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第79章 霸道鬼王爱上我10

小说: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作者:在彼淇梁 更新时间:2021-09-15 03:57: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安乐街区,一条狭长的小巷子里。

  杜烟骑着自行车,双脚蹬的飞快,不时回头看看后面跟着的男人,脸上带着害怕与慌乱,车也骑的歪歪扭扭。

  那个男人已经跟了她几个小时了,一直紧追着她不放,杜烟心里紧张,这明显就是冲着她来的。

  早知道就不该把连殇赶走,有他在身边,自己至少没那么害怕。

  也不知道那个男人要做什么,反正这里最近不太平,有好几个人都失踪了,听说是卖去南非当奴工。更惨一点的,被人迷晕弄去采生折割,一辈子都完了。

  杜烟只顾着看那个男人,一个不留神,脚下绊到什么东西,连人带自行车都摔在了地上。

  她心里一惊,连忙回头看去。那男人看到她摔倒,脸上表情一愣,然后快步向她走了过来,手伸到自己那脏兮兮的挎包里摸摸索索,眼中闪烁着光芒。

  “小姐,我……”

  话未说完,杜烟一咬唇,把地上的东西朝那男人脸上一丢,撑着他伸手阻挡的刹那,骑着自行车就跑。

  那男人急忙喊道:“停下!”

  杜烟抿着唇,心里想着见鬼去吧,她才不会停下。要是自己今天能逃出去,以后再也不单独出门了,还有连殇,她不该把他赶走的。

  这样想着,杜烟丝毫没有注意巷子尽头开过的那辆小车,碰的一声撞了上去,人仰车翻。

  而另一边,早在听见碰撞声的时候,南霈就踩了刹车。

  他看到在车的左前方,一辆自行车被撞的飞起。心里不由一惊,撞到人了?

  不应该啊,他开了几千年的车,是个丢了方向盘都能继续开的老司机,居然在这个世界两度晚节不保。

  他摇下车窗,扯开安全带,伸出头往窗外望去。地面上,除了那辆车轮还在转动的自行车,除此之外哪里有人?

  南霈一脸迷惑,拉开车门,绕着车转了一圈,看到自家车的左前脸被撞出了一个大坑,那辆自行车倒是坚/挺,两相碰撞之下居然是自己的车吃了亏。

  他坐回驾驶位,“刚刚明明看到自行车上有个人,为什么不见了?”

  难道我又遇上了奇怪的东西不成?他也没听人说过啊。

  这段时间以来,他每隔一两天都会来安乐街一次,可是从来都没有碰上过杜烟。问她的领居,都说她最近在找工作,每天都忙到很晚才回来,南霈也只能下次再来。

  自从知道杜烟身边或许跟着什么东西,他就没有再让人去调查她,虽然不知道她身边的是什么,但把普通人牵扯进来总是不好。

  所以时间一拖再拖,就拖到了现在。

  南霈想着,既然没人的话,不如早些离开,免得被不干净的东西盯上。

  然而就在这时,他旁边的副驾驶位上,一只苍白瘦长的手忽然伸出,攀在了黑色的皮椅上,白与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另一只手,赫然攀上了他的大腿。

  不知何时,座椅前方的空隙里忽然多出一个人,她抱着双腿蹲在那里,低着头,南霈只能看到她的一头长发。

  她缓缓抬起头,露出乱发下那张清秀的脸,苍白的脸上粘上了灰尘,几缕发丝混着汗水贴在上面,眼睛红红的,带着点害怕与焦急,看着南霈请求道:“求求你,帮帮我,后面有个男人一直在追我。”

  两人的视线接触到一起,对视间,不由齐齐一愣。

  南霈挑了挑嘴角。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没想到,自己找杜烟找了十几天,却在这样一个夜里不期而遇。

  而杜烟则是愣愣的看着他,当看清他那明显不怀好意的笑容时,两串鼻血再次刷的一下流了下来。

  这熟悉的场景,让她想起自己在酒店里和南霈相遇,那时的自己也是这么狼狈。

  她默默的缩回了手,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为什么是他啊?换谁都好,为什么又是南霈啊。

