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第58章 王八蛋男主,带着我的妹妹跑了12

小说:男配逆袭日常[快穿] 作者:在彼淇梁 更新时间:2021-09-15 03:57: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西卡山道,曾经是联通东西两国最近的一条路。

  但是由于山上常年盘踞着强盗,不时下山侵扰百姓,路过的商队也被劫掠,苦不堪言,所以到了后来,这条山道差不多是废弃了。

  商队宁愿选择绕山的另一条路,也不愿意再经过这里,村庄也退到了数十里之外,只是偶尔还有几个不怕死的来此借道。

  但是最近,这里又开始热闹了起来。

  枫胤才到达这里,就被这里怪异的氛围给惊呆了。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充斥着呼喝声和车轮滚动的声音,看起来倒像是一个繁华的城镇。

  原本寂静无人的山道上,不知是谁建立起了卡点,卡点周围有十几个精壮的武士驻守,按照枫胤感知到的气息,屋子里应该还有剑士或者是法师。

  因为受了伤,枫胤不敢靠的太近,但也能隐隐感觉到一丝压力,看来里面的都不是易与之辈。

  大门下堆满了货物,拉车的魔兽被拴在柱子上,乖巧的等待着,不时踢踢蹄子,嚼着魔兽专用干粮。

  嗯,尼古拉斯家族专供,一金币一斤,贵到让你心痛。

  除此之外,枫胤还看到了酒馆,大概是才建立不久,木头都是新的,看上去很是简陋,不过人来人往,生意很是不错。

  枫胤排在队伍后面,等待着队伍通过。

  “快点,都把队伍排好,有信标的把信标露出来。”

  守在两旁的战士手里拿着刀,粗声粗气的喊着,维持着这里的秩序。

  队伍前面的一个商队在靠近大门时忽然停了下来,然后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胖子,走到驻守的战士身旁,朝他展示了一下自己手心的一个法阵。

  那个战士仔细看了两眼,拿出一张卷轴,印在他的手心。卷轴忽然亮了起来,上面出现一个一模一样的法阵,只是两三秒的时间,随即又归于平静。

  战士点点头,说道:“行了,法阵激活了,放心去吧,尼古拉斯家族将会成为你坚实的后盾。”

  胖子殷勤的弯着腰,笑着递给他几个金币,他知道,自己这一趟不用再担忧了了。

  接下来的几个商队也是如此,枫胤看了看,若有所思。

  “这是要给过路费吗?”

  来不及多想,很快他就走到了队伍前面。驻守的战士看也没看他,例行公事的说道:“信标。”

  “没有。”

  战士忽然抬起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目光怀疑,“没有,买保险了吗?”

  “什么保险?”

  看见枫胤一脸懵逼的样子,精壮的汉子立马将嘴一咧,露出热情的笑,凑到了他面前。

  “兄弟,一看你就不懂。咱们这儿最新弄出来的保险,针对商队有货物保障险,针对单人有出行意外险,由尼古拉斯家族承保,只需要三个金币,保你出行无忧。

  买了保险,你手里就会多出一个法阵,以后出了事就凭它来找我们,最高保额十万金币。

  兄弟,三个金币换十万金币,不亏啊。”

  他期待的看着枫胤,眼中蹦出了激情的火花,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浮夸,似乎枫胤不买的话就是天理不容。

  自从尼古拉斯领主与其他几位大贵族一起捯饬出了这种名叫保险的东西,它立马就火了起来。

  只要花三个金币,就可以多个保障,就算是货物被抢了,领主也能亲自喊人给你抢回来。

  而且领主不识数,经常发生丢了三车拉回来五车这种事情,所以商队都十分乐意花这三个金币。

  就算是实在找不回来,至少还可以获得十万金币的补偿,总得来说,怎么算都不亏。

  现在每个战士在驻守卡点的时候,还兼职卖保险,因为每卖出一份,就可以获得十分之一的提成。

  玩弄资本果然是最赚钱的。

  要不是南霈手里人手不够,他还想弄个快递公司出来。现在商队跑商基本靠车来拉,费时费力。

  他之前买的那几个储物的卷轴,就是出于这个目的。

  在这个世界,卷轴阵法都只有贵族才能玩得起,所以自古以来少有平民能成为强者,因为剑士要锤炼肉体,法师要购买卷轴,这些都要花大价钱。

  所以,不是变强了才有钱,而是有钱了才能变强,不氪金就想成为强者,想的美,你马爸爸不同意。

  用储物卷轴加上传送阵法来运输货物,用这种方式开公司赚钱,大概也只有南霈才想的出来。

  现在快递业务还处于试运阶段,要解决的事情太多。比如人手,客源倒是不用担心,打眼望去,眼前这一串串全是我的客户。

  最重要的反而是他怎样让别人放心把东西交给他,怎样把自己的名声打出去。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现在做的就是在积累人脉。

