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第90章 霸道鬼王爱上我21

小说: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作者:在彼淇梁 更新时间:2021-09-15 03:57: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南霈“啪”的一声将一只大头小鬼摔在地上,打算喝杯水顺顺气。

  在他旁边,一只被绳子紧紧束缚在椅子上的红衣女鬼,正死命的伸长着脖子,张开大嘴露出森森的牙齿,直盯盯地望着南霈的手臂,似乎想咬他一口。

  南霈一看就觉得她的动作实在难受,视线一偏,看见桌上放着个果盘,从里面拿了一个苹果,就这么硬塞进了她嘴里。

  刚想找绳子把另一只也绑起来,只听“咔咔”几声,南霈转过头来,在他惊讶的目光中,看见苹果只剩下一个光溜溜的苹果核。

  女鬼嘴里没了东西,又开始不断的对着南霈嘶吼,两只脚使劲的往前蹭,扭动着身体,十分躁狂。

  南霈看了看果盘,这次塞了一个橘子进去。

  又是“咔咔”两声,这次连橘子皮都没剩下,然后又开始嘶吼。

  南霈看的有趣,再次望向了果盘,这次他把水果捡了出来,把瓷制的果盘直接塞进了她嘴里。

  这次应该够她啃上一段时间了吧。

  看着女鬼开始“咔咔”的啃盘子,南霈放下心来,在柜子里面一通翻找,找出一根以前栓狗的链子。

  那只大头小鬼倒是乖巧的很,被南霈摔在地上也没什么反应,趴在地上不吵不闹,令人省心不少。

  可惜长的太丑,头大身体小,四肢畸形,皮肤上长满了脓包,眼睛奇大,占了脸部的三分之一。

  被南霈一顿狂揍之后,两只眼睛都掉出了眼眶,落在了地上,咕噜噜的到处滚动。

  大头小鬼在地上摸索了一会儿,终于摸到了它们,捡起来塞回眼眶,一睁眼就看见南霈站在他面前,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他受到惊吓,眼睛猛地一睁,眼珠又落回了地上。

  手忙脚乱终于把眼珠装好,抱紧身体缩成一团,不时小心翼翼打量一下南霈。

  看见南霈拿着狗链走了过去,立马朝他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

  南霈无视,这三个鬼里面就他最可气。

  你说说,这大半夜的摸上你床,等你迷迷糊糊睁开眼时,忽然对着你咧嘴一笑,得亏南霈心理素质好,才没有被吓的当场去世。

  拿着链子对着他脖子试了一下,觉得不太合适,然后在他祈求的目光中,把链子给拴在了脚上,另一头绑上了桌子腿。

  拉了拉链子,还行,挺牢固。

  逮到了两只,还有最后一只。

  他看向二楼,正好瞥到花瓶背后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南霈没有轻举妄动,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然后就看到花瓶后慢慢伸出一个头,那是一张属于青年男人的脸,苍白中泛着青灰。

  与南霈对视一眼后,青年忽然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往后一退拔腿就跑。

  歹命啊,有人杀鬼啊!

  吓死个鬼了啊!

  想到刚刚看到的一切,逃跑的青年鬼就忍不住瑟瑟发抖。

  一般来说,除了一些特定的人群外,比如和尚道士阴阳眼什么的,一般的人类根本就看不到它们鬼,更别说接触到了。

  可是他刚刚看到了什么,那个人类拖着大头小鬼的两只脚,生生的把他从床底下拖了出来。

  那地上深深的十道抓痕,是大头小鬼绝望之下最后的挣扎,而在那抓痕底部,是大头小鬼断掉的指甲。

  本来他只是忍不住好奇出来看一看,为什么那个说要和他躲迷藏的人类还没有来,可是一看就看到了这一幕。

  他发誓,做人几十年,做鬼几百年,都没有看到过如此残酷血腥的画面,没听过如此惊恐凄厉到极点的尖叫。

  让他想起了,自己还是个新生小鬼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凶恶厉鬼时的场景。

  那种深入灵魂的恐惧,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如在眼前。

  而且不只是那大头小鬼,就连那一直都十分暴躁的红衣女鬼也被抓了,估计自己也落不了什么好。

  想这几千年来,从来都是鬼玩人,哪里遇见过人追鬼。身为一个鬼,居然被人吓破了胆。

  简直是,鬼族之耻,鬼族之耻啊!