  身为一个大学的同学,南霈或许不认识她,但她却认识南霈,早在校庆时第一次见到他,自己就记住了那个在舞台上弹二胡的少年。

  在一众弹钢琴弹小提琴以及长短笛的同学中,他的二胡尤为突出,尤其是他那略带忧郁的眼神,与世独立的姿态,让人一眼就能关注到他。

  其实南霈最初想吹唢呐的,但是遭到了整个乐团一致反对,只好退而求其次选了二胡。

  吹不到心爱的唢呐,南霈当然很忧伤,而且你们这些人,一点都不懂什么叫做真正的艺术。

  唢呐是什么,能从你出生吹到你死亡的东西,其他乐器能这样吗?传统文化一点也不晓得珍惜,我南某人真是不屑与你们为伍。

  想着不爱惜传统可能造成的文化断层,南霈全程很悲伤的拉完了二胡。

  也正是因为他秀得出众,与众不同,表演结束后,他就成了学院里炙手可热的二胡小王子,能以一己之力把整个乐队风格带偏的大佬。

  原本杜烟也只是记得有这么个人而已,但耐不住有人天天在耳边念叨,一堆花痴女,甚至将学校里长的帅气的男生一起列了个校草榜,南霈的名字赫然在上。

  在她印象里,南霈向来很安静,安静的学习,安静的生活,安静的拉二胡,安静的吹唢呐,然后半夜被那些被吵醒的人追着打。

  久而久之,杜烟听多了,也就上心了。偶尔在学校图书馆遇到他,都不自禁的低下头不敢看他。

  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觉得如此平凡的自己,与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吧,所以完全没有想过要有任何交集。

  所以她觉得自己最近真的是很倒霉,两次遇到南霈,都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而且被自己倒了一身汤的那个家伙,居然还是南霈的哥哥。

  客人也得罪了,工作也没得了,她接受不了,哭着往外面跑去,结果下楼的时候一个没踩稳,就摔了下去,牙齿摔掉了一颗。

  摔就摔了吧,还摔倒了南霈面前,看着南霈见了鬼一般退后的脚步,感受到鼻子下面的湿润,她当时就捂住了脸,想死的心都有了。

  摔了之后之后第二天,她就被经理开除了,之后就一直找工作。

  小作坊她看不上,大公司又看不上她,好不容易看到南氏集团招总裁秘书,跑进去一问,结果人家说不要刚毕业的实习生。

  她说自己虽然才毕业,但是已经干了好几份工作,经验很足,而且工资要求低,一个月两千就可以。

  对方接过简历一看,细细把她打量了几眼,然后说:“不用了,我们还是打算招个专业的,南氏不差这个钱。”

  然后杜烟下了楼,一出门就遇到了追着她的那个神经病。

  当时那人就蹲在街角,身上背着一个破旧的大口袋,愁眉苦脸的样子。

  杜烟看他年纪轻轻,虽然有些落魄,但是长的还可以,不由多看了两眼。

  那男人察觉到她的视线,回了头,看到她时立马眼前一亮。

  脸色犹豫的往她左右看看,看她孤身一人,于是站了起来朝她靠近,手在自己提着的挎包里不断翻找着什么,不时看看杜烟,明显是在观察她的表情。

  杜烟当时心里就是一惊。

  她知道自己长的不错,在学校的时候就有许多人喜欢她,后来上班了还时常被上司骚扰,这也是她经常换工作的原因。

  而且连殇也不在她身边,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要是被抓到了,肯定被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在那一瞬间,她的脑海里不断闪过一些健康而纯洁的画面,日在xx、地铁xx,以及xxx的xx,全名太污,不予显示。

  想到这些,杜烟骑着自行车转身就跑。

  “小姐!”

  男人看见她转身,立马就急了,跟着她就跑。就这样,两人一直跑了七条街,直到杜烟一下子撞到南霈为止。

  南霈看着蹲在副驾驶的杜烟,眯了眯眼睛,心里想着该怎么安排她。

  杜烟表面上看上去,真的只是一个普通女孩儿,她会被陌生男人吓到,也会被车撞到,会流血,会害怕,看不出与其他人有任何不同。

  南霈思索着,杜烟抬起头偷偷覷着他。

  就在此时,敲玻璃的声音响起,一个年轻男人站在窗外,帅气的脸上难掩满脸的落魄,“请问,你有见到一位骑自行车的小姐吗?”