  虽然战士说的天花乱坠,但是枫胤表示我信了你的鬼,我以前遇见过的奸商都用这一招骗人。

  枫胤严肃而认真的表示了拒绝,“不好意思,我不买。”

  只要带上了尼古拉斯几个字,什么东西他都不会买,尼古拉斯一生黑,谁让你跟南霈有关系。

  “诶,兄弟,不能这样啊。你想想你要是不买的话,万一路上一个不小心,遇到了什么意外……”

  “会怎样?”枫胤问道。

  “呵,”汉子笑了一下,“我们会把十万金币送到你的父母手里,然后在你的坟头献上一朵花。”

  枫胤听见这句话之后脸立马黑了。

  “滚,老子不买。”他枫胤,是绝对不会给南霈送钱的。

  “不买就不买,等会儿遇到强盗,别怪我没提醒你。”听见枫胤说不买,战士的表情就变了,跟变脸一样。

  不买,不买滚!跟哥俩谁呢,虽然领主常说,客户就是上帝,你又不是我客户,还想让我陪笑脸。

  我陪,我呸!

  枫胤冷哼了一声,狗眼看人低,跟南霈一样。虽说自己受了伤,但也不是没有自保之力,只要小心一些就行了。

  战士没有再理他,热情的迎向了下一个潜在的客户。

  枫胤回头,冷眼看着自己身后的这座城市。

  “我一定会回来的。”

  随即离开了西卡山道,一路朝着目的地行去。

  两侧都是山林,看久了难免有些审美疲劳。枫胤皱着眉头,敏锐的感觉到一丝不详的预兆。

  像他这样的修炼者,越是强大感知越是灵敏,有时候甚至能看到一点未来。

  他握紧了手里的剑,停下了脚步,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什么人?出来!”

  没人回答,一切都很平常,枫胤没有放下警惕之心,暗自将身体的状态调到最好。

  经脉隐隐作痛,枫胤横刀立于场中。

  时间缓缓过去,隐藏在暗中的人还未出现,枫胤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疲倦,任谁紧张的戒备了这么久,身体都会感觉到疲惫。

  “难道感觉错了?”他表情疑惑,正准备放下剑时,忽然听见一声大吼。

  “兄弟们,上啊!”

  话音未落,几个火球就打在了枫胤身上,还好他火抗点的高,除了衣服被烧起来外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他弯着腰,抱着头,不断的躲闪着。

  对方只敢躲在暗处放火球,说明他们有法师,法师最怕贴脸,等自己先扛过这一波,就冲上去和对方硬刚。

  打个架都这么猥猥琐琐的,对方绝对不强。

  不知过了多久,火球的频率越来越慢,威力也越来越小,枫胤深吸了一口气,忽然抬起头。

  “来啊,孙子,和爷爷单……”

  话还没说完,一块脸盘大的石头就扔到了他帅气的脸上,直接打的他鼻梁骨折,脸都差点歪了。

  “艹!”枫胤暗骂了一声,捂着鼻子,晕头转向,要不是他身体好,刚刚这一招直接就能把他放倒,“你们是谁?”

  对方没有说话,迎面又是一块脸盘子大的石头,枫胤眼睛充血,眼前一片血红,根本就看不见,立马就被放翻了。

  日了狗了。枫胤躺在地上,手里依旧握着剑,希望能抓到机会刺对方几下。

  可是对方实在是太苟了,先是一套魔法攻击打的他猝不及防,又是一套远程物理攻击让他失去反抗之力,然而直到现在,枫胤都还没见到对方的人。

  他实在是太自信了,以为自己可以抓住对方,甚至连最擅长的法术都没有机会施展。

  难怪师父总是说他心高气傲,还为此叹了几口气。

  迷迷糊糊间,枫胤听见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有个粗犷的男声说道:“晕了吗?”