  脑子里想着这一切,动作却是丝毫不慢,听着身后的脚步越来越近,他随意选了间最近的房间,打开衣橱门躲了进去。

  不一会儿,就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然后是脚步落在地面的声音响起。

  青年鬼抱着膝盖,紧紧缩成一团,一点动静也不敢弄出,紧张兮兮的看着外面。

  透过衣橱的缝隙,他能看到地面上投下的阴影,在越靠越近。

  他感觉到自己的魂体都紧张的凝滞了。

  不知过了多久,脚步声停止,然后是离开时关门的声音。

  走了吧?

  投过缝隙看去,地面上没有影子。

  应该走了吧。

  他放松下来,打开衣橱,正打算出去。结果第一眼看到的,却是站在自己面前面无表情的南霈,以及他手上逐渐举起的球棒。

  随着“砰!”的一声闷响,青年鬼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不,他怎么会被球棒打晕,这个世界的设定不合理!

  失去意识的青年鬼,脑子里如此呐喊道。

  南霈坐在大厅里,没开灯,桌上只点着几只蜡烛。

  在他的对面,三只鬼一字排开,最为狂躁的红衣女鬼被绑在了椅子上,大头小鬼拴在了桌腿上,至于青年鬼,现在还晕着。

  等到青年鬼悠悠转醒,南霈看了看时间,半夜两点,离天亮还早的很。

  拉开柜子,从里面翻出一副牌来,说道:“会打牌吗,来一局?”

  没人说话,南霈先看向了红衣女鬼,眼见她已经啃完了一只果盘,又塞给她一套茶具。

  红衣女鬼:“咔擦咔擦~~”

  看着她啃东西啃得欢,南霈就知道这个是没指望了。随后又看向了大头小鬼,对方一脸无辜的回望他。

  南霈将桌子下的球棒拍在桌上,对方看了一眼,连忙疯狂点头表示同意。

  最后看向了□□上身的青年鬼,他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左方啃茶壶的女鬼,又看了看右边拴狗链的大头小鬼,觉得自己应该在人类面前保持鬼族最后的尊严,于是梗了梗脖子,对南霈说道:“我不。”

  南霈瞥了他一眼,“我牌都拿出来了,你觉得是要跟你商量的意思吗?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

  青年鬼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但为了自己鬼族的尊严,还是坚持道:“我就不。”

  南霈停下洗牌的手,眯了眯眼睛,眼神变得危险又凌厉,从沙发上坐起,倾身捏起他冰凉瘦削的下巴,望着他眼睛说道:“听着,没人能拒绝我南霈。”

  想了想又补充道:“鬼也不行。”

  青年鬼动了动嘴巴,没说话。

  看着近在咫尺的南霈,听着他霸道的话语,他觉得自己的思维似乎都停止了,只感觉心里头扑通扑通的。

  天啊,他居然体会到了久违的心跳的感觉。

  南霈松开手,被松开下巴的青年男鬼忽然捂住胸膛,一脸的呆滞。

  “你干啥?”南霈皱眉问道。

  青年鬼呆愣愣的回答:“我感觉我的心快要跳出来了,我刚刚是不是恋爱了。”

  他羞涩地捂住了脸颊。

  “……不,你刚刚是在作死。”南霈回答。

  红衣女鬼:“咔擦咔擦~~”

  眼见地上一堆茶壶的碎末,南霈往女鬼嘴里塞了一条凳子腿。

  牌局正式开始,南霈地主,大头小鬼和青年鬼一起,红衣女鬼看戏。

  南霈不紧不慢打出一对三,“问你们个问题,你们为什么会来这里?”