  南霈还没说话,一旁的杜烟却已睁大眼睛,两只手抱住南霈的小腿,惊恐的大叫道:“就是他,他就是那个跟了我七个街区的变态男!”

  “变态男,我?”李彦奇指着自己的脸,一脸懵逼。

  这咋回事儿,我不就想推销个面膜吗,至于看见我就跑,还说自己是变态。我不就跟了你七个街区吗?怎么这样子污蔑人。

  他看了看惊叫的杜烟,又看了看一旁的南霈,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忽然激动起来。

  “咦,是你啊。”

  南霈一愣,“你认识我?”

  李彦奇使劲点着头,“认识认识。上次在酒店里,就是你打120把我送到医院的,为了交医疗费,我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现在住在桥洞里,我真是谢谢你嘞!”

  “呃,听你这语气,我感觉你还想谢谢我全家。”

  李彦奇一愣,随即恍然大悟般点起头来,“应该的应该的,我不止要谢谢你全家,我还要谢谢你八辈祖宗。”

  南霈脸一黑。

  这个人,听他的语气,感觉他不仅在骂自己,而且还想打自己,可是看他表情,明明脸上全是感激。

  好矛盾啊。

  他似乎知道他为什么会被人打了。

  李彦奇表达完了自己的感谢,双手撑着车门,把脑袋伸进车里面,向着一旁的杜烟说道:“小姐,今天我一看到你,就发现你面色不好,印堂发黑,隐隐间有血光之灾,所以就想提醒一下你,没想到你跑的这么快,我追都追不上你。”

  他伸手在大挎包里摸索着,拿出来一个白色的、方方的东西,递到杜烟面前,“顺便我想问问你,面膜要不要,五块九一张,你要是多买几张,我可以给你八折优惠。”

  杜烟看看朝她讪笑着的男人,又看了看他手里的面膜,最后看了看一旁看戏的南霈,忽然崩溃大叫道:“你给我滚啊,谁要你的面膜!”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啊,就为了推销一张面目,追了她几个小时,还是徒步追的。

  李彦奇挠了挠脑袋,仍是不肯放弃,“面膜不要的话,我这里还有手霜,要不你看一眼。”

  “你要是有这韧性,就算是去搬砖,也不至于混的这么惨啊。”一旁沉默着的南霈说话了。

  看这好手好脚、年轻力壮的,怎么就走上了安利的不归路。

  李彦奇笑了笑,显得有几分憨厚,“没办法,生活压力过于巨大。”

  现在的李彦奇,不再是孤家寡人了。他不只要养自己,还要养自己带回去的那只黑猫。

  穷谁不能穷教育,饿谁不能饿主子。为了改善生活,李彦奇承受了不该承受的所有,小小的肩膀挑起了生活的重担。

  这短短的十几天里,他搬过砖,刷过盘,最后都以失败告终。直到几天前,他被人拉进了一个专门推销面膜的组织,在经过几天的严格培训之后,他终于可以独立执业。

  现在的他,主业卖面膜卖手霜手机贴膜疏通下水道以及开锁,兼职看相算命看风水主持迁坟拿钱替/人/消/灾。

  能力大,责任就大。

  就是前两天,因为强行推销挨得那顿打有点疼。

  说完,李彦奇把挎包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展示给南霈看,“所以,老板,光盘要吗?”

