束自己的手下,否则我们随时可以撕毁盟约。”

  “可。”南霈略一思索就同意了。

  其实没什么好思考的,因为南霈根本没打算遵守。

  协议这种东西,订立起来不就是用来撕毁的吗?

  这么做,不过是想表示自己真的有在认真的考虑而已。

  阴野闭上眼睛,心中放下一块石头,“既如此,小女和辛家的公子,教主也该放人了吧。”

  南霈沉默,良久道:“现在不行。”

  他哪来的人可以还,现在两人的尸体还躺在大殿之中。

  “怎么,教主不肯放人”阴野皱起眉头。他没有怀疑过南霈会对阴月动手,但是一个女子,在山上单独呆了这么久,对名声没有益处。

  南霈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我没有反悔的意思,只是月儿与我相处这么久,忽然要走,我总该与她道个别。”

  “或者,各位在我魔教住下,明日我送各位一起下山。”

  阴野本不想答应,但是这漫山遍野都是魔教的人,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他敏锐的感知力还是让他感觉到头皮发麻。

  接应的人在山下,他是不可能留在魔教中的。

  “不用了。”阴野没得选择,深深望了南霈一眼,“希望教主言而有信。”

  说完便要带着其他人下山。

  “阴盟主,”南霈忽然喊住了他,看见对方转身,眼中似乎添了些奇特的光亮,“很快。”

  阴野皱眉,南霈解释道:“我很快就会送令千金下山,让你们……父女相聚。”

  他的嘴角似乎勾起来了,幅度很低,带着一丝讥讽,很锐利,像明亮的刃,不经意就要将人割伤。

  像他这种淡漠的人,不应该有这么锋芒毕露的笑,阴野怀疑自己是看花了眼。仔细再看,什么都没有,仿佛刚刚只是自己的错觉。

  心中有一丝不妙,却找不到缘由。

  “教主,就这么放他们走。”季左上前,走到南霈身边问道。

  “不,”南霈的声音很轻,才出口就被风带走,“他们没有存在的必要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