  如果是因为阴气的问题,现在法阵已破,为什么还不离开。

  大头小鬼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倒是青年鬼开口说道:“其实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其实是被人驱赶到这里来的。”

  南霈抬眼看了他一眼,把这句话记在心里。

  打出一对八,然后瞪了想用牌来压他的大头小鬼一眼,直到对方讪讪的缩回手,这才满意的收回视线。

  继续问道:“是谁赶你们来这里的,有什么目的?”

  回答他的是大头小鬼,“我也不知道,但是对方很强,我们本来也不想来,后来发现这儿阴气盛,就在这儿定居了。”

  “定居?”南霈咂了咂嘴,“咋地,还想在这儿住到天荒地老啊。”

  此时青年男鬼忽然举手说道:“我知道。”

  南霈瞥了他一眼:“他们都不知道就你知道,你是不是想骗我?”

  青年鬼看了看左右,“哦,那我不知道。”

  “刚刚你还说知道现在又说不知道,你是不是想瞒我?”

  他看看大头小鬼,再看看南霈,脸色有点犹豫,“那我应该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啊?”

  南霈挥了挥手,“算了,你说吧。”

  “我听说,最近鬼王又出世了。”青年鬼说出一个大消息。

  他往桌上放了四个七,在南霈目光的逼视下,默默的抽了一张回来,填上一张三,打出个三带一。

  在他口中,南霈逐渐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只不过他了解的并不多,对于这件事也不太确定。

  鬼族之间的阶级划分很深,大概就像南霈以前呆过的仙侠世界一样,寻常人根本不能得知处于高位人的消息。

  对于鬼王的事情,青年鬼也只是当作轶闻或者传说。

  鬼王名叫连殇,千年前一个古老国度的大将军,听说因为他死在战场上,所以一出世就是强大的厉鬼。

  依照时间来算的话,距离现在大概已有千年。

  连殇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躲在阴暗处的小老鼠,可是连殇却一直很高调,几乎每隔百年都会出世一次,搅起腥风血雨。

  而且他与那些道士们有仇,每次都要斗个你死我活,据说两百多年前的那次地动,就是因为两方的斗法才引起。

  那次地动死了很多人,还被列入了历史书中,编了个由头说是板块运动,狗屁,就是连殇他们干的。

  要问青年鬼为什么这么确定,问的好,他听来的。

  现在差不多又是连殇出世的时候了,比大姨妈还有规律,而且最近城里发生的那些事,死的那些人,也都在表明着附近出现了一只强大的厉鬼。

  综上所述,他觉得驱赶他来这里的幕后黑手就是连殇。

  但在南霈看来,显然这个证据很不充分,理由并不成立。

  他想了一下,拿出一张白纸,在上面刷刷几笔画了一副像,指着上面的人说道:“看看,是这个吗?”

  上面的男人穿着古装,长发披散,容貌俊秀。

  青年鬼觑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像。”

  “真的是他……哎呦卧槽,能不能咬轻点儿!”

  南霈正想着事情,忽然觉得自己手臂一阵尖锐的疼痛,低头一看,原来是红衣女鬼不知何时已经啃完了凳子腿,又把绑着自己的绳子啃断,然后一口咬在了正出神的南霈手上。

  南霈拍了拍她头,女鬼果然放轻了力度,像是小狗磨牙。

  不过她好像对南霈的手有点执念,往她嘴里塞啥都不管用,南霈感觉自己手上挂了个超大的挂件,干什么都不方便。

  三鬼一人就这么将就了一夜。

  等到天亮后,屋子里又只剩下南霈一个人时,这才发现,自己手臂上面密密麻麻全是牙印,有的地方还破了皮,好在没见血。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