  南霈嘴角抽了抽,“不用了,刚刚我不小心把人撞着了,正准备去医院。”

  李彦奇看向杜烟,此时她正睁大眼瞪着自己,沉默了一下,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还未坐稳,只见前面两人齐齐回头,直盯盯的看着自己,挠挠头讪笑道:“那个,这里的路不好走,七拐八弯的,我对这一片特别熟悉,老板我给你带路吧。”

  “我认识路,不用你。”杜烟反驳道。

  李彦奇笑着道:“要的要的,这里路线那么复杂,有些路就算是住在这里的人都不认识。我就不一样了,我以前卖光盘的时候,经常被城管叔叔们追,这里哪个地方我没躲过,大街小巷我都清楚。”

  说完这句话,他看向车前,“老板,往前往前,方向盘往左打个十五度,转弯转弯……”

  南霈其实不太想让李彦奇上来,和杜烟待在一起,难免牵扯到什么,牵连无辜可不行。

  不过想到上次他给自己的那张符,以及刚刚在挎包里看到的罗盘,也许李彦奇也不是个普通人,是个道士也说不定。

  说到道士,南霈就想起自己现在好像就需要个道士,或者和尚,在别墅里做场法事,免得里面整天乌烟瘴气。

  就算没用,吓吓它们也好。

  不过这个时代,人人都推崇科学,鬼怪什么的都是封建迷信。

  现在的和尚道士,要么顺应时代把自己上交郭嘉,要么避世而居声名不显,真正有修为的没几个人,至少南霈没遇到过,他还以为这世界就是一单纯的都市位面来着。

  车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南霈开着车,杜烟仰头望着窗外,阻止自己外流的鼻血。而李彦奇坐在后面,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神情有些苦恼。

  他当然看出来两人并不欢迎他,可惜他也没办法,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其实他有些话并未说出来,他追着杜烟,不只是想要推销面膜而已。正如他说的那样,杜烟脸色苍白,印堂发黑,更严重的是,她浑身缭绕着一股阴气。

  旁人要是不小心碰到死人,或者到了发生过事故的地段,若是那地段冤魂未散,身上也会带着股阴气。

  但是杜烟身上的阴气很浓,要出现这种状况,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将死之人,要么是和鬼物有着长期的接触。

  不管怎么说,杜烟身边都不安全,若是与她待在一起久了,身上也会沾染上这股气息,久而久之,便会身体虚弱,容易吸引些不可说的东西来上身。

  虽然南霈帮他叫救护车让他花光了积蓄,从此只能住桥洞,三餐不定凄惨无比,但是,南霈是他的恩人,也是第一个肯帮他的人。

  他怎么忍心看着恩人把自己推进火坑,所以他要跟着两人,看看杜烟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医院离得并不太远,在李彦奇的指路下,南霈开着车很快就到了地方。

  杜烟伤的不重,就是从车上摔下来挫伤了手腕,皮肤擦伤出了点血。

  医生带着杜烟去里面涂药,南霈没进去,就站在门口。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走廊里有点冷,想问问李彦奇是不是有同样的感觉,却发现他一脸警惕的环顾四周,摸摸胳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总觉得这里不太对劲。”李彦奇低声说道。

  南霈看他一眼,“有点冷?”

  “对,”李彦奇搓了搓胳膊,“医院虽然阴气重,偶尔也有孤魂野鬼逗留,但我以前去其他医院的时候,也从没感觉这么冷过。”

  “孤魂野鬼?你看得到?”

  李彦奇有些不好意思了,“是啊,我爸爸以前是个道士,所以我从小就接触这种东西,略懂。”

  “哦。”南霈点点头,心底有了思量。

  “对了,我对看相倒是颇为精通,不如我帮你看看手相。”李彦奇忽然提议道。

  他虽然做啥啥不成,但是就对玄学这方面有些了解。等会儿给恩人看看手相,看他这辈子有什么灾难没有,提醒他到时候注意一下,也算是报答。

  听了这话,南霈也没拒绝。

  男左女右,他伸出左手,李彦奇只看了一眼,忽然脸色严肃,看了看南霈,似乎有什么东西说不出口,“你这个手……”

  南霈挑了挑眉,问题有些严重啊。

  “我这个手怎么了?”

  李彦奇啧了一声,“你这个手有点干啊。”

  他从挎包里摸出一只手霜,“你看看我这个手霜,天然蛇油,手工制作,滋润又护肤,五块九一只……”

  话未说完,李彦奇忽然停住话头,默默的蹲在了地上,不愿面对现实。

  “这该死的职业习惯啊。”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斐迟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玉修罗修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