  “晕了。”另一个男人说道。

  “晕了就好,终于晕了。”一个女人说道,蹲下身,想要从他手上拿下那把剑。

  早在酒馆的时候,他们就看上这把剑了。纯金的剑身,千年古树的剑柄,上面的几颗宝石闪闪发亮,卖出去绝对值钱。

  要是平时,他们还真不一定敢动手,他们不是枫胤的对手。只是枫胤受伤了,断了一条腿的他就像拔了牙的老虎,还不知收敛的拿着剑到处招摇,根本就是在惹人犯罪。

  “怎么了,还没拿下来。”旁边望风的男人问道,语气急切。

  在这里呆久了,难免会遇上其他过路的人,节外生枝就麻烦了。

  “等一等,取不下来,他握的太紧了。”女人咬着牙说道。忽然想到了什么,拿出自己腰间的匕首,对着他的手腕比了比。

  “我把他的手给砍下来,你们帮我看着点儿。”

  枫胤躺在地上,眨了眨眼睛,血珠顺着睫毛滚落。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女人,握紧了手里的剑,忽然笑了起来。

  机会,抓住了。

  现在敌人就在眼前,此时不砍,更待何时。

  枫胤大笑了一声,身形忽然暴起,用尽全身力气,一剑劈向了眼前的女人。

  “什么!”女人来不及站起,只看见一道劈开黑暗的剑光,整个人便被划成了整齐的两半。

  恐惧震惊的神色停留在脸上,然后啪的摔在地上,血流了满地。直到此时,她的同伴才反应过来。

  “他还没死,给我打!”

  然而还没动手,那一剑过后,枫胤的面色忽然变得苍白,眼神失去光彩,就像是一具失去了灵魂的躯壳,身体后仰倒在了地上。

  失去意识之前,枫胤心里最后一个想法是,南霈为了卖保险,竟然不惜雇佣杀手,专门刺杀那些没有保险的过路人。

  资本家的心,真的好险恶啊。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枫胤彻底的失去了意识。几个男人试探着走近,看他没有了威胁,一脚踢在了他曾经帅气过的脸上。

  “尼玛,再彪,你再彪,都动手,不打白不打,反正这里是强盗窝,弄死了就说是没买保险被抢劫了,领主还得给我发广告费呢。”

  没有理会死去的同伴,反正干这行的,都是刀口舔血,不注意哪天就死了,心理准备做的充足。

  反倒是枫胤,最后忽然那一下把他们吓了一跳,心都差点跳出来。

  拳脚不断的落在枫胤身上,枫胤都没有反应,只是皱起眉头,偶尔闷哼一声,嘴里吐出血,看样子就快要不行了。

  然而就在此时,现场忽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

  “各位,不如给我个面子,放过我的徒儿。”

  不知他是何时出现的,只是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站在了众人身后,眉头紧皱的看着这一切,指了指地上的枫胤。

  “你是什么人?”众人停下手,警惕的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老头儿。

  在他说话之前,他们很确定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这个老头儿出现的无声无息,而且他既然敢出现,说明绝对有几分斤两,由不得人不多想。

  “罗德。”老头儿不急不缓,一身白色劲装,发须虽白但精神矍铄,气质非凡。

  “罗德?”众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暗中却握紧了武器,随时准备出击。

  爱护老人,不存在的,现在的老人比他们还彪。

  大概是看出了众人的疑惑,老头儿继续说道:“我退出江湖已久,你们不知道我的名字是应当的,但我以前还在军队的时候,他们都叫我大将军,地上躺着的,正好是我的徒儿。”

  “大将军!”其中一人惊讶出声。

  “怎么,你认识我?”老头儿笑道,语气和缓,颇有兴趣的看了过去。

  “不认识,但我听过。大将军是一位剑士,一位强大的剑士,以平民之身获得将军的尊位,并且为上流社会所尊崇。但你怎么证明你就是大将军。”

  说这话的时候,他背在身后的手手指动了动,示意看准机会动手。

  “哈哈!”老头儿仰头大笑,笑完之后,低头看向众人,“你们怕是忘了,我来只是想带走我的徒儿,而不是想向各位证明什么。”

  他目光忽然变得凌厉,缓缓扫过众人,将他们的表情收于眼中,一字一句,如同恶魔的低语,“而且你们觉得,你们今天走的了吗?”

  打了他唯一的徒弟,还想跑,光明女神给你的自信吗?

  “什么!”

  只是瞬息,他们眼中便失去了老人的身影。

  老人五指成爪,捏向了男人的脖颈。他睁大了眼睛,表情惊骇,想要躲避,却又无从躲避,感觉老人的手就像是死亡,无论逃到哪里,他都会找到你。

  到了最后,地上多了几具尸体,除了被枫胤一剑斩成两半的女人,其他人都是被瞬间拧断了脖子而死。

  脸色青紫,脖子扭曲,眼球怒睁。

  “果然是老了,出手都没以前那么畅快了。”

  老人走到枫胤面前,看了看浑身血呼啦差一脸凄惨的枫胤,无奈的叹了口气,把人抱了起来。

  “唉,果然是心高气傲,希望这次出来,你学到了一些东西。”onclick="hui"